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了,我的盼望終於實現了!

        2002年11月,一次偶然的機會我進了教會,並受洗成為一名召會的基督徒。當時一位弟兄告訴我:「召會的道最高,真理最純正,我們都是從世界蒙召出來的會眾,是最蒙主祝福的人。」弟兄的一番話讓我覺得能在召會聚會,真是享受了莫大的福氣,心裡頓時產生了一種優越感。

        加入召會後,負責的弟兄經常對我們講:「我們是個罪人,常常行不出主的道,所以我們要除去舊人,穿上新人,必須每天呼喊主名,讀晨興聖言,藉著禱、研、背、講,將主的話作到我們裡面,再藉著那靈在我們裡面與主調和成為一靈,這樣主就會在我們裡面作更新、變化、模成、得榮等生命性情變化的工作,我們就有機會成為得勝者,進入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想到能成為得勝者進入新天新地享受主恩典,我心裡很激動。尤其每次參加召會舉辦的大型聚會,聽到大家一個個上台分享自己對主的感恩和承諾時,我都會被大家激情澎湃的演講所感染,內心也充滿了力量。我認為:只有召會的道最高,只要我按照召會裡弟兄所帶領的道路去追求,最終肯定能進入新天新地。所以在往後的日子裡,每天的晨興、主日、小排、相調、錄影訓練等大小聚會我都積極參加,還加倍地讀晨興聖言、讀聖經,和弟兄姊妹一起分享,為的是早日達到性情變化,進入神為我們預備的新天新地。

        但兩年後,我漸漸地意識到自己每次參加召會舉辦的大型聚會時,在現場氣氛高昂,我們呼喊主耶穌的名,心中熱血沸騰,好像可以為主奉獻金錢、時間,甚至自己的一切。可是回到現實生活中,幾天的工夫就又沒勁了。看到有的弟兄姊妹平時聽道很有勁,但是一說為主傳福音時,就找各種理由推脫。面對這些問題,我問過負責的弟兄怎麼解決高喊口號,到實行時卻行不出來,還有性情怎麼變化的問題。弟兄回答說:「性情變化是一輩子的事,我們都還在變化的過程中,假如你渴望生命長大就需要付更多的代價,而且要求主賜給恩典和智慧。」再後來,我發現在生活中遇到那些不合自己觀念的人,心裡不自覺地產生厭憎。主教導我們要「愛人如己」,我非但愛不起來,反而經常控制不住地流露厭憎的心,自己也知道這樣不對,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所以,幾年過去了,即便我每天讀晨興聖言,呼喊主名,但我依舊活在罪中,沒有什麼性情變化。甚至對「靈裡調和,性情變化」的路途感到越來越迷惘,這靈、那靈到底怎麼調和?主的話又是如何作到我裡面?到底怎樣才能有真正的變化?針對這個問題我問過教會其他弟兄姊妹,但是他們的解釋讓我似懂非懂,於是我開始懷疑是不是主不喜悅我,所以我沒有聖靈開啟帶領,不能明白這些奧祕。當時覺得進天國的美夢變得好遙遠,心裡有些洩氣了,漸漸地對聚會越來越沒興趣了,再加上搬家離教會比較遠了,我就沒有再去召會了。

        離開召會後,我心裡覺得有點失落,難道我進天國的夢就這樣破碎了嗎?我有些不甘心,於是我開始在GOOD TV頻道,聽不同牧者的講道;偶爾有基督徒朋友邀約我參加大型聚會時我也會去參加,想以此來幫助我更好地明白主的話,仍夢想有朝一日或許有機會進天國。

