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悟恨晚

「聖經是人信神的唯一憑據,人信主就得根據聖經,人只有持守聖經才能進天國、得永生。」自打我信主以後,便從牧師長老那得到這樣的教導,因此,我一直按著牧師長老的教導去做,把聖經看得高於一切,常常研讀聖經,努力遵守聖經的話,深怕錯過被提進天國的機會。

轉眼間到了2003年,一時間,一個名為「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震動了整個宗教界,他們聲稱主耶穌已經重返肉身,在聖經以外又作了一步新工作,發表了新的說話……我們教會的牧師長老聽聞這一消息,就警告我們說:「『東方閃電』的道超出了聖經,我們不能聽!人信主就得根據聖經,除聖經以外別無真道,凡是超出聖經的就是異端!」當時,我心想,『東方閃電』的道離開了聖經,那他們的道肯定是不能聽的!於是,我也開始在教會中宣傳牧師長老的話。誰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教會中還是有不少比較追求真理、有素質的好羊陸續接受了「東方閃電」。面對教會的這一景況,我的心慌作一團,但卻束手無策……

宗教儀式,教會荒涼

一天早上,我正在準備早餐,心情沉重的我不由得向窗外望去,遠處光禿禿的樹幹上掛著幾片枯黃的樹葉,一陣陣涼風吹過,樹葉顯得更加孤單。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教會如今的光景,心裡頓覺惆悵不已:我蒙主垂愛,身為教會執事,卻未能看顧好主的羊……到主再來時,我有何顏面面對主呢?該怎麼向主交賬呢?我情不自禁地搖了搖頭,長嘆一聲,內心深感虧欠主太多!許久後,我想起在異地牧養教會的表姐,何不跟她交通探討一下此事呢!想到這兒,我撥通了表姐的電話……

第二天,見到表姐,我便迫不及待地向表姐訴說心中的苦楚:「表姐,最近出現了一個名叫全能神的教會,他們見證主已經回來了,在聖經以外又作了一步話語審判、潔淨人的新工作,這不明擺著超出聖經了嗎?我們信神必須得根據聖經,誰若離開聖經就是異端!這是信主之人都一直公認的!可是儘管我千叮嚀萬囑咐,教會裡還是有很多比較追求的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甚至有許多還是教會中事奉主多年的同工,唉!真不知道該怎麼辦。」表姐聽後問我說:「小妹啊,咱口口聲聲稱『人信神就得根據聖經,凡是超出聖經就是異端』,這話符合真理嗎?當年,神讓挪亞造方舟時,挪亞傾盡所有花費了100年的時間遵行神的旨意,他是因著有聖經作根據才順服、聽從耶和華神的吩咐嗎?神讓亞伯拉罕獻以撒時,亞伯拉罕是對照聖經才順服神的吩咐舉起手中的刀嗎?還有,當主耶穌來作工時,那些跟隨他的門徒、使徒哪一個是根據聖經的記載而相信、跟隨主耶穌的呢?那些癱子、瞎子、啞巴、大痲瘋病人是因為查考聖經的記載而病得醫治的嗎?歷世歷代這些聖徒並沒有把聖經作為相信神、跟隨神、順服神的唯一根據,沒有根據聖經的記載來判斷神作工說話的對與錯、真與假,他們信神的原則是:不管有無聖經的預言,有無聖經的記載,只要是神的說話、神的作工臨到,就要單純地相信、接受,無條件地順服、實行。然而,可悲的是,現今的信神之人卻把聖經作為信神、跟隨神、順服神的依據,他們不管是否是神的作工與說話,也不管神的作工說話對人有多大造就,只要聖經裡沒有記載,只要神的作工說話超出聖經的範圍就將其定為異端,就會瘋狂地抵擋、定罪!那麼,請問當年主耶穌來作工時,他難道沒有超出舊約聖經嗎?他講的『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當背起十字架跟從主』等等這些話,舊約聖經裡有嗎?他作的『掰餅、洗腳、讓死人復活、為人的罪將自己釘死在十字架上』等等這些工作,在舊約聖經裡有看到過嗎?你我都清楚,主耶穌來作工時,只有舊約聖經,並沒有新約聖經,他的作工說話是超出舊約聖經以外的另一步新工作,甚至就連『主耶穌』這三個字舊約聖經都沒有提及過,難道咱們能因著主耶穌的作工說話超出聖經也要定罪主耶穌的道是異端嗎?那我們不就跟當年的法利賽人一樣將神定罪、棄絕,以致把神重釘在十字架上了嗎?很顯然,『人信神就得根據聖經,凡是超出聖經的就是異端』這話是根本不成立的。小妹,針對這個問題,我給你讀幾段話吧!」

