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的誘惑

        神說:「世界越來越花花,人看見了,心都被它吸引,有許多人不能從那裡拔出來,那些搞騙術的、行邪術的要迷惑大批的人。如果你不求進取,沒有理想,你就會被這罪惡的波濤席捲而走。」正如神的話所說,這個世界越來越花花,到處都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誘惑:金錢、地位、權力、情色……這些誘惑就像罌粟花一樣,是一個個「美麗的陷阱」,多數人都沒法擺脫。回想自己的經歷,若不是神的保守、神話語的引導,我也會深陷在這「美麗的陷阱」中無力自拔……

        我今年27歲,原是一家售樓部的職員,2013年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一邊工作一邊過教會生活。當時我們售樓部共有三個公司:銷售公司、物業公司及房地產公司,銷售公司與物業公司都歸房地產公司管。我雖在售樓部工作,可我只是物業公司的一名客服人員,每天的工作就是給客戶端茶倒水送點心,等客戶走後清掃衛生等。可以說我的工作是售樓部中最底層、最不起眼的工作,這個工作崗位也幾乎無人問津。雖然我每天幹著這平淡無奇的工作,工資也不高,但我的心裡很充實,因為我不用像銷售部的女孩們一樣,為了提升而對領導百般討好、溜鬚拍馬。工作之餘,我還有時間參加教會生活,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真理,活得輕鬆自在。然而這樣平靜的生活並沒有持續多久就起了波瀾……

        我們房地產公司的老總姓張,大家都喊他「張總」,他是我們公司上下都特別擁護的一名領導。他40歲,長得相貌堂堂,戴一副眼鏡,看上去文縐縐的,說話卻很幽默風趣。他跟年輕人能打成一片,全公司上下員工對他都很仰慕崇拜。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張總坐到我負責的區域休息,我給他端了一杯茶,張總隨口問了我的名字、學歷,我回答後就繼續工作了。之後張總每次來我給他端茶倒水時,他也總要跟我聊上幾句。在我的想像中領導都是高高在上的,像我們這種小職員根本不會被放在眼裡,可沒想到張總這麼平易近人,每次喝茶還跟我這個不起眼的小職員聊天,這讓我覺得他很親切。

        隨後張總來喝茶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有一次他笑著對我說:「你看銷售部的工裝好看不?」我說:「銷售部可是我們這兒的門面,工裝當然好看了。」他搖搖頭說:「不好看。」接著,他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說:「還沒你的工裝好看,主要是你身材好,你穿什麼都好看……」聽著張總誇獎我的話,我覺得在這樣和藹可親又詼諧幽默的領導手下工作心裡不僅沒什麼壓力,反而還很輕鬆。

        因張總來的次數多了,慢慢地,我們有點「熟悉」了。我的工作區域——吧台在張總眼裡也成了一個重要崗位,只要吧台出現什麼問題、故障,張總都會出面幫我處理。沒想到我一個最底層、最不起眼的小職員,竟能得到張總如此這般的器重,我可以說是「受寵若驚」。而且有了張總給我「撐腰」,我這個原本被人瞧不起的人在售樓部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同事們對我說話很客氣,連我們經理對我都是「禮讓三分」,原來跟經理請假是「難於上青天」,現在輕輕鬆鬆就請下來了。我對張總更是「感恩戴德」,覺得這一切便利都是張總給我帶來的,心想:我以後一定要努力工作,雖然只是端茶倒水,但我也得賣力做好,否則就辜負了張總對我的器重。就在張總的「光輝」形象在我心裡越來越高大的時候,隨之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我對這個領導的看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一天,張總又像以往一樣來到吧台,他看到吧台的花該修剪了,就幫我修剪起來。我在打掃剪下的枝葉的時候,問道:「張總喜歡養花?」他笑了笑對我說:「我不喜歡養花,我喜歡養人。」張總這句話一出口,我頓時聽著這話不太對勁,帶著邪惡的味道,我感到很不自在,就沒回應他。此後張總不僅來吧台和我聊天,平時還會給我發短信噓寒問暖,之後在短信中就開始說一些曖昧的話。這時我才意識到張總對我已經超出了領導對下屬的關係,我知道這不合神心意,因為張總是有家室的人,而我是信神的人,我若與這種人拉拉扯扯,不僅有損自己的人格,還會羞辱神的名,為了神的見證我得與他劃清界限。可若真的與張總不來往了,又想到平時他在工作上處處對我照顧,心裡陷入了爭戰。

