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最可愛?(二)

        我一直把公司的營業執照放在櫃子裡,但忘了上鎖。有一天領導要用時卻發現不見了,後來領導竟在一個垃圾簍裡找到了,他拿著營業執照氣沖沖地來找我,把執照往我的辦公桌上一摔,指著我訓道:「你是幹什麼吃的,這麼重要的營業執照,你怎麼能扔到垃圾桶呢?看你對工作這麼糊弄,你太沒責任心了!就等著接受處罰吧!」說完就氣呼呼地走了。我知道有人在背後故意陷害我,我心中的怒火忍不住想往外冒,心想:好,既然你不仁也別怪我不義!於是我不停地盤算著該怎麼說話為自己開脫責任,怎麼能把陷害我的人查出來,怎麼讓領導知道是誰在背後搞鬼……然而當我想好了一套說辭時,心裡卻特別難受、不安,我突然意識到了這是神的管教和責備。此時,我想起了自己在神面前立下的心志,被氣憤和報復沖昏的頭腦一下子清醒了,這時我想起一段神的話:「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誠實就是做事、說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若你的說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說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神話的審判讓我感到羞愧,神喜歡的是誠實人,是說話不摻水分、不為自己辯解的人,而我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想方設法找理由欺騙領導,為自己辯解,企圖推卸責任。從我的謊言欺騙來看,我就是一個詭詐人。誠實,真理,責任,敞開,生活

        神藉著這件事顯明我,就是為了讓我實行真理做誠實人,明白了神的心意,我的心安靜了下來。我想到不管是不是有人陷害我,都是因我沒有鎖好櫃子造成的,我應該承擔這個責任,我為什麼還要為自己辯解,甚至還想要用更多的謊言和手段去報復人,我這不是又在按照撒但的法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活著嗎?我不能再這樣卑鄙地活著,我應該按著神的心意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勇敢地去承認錯誤,承擔責任,這才是一個信神之人該做到的。可是我轉念又想,現在領導這麼生氣,如果我去承認了,會不會把我開除?即使不開除也會影響以後升職加薪……我內心在激烈地爭戰著,不知該怎麼辦,就向神禱告尋求,這時我又想起一段神的話:「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活在這個被撒但敗壞的權勢之下,人就不可能是誠實人,但是我們做了誠實人還能不能在這個社會上、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呢?能不能被他們隔離開呢?不會吧,一樣生存,因為我們吃這口飯、我們喘這口氣不是憑著詭詐而有的,而是憑著神給的氣息、神給的生命活著的,只不過現在我們的生存法則、我們的生存方向目標、我們生命的根基要改變……」(摘自《基督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神的話如同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心,使我猶豫不決的心平靜了下來。是啊,我的一切是神賜給的,我的生命也是神給的,我該有什麼樣的一生,什麼樣的工作,是貧窮還是富足,這些都是神命定好的,都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中,絲毫不會因著任何人事物而改變,更不會因著說謊玩手腕而改變。於是,我決定實行真理做誠實人,不管最後公司怎麼處罰我,我願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安排。於是,我找到領導,對他說:「是我錯了,我沒有保管好營業執照,我願意承擔責任,接受公司的處罰。」那一刻,我感到心裡特別坦然,因為這一次我沒有憑著撒但的邪惡法則苟且偷生,而是憑神話真理堂堂正正做了一回人。領導沒想到我會主動承認錯誤,驚訝地怔了怔,向我擺了擺手,平靜地說:「好了,以後工作認真點,別再犯錯了,看你認錯態度挺好,這次就算了吧,以後注意別再出錯了,你出去吧!」聽了領導的一番話,這更讓我看到神的的確確在主宰一切,以往我相信那些撒但生存法則能改變人的命運真是太傻了。今天我憑神的話做事,感到特別的輕鬆,覺得做誠實人活著真簡單啊!接下來的日子裡,不管是在家裡、公司裡還是和弟兄姊妹相處,只要我錯了,我都注重去實行做誠實人,雖然有很多時候放不下臉面沒實行出來,有時還會找一些藉口掩蓋,但是藉著一段時間的熬煉和弟兄姊妹不斷地修理對付、幫助,漸漸地,我很少說謊話了,如果對人說了謊話還敢於去承認自己犯的錯,心裡覺得這樣活得很坦然,覺得這才是人該有的生活。(未完待續)

