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單身是可以寂寞的]

作者:譚嘉燕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katetam1228/?ref=bookmarks

 

單身不一定會焦慮和寂寞,
有拖拍又不一定會不焦慮和不寂寞,
但單身是可以寂寞的,
寂寞的感覺是可以被容許和接納的。

 

有太多閒言閒語和刻版印象,
令到單身人士與「寂寞」、「孤癖」、「沒人愛」、「有問題」等負面詞劃上等號,
弄到「單身會寂寞」好像是多麼不要得、是多麼失敗的狀態。
單身人士明明活得自在,
但為了不想被標籤負面形象,
又想為單身一族平反,
也要花力氣刻意解釋自己仍然安好地生活。
同樣地,
這亦令到單身人士不敢寂寞,
或者不敢感受和承認自己的寂寞。

 

我們知道自己時常會寂寞,
卻不願意好好去接納「寂寞」。

 

單身一人也可以尋到自己的興趣、人生目標、朋友圈子,
可以活得精彩,
同時,單身也是可以寂寞的,
It’s ok!
寂寞的原因因人而異,
可能是因為沒有伴侶而失意,
也可能是因為不被支持、不被明白而寂寞,
但什麼寂寞的原因也好,
也是這句:It’s ok!

 

寂寞的感覺是令人不舒服和不安穩,
有點像浮於一片無盡的大海之中,
好像世界並無自己的立足之地,
這感覺是可怕的,
但這感覺並不是羞恥,並不是失敗。
每個人都會經歷過這種不佳的狀態,
只差你敢不敢承認自己的渴望與脆弱。

 

「情緒」需要被看見、被接納,
一旦你可以開放內心去接納自己任何好與壞的情緒,
切切感受那份「情緒」過後,
你學習到與「情緒」和平、安然共處,
「情緒」就不會再糾纏你,可以漸漸自然流去。

 

「寂寞」並不可怕,
只要它來到時你不抗拒它,
不要故作沒事跟自己說:
我不可以寂寞。
也不要強硬地想一時三刻就能一手掃開「寂寞」,
愈抗拒它,它就愈存在。
慢慢一步一步接納「寂寞」就是自己的一部分,
就會沒那麼難受。

 

你是可以不OK的,
你是可以寂寞的,
It’s ok!
你要學習面對自己的寂寞,
也要容許自己有「做不到」的過程。

 

作者:譚嘉燕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katetam1228/?ref=bookmarks

Posted in 個人, 兩性關係, 其他, 社交 | Leave a comment

[短篇故事] [友誼相片展覽]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友誼為何物?這是阿瞳常常思考,腦袋卻一片空白的問題。

阿瞳有一個喜好,當她和朋友在一起而覺得很快樂、或是很難忘很深刻的時候,她喜歡拿出手機和朋友照相,然後把相片儲存到一定數量時,就沖灑出來貼在睡房的書桌上。

樂文是她心中排名第一要好的朋友。對,她會把朋友作排名,不同位置的朋友會得到不一樣的待遇,至於排名的準則,這是基於每位朋友對待她的態度、說過的話、一舉手一投足、一起經歷過什麼事情而所定奪。

朋友Y曾經是阿瞳心中的第一位,可惜她曾口直心快說阿瞳是個平凡普通的女孩子,沒本事可以高攀到有成就的獨特人士,後來她們之間的友誼就瞬間降到冰點。什麼為之「獨特」?原來在朋友Y世俗的眼光中,只要有學歷、月入超過三萬以上就叫「成功人士」、「有成就」,而非每個人獨一無二的內在本質和信念。

朋友C也佔據過第一位三個月的時間,可惜原來她和阿瞳做朋友就只為了用阿瞳來襯托自己。後來阿瞳悲傷地發現了,朋友C很喜歡挑選一些在她個人眼光中條件比她差的人做朋友,這樣才能突顯她的優秀。朋友C是自大,也是自卑。