        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加給我勝罪與擺脫肉體的力量,帶領我走正確的路。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那撒但的那個存心你能不能看到啊?它說這話的目的你能不能看到?它的這個陰謀與詭計你能不能看到?(看不到。)撒但說話的這個方式代表撒但什麼樣的性情呢?通過撒但這樣的一句話,你看到了撒但什麼樣的實質啊?(邪惡。)邪惡,是不是陰險哪?也可能它表面對你笑或者不流露任何的表情,但是它在心裡盤算著要達到一個目的,這個目的是你看不到的。然後它所說的對你的承諾、它所說的那個好處對你來說形成了引誘,你看著是好的,讓你感覺它說的話比神說的話更有用,更實惠,這個時候人是不是被俘就範了?(是。)那撒但的這個手段是不是很毒辣?讓你自甘墮落。它不動一手一腳,就這兩句話就讓你跟著它走了,就讓你隨從它了,它的目的就達到了,是不是這樣?(是。)這個用心是不是險惡呀?這是不是撒但最原始的嘴臉哪?(是。)」

        看到神的話,回想著與張總接觸的一幕幕,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裡面是撒但的試探啊!自從我與張總接觸以來,他就在一點點地引誘我,外表對我說好聽的話,並幫我的忙給我撐腰等,以此來贏取我的好感,其實內裡有他的邪惡存心目的,而我還被他「光鮮」的外表所吸引,心裡認為他不錯,但後來從他的言談舉止中看到他所流露出來的都是邪惡污穢:誇我漂亮跟我套近乎,又噓寒問暖,還發曖昧短信,這都是想對我圖謀不軌啊!對照神的話看到他的實質就是迷惑人的。他的所說所做都是為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我竟對他沒有一點分辨,還被他的外表假相所迷惑。若不是神的話揭示使我有了分辨,看清他的醜惡嘴臉,我就會中了撒但的詭計!如果我真陷在這樣一個邪惡之徒身上,享受那些甜言蜜語、邪情私慾,那活著還有尊嚴嗎?還算是一個信神的人嗎?想到此,我心裡有了分辨,知道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下定決心與張總斷絕來往,背叛肉體利益。後來,張總再跟我套近乎的時候,我有意識地躲避,他給我發短信,我也不回覆……張總好像意識到我在有意疏遠他,就有意吩咐我給他辦事,但我也只是把它當成工作來幹,不再跟他聊天。感謝神,當我有意識遠離這些惡的時候,張總的陰謀沒有得逞,他也不好意思再來打擾我,我從心裡感謝神保守了我的心,讓我遠離這些來自撒但的誘惑。

        原以為我從此可以恢復原來普通平凡的生活了,沒想到張總對我「色誘」不成,一段時間又開始對我實施「利誘」……

        春節前,我照常值班。張總忽然給我發短信讓我到他辦公室。我知道二樓只有張總在,我的心裡開始猶豫:不去吧,這是領導的命令,可是去吧,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我有點膽怯,就趕緊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聰明智慧,勝過撒但的試探,隨後我就上了樓。進了張總的辦公室,我有意離他很遠,張總見狀,微笑著說:「看把你嚇的。」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二百元錢給我,說這是給我的獎金,感謝我這一年來為公司所作的貢獻。可我知道這一年以來自己並沒有為公司做過什麼特殊貢獻,怎麼會有獎金?於是我拒絕了張總的好意,對他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我每個月也都有工資,這錢我不能要。」可張總非要塞進我的口袋裡,就在我們拉扯的過程中我意識到張總在故意接近我,這時神引導我不能再與他這樣糾纏下去,我連忙說了聲:「謝謝領導,我下去工作了。」沒等他回話我就趕快跑了出去。出去後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氣,從心裡感謝神的保守使我沒有出事。之後我把那二百塊錢給張總充成了話費,這樣做心裡感到很踏實。事後,我了解到房地產公司春節從沒給物業上的員工發過福利。我也明白了張總是利用這些好處來引誘我。後來張總覺察到我給他充了話費,接下來一個多月都沒再打擾我。我從心裡感謝神,是神加給了我智慧,勝過撒但的試探,也讓撒但蒙羞。

