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羽雙生》17

瀏覽人數:30
發佈於 2020.05.30

「哪人可以令我一往情深? 最怕是錯付了真心。輕柔清水怕跟小魚無緣份。能恬靜的心靈,只怕不再跳動半分,哪處會有可以無牽掛的人生? 最難找的是可以帶來安慰的人......」夏雪站著不動,看著和聽著那個身影唱著聽到歌詞,卻聽不出旋律的歌,向著自己走來。

「你既然可以忍受我的歌聲,沒有跑掉,又沒有以雙手掩耳,即是你已經沒有再生氣了吧? 這是你以前自己說的,雪兒。你應該早些告訴我嘛。 」
「唉......原來你仍然記得我說過什麼嗎? Thank you,可是,你不是說過,你是一個記性很差的人嗎? 阮珺前輩。再者,我也知道你的個性,廿多年了,你不來找我,叫我到哪裡找你? 」夏雪輕嘆一口氣,然後說,並叫了來者的名字。
「我們那麼久沒有見面了,你一見我便嘆氣什麼?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吧? 再說,如果你記得我的說話,我卻記不起你說了什麼,我會很吃虧的。 」對方走到夏雪的面前,說。

她是其中一任的護國巫女阮珺,她比夏雪年長十八年,不過,樣子看來只如五十歲左右。在夜色中,隱約看到她穿著一身白色的西裝。

「是嗎? 你不喜歡聽見我在你面前嘆氣嗎? 你既然也記得我以前對你說了什麼,那麼,我不客氣了,我要來了啦。 」夏雪說著,上前摟著阮珺! 摟得很用力! 十秒鐘後,夏雪被彈開了!? 跌在地上!

「哎呀! 阮珺前輩,你果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夏雪坐在地上,說。
「那東西在發惡,怎麼了?你沒有摔痛了吧?」阮珺問她,並伸手把她扶起來。
「 Thank you。」
「你應該猜到我為什麼會來找你了吧?」阮珺問她。
「猜到一點啦,可是,很久沒有那樣做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仍然可以做到。」
「儘管一試吧,如果不行再另想辦法。」

接著,阮珺從自己的衣領下取出一個黑色的心形吊墜,並一手把鏈子扯斷,用力擲在地上! 那個吊墜冒出白煙! 白煙中隱約可以看到心形,以及代表前的符號,夏雪知道它是什麼;然後,兩位前任護國巫女一起做出法力手印,再向著它以最快,但仍然可以唸得清楚的速度,最合拍的節奏,唸完了一篇《長恨歌》。那是專門對付想嫁入豪門卻不成的女怨靈的方法----《太真咒》。

「嗚......」白煙中傳出怪聲,然後消失,吊墜由黑色變成紅色,然後裂開了!

其實,退位後依然有法力的巫女,不止夏雪一人,只是國王不知道罷了。

「呼......總算擺平了,謝謝,雪兒。」
「不用客氣......」
「你不單止仍有法力,而且沒有退步,真好。」

「阮珺前輩你也是......說來,當年你教我這一招的時候......我被你罵到哭才可以學會......如果現在使不出來......太不值了吧......對了,那東西是從哪裡來的......怎麼會找上你......」夏雪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本站之內容由作者所提供,並不代表本站的立場。因此本站對所有博客的立場、真實性、準確性及完整性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相關話題

收藏此文章
  • Facebook分享
  • WhatsApp分享
  • Line分享
  • 複製連結

發表評論

{{commentText.length}}個字
全部評論 {{comments.length}}

作者最新文章

更多玩樂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