表姐說著拿出一本書念道:「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裡並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裡記載的是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兩步的作工。聖經舊約記載的是以色列的歷史,記載了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約四福音裡記載的是耶穌在地的工作,記載保羅的作工,這不都屬於歷史的記載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四)》)

「在耶穌時代,耶穌按照當時聖靈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來帶領那些猶太人,帶領所有跟隨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並不以聖經為根據,而是按著他的工作來說話,他不管聖經如何說,也不在聖經裡找路來帶領跟隨他的人。他剛開始作工就是傳悔改的道,而『悔改』這兩個字眼在舊約那麼多預言裡根本提都沒提到,他不僅不是根據聖經作,他又帶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從不參考聖經來傳道,他的醫病、趕鬼的異能在律法時代從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訓、他的權柄也是在律法時代無人作過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聖經來定他的罪,以至於用舊約聖經來將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卻超乎聖經舊約,若不是這樣,人又怎麼能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呢?還不都是因為他的教訓、他醫病趕鬼的能力在舊約裡從未有過記載嗎?他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帶出更新的路,並不是有意來與聖經『打仗』,或有意來廢掉舊約聖經,他只是來盡他的職分,將新的工作帶給那些渴慕、尋求他的人。他不是來解釋舊約或來維護舊約的工作,他作工不是為了讓律法時代繼續發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慮有無聖經根據,只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讀完之後,表姐又繼續交通:「從這些話中,我們看到聖經只是神在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兩步工作的歷史紀實,它僅僅是神作過工作的一個見證而已,而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他作工始終都是在不斷地向前發展,從來不重複作以往舊的工作。所以神絕不會根據聖經裡所記載的兩步舊的工作來帶領人,更不在聖經裡找以往的老路來作他在新時代的工作。神一直是按著他自己的計劃,根據人類的需要作最現實、最實際、最新的工作,賜給人更多、更高的真理,帶出更新的實行之路,讓人得著神更大的救恩。就如主耶穌來作工,他並沒有照舊約聖經進聖殿獻祭、守安息日,沒有按著舊約聖經裡的十誡和六百一十三條律例典章來教導跟隨他的人,而是在聖殿以外作了更新的工作,在安息日作工講道,頒布新時代的誡命,讓人悔改認罪、包容忍耐、為主作光作鹽等,並為人醫病趕鬼,而且為了救贖人類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從這我們可以肯定地說,神作工說話從來不根據聖經,也從來不受聖經的限制,而是根據他的心意、他的計劃來作新工作,開闢新時代。那我們信神跟隨神的人,若把聖經作為衡量神作工對錯的唯一標準,處處拿著聖經來定規、限制神新的作工說話,那就是在嚴重地抵擋神了。」

表姐的這些話一入我的耳,我便覺得不太對勁兒,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瞪大眼睛對表姐說:「表姐,難道你也信了『東方閃電』?剛剛你讀的難道是『東方閃電』的書?今天讓你過來本想著你能幫我解決問題,可沒想到你卻給我上演了這麼一出!不管你怎麼說,我都堅信咱們信主就得根據聖經,不能離開聖經!」表姐見我情緒激動,拉著我的手和藹地勸我坐下來慢慢談,我不願意坐下,一臉生氣地對她說:「姐!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到主面前吧,如若你一再堅持,主會撇棄你的,你好自為之吧!」這時,表姐眼含淚花再三勸誡我再聽聽,但我一再頑固地堅持自己的觀點。無奈,表姐只好含淚離開了。

表姐走後,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晚上,我站在窗邊思緒萬千,表姐所交通的那番話不住地在我腦海裡打轉,我不禁點點頭,是啊,神從來不重複以往作過的舊工作,他總是在聖經以外作更新、更高的工作,表姐說得也有幾分道理,也符合事實啊!正當我有這樣的意念時,我本能地立馬否定:不對,不對,怎麼可能呢?信主的人都是這樣一直持守聖經,這難道還會有錯嗎?牧師長老都說了,聖經是人信主的唯一根據,信主不能離開聖經,我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總是站不住立場呢?就這樣,我一會兒想起牧師說的話,一會兒想起表姐說的話,心裡七上八下,矛盾極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困惑中,我突然想起了舅舅,他可是信主多年資深的老牧師。於是,我騎著車子飛快到了舅舅家,經過一番交通,舅舅和牧師長老的觀點一致,因此,我否認了全能神的道,從心裡排斥「東方閃電」,直到一次意外的發生,我才有所醒悟……

