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樓裡的故事

        一天,我走在上班的路上,單位會計小崔給我打電話說:「小文呀,到單位後來我辦公室,有事急著見你呀。」放下電話,我心裡很納悶:她找我能有什麼事呢?自從我調到這個單位,我和她每次在工作上的往來都讓我感覺到她的盛氣凌人,那咄咄逼人的語氣更是讓我忍了又忍,平時我對她都是敬而遠之的,今天也不知道會是什麼事呀!

        到了單位,我推開小崔的辦公室門就看見單位同事小張和小劉也都在,見到我,她們三個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笑著走到我身邊,我心裡就更疑惑了,從來也沒見過這三個人對我這麼熱情過。小崔把我拉到她身邊的椅子坐了下來,高興地說:「聽說你信主了?我們三個知道這個消息都很高興。」
辦公樓裡的故事         小劉和小張齊聲說:「感謝主,感謝主。」小崔又說:「現在咱們單位信主的人又多了一個,隊伍又擴大了。」我笑笑說:「我才信了幾個月還不明白啥。」小崔馬上說:「有啥不明白就來問我們,我都信十多年了,是家族信。你劉姐也信了四五年了,我倆是家庭教會的,你張姐雖信兩年多但可是咱們市聖保羅教堂的同工,有我們幾個姊妹,你的靈命一定能飛快地長起來。」看著她們三個人興奮的表情,我想:我信的和你們不一樣呀,我信的是末世的基督神,你們信的還是主耶穌,我跟上的是神拔高的工作。這時小崔又說:「小文,雖說你才信幾個月,是不也享受到神的恩典了?」我點點頭說:「是的,我家孩子的腎病好些了。」小崔興奮地說:「感謝主,主真是愛人啊。好好信吧,主會給人無盡的恩典的。」聽到這兒,我很好奇地說:「崔姐,你信了十多年了,一定得到主的很多恩典吧?」小崔驕傲地仰起頭說:「那當然了!我家孩子從上小學開始,我就天天禱告求主讓孩子學習好,尤其孩子考試的時候,我更是加緊禱告,現在孩子都快初中畢業了,一直是班級的前兩名。孩子不但學習好而且還聽話懂事都不用我操心,我們當媽的不就是這點心願嗎?」聽了小崔的話,我想起自己孩子的學習,向來是我最頭疼的事。我用羨慕的眼神瞅著她,小崔越說越來勁:「今天我們信主了,就用主給的恩典來見證神,只要誠心求,主會有求必應的。現在我的日子過得平安又富足,也沒煩心事,這不都是主給的恩典嗎?每次去聚會我都談這些見證,弟兄姊妹都從我身上看到了主的愛,我也把主的榮耀見證出去了。」我瞅著驕傲的小崔,剛才還覺著只有我跟上了神的新作工有優越感,現在心裡竟然感覺有點酸酸的。

        我們從小崔的辦公室走出來,我低著頭感覺步子都有些沉重了,心想:為什麼她們信主光享受主耶穌的恩典而不用經歷神的刑罰審判?小劉拉著我的手問我:「小文呀,怎麼瞅著你不太高興呢,是不是覺著小崔太趾高氣揚了?別聽她的,你得記住姐的話,一定要每天晚上跟主認罪,求主赦免,主赦免了我們的罪,主就能賜福給我們了。我天天晚上向神認罪,現在我家裡的事都順利,你可千萬要記住,晚上讓孩子也認罪,主一定能醫治孩子的病。」我一臉茫然地望著小劉:「啊?孩子那麼小還要認罪啊?」小劉堅決地稅:「一定要認,孩子不會,你帶著孩子認!要不得不著神祝福。」

        下班回家,我拿起神話語書無意間翻到:「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摘自《征服工作的內幕(一)》)看完這段話我一下子就把書合上了,心裡就覺著很委屈,我為什麼就趕上神末後這一步工作了,全是審判刑罰,看看小崔小劉她們得的全是神的恩典祝福,人家的教會生活全是談神怎麼祝福人的。再看看我們信神的,每次聚會交通得最多的就是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認識神,怎樣才能達到性情變化。有人流露敗壞性情了,就有弟兄姊妹毫不留情地指出來。唉,為什麼信神必須要接受神末後作的刑罰審判的工作呢?想到這兒,我的心有些下沉。