今年八月,在這個炎熱的季節性,阿瞳決定在樓上書店舉辦一個小型展覽,展示十張她認為和樂文經歷過最難忘時刻的畫面,她想給樂文一個驚喜,也當作她們認識十年來的一個小紀念。

在展覽開幕的前一天,樂文一整個下午都陪伴在側協助阿瞳佈置場地。

阿瞳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把每張放大了的照片鑲入畫框之中。
她手上拿著的照片是攝於一間小酒吧內,她們二人天真又稚嫩的笑臉填滿整張照片的空間,這是一張大頭照,為了紀錄她們領了人生第一份辛苦工作得來的薪水。

樂文的眼神充滿溫柔:「好懷念呢,轉眼間我們都步入社會有四年多了。」

當時她們都梳著整齊的瀏海長直髮、戴著彷木框眼鏡,樂文穿著玫瑰紅色背心和黑色短褲,阿瞳則穿著櫻桃紅色襯衫和黑色長裙,她們左手都戴著款式很像的粉紅色水晶手鏈。朋友圈中的其他人都說她們好像雙生兒。

不過透過照相就能明確分辨二人,樂文喜歡露齒而笑、眼睛都笑瞇了,而阿瞳只會對著鏡頭生硬地微微揚起嘴角。

阿瞳也感觸起來,心頭一酸:「對呀,而且我們當初的品味還蠻像的嘛。」

樂文摸了摸阿瞳有點粗糙的頭髮:「那當然呀,那時我們都會一起買衣服,也會互相給予對方意見,記得朋友們都會笑說分不出我們誰是誰。」

對,阿瞳很喜歡約樂文出門一起買衣服,這樣一來她才可以跟貼樂文的時尚品味。只有穿著和樂文差不多款式的衣服,她才有自信踏出門面對人群。

今天樂文穿著煙灰色斜肩T恤和黑白色直間短裙,而阿瞳穿了一件黑色連身裙。不知由那天開始,阿瞳徹底改變了跟隨樂文品味的習慣。她只想做回她自己。

擺放在地上的,還有另一張影於黑夜球場之中的自拍合照,阿瞳還是腫著雙眼,一副心事重重的難過模樣。

樂文把頭依在阿瞳肩膀上:「啊,那時候妳哭了好久,我們的腿還被蚊子叮了好多個包,癢死了。不過哭過後我們還要合照,現在看起來蠻好笑又奇怪的。」

樂文的動作輕得讓阿瞳感受不到她的重量,阿瞳嘆一口氣,彷彿當時的難受情緒突然再次湧上心田:「我還記得我哭的原因,那一天下午我被一個超級爛的同事看不起我,晚上我又不舒服看了醫生,給他講到我好像患上嚴重疾病似的,妳也在診間聽到他講得多誇張吧,那晚簡直就身心受創、雙重打擊。」

不過還好有妳一直陪伴在我身邊安慰我、給我勇氣,又給予耐性讓我大吐苦水和抒發恐懼的心情……如果沒了妳,我該怎麼辨才好?

那張被壓在最底下的照片,是攝於一望無際的金黃色太陽花田裡,每株太陽花都差不多高過她們,好像可以輕易就把細小的她們掩藏在這片瑰麗的風景之中。

照片中,樂文摟著阿瞳的肩膀,樂文專注看著鏡頭咧嘴而笑、露出了潔白的牙齒,而阿瞳凝重的眼神卻不自覺地瞄向樂文。她們同樣梳著馬尾,穿著煙灰色斜肩T恤和黑白色直間短裙。