        一轉眼十年過去了。在一次同鄉聚餐活動中,我認識了一位主內的姚姐妹,那天她介紹了一位徐姐妹給我認識,彼此寒暄後,我們開始分享聖經,徐姐妹跟我分享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的奧祕,她說:「神造了人之後就計劃得著一班與神同心合意,能夠順服神、敬拜神的人,所以神開始了六千年經營人類的計劃。在律法時代,神使用摩西頒布律法告訴人該怎樣生活。到了律法時代後期,人漸漸地守不住律法,面臨被律法處死的危險。所以神第一次道成肉身,為我們人類釘十字架作了贖罪祭救贖了我們,從此人類只要禱告主耶穌的名罪就得赦免了,就有資格來到神的面前。但是,我們的罪雖然得到赦免,神不再定我們的罪,但我們犯罪的本性還在,還能身不由己地犯罪抵擋神,所以神要真正地得著我們人類,還需要作一步除罪的工作。因此,末世神再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了一步話語審判、潔淨的工作,我們只有得著神發表的真理作生命,脫離撒但的捆綁,生命性情得到變化,成為敬畏神、順服神的人,才能被神帶入新天新地。所以神拯救我們人類的經營計劃一共分為三步,每一步都是在上一步的基礎上作的拯救工作,如果我們只經歷主耶穌的救贖,不經歷末世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無法達到被潔淨進入神的國。」

聽完姐妹的交通,我心裡感到有些詫異,姐妹怎麼對神的經營講解得那麼詳細,不是說召會的道最高嗎?為什麼她講的這些是我以往在召會裡沒有聽過的道啊!難道是我太久沒去召會聚會,所以神作了審判潔淨的工作我都不知道?於是我趕忙把自己以往看聖經不明白的地方向姐妹尋求,姐妹都給我詳細地講解。看到以往我怎麼尋求也不明白的聖經章節,卻被她講解得如此通俗易懂,我感到心服口服。我跟徐姐妹開玩笑說:「早跟我分享嘛!害得我困惑了那麼多年。」徐姐妹回答說:「是神自己揭開了神經營計劃的奧祕,我們才明白的,因為除了神,沒有人知道神經營計劃的奧祕。」

        接下來幾天,我經常找姐妹尋求關於神作的審判刑罰潔淨人的工作,在一次交通中我們讀了全能神的話:「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姐妹和我交通:「前面說過,我們人類經歷了恩典時代的救贖,雖然罪被赦免了,但是根深蒂固的撒但本性並沒有除去,我們還活在撒但權下身不由己地犯罪。經上說:『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羅6:23)所以我們要想真正的得救,進入新天新地,就必須經歷被潔淨的過程。今天全能神發表話語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就是結束時代的工作,也是徹底潔淨人、拯救人的工作。這些話語不同於神在任何一個時代發表的話語,揭示了我們抵擋神的撒但本性與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我們對照神的話語,就能夠真實地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事實真相與醜惡面目,這樣我們才能真實地恨惡自己,背叛撒但,然後才有力量實行神的話。通過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們也能對神的公義性情有所認識,從而產生敬畏神的心,順服神,敬拜神。當我們抵擋神、背叛神的本性,撒但的毒素經過神話語的審判被潔淨後,達到看事觀點與神相合了,性情有了變化,才是有真理、有人性的人,神要將這些人帶入神的國中,也就是進入新天新地裡,永遠承受神的應許和祝福。」

我聽了姐妹的交通,回想在召會信主的時候,雖然也夢想進入新天新地,可是無論我們怎麼呼喊主的名,大家依舊不能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道,還活在不斷犯罪的情形中。直到今天我才明白:雖然我們承認自己是罪人,但是我們對自己的撒但本性不認識,對自己敗壞的事實也不清楚,我們只是知道要變化,但是卻始終實行不出來。所以只有接受末世全能神的作工,人才能被潔淨成全,成為得勝者進入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否則不管在靈裡怎麼調和,調和多久都不會有真正的性情變化。看到困惑我多年的「性情變化」終於有了實行的路途,我心裡感到非常踏實。

