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關於旅遊的二三事’ Category

caffè HABITŪ X [ 相像之旅 ] = 咖啡x即影即有x旅遊

難得有個機會,將「咖啡、即影即有、旅遊」三個元素混合再重塑,創造出一個獨特的體驗。混集了咖啡香氣的遊記,我想,我曾經擁有過,那些待在咖啡店中寫的遊記,應算一員吧!

caffè HABITŪ X [ 相像之旅 ] 講座,7月27日是第二場了,我先分享一下第一場的花絮:

寫在第一場之後,第二場之前

高興能夠和Habitu Coffee Academy & Roasting Studio的負責朋友 Roy談咖啡,因為他實在很專業,解構了我對咖啡的一知半解,如果不是這次的機會,我想我不會記得第一次到巴黎火車站跟expresso首次遇上的經過。 還有在約旦的小城,我看了有小店炒咖啡豆用小石春相伴;在泰北,我到了一家咖啡店度宿一宵;眾多在路上發生的小故事,一概與咖啡有關,皆因咖啡就是當地人 的生活。

能走進人家的生活中,是件令人欣慰的事,想想你何曾和街上的遊客聊天? 可曾讓他們認識你的家人? 離開了城市,一切回歸簡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簡單,生活簡單,想起 TM Wong 的一個分享,因為他的一幀即影即有,使「因生活而迫人」的小孩「鉛華盡洗」,童真再次活現,那份真切的眼神,你感受過,便會懂得的那份感動。

活動詳情如下:
caffè HABITŪ X [ 相像之旅 ] 講座

相片鳴謝 Saki。

又是強國人。

早前我寫了"What if“一篇,目的想記一下今年6.4的小小感受,也抄錄了人家微博被和諧了的文字,寫字途中,不知覺地愈寫愈多,舊調彈完再彈,我知我對大陸是有點意見的,特別是近年看在眼中的一切。最近在我的U Travel Blog裡面有位自稱是來自大陸人的讀者留言,特別是在幾篇富有批判性內地人到外地旅遊的態度的文章,我沒有怎麼認真回應,因為留言幼稚,沒有見地,只是謾罵,我連動一動神經的衝動也沒有。難得我這樣平靜,因為我覺得留言者應該真的是「幼稚」,孩子氣得很,想教他一點文化涵養,我又提不起興趣,我知這樣也無助提升內地人的水平,不過,我希望通過封鎖線外的人的意見和觀察,讓他們自學成長。

有旅友正在歐洲,啊!一個離我很遠的地方 … 想起以前是怎樣跑歐洲、如何省錢等等 … 離我的心境一樣遠啊 … 旅友玩了這麼多年仍愛住hostel 大房,為省錢,為體驗都好,我就寧願多付一點,換來一點的私人空間。看到她今天在FB中留言,大意是說強國人在hostel 大房中不要公德不要臉,半夜三點幾,由得鬧鐘響到停,歷時15分鐘。老實講,我玩歐洲時,大國尚未勃起,在hostel大房中沒有公德的都是西方人,例如半夜開燈、晨早收拾大背包等等,現在看到眼裡,覺得很不是味兒,須知西方人眼中,Asian面孔就是強國人了!

我想再三讓有錢出外旅遊的中國內地人知道,你們是眾矢之的,不要丟架,好嗎? 我在外見到你們,早已退避三舍,免得人家以為我跟你們是一夥!

金錢,可以是暴發出來,但教養,從來都是自小培養的。

今日我看了內地火紅作家韓寒的一篇《來自太平洋的風 沒甚麼比台灣更好了》,不知有要多少是真正的教誨,但讀起來,我心中的確有團火,想給那些人看:

「… 而我們,縱然我們有了麗茲卡爾頓和半島酒店,有了gucci和lv,我們的縣長太太也許比他們最大的官員還要富有,我們隨便一個大片的製作成本就夠他們拍二三十部電影,我們的世博會和奧運會他 們永遠辦不起,但走在台灣的街頭,面對著那些計程車司機,快餐店老板,路人們,我卻一點自豪感都沒有。

文化,法制和自由是一個民族的一切,別的國家不會因為你國的富豪瘋狂搶購了超級跑車和頂級遊艇而尊敬你的國民。坐在空客330的機艙裏,飛翔在兩萬英尺的高空,一個半小時就到了上海。既然我們共享著太平洋的風,就讓它吹過所有的一切。」

自【經濟通ET Net網上版 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internationalaffairs/hanhan/10376】