         就在我以為來自張總的試探就此結束之時,一場更大的試探又悄然降臨……

        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在吧台忙碌著,張總又來視察我的工作,這次他鄭重其事地跟我說:「我很看好你的工作能力,也很器重你,我想讓你到我們房地產公司做文祕。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給你創造一個更好的學習平台,我也只能幫你到這兒,你好好考慮考慮吧。」張總說完就走了。聽了他的話,我心裡開始翻江倒海:我去還是不去呀?去吧,這萬一又是撒但在施行詭計,他對我圖謀不軌怎麼辦?可不去吧,這對於我來說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想想他們公司的工資高,待遇好,每逢雙休、節假日都放假,還有坐飛機出去旅遊的機會,而自己在現在這個崗位上班很累,工資也不高,還學不到什麼東西,就算再努力也不會有出頭之日……就這樣,我的心在巨大利益的誘惑下一點點動搖。後來張總打電話約我出去,說說去他公司上班的事時,我就答應了。見面後,張總對我說:「我很期待你能到我公司上班,因為我覺得你很勤奮,我也希望你多挑戰挑戰自己。」想想他們公司好的待遇,又聽聽張總對我懇切的邀請,在一陣陣糖衣炮彈的猛烈攻擊下,我的心裡已經想去他公司了。張總又很自豪地說,他們公司這一個星期賣了二十多套房子,這讓我更加認定他公司有實力,我甚至開始在心裡想像著自己到了他們公司,享受著好待遇的美好生活了……後來我們在公園裡邊走邊聊,這時張總又開始接近我,我猛然才從自己幻想的美好生活中清醒過來,我有意識地往後退,張總笑了笑說:「看把你嚇的,我是怕你摔倒要扶你。」我謹慎地說:「沒事,我摔不倒。」狡猾的張總趕快轉移話題對我說:「你很聰明,以你的能力幹現在的工作太埋沒了。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你這麼年輕應該奮鬥啊。」聽了張總的話,我的心裡很是反感厭惡。因為神說過每一個命運都是在神手裡掌握,並不是自己能掌握的。再想想他剛才的舉動,我心裡對他感到厭憎。原來他假藉給我提供學習平台為由,實則還是為了接近我,對我圖謀不軌。這時我只恨自己被利益沖昏了頭腦,險些落入撒但的陷阱。於是我趕緊找了個藉口回家了。

         回到家我很自責,神的話已經把撒但試探人的邪惡實質揭露透了,為什麼我還是會上當呢?困惑的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尋求,之後看到神的話說:「撒但的字字句句都有摻雜,包括它的用心、它的存心以及它的說話方式。它的說話方式主要是什麼?拐彎抹角地引誘,還讓你看不出來,讓你也聽不出來它有什麼目的,讓你主動地上鉤……」「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榮華富貴、享受人生的本錢;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尋歡作樂、肆無忌憚地享受肉體的本錢。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當人能對撒但有這樣的投靠與忠心之後,人還能自己控制自己嗎?肯定不能了,人就徹徹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徹徹底底地陷在了這泥潭當中不能自拔。人一旦陷在名和利裡,人就不再去找尋什麼是光明,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美善的東西,因為名和利對人來說誘惑太大,是人一生甚至永遠都追求不完的東西,這是不是實情?……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職場的誘惑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從神的話中我才明白,自己之所以會上當是因為自己追求的是名與利,當張總讓我去他公司做文祕時,我考慮的都是自己肉體的利益,怎麼享受肉體,怎麼讓別人高看,殊不知撒但就是藉著這樣的方式來讓我中計,之後達到其邪惡目的,外表上是為我以後的發展考慮,事實上是想藉著名和利來再次引誘我。我一旦陷入撒但的圈套裡,為了名和利就會在罪惡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為了名和利背離神的道,離神越來越遠,最終墮落得沒有人樣被撒但吞沒,徹底失去神的救恩。甚至因著受名利的驅使我看不透撒但的險惡用心,被撒但的糖衣炮彈誘惑得暈頭轉向,讓撒但牽著鼻子走。若不是神的顯明、保守,使我及時看清撒但的邪惡用心,我就會掉進撒但給我設下的陷阱裡。想想我真是被撒但的名和利迷了心竅,不知不覺中了撒但的詭計,真是太愚昧瞎眼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因為神的實質是聖潔的,那就是只有神能讓你走上人生的光明正道,只有神能讓你明白人活著的意義,只有神能讓你活出真正的人生,能讓你具備真理,明白真理,也只有神能讓你從真理得著生命,也只有神自己能作到讓人遠離惡,遠離撒但的殘害與控制。除了神以外,沒有任何人或者是東西能夠拯救你脫離苦海不再受苦,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也只有神自己這麼無私地拯救著你,對你的前途,對你的命運,對你的人生負責到底,為你安排一切,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達到的;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具備神這樣的實質,所以沒有任何人或物有這個能力去拯救你,去帶領你——這就是神的實質對於人的重要性。」神的話讓我感到既溫暖又感動,這裡面全是神對我們人類無私的愛,看著神的話不由得我已淚流滿面。想想在撒但一次次施行詭計誘惑我時,我因沒有真理不會分辨,險些被撒但迷惑引誘。是神話語的揭示使我看透了撒但的醜惡嘴臉與卑鄙存心,帶領我一步步勝過撒但的引誘,沒有被撒但踐踏、苦害。同時我又很自責,因我雖信著神,心卻遠離神,還為自己的肉體利益考慮打算,被名利佔有不能將心給神,讓撒但有了可乘之機,我追求的太不值錢了!如今通過自己的經歷我看到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只有神能讓我活出真正的人生,只有神的話能讓我對撒但有分辨,從而遠離撒但的殘害與踐踏,也只有神在默默地拯救著人類。當我體嘗到神對我的愛時,我不再痛苦不再糾結,我決心要與撒但劃清界限,於是我就堅決地拒絕了張總對我的邀請。當我放下這些的時候,我心裡感到無比的踏實幸福、釋放自由。