        後來,我在全能神教會官網上看到電影《驚險被提》,看完這部電影,我對召會讓我們追求的「二靈相調」有了新的認識,原來這都是人的觀念想像,是一條錯誤的道路,如果我們繼續按著這條錯誤的道路去追求,不但不能進入新天新地,反而會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越來越悖逆神,抵擋神,最終只會遭到神的懲罰。更重要的是通過一段時間的聚會,我對自己的撒但本性也有了新的認識。以前雖然承認自己是個罪人,但是對罪卻沒有什麼認識,感覺自己外表的行為守住,明顯的罪不犯就證明自己信得很好了,不知不覺就高看自己,小瞧別人或其他派別的人,姐妹說我這種表現也是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支配。這時才真正地意識到,我們身上根深蒂固的撒但本性會支配我們做出多少抵擋神、悖逆神的事情,的確需要神的審判刑罰。我要好好與神配合,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使自己的撒但本性得變化,成為一個順服神、敬拜神的人。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今天來了就是作拯救你們的工作,也就是作拯救接續的工作。每個人都有被成全的機會,只要你願意,只要你追求,到最終都能達到果效,哪個也不撇棄。素質差就按素質差要求你;你素質高按著素質高要求你;你愚昧不識字,那就按著你這個條件來要求你;你識字那就按識字的標準來要求你;你年老那就按年老的來要求你;你能接待那就按著你能接待來要求你;你說你不能接待,只能盡一方面功用,或傳福音,或照顧教會,或搞別的事務工作,那就按著你所盡的功用來成全你。」(摘自《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神不守規條,也不把任何一步工作當作永遠不變的工作,而是始終如一地作更新更高的工作。他的工作一步比一步實際,越作越符合人的實際要求,人只有經歷這樣的作工才能達到最終的性情變化。」(摘自《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看了神的話我感覺神真的是太公義了:神不看我們以前的追求如何,也不看我們的素質差或者愚昧,只要我們用心追求真理,努力實行神話,到最終都有機會蒙拯救被成全為得勝者;而那些不接受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再來的人,不管他的聖經知識有多高,只要跟不上聖靈作工的最新步伐,都是被新工作淘汰的人。想到恩典時代,主耶穌來了,不管當時祭司、文士、法利賽人如何對舊約聖經倒背如流,只要不跟上主耶穌的作工,就被聖靈的流撇棄。感謝神,讓我有機會跟上神的新工作,我進入天國的夢終於有了著落,這才是我真正的福氣!

臺灣 貼心

摘自《探討東方閃電》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一名天主教信徒的經歷感悟

        我出生在一個信奉天主教的大家庭裡,從小受家人的影響,我心裡種下了這樣的觀點:神父代天主位,相信神父就等於相信天主。記得有一次,一位老神父來到我家,我們全家人都下跪迎接他,等待神父的降福,神父在我們心中的地位是很崇高的。

        1986年我們全家移民到美國,每逢星期天都會去教堂望彌撒,風雨無阻,無論是朝聖、占禮我也都很認真地守著。2012年我從外州回到唐人街,又繼續在唐人街天主教堂參加彌撒。這個教堂的神父口才特別好,每次講道都滔滔不絕,從不用寫稿,真是令人欽佩!有時神父帶著我們去探望病人,他還教導我們學習其他派別的長處與優點,比如:基督教在傳福音方面比我們天主教積極得多,這一點就值得我們學習。他還讓教友印刷了一些傳單,在教堂的門口擺攤,又帶著我們挨家挨戶地傳福音。這些都讓我更加認定,神父就是天主的好僕人,跟著神父信天主不會錯。在教堂裡不管年老還是年輕的信徒都很喜歡與神父來往,我也不例外,無論神父有什麼事,我都全力以赴地幫他解決。當他生病的時候,我第一時間為他找醫生,逢年過節時,我都會邀請他來我家過節,在我心裡已經把神父當成了家人一樣對待。

        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本以為我這樣的信奉肯定是合天主心意的,可是漸漸地我卻發現,我在生活中行不出天主的話,在教堂一個樣,回到家又一個樣,所作所為跟外邦人沒什麼區別。而且犯罪也沒有管教,感覺不到聖靈作工,心裡很空虛。神父講道也是老生常談,生活中注重吃喝享受。教友們普遍信心冷淡,追求觀點、人生目標與世人一樣。教堂外表看著很熱鬧,但是事實上信徒在生命上,在實行主的話上已經沒有任何的長進。甚至過春節的時候,神父還帶著我們一起過,神父還在教堂裡穿著唐裝祭祖,當時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兒,怎麼可以在敬拜神的地方祭祖呢?但是也沒有太多想,覺得神父是天主的好僕人,既然神父也這麼做,應該沒錯吧!