What if

《天與地》播完都已有半年時間,blog文之前寫過,當時有媒體訪問戚其義和周旭明之時,曾表示該劇有部分鋪排由89/64所啟發,新劇《心戰》被無謂人無端拿出來,借64臨近,炒作一番,真的很無聊。今年64到了,《心戰》當然只是炒作,但周旭明就拿回《天與地》來紀念感嘆一番,我覺得蠻有意思的,原文來自他的微博,已被河蟹,故特意放上來,讓一些人看到,特別是內地人。

(btw, 微博是種「被控制的消息發放工具」,只有「媚大陸」的那些人或經理人或慣常被控制的人才低頭使用。你可以說得好聽一點是「面向大陸」,但背後說穿了又是經濟主因。我知大陸人有很錢,但除了錢之外,還有什麼? 近來的一個泰國旅行,接觸到的人,無論是當地的旅遊業者,還是路上的旅客,都對日益強大的「陸客」感到有點討厭。早一兩年,他們都一樣有錢,但沒有很多人會到國外旅行,可是,錢多了,總想往外走,於是腐朽的一面盡現世人,臉就因此丟了。陸客,你們何時才知什麼是教養? 經濟和教養可否同時提升? 有說是因為64。64後,大陸只顧用經濟因素及政治手段掩蓋對自由民主改革的訴求,我不懂去分析,只好兜了一圈後,跟周旭明有同樣的感嘆What if … )

「《天與地》最後一節,意思是"what if"……如果哪一夜,當權者是選擇了包容與開放,今天也許國民均收入少了,但我相信精神上會富足多;也許航母缺了,但我相信國際上地位更高;也許吃得少了,但我相信會吃得更安心;也許孩童高科技玩意乏了,但他們必將更長壽……這一切,就是我心中哪一夜的what if。」

「歷史是非常脆弱的一回事,太容易去埋沒、竄改、忘記,請大家謹記,要掌握未來,我們更需要了解過去,今夜內地的微博朋友,我真希望你們能看得見我這段話。」

有關「澳門漁人碼頭影相收過千!」@U Magazine

第328 期 U Magazine 有關「澳門漁人碼頭影相收過千!」的報導,找來小弟去講講外地景點的「禁拍」情況:

澳門的漁人碼頭,係因為該景點跟酒店及會展婚宴服務的公司有合作關係,所以在該地如果你手持一些被認為係專業的攝影器材,就有可能被保安員阻止了。其實世界各地很多地方都有明文或不明文的規定,有時亦要睇你際遇或彩數。

以拍攝婚紗照為例,就有比較多是有明碼實價的明文約規,如台灣不少歐式酒店民宿,就打正旗號「食婚照水」,普通入場/有帶攝影師或crew的收費亦不盡相同。

有更普遍的例子,是一些遊客景點,假如你有帶相機的話,就要收額外「攝影費」,例子有緬甸仰光的大金寺、土耳其伊斯坦堡的Dolmabahce Palace等等。

我亦有遇過一些不明所以的禁拍事件,例如在約旦Aqaba的麥記,我想舉機拍低餐牌時,就被職員阻止了。不明所以 …

多謝旅遊記者Martin。

入鄉隨俗與包容

為什麼要以狗作負面的比喻呢??

我很愛狗啊!大部分我接觸的家犬都十分友善。我特別喜歡大狗,好似金毛尋回犬,牠們好比一個人,我知道牠會明白人的心情,懂得眉頭眼額。我知對於一些非哺乳類的生物來說,如孔慶東的一類蝗蟲 (即節肢動物 arthropod中的昆蟲類 insects,有分完全變態complete metamorphosis和不完全變態 incomplete metamorphoses),人性是很難理解和體會的。之前有位北京大學的教授辱罵香港人是狗,內容我不加意見了,玩認真你就輸了,但當中有一些論點值得我們一班愛旅遊的人思考的 — 包容。

可能香港人的思想比較接近西方的價值觀,香港人會認為隨地便溺和吐痰等行為是應該禁止的,但大陸人會認為理所當然,說成是「文化」的話,這個我「包容」,所以如果我有一天真的要到上海旅行,看到有內地人在新天地的名店外大便的話,我不會覺得嘩然,反而我會用目空一切、自以為醒的語氣,向西方遊客說「這是中國內地人的文化,我在香港也曾聽聞」。不過,現況是大陸遊客到香港旅遊,他們理應入鄉隨俗,盡量融入香港人的習慣和文化。

