Posts Tagged ‘myanmar’

把蓮花絲圍在脖子上 @明報周刊《souvenir》

明報周刊的MPW每月都有講旅遊的 Travel Issue,今期2269期的專欄《souvenir》有我的訪問,介紹緬甸Inle Lake帶回來的一件紀念品,蓮花絲圍巾。
內容講如何由蓮梗中抽絲織造,穿梭交織圖案或天然漂染,也有提到我對旅遊緬甸的感想。

20120511_f8ad11efbe7a66b7e6c9xyzvbtsK3FvE

內容節錄:
1. 茵萊湖位於海拔875米的高地上,當地人在湖上種植蓮花其實已有上千年歷史,雖然我認為種蓮花跟地理無大關係,但是蓮花與佛教中所反映的思維一脈相承,蓮花一開花即結果,因果相連,它也比喻從煩惱中得到解脫,這對於有9成人口為佛教徒的緬甸,也有莫大關係。依我所見,除了蓮花纖維的紡織品外,就沒有其他的制作,不過蓮花由蓮蓬到根莖,大部分都有可作食用,這也可使人民得以裹腹。
當地人沒有解釋為何會想到用蓮藕絲做紡織材料,但他很有耐心向遊客解釋整個製作過程。

2. 蓮花的絲非常幼細,但柔韌,以這種材料造成的布料,未經染色前是米黃色的,外觀看似麻料,但手感柔軟,不似麻布易皺,且非常通爽。

要從蓮花的莖部拉取幼絲,手工純熟的女工 (對!都是女的!)會一手拿著3-5枝蓮梗,切斷,拉出幼絲。因為蓮花纖維真的很幼細,所以一次要拉3-5枝蓮梗,還有一個竅門,就是拉出絲之後,就要把兩邊的梗一邊擰轉 (twist)一邊繼續慢拉,這樣幼絲群就可轉在一起,成為一線較粗的絲,方便搓成幼紗。

這些幼絲須在24小時內進行紡紗,以保纖維的質素。幼紗完成後就會去柒色,染料也是來自於各類的植物,天然得很。

到了紡紗穿梭,我看得入神。我們生活在城市的人,從來只是從電視節目中看到這些織造過程,原來親身看到時,會覺得每一次穿和每一次梭都是一種心機;令我最感到手工精緻的,是在布上編圖案,原來簡單一系列的菱形圖案,是由織布的人每次穿梭中,移動已染好顏色的線造成的。看到這種心機,我都不介意在這裡多買一點。

3. 工場的人曾經告訴我一米的蓮花纖維布是要由35000條蓮梗所造成的,太神奇喇!而且每年採集蓮花的時間只為5月至12月,全人手編織,每月只可織製長50米、寬75米的布料;所以這圍巾珍貴不在其材料價值,而是每一方吋都是湖上居民的時間和心機。

織造廠除了專門生產蓮花纖維的紡織品外,也有較少量的真絲及棉的產品。講起價錢,因為一條全蓮藕絲造的圍巾對我來說實在太貴,約HK$600一條,所以現在我手上一條是混棉的,價錢約$240。

其實旅遊時被帶去看這類消費點,初時都有點抗拒,也會懷疑他們是否在做「樣板戲」等等,不過看到他們介紹時的態度和認真的作業,我就慢慢打消這種隔膜,而且我還頗欣賞呢。

4. 圍巾的特色就是手工和原材料,根本就是一款工藝品。圍巾透氣度高,不易起皺,完全是為生活在東南亞的緬甸人而造。而這種極花心思的紡織品,亦會獻給佛像和一些高僧,當地的人其實不常用的。

5. 圍巾的購買地點:
“Khit Sunn Yin" Hand Weaving Centre
East Quarter, Innpawkhone Village, Inle Lake, Myanmar.
T: 09-5213689

6. 聽過有些聲音說,不建議遊客到緬甸,因為遊客的花費,或多或少都會落到當權政府的口袋,等如會助長軍政府,簡單如入境前已經要付上150港幣的簽證費;但我覺得能夠真正到這個國家,親身接觸緬甸的人民,見識到用這種特別的材料去生產紡織品,再從我口袋中拿出金錢去欣賞去擁有,那是更直接能夠幫到當地人的。

緬甸 外篇(完):警署門口掛著「May I Help You? 」的牌

因為小事故,需要到警署取報案紙,才發現連這個地方都實在可愛。

軍政府統治下,人民都敢怒不敢言,我試過有的士司機向我訴苦,說在那裡生活很苦的,常停電,又缺水。在西方傳媒大力抹黑下,遊客對於所有跟政府有關的人都充滿戒心。當我對上海朋友說要去警局時,他的回應是「最好不要跟警察打交道!」。