       轉眼到了2015年7月,一個教友約我去她表妹家聽道,說她表妹的同學道講得很好,我想既然有好道聽,那肯定是要去的。在教友的表妹家,我見到了表妹的同學李弟兄,他結合當前局勢查找了很多關於末世預言應驗的經文,例如橄欖山裂開、四血月等等。並交通到律法時代後期聖殿成了賊窩,是因為主耶穌開展了恩典時代的工作;如今的教堂荒涼,也是因為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開展了國度時代的工作,神將全宇的靈都收回,作在接受神最新工作的一班人身上……聽著李弟兄的話,我心裡很認可,因他所講的符合聖經記載,也符合現在教堂裡的現狀。後來通過看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對全能神作的末世審判的工作了解多了一些,我認識到神在末世作的這步工作對我們太重要了,如果沒有末世的審判工作,自己將永遠活在罪中,不能得到潔淨,我從心裡印證全能神正是主耶穌的再來。

        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母親,母親經過考察也確定了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隨即也接受了。我又迫不急待地想把天主已經回來的消息告訴神父,我甚至想:如果神父接受了,再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教友們,到時候所有的教友就都能跟上天主新作工的步伐了。想到這我就很激動,並且把我的想法告訴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弟兄姊妹也贊成我的想法,但姊妹提醒我說:「如果我們要給神父傳福音,一定要了解清楚他是不是一個尋求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因為神的話裡揭示過,教堂的首領大部分是從神學院出來的,他們都是以聖經知識自居,以此來抵擋神的末世作工,甚至有許多宗教首領還給全能神教會造謠,攔阻信徒考察接受主再來的工作,他們外表看起來很謙卑,但內心實質是仇恨真理的。但如果咱們教堂的神父是一個真心信神的人,神也不會丟棄,神會安排合適的時間讓他來到神面前。」聽姊妹這樣說,我心裡怎麼都接受不了,心想:雖然大部分宗派首領都是抵擋神的,但我們的神父絕不是那樣的人,他為天主奉獻了一生,是天主的好僕人,他怎麼會抵擋神呢?由於剛接受主的再來,我感覺有好多真理需要裝備,這件事也就放下了。

        2016年底,偶然的一次機會我又去了教堂。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彌撒開始後,神父在講台上開始大肆攻擊定罪全能神教會,說全能神教會的書裡有迷藥,還說信了全能神就得家破人亡,等等好多反面的言論……聽著這些無中生有的話,我心裡既氣憤又痛心,因為我接觸全能神教會至今已有一年多,根本沒有家破人亡,書裡也沒有什麼迷魂藥,我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時,交通的都是神的話,講的都是經歷神作工的見證。雖然我們有敗壞流露,但能接受全能神話語的審判,按照神的話去追求變化,和這些弟兄姊妹在一起讓我很受益。但是神父怎麼能在高堂上說謊呢?十誡中明明說:「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出20:16)而神父是直接事奉天主的,是給信徒講道供應生命的,面對天主的再來,他自己不考察、不尋求,還把這些謠言灌輸給信徒,這不就是自己不上天堂,還堵著門不讓別人進去嗎?主耶穌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23:13)神父這樣說話,把信徒都迷惑了,這不是在作惡嗎?但轉念又想:可能神父是沒有看過全能神的話,如果他看過全能神的話一定不會這樣抵擋,因為神的話說得那麼明白,只要是真心信神的人看了都能領受。此時,我還是希望能有機會給神父傳福音,希望他能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再帶領大家一起接受。

        2017年2月的一天,阮神父和林神父突然來到我家,當時我真的很驚喜,趕緊把他們迎了進來,心想:太好了,剛好帶我聚會的王丹姊妹也在,姊妹把神的末世工作講明白了,他們就會接受了。我把神父讓進屋,邊給他們介紹王丹姊妹,邊高興地問神父:「今天怎麼有空來啊?」阮神父臉色嚴肅地說:「你們好長時間不去望彌撒了,所以來看看你們在忙什麼。」我笑了笑,問阮神父:「上次給你的那個網站(全能神教會網站),你有沒有看看啊?」神父的臉色一沉,看著我和我母親說:「看了,全能神教會的電影和書籍,我都看完了,這不就是普通電影,不就是普通的書嗎?有點知識的人都可以寫,我看你們真的是走錯路了。」母親激動地說:「我們沒有走錯路,我們接受的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啊!」母親走到壁櫃前,拿起主耶穌十字架的雕像,眼睛泛著淚光,看著神父說:「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很受感動,看到神在末世作了話語審判的工作,把罪得潔淨的路途告訴給我們,這就是神自己作的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天主救贖的工作是以往的,就像2016年的日曆拿到今年還能用嗎?日曆沒有錯,只是過時了,現在是末了世代,天主已經在敲門了,我們要做聰明的童女迎接天主的再來啊!」神父打斷母親的話,挺直腰板說:「不是,你們已經走偏了。我們都是神學院畢業的,讀了這麼多年的神學,我們的想法是不會錯的,你們沒文化、沒知識,看不透這些事情會被矇騙的。你看你們現在也不去辦告解了,也不去望彌撒了,這就是已經背叛了天主。你信了幾十年的天主,還跑去信別的教,靈魂都信沒了,這影響多壞啊!」