        後來,我看到那些跟隨在張總身邊的女孩兒,她們一個個為了追求名和利,不惜出賣自己的肉體和人格,被張總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跟著張總出入各種娛樂場所:酒吧、KTV、高爾夫球場等,她們雖然在物質上暫時得到了滿足,但她們的身心遭受的卻是無盡的痛苦與折磨,同時她們也成了撒但手裡的玩物:有一個女孩跟張總出去應酬,回來後吐得一塌糊塗,痛苦不堪;還有一個女孩喝得爛醉如泥,司機將她送回了家。看到這些女孩的遭遇,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保守,沒有讓我身陷泥潭遭受撒但的苦害,否則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的很有可能就是我,我從心裡感受到這都是神對我的拯救

        後來張總又用別的方式來誘惑我,但我有了神的話作盾牌,無論他給我什麼樣的好處,我都不再動搖與徘徊。有一天張總甚至說要將我們吧台收購到他公司名下,這樣我自然就會到他手下工作,而這時恰好家中有事,我也不想再在這個公司呆下去了,於是我就辭職了。張總看到他對我一次次的誘惑落空,實在沒有什麼辦法了,就對我放棄了,有一天張總給我打電話,他很感慨地對我說:「你很聰明,在你身上我總感覺有一種很大的能量在支撐著你,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片淨土……」聽完他的話,我在心裡默默地感謝神,因那強大的能量來自神,就是神的話!當我一次次迷失方向被惡者試探引誘的時候,都是神的話及時開啟引導我,使我一次次勝過了撒但的誘惑,脫離了撒但的殘害,這一切都是神的作為,是神對我的保守與拯救!感謝神,是神的拯救使我脫離了職場的誘惑,沒有被撒但迷惑、殘害。一切榮耀歸於神!(全篇完)

開心

摘自《探討東方閃電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放手」之後⋯⋯

         一排排汽車把馬路擠得水泄不通,不時地發出刺耳的鳴笛聲,有的司機師傅不斷地從車窗探出頭焦急地前後看看,似乎路兩旁的樹木和樓房都礙事。太陽從雲層中時隱時現,青陽一身筆挺的職業裝,手中拎著公文包健步走在路旁,雖然有著年輕的臉龐,但黑黑的眼圈卻掩飾不了職業的壓力與疲倦。她是一名保險公司的續收服務專員,負責客戶的保險費收取和處理退保業務。

         青陽走進公司的營業大廳,和對面走來的同事不斷地打著招呼。「早上好!」「你好!」這聲音在大廳中迴蕩著,個個員工臉上都帶著職業的微笑,但給人的卻是一種距離感。青陽走進辦公室,坐在椅子上,習慣性地打開辦公桌上的電腦,手中機械性地撥打客戶的電話,便開始了她一天緊張而又忙碌的生活。青陽掙的是績效工資,也就是退保的越少,她的工資就越高。為了能掙到更多的錢,她每天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能把業績提升上來,掙到最高的工資,甚至在睡覺做夢時,都在背誦勸阻客戶退保的話術。三十多歲的青陽就累出了頸椎病、肩周炎,有時候疼得胳膊都抬不起來,花了一萬多元錢治療也沒管用,好了犯、犯了好的,總也不去根兒,最後沒辦法,只能買台頸椎按摩器,一邊工作一邊按摩,才能緩解一下疼痛堅持上班。單位體檢,查出她是全身血管輕微動脈硬化,當時體檢的大夫都驚呆了,囑咐她飲食等各方面都得注意,這病不能輕視。但當時青陽並沒有認識到,她覺得自己從小就有高血壓病(遺傳的),再加上工作壓力大導致的。有時候,青陽也覺得幹夠了,自己這樣活著,就像個掙錢的機器一樣,但一想起月末開工資,到手的那厚厚一沓錢;每天下班回到家,婆婆都笑臉相迎地把碗筷擺好;碰到街坊鄰居,都豎起大拇指說「這媳婦真能幹!」;單位領導開會,時不時地點名說青陽的工作業績好,要其他同事都向她學習……面對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讚嘆聲,青陽此時覺得似乎所有的辛苦與付出都是值得的。於是她就像是加滿了油的汽車一樣,發動機一起動又跑起來了,為了錢,重複著枯燥乏味的工作。青陽的心早已被名和利蒙蔽,忘記了神的話,忘記了神對她的囑託,心門緊緊地關閉著,靈裡麻木似乎失去了知覺。