那是一個天朗氣清,會有七彩風箏劃過天空,炎熱卻有微風吹著的下午。

樂文嘟著嘴巴,吃吃笑著:「原來妳都沒有專心望鏡頭,為什麼那時妳要偷看我呀?」

阿瞳臉色一沉,雙手微微抖震著。儘管開了冷氣,但阿瞳的額頭仍有汗水不斷滲出來。

樂文留意到阿瞳的不安異樣,但仍繼續一口氣說下去:「那天之前的我真的好高興呢,差不多每天都活在喜悅之中,因為努力了兩年,我終於可以創立自己的手袋品牌,同時男朋友又向我求婚,那時我的人生可以說是接近完美的了……」

樂文輕吐一口氣:「妳還記得,拍完這張照片之後,妳跟我說了什麼嗎?」

「為什麼妳會過得比我好?這樣完美的人生,我也好像要……我想成為妳……只要妳消失了,我就可以接收妳現在的一切了吧……只要妳……」

阿瞳摀住自己耳朵,身體縮成一團。

「啊!」阿瞳好像感覺到有東西從她背上滑過,漸漸撫上她的後頸……

「救命呀!」阿瞳發瘋似的尖叫起來,她抱頭恐慌地衝出書局快步走向後樓梯,她只想急速離開這樓層,直到她衝向地面大堂,看見保安的一刻她才安心一點點。

披頭散髮的阿瞳在混亂中抓著保安的衣襟,大口喘著氣:「救命……書局……書局裡有人要攻擊我……你……要救救我……」

保安一臉疑惑:「不會吧,小姐妳冷靜一點吧,今天只有妳一個人進入過這大樓呀。」

阿瞳激動搖晃保安:「你騙我,明明樂文就和我在一起……她一直都和我在一起……」

保安被搖得頭昏起來:「哎呀我就沒騙妳呀。」

「你……真的沒騙我嗎?」

原來……原來……一直就只有阿瞳一人的身影在書局徘佪著……鬼怪最可怕的是它們專門喜歡躲在最暗陰的角落裡,譬如是人的內心深處……

友誼到底為何物?這是阿瞳常常思考,腦袋仍然一片空白的問題。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Posted in 個人, 其他, 社交 | Leave a comment

[短篇故事] [粉紅色的眼淚]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這裡是海岸旁的一條小鎮村落,每間獨立小屋排列得整齊也密集,小屋的外牆都像穿上了一層甜美色彩的糖衣,再加上淡紫藍色的天空色調,遠看這迷幻的景色就如一幅美麗又不真實的油畫,身處其中旅遊的阿晨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童話的角落裡。

如果可以,她想一直逗留在這裡,一輩子躲在這裡,就這樣每天早上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餐配啤酒,然後騎著單車自由穿梭陌生的大街小巷,再尋覓一間別緻的咖啡店悠閒地坐下來放空,晚上只坐在沙灘上望著夜空和享受微風就已經可以快樂起來……

又或許,她只是抗拒重返某個令她呼吸不了的地方。

——————————————

阿晨根據當地人的介紹,來到一個人潮湧擠的周未市集,場內有不少小孩都手拿著粉紅色與白色混搭的氣球,大人也會寫意地邊呷著果酒邊遊逛。

這裡的歡笑聲流瀉空氣之中,泛起甜蜜的味道。她需要這一種快樂的氣氛。

市集內眾檔口不只有單一種類的販賣品,而是百花齊放,例如:新鮮調配的混搭水果酒、可愛的嬰兒玩具、宗教風格的飾品、小型家庭電器、二手書籍和唱片,甚至也有塔羅牌占卜、幫忙尋找失物服務和指甲彩繪等等的檔口,看似連不上邊際的東西都安然共存在同一空間內。

阿晨抬頭一看,天上掛著一大塊好像阿拉丁神燈形狀的白雲,她見狀馬上從手織包包中掏出手機去捕捉有趣的畫面,但一秒間雲朵已經被風吹散開來。

阿晨漫無目的地隨意跟著人潮方向,當她經過一檔首飾攤位時,她被一條水滴形狀的粉紅色玉石項鏈吸引著眼球……

「這條項鏈的名字是『粉紅色的眼淚』。雖然我們大多都是在悲傷時流下眼淚,但眼淚總能溫柔安撫我們受傷的心,哭過後我們就能重新振作起來,而且能夠接納和面對自己的軟弱,也是一種勇敢的表現吧。」