        這時,王姊妹把話接了過去,耐心地和神父談現在教堂裡的荒涼景象,姊妹說教會之所以荒涼,主要原因就是現在宗教裡不法的事越來越多,另一方面是因為主耶穌已經回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所以教會才如此荒涼的。沒想到,神父滿臉不以為然,還反過來定罪姊妹是在論斷人,絲毫不承認教堂處於荒涼的狀態中。之後不管王姊妹,還有我和母親怎麼說,神父都是板著臉,絲毫聽不進去,甚至用很強勢的語氣來反駁我們。聽著神父說那些歪曲事實的話,我的心涼了半截,沒想到我一直高看仰望的神父,竟然如此狂妄剛硬,在事實面前,他不但沒有一點尋求的心,反而口出狂言隨意論斷定規神的作工。以前看到神父為了追隨天主放棄了婚姻,把一生都奉獻給天主,而且對教友們滿了愛心,在我心裡一直覺得神父就是最虔誠的,就是天主的好僕人,但是現在在我眼前的神父卻一反常態,失去了以前的謙卑和愛心。就在這時神父警告我們說:「你們現在是腳踏兩隻船,影響很壞,以後不可以再去教堂,也不配領聖體。除非你們不信全能神了,就可以回天主教堂,我們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我強忍著眼淚,堅定地告訴神父說:「現在我們已經跟上了天主的新步伐,是不會再走回頭路的。」神父看到我們態度堅定,無奈,過一會兒就走了。

        神父走後,我的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樣,心裡很痛苦,很難接受眼前的事實。這時,王姊妹給我們讀了一段神的話:「一個人一提到神他就紅眼,他見過神嗎?一提到神他就來氣,他知道神是誰嗎?……神也沒跟他對過話,也沒惹著他,他為什麼就來氣呢?能不能說這人邪啊?(能。)這是不是一個人的邪惡本性啊?」聽到這段神的話,我對神父的一些外表作法有了一點點分辨。回想以前他教導我們要學習其他派別的長處,但當給他見證神作了一步新工作時,他表現出來的態度並不像他教導我們的那樣。通過這件事,讓我看清了神父的真實面目,他完全是說一套、做一套。甚至當姊妹談到教堂存在荒涼的問題時,他卻不承認,還歪曲事實定罪姊妹論斷人。其實作為神父,他是很清楚現在教堂是什麼樣的情況,這更讓我看清他的實質真就像之前弟兄姊妹給我交通的,就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看來我以前真的是被神父的外表迷惑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並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橫貫世界內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著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罵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著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裡,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著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這些輕慢放縱的人又都是打著信神招牌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蕩、從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這樣的路嗎?不都是這樣日復一日地抵擋著常新不舊的神嗎?

感謝神的開啟,我看著神的話,再回想神父的表現,讓我看到他們信的是自己所學的聖經知識,同樣也是用聖經知識,憑著自己的狂妄本性,把神的末世救恩拒之門外,甚至還造謠定罪神的工作,把信徒牢籠在自己的手裡,不帶領主的羊跟上主的腳蹤,這樣看來他們的實質是信他自己,並不是在信天主,他們是抵擋天主的人,就和當初抵擋主耶穌的法利賽人一樣。起初我真是太愚昧,還以為只要跟神父交通明白,他就會接受,還會把更多的教友帶到天主面前,現在看來,我完全錯了,不是神不拯救神父,而是神父的實質就是抵擋神的,他們是不可能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在神的新工作臨到時表現出來的是沒有絲毫的尋求之心,神的話已經將他們定罪了。

