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著雨的Gloomy Sunday

瀏覽人數: 586

你有聽過『Gloomy Sunday』這首曲嗎?它是匈牙利作曲家Rezso Seress的作品。傳說人們聽了它,會產生自殺的念頭。我不是一個悲觀的人,也從來沒想過要去自殺,活著很好,我想繼續生存下去。

不過,人總有忽然傷感的片刻。當看著玻璃窗外的冷雨沒有間斷地灑下,天灰灰的,我跟這位匈牙利作曲家一樣,嘆息了一句:「What a Gloomy Sunday…」

我不喜歡大起大落的生活,正確點來說,是太懶不想去改變,忽然有一天醒覺不能再這樣十年如一日的活下去,馬上把長度幾乎及腰的長髮剪短,髮型師還以為我受了什麼刺激(!)

從新審視自己的生活,發現一個新的自己。很好。

你知道嗎?失敗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害怕失敗而不敢去改變,當然太懶而裹足不前同樣是在浪費時間。活著很好,但人生太短,想做的事情卻太多,如何分配時間是一門學問。

好吧,我知道自己這種“忽然傷感”就只在這樣偶然的一天,就在這樣的下雨天感性一下就好。我不想討論形而上學的哲學問題,也不願意向別人請教厚黑學的要點,因為這一切就像一個愚笨而虛偽的書呆子,可以的話,我寧願是一個滿嘴粗口的流氓,起碼可以痛快地大罵!

活在一個如此荒誕而極端的社會,每天看到都是令人皺眉的新聞,誰可以拋下一句“我已經厭倦了暴戾與爭鬥!” 然後遠走高飛?有人可以倖免嗎?疲態現形,堅持之後再堅持仿佛也無濟於事,就看我們可以撐多久。

“To be, or not to be?”

遺憾的是,生存要面對的難題往往不是容許自由發揮的open questions,而是有一半機會出錯的選擇題,當選擇了“yes"以後,"no"就要被拋棄,如果後來的你發現當日那句"yes"竟然是人生中最錯誤的決定之一,那接下來另一條選擇題就會再次出現,

選擇1) 果斷止蝕離場。
選擇2) 也許還不到最壞的情況,再觀察一會吧…

這就是我所認知的生存:一場又一場的淘汰之後,再一次又一次的決擇。

很早就知道世界是一個殘忍的殺戮戰場,語言是暴力,無知是暴力,政策是暴力,權力是暴力,沈默是暴力,看不見的白色恐怖是暴力,生存仿佛就注定要跟各種暴力抗衡。大概在年幼時就經歷過一些苦痛對孩子的成長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何況這年代根本沒有人可以留在象牙塔裡不問世事。

真正的我到底在想甚麼?其實我自己有時候也不清楚。如果靈魂打算跟肉體分開三兩天的話,我也沒辦法,就這樣坐著在玻璃窗邊,看外面的冷雨沒有間斷地灑下,靜靜等她回來就是了。命運告訴我們很多事情不是你肯努力去尋找就能找到這樣簡單,重點是她肯不肯讓你找到。

好吧,陰暗而憂鬱的星期天不會令我有自殺的念頭,下雨天只會令我想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繼而令腦細胞迅速死亡,大大縮短了通往永生的時間。

What a Gloomy Sunday…

/2014.02.09
images via tumblr

2 Comments

  1. yoko209 說道:

    有時生活感覺沉悶無趣,或者天氣差得連心情也影響,的確容易意志消沉。要懂得尋找給自己的空間,生活逼人,但自己唔好逼自己,也不要常把死亡放在嘴邊喔,加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