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總在風雨後

我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同工, 2009年秋,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耐心交通,我認識到全能神就是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當我把這大好喜訊告訴給那些苦盼主來的弟兄姊妹時,卻受到了宗教首領的瘋狂攔阻與攪擾。

靈界爭戰,名利地位,

我先去給我們宗派裡與我關係比較好的兩個姊妹傳國度福音,這兩個姊妹因崇拜帶領,把我信了全能神的事告訴了帶領。一天下午,帶領徐某和王某急匆匆地來到我家,說了許多謠言來毀謗、誣陷全能神教會。她們邊說,我邊在心裡禱告神,求神加給我智慧,加給我分辨的能力,不受他們的迷惑攪擾。禱告中我有了信心,就對她們說:「你們說的這些事是親眼見的,還是聽說的,我們得根據事實說話,沒有根據的話都是謊言。你們讀的聖經比我多,主耶穌作工時,猶太教的領袖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給主耶穌製造了多少謠言難道你們不知道嗎?他們說主耶穌靠著鬼王趕鬼,是木匠的兒子,是貪食好酒的人;誣陷主耶穌誘惑國民,禁止納稅給該撒;主耶穌從死裡復活了,他們又買通兵丁作假見證說主耶穌的肉身被門徒偷去了,並沒有復活。後來司提反見證神大有能力,他們就作假見證說司提反不住地糟踐聖所和律法等等,可見,當神開展新工作時,撒但必在後面製造謠言作假見證來拆毀神的作工。今天主耶穌重返肉身,以全能神這名作了話語審判刑罰的新工作,宗教界與中共政府給神的末世作工又捏造了許多謠言,以此來攻擊、定罪神的作工,所以你們不要道聽途說、偏聽偏信,主耶穌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我們沒有看見的事可不能亂說,主會定罪的。」徐某聽我這麼說不吱聲了。王某說:「吳姊妹,你可千萬別跟『東方閃電』的人信哪,快回來跟我們一塊信主耶穌吧,你捨得離開弟兄姊妹嗎?」聽了王某的話,我想:是啊,我跟弟兄姊妹在一起信主多年像一家人一樣,要是離開他們還真有些捨不得。又一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到底是跟從神呢還是隨從人,要是因著情感回去跟她們在一起,我還是個信神的人嗎?這不是棄絕神嗎?這樣我就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想到這兒,我對她們說:「我認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跟隨全能神跟定了,我勸你們最好考察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她們看我沒有動搖的餘地就摔門走了。

一天晚上,我正在家裡做飯,丈夫從地裡幹活回來,一進門就衝我大喊:「今天徐某領著好幾個人到田里找我,說你信了『東方閃電』,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讓我把你看住,如果你再去信『東方閃電』,以後你就別想出這個大門!……」 聽了丈夫的話,我感到很氣憤,徐某她們也太可惡了,到我家攪擾我還不算,竟然又找我丈夫來攔阻我,他們做得太過分了。這時我想起聖經上的話:「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4:6)也想起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給我讀的神話語:「藉著事親近神,尋求做事的原則與真理,裡面尋求神的意思,做啥事都不離開神,這才是真信神的人。」(摘自《基督與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尋求神的意思 做到最大程度地實行真理》)藉著神的話我有了分辨,真正信神的人是無論臨到什麼事尋求真理,摸神的心意,心尊神為大,仰望神,依靠神,而我的帶領是怎麼做的,他們為了攔阻我跟從神,竟利用我不信的丈夫來逼迫我,他們心裡絲毫沒有神的地位,信神不尋求真理,不依靠神,而是依靠外邦勢力,我看透了,她們只是掛著信神的名,卻沒有信神的實際,說白了她們根本就不是信神的人。雖然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但因著丈夫受到宗派帶領的迷惑,天天與女兒一起來攔阻我信全能神,使我活在消極軟弱中。我心想:信神怎麼這麼苦,宗教裡的人也逼迫,家裡的人也反對,這條路可怎麼走啊?