(三)

        我的心越來越被神的話吸引,隨著明白真理的增多,我知道了做誠實人僅是說話沒有謊言、知錯能認錯還不夠,還要解決人裡面的欺騙、存心、詭詐,達到這兩條標準,才稱得上是誠實人。那時我換了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商場裡賣衣服。剛一上班我就發現這裡的衣服標價都很高,一件羊絨大衣實際價格是3000多元,但標價卻是4000多元,看到衣服的差價這麼大,我心裡暗自高興,一件衣服能掙不少錢啊,我得想辦法讓顧客買這些衣服。於是,稍胖一點的顧客試完衣服不想買時,我就會說:「哎呀!你看你穿這件衣服好顯瘦啊!顯得苗條多了,這件衣服很適合你。」年齡稍大一點的中老年婦女試完衣服,不知買不買時,我就會說:「姨,你穿這件衣服顯得好年輕啊,人也顯得更精神了。」有的顧客穿著衣服瘦時,我就會說:「瘦了合身,肥了就沒型了。」當他們想到別處再看看衣服時,我就會說:「這件衣服是最後一件了,而且很暢銷,今天不買以後就買不上了。」等等這樣的謊話,總之就是不擇手段讓他們買下來。儘管當時我也知道自己這是在耍詭詐,也知道應該做誠實人,可當真面對著唾手可得的利益時,我又身不由己地開始撒謊欺騙。明白,真理,誠實人,生命,榮耀

雖然我對自己的生命不求真,可神卻對我的生命進入負責任,有段日子一連七八天,無論我怎麼花言巧語對待顧客,甚至有時嘴都說干了,卻一件衣服都沒賣出去,我不由得為此著急上火,氣得看誰也不順眼,突然我意識到自己心裡沒有神的地位了,便趕緊向神禱告尋求:「全能神啊,臨到這樣的環境,我不知你讓我學什麼功課,但我願意順服,在你面前尋求等候,願你開啟我明白你的心意。」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為什麼玩詭詐呢?就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達到自己所要的目標,然後就採取一些手段,一採取手段就顯得不正大光明了,就顯得不誠實了,這時候就流露出人的陰險、狡詐,或者是惡毒、卑鄙,有這些東西人就覺得做誠實人特別難,如果沒有這些東西,那你就覺得做誠實人容易。做誠實人最大的攔阻就是人的陰險、人的詭詐、人的惡毒,還有人的卑鄙存心。」(摘自《神的交通講道·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解剖人裡面這些東西就能夠發現,人裡面嚮往的不是正義的東西,不是光明的、有真理的、合乎事實的東西,而是嚮往那些世俗的、屬撒但的人看為好的東西。……人心裡充滿吃、穿、享受、玩這些東西,這些東西都是屬啥的?屬世界的、屬魔鬼的。神的心意不是讓人單單享受這些東西,以前聖經裡有那麼一句話: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的一切話語。但人現在活著可不是單為了信神,單為了得神的話語,人還有很多目標,還有很多嚮往的,人的生存觀點並不是為了神活著,因神口裡的話活著,或者是為了正義活著,為了滿足神活著,為了達到神的心意活著,為了蒙拯救活著,人的目標不是這個,遠遠達不到這個。」(摘自《基督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人裡面不信的成分與背叛神的本性》)

         神話揭示出了我的真實情形,我才明白我之所以實行不出做誠實人,是因為我裡面有自己卑鄙的存心目的,就是想多掙點錢,哪怕掙的是不義之財也無所謂,在這個利益的支配下,我身不由己地說謊欺騙。我把掙錢看得這麼重,說明我追求的還是吃、穿、享受、玩這些屬撒但的東西,而不是為了追求正義、光明的事物,不是為了追求真理。從這些神話中我明白了,如果我的存心是為了掙錢,那我肯定會千方百計地說謊欺騙,從顧客身上搾油水,當一旦得不著利益的時候就會生氣煩惱、怨氣沖沖,活在撒但的愚弄苦害之中。而我的心如果是為了追求真理,活出神所要求的誠實人的樣式,不再追求奢侈慾望,只享受神賜給我的那些錢財物質,就不會被撒但用利益牽著鼻子走了,我也就會很容易實行做誠實人了,也不會計較掙錢多少,這樣活得不是輕鬆多了嗎?明白這一點,我有了配合的決心,決定放下自己以往不對的追求觀點,實行做誠實人。

