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Japan / 日本’ Category

去大阪潮拜Madonna(9):此趟日本行之感想

京都一景

6天的行程的最後一天,下午機離開日本,於是從容地起床,沒有趕購物趕景點,中午check out,慢條斯理在附近吃過午餐後就搭metro到機場了。又差不多黃昏了。喜歡這種接近奢侈的節奏。

幾天的行程,沒有把我對日本的偏見改變,畢竟我只是一位遊客,去的地方通通是景點,沒接觸過幾多個日本人,要改變,除非遇上了甚麼狀況。

我很想很想知道那些哈日族的人的心態,平心探討,究竟日本有什麼吸引你,究竟歷史的因素和政府的立場及所作所為,對你們有沒有影響? 也平心探討我自己,我這樣貶低鄙視日本是否太不公平、太偏激?

身為一個旅遊人,旅遊帶給人反思的機會,也能夠實地去體驗一個地方一個民族,我說我討厭日本政府、不太喜歡日本人,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但當我聽到一些到過日本留學和工作的香港人,對我說日本人是如何的無恥的時候,我心中暗地高興「又找到一個活生生的証明」。深入去看一個民族的時候,是否每個人都有差不多的體驗? 我不知道。

我知道所有西方國家都也差不多,但在我有所認知的世界中,日本近代仍然對中國做出很多匪夷所思不平等的事 (同時也看到中國政府大方得接近白痴的「同意」和「默許」),究竟是傳媒的渲染還是沒有報導西方政府對中國的所作作為? 那是一種很可怕的黑暗力量,我知道的,很多戰爭也因此而起。

日本有很多很值得發展中國家學習的東西,我也很喜歡用日本製的產品, 認為品質有一定保障 (今時不可同日而語了,爆出多宗的質量問題);日本人做事也很規範,也很奴性,這也有助控制人民質素,對於人民公德較差的地方,這種性格也是好的。日本人很虛偽,扮得很有禮貌,這有對「較率直」的民族受西方人士歡迎,其實這種虛偽很西方,外出旅行,很有需要。

這個旅程我最愛是「食」的部分,周圍都有食肆,沒有餐廳,也有自助售賣機,有錢,永不會捱餓。壽司、刺身,始終都是日本的好,我最欣賞是日本人對食物的尊重,做食物的人,也是固執的藝術家,這樣才做出最一流的食物。

下次到日本,希望能認識一個半個日本朋友,聽聽他怎樣看自己的國家,讓我認識更多。

伊勢一景

去大阪潮拜Madonna(8):日食

今次我們的日本之行,主題除了是看Madonna演唱會外,還有「食」。我們下機後,到了大阪難波地鐵站,連地鐵閘口都未出,就已經衝入了家小拉麵舖!

難波地鐵

「食」一方面,作為遊客的我,眼中的日本是一個消費主義十分濃厚的國家,也許這叫做富裕吧!未出地鐵閘,已可讓你吃個飽;一出閘,丁方之地已有幾部「荒死你唔知佢係度」的自動販賣機發出耀眼的光芒;上到地面,各式各樣的食肆形形式式,目不暇給。在酒店房稍事片刻就出來逛街覓食,第一餐不要待薄自己,到了一家吃火鍋的餐廳,點了「黑毛和牛」,先上檯的是一鍋清澈的「滾水」,湯底是也。是否真的好吃?? 可能我不是點最頂級吧,香港本地的手切牛肉較有牛肉味!

每日都有一餐令我們好滿意的,就是酒店的自助早餐。

我們住的3星酒店「三井Mitsu Urban Hotel」,除了交通方便外(就在中津地鐵站),最好的就是其早餐,可幸此酒店做package時一定包早餐,否則我就會為慳錢而放棄。我愛吃那裡的蒸蛋!3星酒店算是不賴了!