然而在每間警局門外卻有一塊用英文寫著「May I help You?」的牌,表現得非常「好客」。Motherland Inn附近的一間,門外守著兩個警察,通過了一道有點「拒人千里」的大閘後,就到達正在鋪地磚的接待室。替我落口供的人都十分有禮。可能溝通得不太順利,還請來Motherland Inn的老闆。最後要回機場的警局辦手續,於是又回到機場,在那裡遇到的更是典型的「好人好事」經驗。

往機場的的士是Motherland Inn老闆幫手叫的,平了1000 Kyat。老闆先把地址和事情用緬甸文寫在紙上,再指示的士司機,才放心讓我離開。到了機場警局,裡面的陳設非常簡單,沒有太多的燈光。替我落口供的人也很好,他還問我懂得講幾多句緬甸話!他們先替我落一份緬甸文的口供,跟著要由的士司機帶我到市區找翻譯並打一份英文的報案文件。知道要到外面找翻譯時,我就怕要很多錢,我說因為明天一早要走,所以我並沒有很多當地錢,警局主管就解釋只需2000-3000 Kyat左右 (即2-3美金左右),說罷竟然塞了3000 Kyat給我!哪裡會聽過是警察塞錢給求助人?! 實在太令人感動!

他們知我明早就要走,所以時間無多,叫我到市區搞好翻譯後,不必急著回來蓋印章拿簽名,應該到大金寺拍照,明天到機場前,走過來就蓋個印就可以了。

縱然是在軍政府下討飯,我也願意相信他們只是為餬口而已。

- 緬甸遊記全12篇完,多謝閱讀 -

日出前的仰光大金寺

緬甸 第九章:Inthein – 現代啟示錄 ?

沒有看過大導演哥普拉的《Apocalypse Now現代啟示錄》,為了寫這個在Inle Lake西面的村莊,在Youtube看了電影片段,在Wikipedia找了故事及其背景。仍然不太明白Lonely Planet的描述 … 真的有電影中的氣氛嗎?

大概LP是想表達小艇由Inle Lake湖畔的河澗逆流而上,深入雨林,走進渺無人煙的村落的感覺吧 … 但只有第一個描述「逆流而上」是正確的,後兩個通通不對呢!電影是1979年的經典之作,講的是越戰。而Inthein的「經典」,就是來自山上的一處佛塔頹垣之地。

小艇逆流開入了往Inthein的水道,兩旁看到的是村民的日常作業。停靠在Inthein的jetty時,可能我們都沒有留意船伕的說話,就自己經過了日光透射的竹林,跟著兩個小朋友走到最近的一處小山,一口氣跑到山上十多座破佛塔的地方。下山後,才知道船伕原來一直在找我們,說我們應該是要到另外一處的。噢!不要緊,那個是bonus的景點!

長長的走廊,在緬甸的廟宇裡很常見,這條特別長,一直連接到山上的佛廟。長廊兩邊都有「展示」一些紀念品,但商販們大都不見?影,大概攤檔都特別長,主人都在百多呎的地方以外。

我們以極速沿長廊往山上走,山上是令人驚嘆的佛塔群,是一堆大概每座都有3至4米高的佛塔群,有百多二百座,似有秩序,又似無,密密麻麻地堆在一起。現在有很多都經不起三四百年的風雨,東倒西歪,有的塔身的紅磚塌了出來,但尖塔上的一頂「小帽子」仍保留著,隨風發出悅耳的風鈴聲;有的已經修繕好,變身成為雪白的佛塔。

為了「欲窮千里目」,走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俯瞰佛塔遺址,風和景都一流,忘返了!

假如《現代啟示錄》是這裡的開場白,當我爬到山頂的佛塔上的一刻,就令我想起《City of Angels》中的天使坐在半空時所能感到的微風,和腳下似無還有的人世間的牽掛。

緬甸 第八章:茵萊湖 Inle Lake

聽說,Inle Lake很值得去,是一個佛寺以外的天堂。她是旅遊緬甸的Classic Four之一,應該很吸引人吧!我問,Inle Lake 有甚麼看? 有人說是看當地人的生活,有的說沒有特別甚麼,閒著,就很好了。

我的旅遊模式及偏好是想要「有東西看」的,對於一個「沒有特別甚麼」的地方,我不確定是否要去。當partner在出發前提出她想自己在Mandalay多待一天時,我就想,既然Mandalay之後我是獨自上路,不如放棄Inle Lake而去大金石吧,因為大金石是一個「景點」,「有東西看」啊!最後,沒有落這個決定,是對的!