        後來通過看了更多神的話,讓我對神父抵擋神的實質徹底有了分辨,同時體會到,如果不是全能神把這方面的話語說出來,我永遠也不會有分辨。因為在天主教裡灌輸的思想就是神父代天主位,跟隨神父就等於跟隨天主,當初天主走的時候,把天國的鑰匙交給了伯多祿,要把這教會建立在磐石上,自己也是把神父當成了今天的伯多祿,這不都是沒有真理導致的嗎?想想自己信神多年,其實就是在跟隨神父、信神父,若不是全能神的憐憫與拯救,按我對神父的崇拜,肯定是神父說什麼我就聽什麼,自己根本不會去尋求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能跟著神父信天主,最後走到地獄都不知道,實實在在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每每想到這些我心中對全能神就充滿了感恩之情,現在願意在全能神的帶領下好好經歷神的作工,追求真理變化自己,還報神的愛!感謝全能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美國 敞

摘自《探討東方閃電》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從曠野到迦南,是神引領了我

        1987年,我接受主的福音後,就堅持在教會做禮拜,那時候弟兄姊妹一起唱詩讚美,彼此扶持幫助,心靈很得釋放,可不知從什麼時候教會變得越來越不「溫暖」了。

        記得那時,教會有幾個年輕的事工,他們仗著自己學歷高,根本不把牧師放在眼裡。有一次他們隨意揮霍教會的奉獻款,一個牧師知道後,指責他們不應該這麼做,他們不但不悔改反而還聯合其他信徒把這個牧師趕出了教會。看到他們那麼明白聖經的人都行不出主的教導,還嫉妒紛爭,互相打壓,我感覺教會已經沒有了主的祝福。後來不斷有人因為看不慣他們的行為選擇離開教會,教會的人越來越少了。

教堂

        後來教會的牧師和長老決定利用每年的聖誕晚會吸引更多的人來教會,於是在聖誕節那天,請一些信主的演員、歌星或者有些名氣的人到教會分享他們的信主經歷。參加晚會時人數是不少,但觀眾基本都是衝著他們的偶像來的,看完表演還沒等聽牧師講道,人就走了一半。有的留下來聽一會兒,感到沒意思就再也不來了。所以即便我們準備了很多禮物,很有愛心地招待他們,但是依舊不能把他們留在教會,幾年下來教會的人數更加少了。

        到了近幾年,大家都越來越貪戀世界。講道人很少關注我們信徒靈命的成長,反而經常安排一些培訓課程和營會生活,還時不時發動我們基督徒去旅行,導致大家越來越貪戀肉體享受。弟兄姊妹聚在一起就聊自己又去哪裡旅行了,哪裡有好吃好玩的,根本無心交流聖經。想到以往教會的情景,再看看今天教會的狀況,我心裡感到一陣陣失落。教會為什會變成今天這樣,弟兄姊妹貪戀世界、牧師之間嫉妒紛爭為什麼都沒有主的責備和管教呢?難道主不再愛我們了嗎?我為此感到很苦惱,但想起主對我的救恩,不管別人怎麼樣,我還是要留在教會,還報主的愛。

        直到2016年6月份的一天,我約了同教會一個要好的姊妹出去遊玩,午餐期間,我們聊起了教會的光景。姊妹說:「是呀,教會光景越來越不好,牧師長老信主多年,熟讀聖經,所行的都不合主的教導,你說教會還有神祝福,還有聖靈作工嗎?神都厭棄了。教會的荒涼光景和現在社會的邪惡、墮落現象,使我想起了聖經上的話『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 』(太24:37)我看這是主來的預兆呀!馬太福音二十四章記載:『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太24:10、12)教會裡不法的事情越來越多,肯定讓神厭棄,我們在這樣的教會是不會得到主的稱許、祝福的。這也是教會荒涼的主要原因。