到日本想吃新鮮魚生等的海產,東京有築地,大阪有黑門市場。「黑門市場」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多的海鮮檔,不過愛行「街市」的人,都不會失望。最後我們到了一家壽司小店吃,噢~~那裡吃到的帶子,有鮮味有質感,是最好吃的啊~~~~

黑門市場

「食煙」(吸煙)… 初時我以為日韓地吸煙的人一樣多,今年到了兩地「實地考察」,日本吸煙的人比南韓的多很多,煙民年齡都較小。在日本的食肆是可以感受到煙霧迷漫的,男女老少齊齊吸,一手二手都分甘同味。日本人同大陸同胞一樣,好喜歡蹲在路邊吸煙。香港人一直受英國的教育及少部分的禮儀影響,認為「蹲」是市井 (好大陸),缺乏儀態,哈!你看!一街愛LV、Burberry的「架仔架佬」,圍著街邊「米缸」BBQ,此景象是否熟口熟面呢? 無錯,就係假日的廣東道:一大班穿著超高調的Burberry、手持「連我都裝得落」的LV紙袋,尊貴的大陸客了!此情此景,請香港崇日一族都學習一下,到香港的MK、老銅同化一下,好讓大陸的專貴旅客和走在潮流尖端的日本人,作個民族大融和,齊齊高舉香煙一支,呼出自由的空氣!!!

談日本食物幾版都未夠!日本人無限量推出限定版,食物也如是。商業上的好處是,有吸引力、有罕有性、有話題,命中極具「到此一遊」的旅客心理。今次日本行,我亦到了離大阪約兩個小時特急火車車程的伊勢,吃了所謂伊勢的三大名物。

去到邊食到邊亦是我跟Carol都愛的「旅遊用餐」形式,以前去歐洲,為了省點錢,「野都可以唔食」,又或會隨身預備點乾糧。今次到日本,在哪裡覺得有想吃的衝動就立即上餐廳,見到有特別的食物又會立即買。好像我們到京都時,天氣不好,黃昏時候下起雨來,我們就躲到「輕食」餐廳,吃個雪糕;從嵐山搭火車到了無甚人氣的龜岡,四處只見矮矮的樓房,又有點累,就走到一家小小的家庭式餐廳,歇歇腳,吃個定食。

定食

食,人生一大樂事。

伊勢名物之一

去大阪潮拜Madonna(7):演唱會後記

散場,很有秩序。

「潮水式散水」後,到了大阪梅田站,想找一家壽司店。

找 … 再找 … 我竟然迷失梅田站!

梅田站是大阪其中一個大站,站內有火車及地鐵站,也有多層的商場及地下街。手上的旅遊書都寫此站大如迷宮,一不留神就會迷失梅田,初時對自己真的信心十足,但是經過演會後身心俱疲,我們要放棄了。

其實我只是要找一條出地面某個出口的路,竟然都找不到。心有點不甘,連再次遇到周汶琪都沒有太大的感覺 …. 哎呀 … 好肚餓呀!

放棄了要找的壽司店,就在站的出口一家快要休息的拉麵小店填個飽。一家只坐到10個人左右的典型日式拉都店,好飽暖的感覺啊~~ 抓抓扒扒,沒有拍照,吃到差不多才望望幾個位外的食客 … 是來自中環的香港人,都是來看演唱會的。

街上大部分的商店都關了門,我們就步行回只有一站之隔的酒店。雖說有一站的距離,但梅田站覆原之廣,其實就像兩三條街之隔,加上路上各式未關門的食店,我們好快就到 ….. 另一家餃子店,繼續大快朵頤!

晚上11點半,店內仍是人氣沸騰,點了餃子,也來了幾杯梅酒。

梅酒加餃子這個配搭真的不錯,香港的普通日本食肆梅酒的選擇不多,Choya在大力賣廣告的情況之下,已成為大家肯定之選;我喝過其他牌子的,又真是差一點。「食在大阪」,小店的梅酒都有4-5種選擇,我們就點了幾款,味道有丁點酸甜,女孩子喝都不覺嗆,配上肉餃子,認真開胃!

去大阪潮拜Madonna(6):開show喇!

The opening

承上文,香港的紅館show官方開場時間係20:15,通常開20:30-45,你又估下Madonna在日本開show,又開幾多點呢?

答案係 … 官方時間係19:00,19:15熄燈 (我已經彈了起身),19:20正式開show!!