過了幾天,全能神教會的張姊妹來看我,我把我們宗派帶領來攪擾與我丈夫攔阻我信神的事和她說了,她說:「我們來看一段神的說話,全能神的話說:『因著神的道成肉身,撒但採用種種辦法來控告,想藉此來攻擊神,但神並不因此而後退,他只是在人中間說話,在人中間作工,藉著道成的肉身讓人來認識他。而撒但卻急紅了眼,在子民身上也下了不少功夫,使其消極、後退,甚至使其失迷。但因著神話的果效,撒但都失敗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三篇說話的揭示》)我們臨到的這些環境是靈界的一場爭戰,神要拯救一個人,撒但不甘心失敗,千方百計地攪擾不讓咱接受真道。你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信徒消極軟弱、不聚會了,他們都不關心,可當有人接受神的新工作時,他們就極力攔阻、攪擾,不讓人接受真道,他們的存心、目的就是要斷送人蒙拯救的機會,與他們一同下地獄,這是撒但的險惡用心。聖經上說:『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主耶穌說:『這世代是一個邪惡的世代。』(路加福音11:29)人被撒但敗壞了,沒有人喜愛真理,沒有人歡迎神的到來,都成了撒但的幫凶,與撒但同流合污抵擋神,所以我們要識破撒但的詭計。只要我們憑著信心依靠神,為神站住見證,隨後撒但就退去,就如約伯為神站住了見證,撒但蒙羞退去一樣……」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心裡亮堂了, 原來這些事臨到是靈界的爭戰,是神在試煉我,也是撒但的試探,神要藉此檢驗我對他的信是不是真實的,對神有沒有信心,想想從我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以來,我們教派的帶領用謠言來恐嚇我,她們看我對她們的話有分辨,沒有上她們的當,就利用我丈夫來攔阻我信全能神,他們的主要目的就是讓我背叛神,重新回到撒但的陣營,讓我失去神的末世救恩,撒但太可恨了,我不能上它的當,一定要為神站見證。我雖有心志,但事情並不像我想的那樣簡單。

我大姐和弟媳婦都是宗派的講道人,我女兒把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事告訴了她倆,她倆從外地匆匆趕到我家。我一看她們來了,心想:她倆怎麼來了,肯定是知道我信了全能神,這下我可糟了,不知所措。我心裡非常緊張,就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神啊!求你保守我,加給我信心,使我能站立得住。」她們一進門就斥責我信了全能神,在她們說了許多話後,看到我沒有回轉的意思,我大姐就說:「你接受了『東方閃電』,教會裡的人不搭理你,街坊鄰居不理你,你兒子上哪娶媳婦呀?我們教會有許多姑娘,我還想給你兒子挑個媳婦,你要是接受了『東方閃電』,你兒子的婚事我就不管了,你兒子打光棍去吧,難道你不為你兒子著想嗎?」大姐的一番話觸到了我的痛處,是啊!兒子都三十多歲了還沒有媳婦,要是真的因為我不聽她的,影響了兒子娶媳婦,全家人就會埋怨我一輩子,以後我在這個家可怎麼呆下去呀!想到這兒,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我姐看我不吱聲,就步步緊逼說:「你跪下,咱們一起禱告。」我知道她們這是讓我否認全能神。我想:假如我跟著她們一起禱告,她們再說些褻瀆的話,我這不是在她們的罪上有份嗎?我不能和她們禱告。她們跪在那禱告,我就在心裡默禱:「全能神啊,我不能背叛你、求你保守我,讓我的心能安靜下來,不受她們的攪擾。」她們見我不與她們一起禱告,我姐就氣呼呼地說:「你要信『東方閃電』,咱們就斷絕來往,從此不再有親戚關係。」說完她倆頭也不回就走了。

望著她們遠去的背影,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趴在床上嗚嗚地哭了起來,我姐說的那些話又在我的耳邊回響。是呀,兒子都三十多了,一直沒有對象,兒子真的娶不到媳婦怎麼辦?不光兒子會埋怨我,街坊鄰居也會說我。再說要是為了信全能神把我姐得罪了,這何苦呢。以前我家窮,都是我姐幫助我們,我們姐妹幾個我跟大姐的感情最深,難道就因為信全能神斷絕姐妹的關係嗎?要不我不信了,這樣我姐還能與我來往,親戚還是親戚,兒子的婚事也有人幫著辦。可是就因著這些放棄信神,我還不甘心,全能神作的是最後一次拯救人的工作,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如果我錯過了就再也沒有蒙拯救的機會了。神啊,我該咋辦啊?我越想心裡越痛苦,把我熬得飯也吃不下去,覺也睡不好 。

