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漩渦」誰能拯救

        梗概:出生在農村的她,從小就樹立了遠大的理想,她盼望自己能過上有錢人的幸福生活,能做人上人。她成家以後和丈夫一起摸爬滾打,幾經周折,終於成了有錢人,過上了人上人的生活,但她不但沒有感到幸福、快樂,反而經受病痛的折磨,苦不堪言。在她痛苦無助的時候,神向她伸出了拯救之手……

        我出生在農村,從小我特別羨慕那些有錢的人,認為「有錢就能擁有一切!」1988年與丈夫結婚以後,就想生活過得更好一些,別讓人瞧不起,當時我滿腦子裡想的都是怎麼能多掙錢。我看生豆芽掙錢,我就開始生豆芽,我每天背著孩子起早貪黑、吃苦受累,當我看到錢越掙越多,就忘記了我受的苦,越干越有勁。空閒時我和丈夫還殺豬掙錢,偶爾我丈夫還去卸車掙錢,那時幹什麼活掙錢多我們就幹什麼。不久,我家買了一輛電打火的農用三輪車,在農村與城市之間收糧、賣糧,趕集賣菜、賣水果。沒多久,我見這行業來錢快,我又買了一輛大半截車跑買賣。這時,我的經濟條件已經在親戚朋友中間算是數一數二的了,但我還不滿足,還想往大的方向去發展,掙更多的錢。

         接著我們又買了一輛141,一輛翻斗車,開始往工地送料,一點一點地我們就走上了房地產的行業。第一個工程下來竟然掙了三十多萬,我心想:我現在有這樣的掙錢機會我可不能錯過,我得掙更多的錢。以前我沒有錢的時候,婆家的親戚都瞧不起我,說話都帶著諷刺、挖苦,我說話都得小心翼翼的。現在我有錢就不同了,他們看見我就笑呵呵地主動跟我打招呼,我感覺還是有錢好啊!有錢了腰板就直了,說話口氣也硬了。在錢財慾望的支配下,我和丈夫開始全力以赴開發房地產。

 

        有一次,轟動全市的一件塔吊事件導致13人受傷,3人死亡,我心想:雖然房地產能掙大錢,但是這風險也太大了,一個工地死一個人這工程就白幹了。所以我格外的注重塔吊的基礎有沒有安全隱患,從打塔吊底座基礎開始,我就進入緊張狀態,因為塔吊底座打不好就能導致塔吊倒塌的危險,每當大樓蓋到三層的時候,我就開始特別注重工人的安全工作,塔吊每次轉動、每次叼料,我的心就提起來了,眼睛跟著塔吊轉,生怕有什麼閃失。尤其是塔吊在叼木料時,我親自監督,生怕木料沒有捆綁好,叼到空中散花了掉下來砸著人。隨著樓層的逐步加高,我的心也跟著越來越緊張,生怕工地有人員傷亡。就連買菜都得起早去,白天我不敢離開工地半步。因著工程越干越大,我現金周轉不開,就向二大姑姐借了130萬,這時我的壓力就更大了,精神處於極度緊張狀態。

        不管我怎麼小心看管,但有一天意外還是發生了。有一個工人從9樓掉到7樓,讓7樓的安全網搪了一下又從7樓彈到5樓。當我看見那個工人的時候,他滿臉都是血,衣服都刮破了,右小腿上的骨頭露在外面,把我嚇得矇頭轉向、不知所措,心都哆嗦一塊去了,當救護車來到的時候,我才緩過神兒來。生怕他死了,我就得賠付人家30萬,還得交罰款10萬,這些還不算,還涉及到各個部門(監督局、安全部門、質檢站等)都得被處罰,而各個部門罰的錢還得從我身上出,那我這個工程可就白幹了,不但欠一身債,還背上了一條人命,我這一生就全完了……」雖然給工人治病花了不少錢,還好這個工人沒有落下病根,很快就出院了。在這次事故當中使我受到驚嚇得了心臟病,從這以後工地上一有動靜我就以為工地又出事了,嚇得我又犯病了,都得吃救心丸。特別是我一看到塔吊和高樓層我就恐懼戰驚,有一點動靜兩腿就發軟,我天天讓這些事壓得喘不過來氣,心臟病越來越嚴重。