        一天,青陽坐在辦公桌前正在給客戶撥打電話時,一個姊妹進來了,還領著一個陌生的姊妹。青陽很不情願地跟她們打了一聲招呼,示意她們坐下,等她打完電話,趕緊把辦公室的房門關上,看看沒有別人,才放心地跟姊妹們說話。姊妹關切地問青陽:「小姊妹,你最近怎麼樣啊?」青陽隨口應了一聲:「不怎麼樣,還行。」姊妹沒說別的,拿出一本神話語書給青陽小聲地唸起來:「現在正是我靈大作工的時候,也是我在外邦動工的時候,更是我將受造之物都歸類的時候,將這些受造之物都劃分類別,使我的作工能更快,使我的作工更能達到果效。所以我要求你們的仍是當為我的所有作工獻上你的全人,更當將我在你身上的所有作工都認清、看準,為我的作工達到更好的果效而花費你的所有精力,這是你當明白的。不要再你爭我奪,不要再自己尋求後路,不要再為你的肉體尋求安逸,免得耽誤我的工作,也耽誤你美好的前途,這樣做只能斷送你自己,卻並不能將你自己保護起來,你不是愚昧了嗎?你今天所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護你自身的,這些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著日頭,當迷霧消失的時候,你便在大日的審判中了。

         當聽到神的話說:「你今天所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護你自身的,這些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著日頭,當迷霧消失的時候,你便在大日的審判中了。」青陽立刻睜大了眼睛,就像是剛從夢中醒來才聽到神的聲音似的,她的心門一下子開了。青陽意識到:神的話不是在提醒我嗎?我現在貪戀著錢財,貪享著肉體安逸,只是保持著聚會,也不追求真理,靈裡生命一點沒有長進,只是口頭信神,跟不信派沒什麼區別,還以為就這樣信,到最後神也不會撇棄我的,神是公義的神啊,我外表跟隨神,心卻在追求錢財、享受,而不去追求真理得生命,神怎麼會喜悅我這樣做呢?神的話說「你今天所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那「斷送」是啥意思?不就是被淘汰了嗎?神的工作都作到收尾的時候了,我還在這兒做夢哪!真是太險了!青陽琢磨著,沒出聲,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多少次,神差派姊妹來跟她交通神的心意,青陽卻不搭理她們,甚至冷眼對待。神聲聲呼喚,她卻不明白神的心意,心已經剛硬到了極點,但神並沒有放棄她,還是感動姊妹不停地來澆灌、牧養。在這個中共無神論掌權的國家,信神隨時都能被抓捕,但姊妹們都不顧個人安危,冒著被監視、舉報的危險,隔三岔五到單位找她,現在青陽似乎明白了這都是神的愛在極力喚醒沉睡中的她。這時,青陽不由自主地往姊妹這邊靠了靠,想好好看看這段神的話。姊妹看出了青陽的心思,就把神話語書遞到她的手中,並又細細跟她交通起神的心意來。通過姊妹的交通青陽明白了,神始終都沒有放棄她,神不希望看到她因貪戀錢財重新回到世界中而被撒但擄去,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青陽通過聚會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幫助扶持,她終於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激,就這樣,她又重新回到了神的家中,積極追求真理,盡上了一個受造之物當盡的本分,對神也越來越有信心了。

         一次,青陽看到神的話說:「撒但用一種很溫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也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說辭是多麼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任何的偉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隨的只有這兩個字——『名』和『利』,是不是這樣?(是。)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榮華富貴、享受人生的本錢;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尋歡作樂、肆無忌憚地享受肉體的本錢。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當人能對撒但有這樣的投靠與忠心之後,人還能自己控制自己嗎?肯定不能了,人就徹徹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徹徹底底地陷在了這泥潭當中不能自拔。人一旦陷在名和利裡,人就不再去找尋什麼是光明,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美善的東西,因為名和利對人來說誘惑太大,是人一生甚至永遠都追求不完的東西,這是不是實情?」神的話讓她恍然大悟,青陽這時才知道她為什麼信著神卻不好好追求真理,還差點回到物慾橫流、追名逐利的世界上想大幹一番,差點失去了神的末世救恩,原來都是撒但用名和利苦害的結果。我們人被撒但敗壞後,都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活著,「人生在世,吃穿二字」「金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卻萬萬不能」「有錢能使鬼推磨」等撒但毒素牢牢地控制著我們,我們以為有了錢就有幸福,有了事業,有了名譽、地位就是有了美好的人生,金錢、名譽、地位就成了我們人身上的枷鎖了,為了獲得更多的利益、掙更多的錢,她奔波忙碌著,帶病堅持上班,為什麼她的身體累成那樣都不能放棄追求錢財,僅僅是為了錢嗎?不是,是工資高了以後,隨之而來的各種職稱、光環、鮮花、掌聲,還有家人的讚許和高看,不光是得到了利益,同時也為了「名」。青陽剛開始接這個工作的時候,公司的指標在全國排行倒數第幾,自從她接手之後,指標直線上升,不僅脫掉了倒數的帽子,而且還排在了全國前十名以內,為此,青陽得到了單位各層領導的認可和讚許,成了整個公司的「名人」。而她卻為此付出了健康的身體,卻沒有一絲的抱怨,是神的話讓青陽認識到,自己為了追求名和利,早已成了撒但的奴僕,成天都在琢磨怎麼才能提升業績,掏空心思,對客戶說了多少違心的話,奉承迎合、低聲下氣、套關係拉情感、給客戶買禮品等等,施盡手段,而忘記了看神的話語,忘記了聚會,忘記了神的教誨之言……感謝神,神的話喚醒了青陽麻木的心,她立志要珍惜眼前跟隨神的時光,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活著了。