        一天,小張把我拉到她辦公室對我說:「那天小崔都不讓別人插嘴,看她多狂呀!妹妹,可不能都聽她的,要想得恩典就得多為主作工,我天天為教會的事操碎了心,神能看不到嗎?能不給我祝福嗎?還用我天天求嗎?」小張的話又讓我一愣,小張又從抽屜裡拿出一個本子,自豪地對我說:「看!我抄的聖經,左手抄的!抄兩遍了!我的誠心主會紀念的。」我心裡一驚,她們的這些做法真的和我們教會不一樣啊。想到她們三個雖做法不同,但目的相同,都是為得恩典。而我不想接受神的審判不也是和她們一樣想得恩典嗎?

        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我遇到教會的田姊妹,我跟她說了單位同事左手抄聖經的事,她笑著說:「小文呀,你看人不明白神的心意,做的事多愚昧,都注重外表的作法,神今天是讓我們脫掉敗壞,活出真正人的樣子,這才是真正榮耀神呀!」我又不解地說:「單位的小崔說,信神得著了神的恩典,給弟兄姊妹講出來讓人看到神對人的愛,這就是見證神,榮耀神。」田姊妹無奈地搖了搖頭:「你找聖經裡馬太福音6章31節至33節看看,你再問問你們單位的小崔,看她怎麼說。」我點點頭,之後我們就分開了。

         第二天一上班,我去了小崔的辦公室,讓小崔拿出聖經,我念起來:「所以,不要憂慮說: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1-33)之後我說:「崔姐,這節經文裡已經說了,不要為自己的肉體所求,那不是信神的人該求的,我們得追求進入神的國。」小崔睜大眼睛看著我提高聲音說:「求神的國神的義,那只是神對人的最高要求標準,我的靈命還弱小,神是按人身量要求人的。現在我把收入的十分之一拿出來奉獻,神就看到我心了,怎麼會一下子要求我那麼高?」隨後聲音漸小地說:「神太擔量人了,太愛人了,能為人釘十字架,我真是太虧欠神了。」說著竟然抹上了眼淚。看著小崔從強詞奪理快速轉到了被神愛感動的氛圍裡,我有些不知所措了。突然小崔神祕地對我說:「你知道嗎?小張得肺炎住院了,我去看她了。」我緊張地問:「小張怎麼樣了?」小崔輕蔑地說:「她想不通,很軟弱,都埋怨上了,不知道為啥自己天天勞苦作工還得肺炎。我跟她說萬事都有神的美意。」隨即鼻子哼了一聲說:「左手抄聖經,不也得病了嗎?」望著小崔那幾分幸災樂禍的表情,我心裡很失望,她怎麼會這個態度對待姊妹呢?

        一天,小劉急匆匆地進了我辦公室,進屋就氣呼呼地說:「小文,一會小崔來找你,讓你給她幹活。剛才找我了,本來以前都是她幹的,現在她讓咱倆統計那些數據。」我吃驚地問:「那活好幹嗎?」小劉說:「有點麻煩,我剛才想了,我們可不能慣著她,基礎數據在我這,我這兩天就請假,她要找你,你就說聯繫不上我,找不到基礎數據你也沒法干。」我小心翼翼地問:「那能行嗎?」小劉一揮手:「怎麼不行!她天天支使咱們,咱可不能讓她得逞,得治治她,瞅她天天那趾高氣揚的樣子。」我一聽很贊同點點頭說:「行,就這麼辦,不讓她得逞。」果不然,小劉剛離開小崔就到了,進屋就居高臨下地安排我幹活,並說這活本來就該我和小劉干,是她體諒我倆好幾年了,現在讓我們自己幹。我口裡很痛快地答應下來,之後就按和小劉商量的做了。