我仍然好記得開場時的震撼。

演唱會的主題係馬、馬術,所以台的兩側有兩隻駿馬奔馳的剪影,開場的video/服裝/舞蹈編排都是與馬有關。開場的震撼是來自圓渾的音色:隆隆的策馬奔馳聲音,加上音樂的重底音,但巨大的場館內沒有嚴重的迴音問題,我有一種「浸在音樂中」的感覺。

日本站的演出是world tour的尾站,有一些美國站的短片已能在YouTube找到,我抵受不了誘惑,看了openning。當台上disco ball要開的一剎,我並沒有預期中瘋狂尖叫,只是心裡興奮期待 … 「那就是Madonna 呀!」我面前的就是巨星Madonna!

就是右手面的disco ball!

Madonna 是一個智商達140的猶太人,講真,她唱歌不是特別好聽,她不是diva,但我欣賞她怎樣利用自己market自己;今次的話題,是Madonna釘十架扮耶穌。第一幕完後,dancers solo以舞蹈及舞台效果演繹發生在身上(大家身邊)的暴力事件,例如家庭暴力等,跟著《Live to Tell》intro響起,一個閃閃發亮的十字架升起,Madonna就在十架上。《Live to Tell》其實是一首講家庭暴力的歌,同時台上的一個大屏幕出現一組不斷遞增的數字,到了歌曲完了,數字停了(12,000,000),跟著出現此數字的意義 — 每年因為AIDS而淪為孤兒的數字,並呼籲支持某個人道組織及其網址。作為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我,我不明為什麼因為這一幕要出現那麼多的紛爭,Madonna 扮耶穌不行嗎? 我明白在很多宗教人士對Madonna的評價都好負面 (例如以前的MV裡曾燒十架、扮修女等等的離經舉動),但我認同了Madonna的說法 “Please do not pass judgement without seeing my show" ,這何償不是宣傳技倆?!

最初我以為到外國看演唱會一定氣氛熱烈,大家投入非常,可惜眼前的日本人令我覺得有點 …. 尷尬 ….. 搞笑 …… 失禮 …….

開場時,音樂一響起,我已彈了起來,可以說一直都興奮得坐不來,我就好似台上表演一樣,又唱又跳。但縱觀周圍,不覺有什麼觀眾會起來跳舞,我當然不會理會遮不遮到後面的觀眾,要是我擋了你,你又起來一齊投入吧!我不覺尷尬,但我為周圍的日本人感到尷尬。

最搞笑的是我前面的一家四口,可能是爸爸媽媽想帶兩個7-8歲大的細路感受外國演唱會的原因,硬帶了他們到場。那兩個細路由一入場就打PSP,場館燈熄了,他們的PSP就繼續發熱發亮;雖然他們都戴了headphone, 但concert音響聲浪都不少,他們掩耳 … 到中場,他們要休息了,就躺在爸媽的大腿上 … 一張票約HK$900, 兩張票約HK$1750, 你可以捐到人道組織,救救非洲AIDS的受害小孩,而非塞到這兩件「蛆蟲」身上!

Madonna 台上叫問一些例牌問題,例如Do you enjoy tonite? Do you want more? 我即時發癲大叫 “Yeah~~” 但同時,Madonna講 “Hey, can you hear me??” 來回應現場的反應。

有一次,Madonna叫觀眾一起起來跳舞,當然我一直起來了,跟著的反應竟然是 …. 轉身示意周圍的觀眾起來,我真是有點high過頭,不打緊,我都想大家一齊玩玩!

最後一首歌是《Hung Up》,不斷 repeat 的chorus,Madonna安排了與民同樂,數百個氣球從天而降,好像party一樣,大家都帶著這種歡樂完show!

這張已是最清楚的一張相了 x_x"

後記:
坐我正後面有一個疑似辣妹,我見她「有點反應」起來跳舞,亦有「叫囂」,完show的一刻,我主動跟她來個high five!

完show後,大家都很守秩序,潮水式「散水」。

去大阪潮拜Madonna(5):開show前奏

大阪的第二天,就是睇show的大喜日子。早上到了大阪著名的地下街。下午到過幾個地方購物,約四時左右就回酒店,換個衫,準備好,就出發到Osaka Dome。

之前有聽過卓韻芝講,說外國樂迷睇concert就當是一整天的活動,外國地大人少,一個州可能只在一個城市開concert,最近也可能要花你2個小時的 車才到場館,駕車途中聽著歌手的歌做warm up,到了場館外等入場時又會塞著耳聽,又可以到souvenir shop 買演唱會紀念品。而香港實在交通便捷,寫明20:15開show,20:00 還在公司,20:15搭車,20:30到紅館,20:40正式開show, 好像是天經地義。今次我在日本重新感受演唱會的期待和興奮!