        看到撒但用名利苦害人,青陽下決心要棄絕撒但的捆綁,要靠神的話活著。但在現實生活中,要背叛撒但、背叛名和利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剛開始看到來退保的客戶時,青陽心裡也擔心,擔心要是退保了,她的工資就掙得少了,單位評職稱也輪不上,慢慢領導不重視了,那還怎麼在單位工作呀?青陽還想用撒但的那一套處事哲學和準備好的話術來勸阻客戶退保,但又覺得這麼做不合適,人家買不買保單是人家的自由,自己為什麼要連哄帶騙地強迫人家買呢?自己怎麼非要爭那些名和利呢?這時,青陽就趕緊在心裡跟神禱告,她想起了神的話:「神創造了萬有,在神創造萬有之後,神又主宰著萬有,在神主宰萬有的同時神也在掌管著萬有。」是啊,神掌管萬有,我能掙多少錢不也是神主宰嗎?每個人這一輩子有多少錢更是神命定,你想多也多不了,多了以後不一定啥事就給花了。青陽回想著自己的經歷也確實就是這麼回事兒。她努力工作是掙了不少的錢,但掙得多花得也多,錢賺得是多了,但身體累垮了,也把多賺的錢花在了看病上,還遭罪,心還累,為了把工作做好讓領導高看,每天神經繃得緊緊的,一點自己的自由都沒有,整個身心都被工作、金錢佔有,被名和利的枷鎖牢牢地捆綁著。明白神的心意後,青陽就求神加給她信心和力量,讓她能順其自然地面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只要把本職工作做好,剩下的交給神來安排。奇妙的是,當青陽放平心態去面對退保客戶時,多數時候客戶都能順利地繼續交費,也有堅決退保的客戶,但每月的工資並不少於她費盡心思工作時掙的錢。

        經歷過後,青陽深深地體嘗到實行神話語的甘甜:當她按神的話實行,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再追求名利時,她的心是釋放的,是輕鬆的,她感到靈裡有享受,這種享受是金錢買不來的,是任何獎勵、鮮花掌聲換不來的。青陽更看到了神對她的愛和保守,自從盡上了本分,她的身體漸漸地康復了。青陽感受到了,只有在神的看顧保守下,才有真正的幸福,活著才踏實,靈裡才有平安。青陽感恩神對她的拯救,讓她明白活著的意義,不再被撒但苦害,她立定心志要盡好本分,還報神恩!

舒暢

摘自《探討東方閃電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良 知

        我在一家植物油廠打工,簽了兩年的合同,合同上其中一條明確規定:在上班時操作機械的過程中,如果造成員工終身殘廢或人身傷亡,廠方付醫藥費、送葬費以外,另賠償員工及家屬一萬元。當時我們車間有十五個人,分兩班倒,兩個帶班長,我是其中一個帶班長,我們班八個人,另一班七個人。

        一天上班時,我讓女員工呂某去看軋胚料時,她不小心被攪籠切掉了三個手指頭(食指、中指、無名指),造成了終身殘疾。廠裡就按照合同所寫的內容賠償。結果呂某嫌錢少,向廠裡要四萬元的賠償費。廠方堅持合同上所說的賠償。由於雙方意見不一,呂某就把廠家告上了法庭。因此,我就成了這次事件的關鍵證人。受害人找到我說:「讓你出庭作證時,請你一定要實話實說,是你讓我去做的,這樣我才能打贏這場官司。」我就鄭重其事地對她說:「你就放心吧,別看我和廠長、經理是同一個村的,但我不會違背事實、良心說話的。」儘管我信誓旦旦地表達著我的態度,但是,呂某對我還是不相信,非讓我立個字據按了手印之後她才放心。此時,我感到人與人之間沒有真正的信任與理解,不管我的話說得多掏心、多真誠都不好用,只有手印是讓人安心的有力證據,這個社會到底是怎麼了?為何人與人之間會互相防備呢?此時我很無助,也很難受……