        逐漸我們的工程款開始一筆一筆地回籠,我把欠款還上後,又買上了最好的房子,也買上了車,手裡也有了資金,從這以後,再做什麼買賣也不用再出去借錢了。我起初掙大錢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可當我長期緊張的神經一下鬆弛下來後,我的腦神經開始紊亂,嚴重的神經衰弱最後導致我天天睡不著覺,即使是困得我哈欠連天,兩眼直淌眼淚,但是閉上眼睛,大腦還是停不下來,腦子裡想的都是以前經歷過的一幕幕。長期的失眠熬得我整天耷拉著腦袋、渾身無力,每天看到誰都鬧心,也不想跟人說話,更不想下樓,就老在家呆著。為此我四處尋醫問藥,我都成了藥罐子,但不管我吃多少藥病情都沒有一點好轉,心想:我今天是有錢了,但是因著掙錢我又得了一身的病,有錢能有什麼用呢?有多少錢也治不好我的病,我感覺這樣活著真是太痛苦了,不如死了就解脫了。我就哭著跟我女兒說:「我這樣活著太遭罪了,不如死了算了。」從那天開始,我女兒怕我自殺,就整天看著我,有時我站在窗前發呆,女兒都擔心我會不會跳樓,我的人生就像走到了盡頭一樣,後來,我女兒實在沒有辦法,為了能讓我睡上一覺,上醫院給我開了控制老年痴呆的睡眠藥,大夫告訴我女兒:「這藥最多就能吃一片。」可我吃一片根本就不管用,我就吃兩片,結果一天一宿才能睡3-4個小時,我就這樣維持了3年,吃睡眠藥使得我大腦一陣一陣地斷片,但是我明知如此還不能不吃。我活在了極度的痛苦中。

        就在我最痛苦最無助的時候,2011年9月末,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當我看到神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踏得破爛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無精打采,根本無心去搭理神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現在·作工與進入(一)》)看到神的話,我才知道:我的這些痛苦都是撒但的苦害,撒但就是利用「錢」來迷惑、捆綁、控制我,使我看不清人生的方向。想想這幾年,我不就是活在撒但的苦害之中嗎?為了臉面、為了地位、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自己整天忙碌在工地上,吃不好睡不香,精神嚴重受壓,每天都活在高度緊張的氣氛當中,沒有一點自主權地活著;而當我有錢了,我卻不能睡上一個好覺,完全失去了自我,活在疾病的折磨之中生不如死。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追求錢財、名利、地位是撒但敗壞人、殘害人的一種手段,是撒但給人的一個錯誤的人生觀,讓人走在錯誤的道路上,使人離神越來越遠,活著越來越痛苦。我明白了這些,帶著一顆感恩的心跟神禱告:「神啊!感謝你!沒有你話語的揭示我還不知道我這樣的生活,正是撒但苦害的生活,我還受著撒但的蒙蔽。神啊!感謝你的拯救,我以後要好好憑你的話活著,追求真理,不再為錢財而活。」

        從那時開始,我就注重讀神的話,竭力地追求真理,我感到了心裡踏實亮堂,靈裡得釋放自由,告別了那地獄般痛苦的生活。

        一天我拿起神的話看到:「人所羨慕的就是這些東西。人如果沒有聖靈作工,沒有環境迫使,再沒有人帶領、沒有人逼著,人都能隨從世界潮流去了,都能不信神。……解剖人裡面這些東西就能夠發現,人裡面嚮往的不是正義的東西,不是光明的、有真理的、合乎事實的東西,而是嚮往那些世俗的、屬撒但的人看為好的東西。……就人崇拜的這些東西有哪些是神所喜悅的?沒有一樣!知識、地位、名利、錢財、勢力,有哪樣是神所喜歡的?有哪樣是正面事物、是合乎真理的?沒有一樣!……為啥以前說人心裡所存的都是惡,都是不合神心意的東西?人心裡充滿吃、穿、享受、玩這些東西,這些東西都是屬啥的?屬世界的、屬魔鬼的。」(摘自《基督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人裡面不信的成分與背叛神的本性》)神的話把我內心深處的東西揭示的淋漓盡致,點到我的骨髓。以往我追求的就是有錢有勢,過人上人的生活,追求的是讓人高看,讓人崇拜,最後我是有錢了,也贏得了親戚朋友的高看,但這些虛名虛利換來的是病魔纏身,我真是被「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有啥別有病,沒啥別沒錢」這些撒但毒素害苦了。回頭想想身邊有多少人拼死拼活地掙錢,有的血本無歸,有的傾家蕩產,有的投河自盡,有的人掙得億萬家產,因患絕症望錢興嘆,有的因空虛而自殺身亡。我現在終於明白了神為什麼恨惡名利、錢財,因為撒但就是藉著這些東西來敗壞人,企圖佔有人、吞吃人,最終達到讓人與它同歸於盡,就是這些撒但毒素和不正確的人生追求觀點把我苦害至今難以自拔,撒但太邪惡卑鄙了!以往為了追求名和利,我連正常人該有的生活都沒有,是神的話把我從撒但的網羅中拯救了出來。於是我來到神面前跪下,很虧欠地跟神禱告:「全能神哪!我感謝你!你的話讓我學會了分辨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也讓我明白了什麼是人該追求的,什麼是人不該追求的。更知道了只有追求真理才能識破撒但的詭計,使人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中,人若憑撒但的毒素活著只能走向死亡。」