        兩天後,小崔怒氣沖沖地進了我的辦公室,衝我大喊:「安排你的活怎麼這麼費勁呢!告訴你我只虧欠神,從來不虧欠人!」看她那樣,我火也來了,蹭得站起來就和她吵起來。吵了幾句之後,小崔就把數據單狠狠地扔在我桌上走了。忽然間我意識到,我們哪有信神之人的樣子啊!我心裡感到很自責。

        晚上去聚會,我就把這件事和姊妹們說了。王姊妹說:「小文,你說你心裡難受,這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你。」我一驚,審判刑罰臨到我了?王姊妹接著說:「神讓我們做誠實人,可你為了自己利益,為了自己能出口氣,就說假話發血氣,還能整人治人,這不合神的心意呀!神說:『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說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摘自《告誡三則》)神有信實的實質,神喜歡誠實的人,你心裡感覺受責備這是神的審判刑罰,在人難受的時候讓人反省自己哪做錯了,該怎麼按神的心意去做。」啊,原來這就是刑罰審判,我羞愧地低下了頭。

        回到家,我找出王姊妹給我念的神話語,神的話句句扎我心,我反省著自己的所做所行,我和小劉串通一氣,看小崔的笑話,想整治小崔,我哪有一點誠實人的樣啊,我要是一直這樣下去,那就是被公義的神拒之門外的人啊!想到這兒我害怕了,流著淚跪在神前禱告:「神啊,我錯了,我認識到自己的詭詐和惡毒了,求你帶領我,我願意去變化。」

        上班時,我主動地找小崔道了歉,並把數據統計工作完成了。當我見到小劉時我問她對我倆串通一氣整治小崔的事怎麼想的。小劉一臉無所謂地說:「沒事的,我已經跟主認罪了,主不會記念我的過錯的,不用放在心上。」我茫然地看著小劉,這次我從心裡認定了她們和我的信法不一樣。

        晚上回到家,我打開了神話語書,看到神說: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人若只停留在恩典時代就永不能脫離敗壞性情,更不能認識神的原有性情。若總是活在豐富的恩典之中卻沒有認識神、滿足神的生命之道,那人信神就不能真正得著神,這樣的信仰太可憐了。」(摘自《寫在前面的話》)

        我的心被這段話觸動了,我找到了單位三位同事和我的信法不一樣的根源了。她們還停留在主耶穌的恩典時代,還活在慈愛憐憫的主耶穌給人的恩典之中。所以小崔會以奉獻錢財和主耶穌搞交易,小張會以用勞苦作工來換取神的祝福,小劉還活在犯罪認罪中,即使她們得到了一些恩典,可是她們身上的狂妄、自私、虛偽、詭詐一點沒有變化。而神是聖潔的,怎麼能容污穢敗壞的人進入他的國度呢?所以末世神重返肉身發表話語作審判刑罰的工作,讓人脫去身上的敗壞性情,人得潔淨了也就徹底脫掉了罪達到蒙神拯救了。我們的教會生活中弟兄姊妹之間的指點幫助與修理對付都是聖靈的作工,達到的果效就是弟兄姊妹都能認識自己的敗壞,都能去追求變化。現在我才認識到這樣的教會生活比起單單用恩典見證神的教會生活要更有意義啊!神的審判刑罰能讓人得潔淨,能讓人蒙拯救,這不是最大的恩典嗎?想到這,我心裡充滿了感動,不由自主地跪了下來:「神啊,我真是太無知了,我還嚮往你賜予我眼見的祝福,你的審判刑罰是對我的拯救,是對我極大的愛和祝福啊!神啊,我們單位的三位同事她們的信太可憐了,還在持守求餅得飽得恩典的信法,她們那樣信下去永遠都不能蒙拯救。神啊,不知道她們是不是可得的人,我願意順從聖靈的引導來配合你的福音工作,願意把她們帶到你的面前,使他們也能跟上神的新工作。願一切榮耀歸於神!」(全篇完)

筆者:文文

摘自《中文聖經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