「這顆眼淚會指引和帶領妳尋找到對妳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喔。」

晚上,阿晨坐在民宿廚房的露台裡,把馬尾解放下來,任由髮絲凌亂。她一手把玩著項鏈,眼睛盯著無盡延伸的大海、和前方那遙遠卻明亮的燈塔光芒,腦袋迴盪起攤位女老闆厚實和滄桑的聲線話語。

人生總有舉步維艱的時刻吧,當下會非常恐懼,擔憂不知自己是否能夠安然跨越,但等待時間一過,不經意回頭一看,才會發現原來一切困難都已雲淡風輕地拋在身後。

可是在當下進退維谷的時候,心靈總是比較脆弱亦沉重,我們害怕自己作出的決定、害怕要承擔不如意的壞結果、渴望可以依賴他者的意見去指引前路,所以有時候我們寧願相信星座運程、相信算命師、相信占卜,聽從別人的安排可能還可以哄騙自己、還比較輕鬆吧。

阿晨憶起來,她曾經問過比她思想還成熟的妹妹一個問題:「每一天我們看似可以選擇我們的人生,但事實上是什麼都沒得選擇。我可以主動找機會去達到我的目標,但最後成功與否都要等待命運和際遇安排,不由我去選擇。」

她記得妹妹老練和自若的語氣:「很多事情都由不得我們去選擇,這是沒錯,但我們可以去克服自身的弱點。我們在社會生存就是要學習克服很多厭惡性的東西,沒法一塵不染,但之後我們就會成長,這都是為了成長!」

——————————————

阿晨穿著整潔的米白色套裝和黑色高跟鞋,坐在陌生的接待處旁,神色暗淡地填寫著個人資料。這是她這三個月來第十一次的工作面試,而之前十次的面試經驗最後都被她自己搞砸了。

雖然這次已經是阿晨出社會以來第三次找工作的過程,但她仍然覺得很受挫、很不適應。誰會希望一整天都被約束在工作裡頭?誰喜歡花一整天時間去做不屬於自己的事情上?誰會喜歡不自由、被命令的感覺?

難道一份工作、一個職位就能夠代表我們整個人嗎?我們的身份價值只建立於工作上嗎?我們人生就是為了尋找和依附一間大公司,然後努力讓自己競爭成功後擠進去,再埋頭苦幹、卑躬屈膝地所謂「向上爬」來換取說上嘴會好聽一點的虛名,和爭取在下一次求職時用到的一封推薦信嗎?苦苦追求這些有又何意義?到頭來不也是一場空嗎?

找工作要如何是好?按興趣和理想志向?薪水、假期多少?還是工作地點和時間?

「張晨小姐,請跟我來,輪到妳去面試了。」接待處員工面無表情板着臉,像是很疲倦地喚著阿晨。

一踏入這間公司,阿晨就覺得很不對勁。員工們都是沒精打彩、毫無笑容,氣氛肅靜,環境又雜亂成一團。而且原本約了下午二時面試,老闆卻在四時才出現。而最可笑的是,之前有七間公司都是同一樣子,那些老闆們更用理所當然的態度去遲到。

「好想逃跑呀!」阿晨在心中力竭聲嘶求救著。

「不要逃跑!人都是需要一份工作去賺錢生活的啊,這是現實!難道妳現在那份舊工作很好嗎?妳不是想改變現況嗎?就再嘗試一下吧。」另一把理性的聲音力勸她要面對殘酷的現實。