        最近我考察了全能神教會,從全能神的話語中我還明白了現在教會荒涼的另一方面原因,就是神為了拯救我們人類又一次道成肉身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審判、潔淨來到他寶座前的人,聖靈作工就隨之轉移到了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身上。就如律法時代末期,原本有神榮耀的聖殿出現了荒涼,猶太百姓守不住律法,祭司們獻劣祭,聖殿成了交易買賣的場所,成了賊窩,就是因為猶太教領袖不遵行耶和華的律法,沒有敬畏神的心,完全偏離了神的道,失去了聖靈作工;另一方面是因為神已經道成肉身作了恩典時代救贖人類的工作,神的工作轉移了,凡是接受主耶穌救贖工作的人就獲得了聖靈的作工,有了新的實行路,而那些拒絕、抵擋主耶穌作工的,則被神的作工淘汰,落入了黑暗荒涼之中。現在我們要想獲得聖靈的作工,得到生命活水的澆灌,就得跟隨羔羊的腳蹤,因為只有有聖靈作工的教會才能使我們得到生命的供應,我們的靈命才能長大啊!」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回想過去的一幕幕,再琢磨琢磨她的話,覺得她說得很對,現在教會確實沒有聖靈作工了,雖然我們一直聚會,但靈裡得不到供應,還是那麼乾渴、軟弱。姊妹能明白這麼多真感謝主的開啟、帶領,把教會失去聖靈作工的原因說得太明白了。可是姊妹說神回來了作審判的工作,以前在教會從來沒有聽牧師講過神作審判工作的道,所以心裡有些好奇,於是我讓姊妹給我講講神作審判工作是怎麼回事。姊妹說她也是剛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很多都不明白,說回去後聯繫全能神教會的姊妹給我們交通。

        回去後姊妹給了我《聽神的聲音,認識基督》這本書,我拿到書便迫不及待地看起來,幾天功夫就看了十多篇話。幾天後姊妹又聯繫上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和他們的交流中,我談了我的觀點:「當我看了書裡關於『什麼是經營人類的工作?』『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之間的關係』等這些話後,我心裡很受觸動,覺得這話確實是出於神的,神作了三步工作,每一步都是建立在上一步的基礎上,步步拔高,有層有次,除了神自己外,誰能將神所作的工作說得這麼清楚呢?但神來了作審判的工作我並不明白,我從來沒有聽牧師講過這方面的道,你們能給我交通交通嗎?」

        一姊妹說:「感謝神,神的作工神自己作,神為了拯救我們人類花費了很多心血代價,作了許多工作。末世又一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拯救我們,我們一起來讀讀全能神的話語就能明白審判工作的意義了。全能神說:『人活在肉體之中,就是活在人間地獄裡,沒有審判、沒有刑罰,人都與撒但同污穢,怎麼能聖潔呢?彼得認為:神的刑罰、神的審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罰人、審判人,人才能覺醒,才能恨惡肉體、恨惡撒但。神嚴厲的管教使人擺脫了撒但權勢,脫離自己的小天地,能夠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罰、審判實在是最好的拯救!……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摘自《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全能神的話使我對神末世作的審判工作有了認識,我們雖然信主、跟隨主,但我們還活在罪中不能自拔,連牧師長老這些信主多年熟讀聖經的人都行不出主的教導,末世神來了作審判的工作太有必要,太有意義了,這不正是我們現實的需要嗎?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這話太好了,感謝神!原來我一直認為只要不做壞事,守住主的道,按著神的教導去做,主耶穌就會赦免我們的罪,我們就被神拯救不再屬罪了,我確實把信神進天國想得太天真了。我們被撒但敗壞之後還有撒但的性情在裡面,必須要經過神的審判刑罰才能有真實的悔改變化,而這樣的工作也只有神才能作,只有神才能審判人、變化人。」

        接著姊妹又跟我們交通了很多,讓我對神作的審判工作以及達到的果效和價值有了一些認識,更加確定全能神和主耶穌就是一位神,神末世作的審判工作是在主耶穌作工的基礎上拔高的一步工作,不同的時代神的名不一樣,作工的方式不一樣,但的確是一位神作的工作,是神為了徹底拯救人、變化人所作的工作。

        接下來的日子,我開始上網考察全能神教會,看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製作的電影視頻、詩歌和神話朗誦時,心裡無比高興、快樂,視頻中的弟兄姊妹針對一個問題竟然能把真理交通得那麼詳細、透亮,我信主多年的疑問和困惑一點點都得到了解決,看到全能神教會確實有聖靈的作工,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感謝神,是神的引導、開啟、帶領使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從曠野來到了迦南美地!

馬來西亞 珍惜

摘自《誰在見證神》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