作為一個旅行者,我用我的一雙腿和一雙眼去學習,走得多看得多,明白到入鄉隨俗的樂趣和重要性。以年前我到馬來西亞的首都吉隆坡旅遊為例,同為大都市,乘客在地下鐵路的扶手電梯上一樣會站到一邊,讓趕時間的人走過,於是我很自然地站到右邊。但只需一程往月台的時間,我就觀察到KL的人是站在左邊,讓其他人在右邊走的,於是我入鄉隨俗。

我不是殖民地時代的「走狗」(引用該名教授的字眼),殖民地時代我不會自認為英國人,我是香港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回歸後我一樣是香港人,或廣義一點,我是華人。同為華人的台灣人,對於體現公德這方面,我認為作為香港人應該多多學習。就讓我多講一個在捷運上的所見所聞:在台北的捷運車站中,都有公廁,有次我有光顧的需要,遠處就已經看到男廁外有4-5個人正在排隊,我當然沒有插隊,但走近了才發現男女廁中間原來有一個獨立的傷健人士廁所,還要是空著的!那時候,我不得不由心讚美他們的公德心!

台北捷運

對於香港地鐵中的「食餅事件」,我聽過有少數的人提出「包容」的論點,問題係食餅的人已經違反了香港的地鐵附例,這已不是包容不 包容的問題。那我想問那些提出「包容」論點的人,你知不知道伊斯蘭世界中,如果丈夫認為妻子有丟臉行為,例如被人強姦 (對,女方是受害者)、懷疑紅杏出牆等,他都可以有損家聲為由將妻子殺死? 那些人如果到了香港,殺了人,又是否可以包容?!

出外旅遊,請先了解當地文化及法規,那些法規也包括了地鐵附例和宗教上的規範,例如在杜拜男女是不准在公眾地方手拖手的,由誰執法? 宗教警察!

我, 不是特別有公德心,相反,我會隨地丟垃圾,我會紅燈過馬路,我不是站在什麼道德高地去批評「食餅的人」,事件反映出人的質素,自以為是,狂妄自大, 我相信這不是「國家文化」,是個人的修養問題。我包容別國的文化,但不會包容自以為是,還惡人先告狀的人!說到底,出國旅遊,應入鄉隨俗,要觀察當地人的 生活習慣,除非遇上什麼狀況,低調一點,對大家都有好處。

「國際漫遊」25載

(此篇是回應程小寧會長的《「國際漫遊」25載》)

我用自助旅遊方式旅行不經不覺已有10年了,在2001年計劃行程時,可幸網絡世界已發展完善,不過網上的華文資料卻不算多,外地住宿的網上服務更可說是起步階段,那時候到歐洲旅遊,住hostel青年旅舍算是指定動作,到石峽尾Youth Hostel Association (YHA)申請會籍及訂旅舍是計劃行程中的必經階段!還有啊,如果你未訂明日的住宿,今日上午就要到hostel碰運氣了!這些都可算是21世紀初的景象,現在嘛,一上網,世界各地,甚至是沙漠上的帳幕住宿一樣一click可得!這些有點不方便的經歷,成了我這一代背包客的珍貴回憶。

至於搜集資料,其實我一出道就喜愛spontaneous隨心而行,說改機票就改機票,當地朋友說那些地方值得一遊,我就改行程,搜集得來的都拋回背包裡面。我通常一本guide book指南就起行,路上遇到什麼就解決什麼,不過,隨著閱歷的增加,想去的地方再不是熱門景點,例如可能是一些有季節性的景區、沒有公共交通的地方等等,搜集資料方面愈來愈重要了。現在的網絡世界,已經是包羅萬有,缺少的,反而是一種面對面,人與人的接觸。

05年去過一趟比較長的歐洲旅程,令我更明白,自助旅遊是旅行的不二法門。06年碰巧在報紙上看到有一個法國的旅遊講座,於是抱著回味的心態出席,這就是我認識國際漫遊協會的第一步。上到 ITA的網頁,才有更大更有趣的發現:專講自助旅遊的電台節目!

我沒有如一些國際漫遊協會會員可以一年去幾次旅行的運氣(和財力),但一星期兩個的旅遊節目,令人期待!我亦非常欣賞各主持人為節目的付出。旅遊的資訊,ITA有網上的論壇和旅遊節目,但還不如各種面對面,人與人接觸的活動,這更令習慣了冷漠的年青人,感受人情味的可貴。每月舉辦的旅遊講座及各類聚會,不單交流旅遊心得,會中的人情味也薪火相傳。

11月26日是它的銀禧會慶大日子,祝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