Inle Lake通常是回仰光之前的最後一站,這也好像告訴你,佛廟看夠了吧? 幾天的遠足都夠了吧? 不如來這裡,讓我給你不一樣的體驗。

Nyaungshwe (我喜歡譯做「牛水」,很有田鄉的感覺,而且國語的發音也接近一樣!)是Inle Lake北面的一個小鎮,這裡是一眾背包客的天堂,只花USD 5-10的房價,就是一晚舒適又laid back的享受。

Laid back一字實在太貼切了。早上在牛水鎮的guest house前園一邊吃著無限量供應的小吃和生果,一邊享受和熙的日光,跟朋友和同路人談天說地,分享哪裡吃午飯最好、哪個floating market最有趣、哪裡做trekking好 … 大概我一身健康的膚色就在這裡「蘊釀」出來。

乘小艇遊湖是指定動作,但原來也有一點點的分別,在於不同的日子,在不同的地方會有floating market,也可選擇走到不同的村莊去細味;當然,你也有權選擇去哪些商店。

有人說Inle Lake太商業化了,有點意外。的確,船伕會帶你去一些湖上的商店,但緬甸人普遍也很和善,你不購物,船伕或店員亦不會像香港招待大陸旅客的「指定專賣店」的人般「宰(湯)客」。況且對於「蓮藕絲」的織造過程和成品,我倒是有興趣的。

看著怎樣由蓮藕造絲,怎樣編織、甚麼是穿梭,我都看得仔細,帶我們參觀的男人也很樂意解釋,不忙著,不急做生意。令我最感到手工精緻的,是在布匹上編圖案,原來簡單的一系列的菱形圖案,是由織布的人每次穿梭中,移動已染好顏色的線造成的。看到這種心機,我都不介意在這裡多買一點。

湖上的生活,除了生計外,心靈和信仰都有其需要的。湖上的Phaung Daaw Oo Paya和有名的貓跳寺也值得一遊。

詳細行程及精選圖片:http://www.kcgotravel.com/mm9.htm

「蓮藕絲」的織造

緬甸 第六章:杜拜之前…明根寺 (Mingun)

到緬甸,我一定要看蒲甘的日出日落和明根寺(Mingun Paya)的敗瓦。

今日的杜拜嚐到了一次經濟的極速下滑,在此之前,滿城浮誇,過份的擴張,過度的融資,矢志每一樣東西都要爭逐世界第一。無論是能源角度,又或者是實際效益,我相信評價都是負面的。

人的權力和財力達到了一定程度時,總希望宣示炫耀,好像北京奧運。18世紀的緬甸,有個皇帝叫King Bodawpaya,他想興建一座可與天比高的佛寺「明根寺」,工程於公元1790年開始,興建了近30年,後來皇帝駕崩,工程隨即停止。寺到那時已建到預期高度的三份之一了。再過多將近三十年,一場地震把剩下來的都震散,大量的石磚隨倘大的裂口塌下,就成了現時的模樣了。赤腳走到寺頂,不期然心中生畏,是攝服於皇帝的威風。

明根寺是一個傳奇,未完成已感受到當權者的野心;坍塌了才覺可惜,也成就了傳奇。

詳細行程及精選相片:http://www.kcgotravel.com/mm7.htm

緬甸 第四章:蒲甘,散落一地的廟塔

新新舊舊,孰真孰假?

結論是日出時在晨霧當中,你不會察覺;日落時在淡磚紅色的暮色當中,你不會刻意挑剔的。總之就是散落一地,盡是佛塔佛廟,構成一幅絕美的圖畫。

提出「真假」這個題目,原因是以蒲甘這個古建築群,應該早就要像柬埔寨的吳哥遺蹟一樣,位列世界文化遺產。但問題是緬甸政府違反了不少 UNESCO的文物保護準則,例如在古蹟區內興建新建築Bagan Viewing Tower,破壞了原有的面貌,另外也「重建」了一些廟塔,諸如此類的行徑都令UNESCO當局相當不滿。緬甸政府一意孤行,於是緬甸至今仍沒有一個世界遺產的。

「世遺」了又如何? 幾多風光會改變?

詳細的2天蒲甘行程及廟塔介紹:http://www.kcgotravel.com/mm5.htm

Anada Pah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