良知-基督徒生活        後來,韋廠長和姚經理把我叫到辦公室,韋廠長對我說:「只要你不承認是你讓她去的,咱們廠裡就不用賠償她了,這就可以說是她自己操作不當而導致的事故,我們就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聽了韋廠長的話,我不假思索地說:「廠長,我不能這樣做違背良心的事,的確是我讓她去的,什麼時候我都會用事實說話,這樣我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聽完我說這樣的話,姚經理氣憤地說:「既然是這樣,你非要說實話不以廠家的聲譽利益為重的話,受害人要四萬元,你也要拿出兩萬元賠償給她,因為你也有責任。你就回去好好地想想吧!」從辦公室出來後,我的心裡再也平靜不下來了,我想:如果說真話,我就得拿兩萬元,可我真的是拿不出來,要不我就別說實話啦!這樣的話我還可以被廠長高看,也不用受很多人的唾棄,招來很多人的恨了。但又一想:如果這樣做了,我內心會受一輩子譴責,那永遠都會活在不安中。思前想後,我毅然決定說實話。

        回到家,母親看到我整天活在愁苦中就安慰我:「孩子啊,你爹死得早,咱家既沒錢又沒勢力的,要不你就聽你們經理廠長的話吧,他們讓你咋說你就咋說,得罪了他們以後在村裡對咱不利。」我惱恨地說:「娘啊,如果受害人是我的親姐姐你還讓我這麼說嗎?我不想違背良心,我只根據事實說話。」母親說:「說真話是好,那韋廠長與姚經理他們耍手段害你咋辦?把你整死我就沒有你這個兒子了。」說著母親哭了……我說:「死也不能壞良心害人,我們人都有老的時候,到時我會因為說歪嘴的話虧欠別人一輩子,娘啊,我不能做後悔的事啊。」

        後來,韋廠長又讓好幾個人給我做思想工作,都沒有使我的態度動搖。最後廠裡就與受害人溝通後私了了。為此,姚經理氣得扣除了我八十元的工資(當時月工資380元)。從此,我們的車間主任就時不時地找我的茬,經常以打掃衛生不合格為由不讓我準時下班,因此,我們班的員工都嫌我窩囊,不願跟我一班。我的這個做法引起了全廠人對我的不滿,昔日最要好的同事也都不理解我。有的說我不會做人,有的說我不會巴結領導幹部,都說我太傻了,甚至連我的母親都說我傻,不會給自己留後路。那段時間,我活得非常痛苦,人與人之間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奸詐?沒有公平公義而是互相陷害,我感到從小到大從來沒有的孤單與無助湧上心頭,為什麼憑良心做人就這麼難?人與人之間到底該怎麼和睦相處?我只想做個好人,為什麼總是接二連三的事與願違?這些問題在我心裡一直得不到答案。在我長時間壓抑、困惑不解時想到過死,可又一想:死就能解決問題嗎?為了給自己減壓,我時常在沒人的地方向天吶喊:「老天爺啊!我到底該怎麼做人啊!……」

        當我要走入絕境的時候,有位姊妹給我傳了神的末世作工,把我帶回到神的家中,使我憂傷的心得到安慰、釋放。我看到神的話說:「我的作工僅是六千年,我應許那惡者掌握整個人類也僅是六千年,所以,時候已到,我不願再持續下去,也不願再耽延時間,我要在末世大勝撒但,將我的全部榮耀都奪回,將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屬我的靈魂都收回,使這些憂傷的靈魂脫離苦海,以便結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虛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裡來就行,我就喜悅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神的話就像一股暖流湧上心頭,看到是神要把我們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使我們都脫離撒但的苦害海,同時也明白神喜歡誠實的人,追求做誠實人是正確的人生路。感謝神,我的選擇是對的!頃刻間,我這顆在黑暗裡壓抑了很久的心得到了安慰與釋放,看見了一線光明,覺得我們人都能活在神的話語裡,人與人沒有防備、欺騙,那該多幸福啊!此時我想死的念頭沒有了,我要活著,好好地在神的家中活著。