「為什麼員工不可以每天替公司加班至晚上?」、「為什麼員工會要求中上程度的薪水?」、「為什麼員工要求公司給予福利條件?」、「為什麼我們要浪費資源去培訓員工,而不是你們一坐下來就懂得做事情?」坐在會議室大桌子後方的中年男老闆用著高高在上的姿態,雙手張開,氣勢高漲,彷彿自己是神一般,正不斷向阿晨高談闊論著公司員工「應有的態度」,就算阿晨從坐下後除了自我介紹外都沒有再說過任何話。

「九千元,一星期工作六天,每天要自願加班兩小時。怎樣?我給妳這個機會進來為我工作,妳何時可以上班?」最後,男老闆喝下一大口清水,用著施恩的語氣詢問阿晨。

阿晨被他排山倒海的歪理弄得頭昏腦脹,但這是她三個月來第一份成功得到的工作。如果她有骨氣地拒絕,她就要繼續沈淪在找工作的漩渦之中……

「答應他吧,每份工作、每一個環境都是地獄,就算另一份都會遇到同樣惡劣的情況,那就不如現在答應他,免得再受找工作之苦。」阿晨感應到她胸口上那顆「粉紅色的眼淚」如此跟她傳話。

什麼?不是說這玉石會指引和帶領她尋找到最重要的東西嗎?到頭來這樣勸她掉入深淵裡面?那她要不要答應他呀?嘗試過才知道結果,要勉強去嘗試嗎?但做這份工作明顯是在浪費時間,不會令現在的生活變得更好……

「答應他吧,妳最重要是有一份安穩的工作和薪水去生存呀,而且每個人都是這樣卑躬屈膝地工作的呀。」那顆「眼淚」又再慫恿她。

「但我不想做這份工作啊!」

「但妳需要改變現時的工作環境,同時需要金錢去生活,妳還是面對現實吧。」

——————————————

阿晨踏出寫字樓,重重吁一口氣。她除下了胸口上的項鏈,覺得這條項鏈簡直是坑人的玩意。

她拒絕這份工作了,還好她順應自己的心意拒絕了。

「你也太坑人了吧,想推我進入黑洞之中,還好我不屈服。」阿晨大力握著項鏈,眼框泛淚。

突然,她腳一軟蹲了下來,她像被全身抽乾力氣般洩氣起來。為什麼她要這樣狼狽地去找工作?阿晨用剩餘的力氣把項鏈拋到馬路對面的行人路上,她要發洩心中的怒火。

阿晨失神地盯著被砸破了一角的項鏈,直到有人經過好奇地把它拾起來。

「啊,不好意思,這條項鏈是我的。」阿晨心急地大步跨越馬路,從路人手上把她的項鏈取回手中。

唉,真不明白為什麼我要拾回你這塊坑人的眼淚。

轉過身來,她看見自己身後的有機本地蔬果店的門上貼著大大張的招聘海報,上頭寫道:招聘店務店!如你支持本地農業、對種植蔬果有濃厚的興趣、愛護大自然、執著自己的生活態度、不想只當個苦悶的上班族,歡迎加為我們!我們提供五天工作天和六小時彈性上班的工作模式,絕不加班,偶爾員工可以到戶外農地作工作交流,或到商場攤位作宣傳工作,薪水面議。

望上去好像是份很不錯的工作喔,真的會這麼善待員工嗎?一天在工作之餘還可以擁有自己的私人時間?阿晨透過玻璃門看到裡面的店員都掛上滿足的笑容,大概他們都工作得很開心吧。

雖然阿晨本身對蔬果沒有很深的認識,這是她不熟悉又從沒想過的範疇,但她一直認為會認真了解和對待植物、對食材抽絲剝繭的,都是熱愛生命的人,她渴望可以成為一個對生活充滿著熱情的人。

她要去嘗試一下這陌生的新地方嗎?這裡會有她需要的東西嗎?

「推門進去吧,這裡會有妳意想不到的收獲喔。」

「好……」阿晨鼓起勇氣,推開這一道帶領她去新方向的木門……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Posted in 個人, 其他, 社交, 職場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