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世界潮流

别让猜疑毁了自己的婚姻

公交车上的惴惴不安         7月份的下午,太阳像个大火炉一样炙烤着大地,在公交车站等车的依依虽然遮着太阳伞,仍然感到刺眼的阳光肆意地从薄薄的伞面透射到身上,郁闷的心情变得更加烦躁。         依依为刚刚得知朋友的丈夫出轨的事感到郁闷。他们的感情之前一直很好,而且朋友年轻漂亮,性格开朗,这么好的妻子,怎么她丈夫说出轨就出轨了呢?         想到昔日开朗的朋友在丈夫出轨后变得沉默寡言、唉声叹气,依依在气愤之余也陷入了一种不安,她恐慌自己的婚姻会不会也出现变故,往日经营的爱情之花将如何保持鲜艳呢?假若婚姻过了保鲜期,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呢?         思绪中公交车已进站,收起遮阳伞,依依上车坐在靠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白衣天使”为何变成了刽子手?

          一提到医院,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白衣天使”、“救死扶伤”这些很“神圣”的词,而且很多人认为医生都是“急病人之所急,想病人之所需”“看到病人如亲人”,因此,很多病人都会把希望寄托在医生身上,我也不例外。但直到我亲眼目睹了医院的一幕幕时,我才看清“白衣天使”的真实面目。         2013年8月的一天下午,我爸出车祸了,他的头部受到严重的撞击,嘴角裂开,耳朵不停地流血,脸上被划伤了一大块,整个人处于昏迷状态。我火急火燎地把爸爸送到了乡镇医院,可到了医院,医生并没有尽快地帮我爸检查伤情,而是说:“你先去收费处交钱。”我急忙去交了一千元的押金,医生这才帮爸爸检查伤势,检查后,医生说:“他头部流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什麼人最可愛?(一)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2006年,我隨父母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由於受學校灌輸的「無神論」思想的教育,我總認為信神只是一種宗教信仰,所以雖然我也看神的話,也跟著過教會生活,但卻無所用心,追求與活出和不信之人沒有什麼區別。         2008年大學畢業後我進了一家公司上班。剛開始,我只知道埋頭苦幹。一天,業務組組長說現在公司需要辦理一項資格認證,讓我負責完成這個任務。為了得到領導的賞識,我起早貪黑地忙碌,最後認證終於辦下來了,但領導卻在員工大會上點名錶揚組長並給她發了獎金,卻隻字未提我的名字。我很氣憤,也很不解,心想:這個認證明明是我辦下來的,怎麼反倒讓組長名利雙收,而我卻什麼也沒得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