        通過一段時間的聚會,讀神的話語,我知道了這個社會已被撒但敗壞得破爛不堪,整個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這個世界太黑暗、太邪惡了,老實人在這個社會上吃不開受欺負,有流行的一句話:「見老實人不欺負有罪。」老實人在撒但的世界裡什麼也不是,受它剝削、壓迫,最後被踩死。只有在全能神教會才能讓人獲得美好的人生,是神的話語救了我一命,蒙神保守來到神家了。這裡是真心信神、喜愛真理之人的家,是我們這些人的避風港、避難所。我感受到弟兄姊妹不管山南海北、五湖四海的,聚到一塊兒就有家的感覺。跟弟兄姊妹說什麼話不用忌諱,不像世界一樣成天互相嫉妒、算計、報復人,弟兄姊妹之間有什麼事都單純敞開,說話正大光明,即便有什麼隔閡也能尋求真理交通解決,看到在全能神教會是真理掌權,神的公義掌權。在這裡我享受到了世上從來沒有的溫暖,我心靈裡得安慰有享受,而在世上只有虛空加淒涼。我決定辭去這份工作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重新追求真正的人生。沒想到在我離開半年後,這家公司就破產了,原因是:本廠原料科的科長在東北與幾個老闆一起合夥把本公司買原料的錢騙走了,姚經理幾千萬元的公司說沒就沒了,真是禍不單行。看到公司倒閉的這一幕,心中特別感謝神拯救了我,沒有被這個邪惡的漩渦給捲走。

        我看到神的話說:「被撒但捆綁了幾千年的人一直活在它的權勢之下,從未脫離,人一直在苦苦地摸索、掙扎……在這樣一個人壓人、人吃人的社會環境下,到哪兒找有意義的人生?人所訴說的都是苦難的人生,幸虧神拯救了這班無辜的人,使我們生活在他的看顧、保守之下,生活之中歡歡樂樂再沒有顧慮,至今仍活在神的恩典之下,這不正是神的祝福嗎?」人的交通裡說的:「在現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沒有人生,都是畜生,都是鬼生,所以,在現在這個人類裡你找誰做知己?你能找著知己嗎?你找誰做朋友?還有真正的朋友嗎?……沒有一個人有真正的朋友,因為人都沒有人性了。你看撒但和各種邪靈之間都是充滿了鬥爭啊,撒但的哲學就是鬥爭的哲學,就是殺人的哲學。撒但之間,各種邪靈之間,充滿了鬥爭,充滿了殺氣,充滿了詭詐,所以被撒但敗壞的人類也都充滿了鬥爭、充滿了殺氣、充滿了詭詐,互相殘殺,人間險惡呀!這是不是撒但造成的?」看到神的話解開了我多年的謎團。原來人被撒但敗壞後人與人就變得充滿了鬥爭,充滿了殺氣,成了如今這樣一個人壓人、人吃人的社會;在人與人之間沒有信任與理解,更找不到知己;活在黑暗中沒有人生道路與生存的規則,更找不到人生的方向。感謝全能神的話語抓住了我的心,讓我看清了這個世界的真面目。

        2016年11月,我從外地回家,母親見到我就說:「你可回來了,給你說個你想不到的新聞,那個韋廠長死了!前幾年他在市區不是開了一家公司嗎?幾年下來經營得還不錯,就在八月份他包養的小三的堂弟管著財務呢,把他公司的錢全轉到國外了,等韋廠長發現時公司已成了空殼,他一氣之下從六樓跳下來摔死了。……」聽著母親的敘說,我真實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讓我遠離了是非之地,不然,我也會被這邪惡的潮流苦害,會被撒但慘害死的,以前只有在電視劇裡才會發生的事情,今天卻擺在了我的身邊。此時我更痛恨這個黑暗的社會,幾年前如果不是全能神及時伸出拯救之手,我可能早就被逼死了。在撒但權下的日子全是痛苦,今天活在神的家雖然物質生活沒有他們富足,但心靈裡享受到了無比的平安、喜樂!在世界上活著絞盡腦汁維護與人的關係,小心翼翼地採取各種卑鄙手段,活得才會比別人相對好一點。只要有一件事處理不好,災禍隨時臨到!人與人沒法處,誰也不講人性,處處得看人臉色說話,太累了,不敢說真話,處處得留心!現在回到神家以後,弟兄姊妹之間不用互相防備,越做誠實人跟人的關係越好處,越詭詐越不行,這是有光的環境,神管轄、神祝福的地方,我活著真是釋放自由。正如神的話說:「在國度之中,所有的子民都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不再是冷若冰霜的冬天,而是四季如春的春城世界,人不再接觸人間的淒涼,不再忍受人間的寒冷。人與人不相爭,國與國不爭戰,不再有殘殺之狀,不再有殘殺之血流動,全地充滿喜樂之氣,到處洋溢著人間的溫暖之氣。我在全地行走,我在寶座之上享受,我在眾星之中生活,天使為我獻上新歌新舞,不再因著自身的『脆弱』而淚流滿面,在我之前,再也聽不到天使的哭泣之聲,無人再向我訴說苦衷。今天,你們都在我的面前生活,明天,你們都在我的國中生存,這不正是我賜給人的最大祝福嗎?」看完神的話,從內心感謝神對我的拯救之恩!

相濡

摘自《跟隨耶穌腳蹤網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