一天晚上,我送女兒去學校,我站在車門口的位置給女兒遞東西,當時司機沒看到我便把車開動了,結果我從車上摔了下來,致使後腦勺流血不止,甚至都能看見腦髓。我很快被送往醫院,頭上共縫了七針。在接受治療期間,我不住地在問:我不是信主的人嗎?怎麼還會臨到這樣的災禍?我一直盡心盡力地維護教會工作,跑路花費,按理來說我勞苦作工,主應該保守、看顧我才對呀?怎麼不僅沒有保守反而還臨到這樣的事呢?難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莫非……是我抵擋神了?此時此刻,我的心情很沉重,面對突如其來的車禍,冥冥之中我感覺是神在告訴我什麼?是的,這次車禍肯定不是偶然的。我跪在神面前尋求禱告:「主啊!這次車禍臨到你的心意是什麼?是我哪裡做錯了嗎?但是我不明白,願你多多地帶領、引導,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的心裡平靜了很多,翻開聖經尋求,看到迦瑪列——猶太公會中一位德高望重的教法師所說過的話:「現在,我勸你們不要管這些人,任憑他們吧!他們所謀的、所行的,若是出於人,必要敗壞;若是出於神,你們就不能敗壞他們,恐怕你們倒是攻擊神了。」(使徒行傳 5:38-39)此時我眼前一亮,若是出於神的,人必不能敗壞他的工作;但若出於人的,哪怕他聲勢再浩大,最後也必歸於無有。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猶太人對主耶穌定罪加棄絕,最後把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而後還大肆抓捕、迫害為主傳揚福音的門徒使徒,很多信徒被火燒死,甚至在競技場中被野獸吃掉,但主耶穌的福音最終還是傳遍了整個宇宙地極。那全能神教會呢?宗教界一直定罪抵擋,竭力地攔阻人接受「東方閃電」,但近幾年全能神教會還是發展很迅猛,好多主內比較追求的信徒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難道他們是出於神?想到這兒,我覺得是自己錯了,不行,我得尋求禱告主,不然下次破的就不是腦袋了!這時,我心裡有些害怕,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暗暗立志不能再抵擋了,得存著謙卑尋求的心和表姐好好交通交通!我思前想後,最後鼓足勇氣又一次撥通了表姐的電話……

過了兩天,表姐來到了家裡,她沒有因著那天的事情對我耿耿於懷,寒暄了一番之後,我們又開始交通。我說:「表姐,我有一個問題不太明白,你說信神不能完全根據聖經,但聖經裡也記載著神的作工說話啊,我們只有持守聖經的教導,這樣才能有機會進天國得永生啊?如果不守住聖經,又怎麼能得著主的稱許呢?」表姐微笑著回答道:「小妹,我們都知道,人非聖潔不能見主,進天國得永生的唯一條件就是必須脫去罪惡達到聖潔。若是按你說的『人只有持守聖經才能進天國得永生』的話,那人持守聖經就必須得達到『脫去罪惡、成為聖潔』這樣的果效,才能有資格進天國得永生。那麼,從古到今,人守聖經已經幾千年了,你看到哪個人擺脫了白天犯罪、晚上認罪這樣的光景了,你看到哪個人因著遵守聖經的教導而徹底脫去罪惡了?我們不用看別人,就看咱們自己,看聖經、守聖經多少年了,我們不還是陷在罪裡不能自拔嗎?事實足以證明,『只有持守聖經才能進天國得永生』這話完全是人的觀念、人的幻想!