官方開場時間為19:00,我5點前已到場。搭地鐵往Osaka Dome途中見到很多「老外」,直覺他們就是要去睇Madonna,興奮!雖然不清楚應從哪個出口到場館,但就是跟著前面人的步伐,錯不了!

Osaka Dome外型實在怪,似一隻怪物。場外有幾個嘉年華會一樣的紀念品檔,有賣今次tour的紀念品和Madonna的產品。現場有的正播放Madonna 的MV,見到氣氛熱烈,我已經好開心。花了差不多 HK$ 300 買了本場刊,又花了約幾十元買了電話繩。

入場有security,每人都要check bag。那個security還用國語跟我說「謝謝!」,哈哈哈!進了場館裡面,就是通道,「上席」就係通道之上,「下席」就係通道下面,還看到有VIP 入口,又多幾個security把關。那麼早進場不要以為沒什麼可做,日本作為消費大國,當然要做做生意,不是哪種「甜筒、雞脾」的叫賣,Osaka Dome裡面除了小食亭外,亦有Dome的紀念品店,售賣什麼場內限定的東西,當然亦有很多餐廳。我第一時間就走入場館內感受一下一個可容幾萬人場館的氣勢!

那個圓頂真的夠照,十足十UFO一樣!那個舞台建得很闊,燈光架很高,還有幾個工作人員在Panel控制台調校機器。還有很多空閒時間,我們先在場內的小食店吃個便當飯團,完場後打算再吃壽司!

心情只有用「十分興奮」來形容,我們的座位真的不錯,已是這一個票價的頭10行了。媽媽說我屁股是尖的,話我「坐唔定」,我真的興奮到不能坐 下,東張西望,周圍影相。我發覺主辦單位都很有良心,你知啦,香港紅館四面台的設計,一定會有一大「碌」音響等等的電線由地下駁到上燈糟,如果你不幸買到 此等位置,只好暗暗嘆快回水;但觀乎Osaka Dome場館雖可容納5萬人,但我想有四份一的位置係因為開三面台而不賣票,又有另外四份一的位是因為視線可能受燈架影響,又不賣票的,務求令付出了票價 的觀眾不會因場地問題而嗌回水。(根據wikipedia資料,大阪2場全爆,場館每晚觀眾有2萬5千3百多人;東京2場一樣全爆,每晚觀眾超過3萬5千人。日本4場演唱會門票收入高達1千8百8十多萬美金!)

香港的紅館show官方開場時間係20:15,通常開20:30-45, 你又估下Madonna在日本開show, 又開幾多點呢?

去大阪潮拜Madonna(4):未追Madonna,先追"Kei"

此行目標明確,去大阪睇Madonna演唱會,不過,還未正式入境,就先去追星!

去大阪,出入關西國際機場。過移民局時,我對Carol說前面一個女子好高,室內地方戴黑超,扮晒型,扮Model。Carol冷言一句,不過轉軚也快說:「好似周汶錡。」「應該係周汶錡喎!」

於是我們發揮小八婆精神,見柜位多開一個,就立即跟著「疑似周汶錡」的人走到新開的counter,因為該名女子手持passport,Carol要親証就是周汶錡,於是Carol跟著她,看看passport 內的名字。而我就在另一條隊跟著一個拿YSL袋疑似化裝師的男子。過關一定要除黑超,moment of truth …. Carol首先發現,該名疑似女子,名字最後一個字的英文譯音為「Kei」,因為「錡」的譯音有很多,可以係"Ki" 和 “Kee",所以我們不會掉以輕心,回到香港就上網查周汶錡的profile!

第二天,當我們看完Concert迷失於梅田站時,我見到一個高挑的女子迎面經過,直覺是周汶錡,經過昨天一役,我覺得就是她了!

回到香港,沒有找到周汶錡那幾天的動向,不過根據網上的資料,周汶錡的「錡」的而且確係"Kei"!

日本關西機場 … 好似廣州白雲機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