終於熬到了聚會的日子了,我把我姐和弟媳婦來我家的事跟張姊妹說了,並把自己的消極軟弱也和她們說了。張姊妹耐心地說:「吳姨,你現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你好好想想,他們攔阻咱不讓咱跟隨神的目的是啥?難道真是為咱好嗎?她們是想藉著親戚關係讓咱背叛神,與她們一起走抵擋神的道路,最終走向滅亡。你大姐說與你斷絕親戚關係,你心裡為什麼受苦,主要是你在困難的時候她幫助過你,你覺得虧欠她,咱有這種情形是對神不認識,我們看段神的話:『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撐著「長大成人」。在這個過程之中,沒有人覺得人是在神的看顧之中生存而「長大」,反倒認為是父母的養育之恩,是人生命的本能支配著人「長大」,因為人都不曉得人的「生命」是誰賜給的,是源於何處,更不曉得生命的本能是如何創造奇蹟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神造的,都在神的手中,我們應有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從外表看是人勞動獲得的,或是人幫助的,實際上是神在供應給人,就如約伯,他牛羊滿圈在當時是最富有的人,在人看是他勞動獲得的,但約伯說是神賞賜給他的。所以你大姐幫助你,都是神的擺佈安排,我們更應該向神感恩,至於你大姐,我們責備自己沒有用,趕緊裝備神的話語,然後把神的末世作工見證給她,把她帶到神的面前,這是對她最好的報答。」

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神擺佈人事物祝福人幫助人這是神的主宰,受造之物理當還報神的愛,多裝備真理將神拯救人的心意見證出去,這才是讓撒但蒙羞為神站住的最好見證。看來沒有真理人就看不透事,沒有真理就勝不過撒但的試探,沒有真理隨時隨地會被撒但吞吃。

然後,我又說:「姊妹,我還有一個最大的心病不知該怎麼辦?我姐說我要是信了東方閃電我兒子就娶不上媳婦了,也沒有人搭理我了,為此事我感到很痛苦。」張姊妹交通說:「這更是撒但的詭計,人的命運誰說了算,她們能說了算嗎,她們連自己的命運都掌管不了,還能掌管別人嗎?神是人生命的源頭,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神的話說:『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人的命天注定,人還沒有出生,神就給人作了合適的安排,讓人出生在什麼家庭、長什麼樣、幹什麼工作、什麼時候成家立業都在神的命定中,這些事情的發生與發展都不是人能掌握的。」我一想:可也是啊,我兒子能不能娶上媳婦不是人能決定的,這幾年家人為我兒子找對象的事也沒少張羅,可都沒成,外邦那些不信神的人娶不上媳婦的不也有嗎?難道是他們的父母不著急嗎?不是,這一切不是人能說了算的,都在神的主宰命定中。當我明白人的婚姻都在神的主宰命定中時,我那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了。想到自己險些被我姐的話蒙蔽上了撒但的當,我就立下心志:我得多看神的話,多明白真理,識破撒但詭計為神站住見證。當我有這樣的心志時,他們再也沒來攪擾我了。

經歷了這場屬靈的爭戰,我徹底看清了宗派帶領抵擋神的醜惡嘴臉,他們為了不讓我接受真道,絞盡腦汁地利用各種卑鄙手段來攪擾圍攻我,使我差點背叛神,是神一直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多次差派全能神教會的姊妹來用神的話澆灌我,是神的話帶領我衝破了一道道難關,使我真實地感受到無論撒但怎麼控制人,怎麼捆綁人,只要依靠神有神話語的帶領就能衝破撒但的一切黑暗權勢,歸回到神面前,活在神的光中。如今我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已經幾年了,我兒子也娶上了媳婦,我對神越來越有信心。願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全篇完)

筆者:中國 吳 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