事實上,人能脫去罪性達到性情變化,得以有資格進天國,是隨著神的作工說話而逐步達到變化、潔淨的。神作多少工作、發表多少真理,人就得著多少的變化,神作什麼樣的工作,發表哪方面的真理,人就得著哪方面的變化;神若沒作工說話,人再怎麼努力也沒有用。我們知道,整本聖經中記載的是神所作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的工作,神作律法時代的工作是向人頒布律法誡命,達到讓人知罪的果效,那人守住舊約聖經中神的作工,達到的果效就是知道什麼是罪;神作恩典時代的工作是為人釘十字架,將人從罪中救贖出來,那人持守新約聖經達到的果效就是人的罪得著赦免饒恕。那麼,人持守聖經中神作的這兩步工作能達到使人的罪根得著完全的潔淨與變化嗎?不能!因為神在律法時代作的是帶領人生活的工作,恩典時代神作的是救贖的工作,根本就沒有作徹底潔淨人裡面的罪根的工作,神不作工人再怎麼努力持守聖經,最終也不可能得著潔淨,這是確定無疑的!可是,如今宗教界卻將得救進天國的希望完全地寄託在聖經裡,他們認為人只要守住聖經中的律法,再遵守主耶穌的教導向主認罪悔改,就能得著天國的福氣,他們不允許神超越聖經,不允許神在聖經以外再作一步潔淨人、變化人的工作,他們將神的作工與說話限制、定規在了聖經裡,將自己陷入到了死的字句與規條之中,這樣人就是再守一輩子的聖經,最終也是不可能進天國得著永生的,這是絕對的!正如全能神說:『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發展,雖然作工的宗旨不變,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斷地發生變化,這樣那些跟隨神的人也在不斷地變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對神的認識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隨著神的作工在相應地變化著。……人都想得著神但又不容許神的作工有變動,那些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認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變的,都認為神的工作總是停滯不前。他們認為只要守住律法就能得著神永遠的救恩,他們認為只要悔改認罪就能永遠滿足神的心意。他們認為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神只能是為人釘十字架的神,認為神不應該也不能超越聖經,就他們的「認為」將他們牢牢地釘在了舊的律法之下,釘在了死的規條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

聽了神的話和表姐的交通,我瞠目結舌,不禁點頭認可。隨後,我又問表姐一個問題,既然持守聖經不能進天國、得永生,那我該如何追求才能進天國呢?表姐讓我看了兩段全能神的話:「這樣,你若真的想尋找生命的道,你首先得承認神是來在人間作賜人生命之道的工作,而且是末世來在人間賜給人生命之道的。不是以往而是今天。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著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讀完後,藉著表姐給我交通讓我明白了,我朝思夜想的救主耶穌早已駕著「白雲」降臨,他親自道成肉身在人中間作工,針對人的本性、人的敗壞實質,也就是人裡面的罪性,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這些話語就是為了潔淨人、變化人而有的,就是為了審判、除去人裡面的罪而有的,正應驗了聖經中的話「真理使人成聖」。所以說,人要想進天國、得著永生,就必須得接受末世基督全能神所發表的一切真理,這些真理才是使人的罪能得著潔淨、變化,使人達到蒙拯救、被成全,得以進天國得永生的唯一途徑。

心靈釋放,心靈覺醒,

感謝神,通過表姐的交通讓我明白了,只有接受神在聖經以外又作的這步話語的審判刑罰的工作,人才能得著最終的潔淨與變化,可是我信神完全是在聖經的範圍裡,不允許神的作工超越聖經,認為人只有持守聖經才能進天國、得永生。仔細想想我在主來的事上,不加思索、尋求,妄加定罪,攔阻人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今天藉著讀全能神的話,再藉著表姐細節地交通,我有些確定了,原來我一味抵擋的「 東方閃電」正是出於神的。真沒想到,我信著神卻不知不覺在觸犯神,我所行的種種罪惡都在神的眼目中鑒察,我還誤把自己的瘋狂抵擋看作是在維護神的作工,我真是蒙羞加慚愧,我就是活生生的法利賽人啊!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作工處處根據、效法聖經中的律例典章,他們自以為是忠心護道的人,但對於舊約聖經的預言中所記載的彌賽亞——耶穌,不但不虛心尋求、考察,還妄加評 論,甚至還論斷、定罪,還能勾結羅馬政府殘忍地將原本無罪的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而我現在的所作所為,不就是法利賽人的縮影嗎?還有何顏面見主的面,更別說進天國、得永生了!想到這兒,我的心裡一陣酸楚,懊悔與自責湧上心頭,真是恨惡自己醒悟得太晚,於是我「撲騰」一下跪到地上,向主禱告:「主啊!你真的回來了!末後基督全能神就是你的再來,就是你的顯現哪!我苦盼你重歸,可我在你來到之時卻不認識你,主啊!我悖逆、抵擋你,但你始終沒能丟棄我,還給我悔改的機會,仍然在竭力拯救我,主啊,你的愛實在太大……主啊!我願意接受全能神作我的救主、作我的神,主啊……」此時淚水已經模糊了我的雙眼,我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就這樣,我擺脫了聖經的規條與束縛,接受了全能神現實的新說話,跟上了羔羊的腳蹤,這都是神拯救,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阿們!(全篇完)

无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