        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明白了人活著該追求什麼才是最有價值的。人是神造的,是神在養育供應著人類,人活著這口氣都是神給的,就得為神喘,就該追求真理滿足神,這樣活著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從這以後我就不那麼受錢財和名利的轄制了,而是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追求真理,在全能神教會裡我看到了真理掌權帶來的光明,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無論富貴貧窮,有錢無錢,有地位無地位,都一視同仁。我心裡特別得釋放,真是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後來,撒但的試探又臨到了我,丈夫承包的建築工程,到年底樓盤完全竣工後,工程款一千七百萬卻遲遲不能到位,這時我心就特別著急,心想:一千七百萬可不是個小數目呀!這要是要不回來不等於白忙活了嘛!連本錢都得賠進去,那以後怎麼生活呢?為此我白天晚上都想著這事,又開始吃不下飯了,睡不著覺了,活在極度的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向神呼求,想到神的話說:「人的一生從事哪種職業,靠什麼維持生計,擁有多少財富,不取決於人的父母,也不取決於人的才能與人的努力或野心,而是取決於造物主的命定。」(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我想:是呀!世上的一切都在神的主宰之下,人擁有多少財富不是自己能說了算的,這都是神命定好的,神命定人一生擁有多少錢就會擁有多少,神不賜給你,你強求也求不來,在自己身邊有多少人拼死拼活地掙錢,但始終都沒有幹起來,到頭來還是兩手空空。而神賜給我的已經夠多的了,現在已是衣食無憂,車子、房子都有,我不能再上撒但的當了。為了錢財去苦思冥想,難道我還要回到從前被病魔殘害得痛不欲生的境地嗎?這絕不是神的心意呀!我開始一點一點地往下放,把自己的情形和難處都交託給神,讓神主宰安排。過了一段時間,對方打來電話跟我們商量用蓋好的樓房抵拖欠我們的工程款,我們把二十多處房子每套房子低於市場價兩、三萬元給賣出去了,錢款逐步都回籠。這讓我看到了一切都是神在主宰、安排,是神的話語帶領我掙脫了撒但的苦害和折磨。此後,我把接手的工程都交在神手裡,工程遇到難處或問題時,我也不像以往那樣緊張了,因知道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不管遇到什麼事我就禱告神依靠神,願意按照神的心意去面對難處,能掙多少錢都順其自然,任神擺佈。

        一次,在我聚精會神地看神話語時,我女兒問我:「媽!你吃的睡眠藥還有多少?」

        我隨口就回答:「還有挺多呀!」女兒又說:「就那麼點藥,你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吃了?」我就像在睡夢當中被驚醒一樣,驚訝地對女兒說:「哎呀!我這一段時間沒吃藥能睡著覺了!」女兒很驚訝地說:「媽!是嗎?真的嗎?」我肯定地說:「嗯!我能像正常人一樣睡覺了!」女兒高興地哭著說:「媽!你終於不用吃藥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我的眼淚「唰」地一下流了下來,就像世上流浪多年的孤兒找到自己親生的父母,得到父母的疼愛一樣,心裡無比喜悅激動。我流著淚對女兒說:「我花了這麼多錢,吃了這麼多年的藥,也沒治好我的病,今天一本神的話就能把我從病痛的折磨中拯救出來,讓我看見了神的愛,看見了希望,有了活下去的勇氣。你快來信吧!這就是真神!」我女兒也激動地說:「我信!我信!」

        不久,我兒子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們一起和弟兄姊妹聚會、唱詩、跳舞讚美神。是全能神的話讓我放下了屬世的一切纏累,是神拯救了我脫離了地獄般的生活。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到有一天你完全得著釋放自由了,沒有任何包袱了,沒有任何捆綁了,你就成了自由人,你就成了約伯一樣的人。約伯為什麼能那麼輕鬆地說出那幾句話,那是一朝一夕的事嗎?那是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熬的,是一點一點放下的。你越放越輕鬆,最終你這個人就變得自由釋放了;到有一天你變得自由釋放的時候,你就會覺得你丟掉的那些東西是纏累,而你真正得著的東西成至寶了,是最有價值的東西,是最值得你寶愛的東西。你覺得你喜歡的物質享受、名利、地位、錢財、人的高看或者是臉面那些東西不值錢了,那些東西把你害苦了,再給你你也不要了,你不需要!」(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讀完神的話我明白了,以往我就是像神的話上說的那樣,把金錢、名利當成了救命稻草,認為有錢就有了一切,經歷中我看到人再有錢也解決不了人生老病死的問題。神的話說:「金錢不能買來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無論是金錢還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壽命延長一分一秒。」(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神的話就是真理,能作人的生命,當我不再受金錢、地位轄制完全憑神的話活著的時候,我感到靈裡充實,有種說不出的喜樂、甘甜,這是人用多少錢都買不到的,這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只有全能神發表的真理才能拯救人、潔淨人、變化人,我感謝全能神把我從名利、錢財的漩渦中拯救出來,帶領我走上了人生正道,我的生活充滿了陽光。(全篇完)

摘自《誰在見證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