        一次,一個顧客來買風衣,她問我:「這件風衣多少錢?」我剛想說480元,這時神的話又一次在我裡面引導我該追求真理、實行真理,不該追求奢侈慾望,更不要為達到卑鄙的目的而說謊。我猶豫了一下,就照真實價格說:「這件衣服350元。」顧客說:「你拿下來,我試一下。」於是我拿下來遞給她,她穿上風衣照著鏡子說:「我穿著有點瘦,是吧?」我剛想說:「風衣就得合身,肥了就沒型了。」想到因著我的謊言,往往坑害得顧客花了不少錢把衣服買回家又不能穿,這次我不能再那樣騙人了,我得做誠實人。於是我就坦誠地對她說:「這衣服你穿著有點瘦,不合身。我這個櫃台的風衣就剩這一件了,要不你就到別的櫃台去看看吧!」她問我:「那哪有賣風衣的?」其實我知道旁邊有一個櫃台就是專門賣風衣的,但因為彼此都是競爭對手,若放在以往我決不會告訴她,可神的話又在我裡面帶領我要做誠實人,於是我說:「旁邊的櫃台就是賣風衣的,我帶你過去吧!」我帶她到那裡,導購正好不在,於是我幫她找到了導購,然後回到自己的櫃台。雖然給別人忙活了半天自己櫃台的衣服沒賣出去,可我實行了真理,心裡很踏實。沒想到一會兒這個顧客又回來了,我有點驚訝地看看她,她說:「那家風衣是不錯,可那個導購不怎麼樣,現在像你這樣實在的小姑娘真是太少了,雖然你這件我穿著瘦點,但就衝你這個人,就衝你這麼實在,瘦我也買下來!」那一瞬間,我說不上自己心裡是什麼感覺,就覺得真的很高興,不是因為賣出一件衣服,而是我看見神得著榮耀了。想想以往謊話連篇的我如今能說一點誠實話,做一點誠實事,能得到人的稱讚認可,這完全都是神的話達到的果效,是神的話改變了我,我願把一切榮耀歸於神!神的真實與可愛

        後來我一直這樣實行,顧客都很信任我,周圍那些本是競爭對手的導購也都願意和我做朋友,找我訴苦說心裡話,隨著這樣一次次實行做誠實人,我也越來越體會到做誠實人的意義,以前我之所以總是說謊欺騙,就是因為撒但哲學在我裡面支配著我,讓我以為憑著這些話活著耍詭詐那是高明,而憨厚老實、誠懇實在則都是愚昧、沒本事的表現,但現在我才看到這個觀點是多麼謬妄、荒唐。說謊欺騙的人都是鼠目寸光,為自己得點眼前小利不惜坑害欺騙別人,結果弄得臭名遠揚,誰也不願搭理,最後往往因小失大什麼也沒得著;而誠實人表面看好像吃了一些虧,但有神的祝福得的仍是豐豐富富,而且誠實人神喜歡,人也信任,人都願意和誠實人交朋友。想想以前我憑說謊欺騙活著時,在公司裡天天明爭暗鬥,互相防備,甚至不知什麼時候就被人背後算計了,我還自以為憑撒但哲學活著高明,其實活得很可憐。而現在當我一點點實行做誠實人時,不但能在教會和弟兄姊妹相處得越來越愉快,就連這些平日互相搶生意的競爭對手也都願意和我交朋友,說心裡話,我真感到做誠實人才是真正的聰明人,才是神、人都喜愛的有真正人樣式的人。

        如今,我跟隨全能神已有七年,在這七年裡神用他審判的話語將我從世界中分別出來,又手把手地帶領我學做人、走正道。把我從一個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而活著的人,變成了一個有誠實人樣式的人,這真是神對我最大的愛!當我回到家時,幾年不見的同學見到我都說:「怎麼進入社會好幾年,社會這個大染缸沒有把你染黑啊?」我面帶笑容地說:「不是沒有染黑,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把我這個曾經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人樣的人拯救了回來,讓我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回想神在我身上作的審判工作,我真的不知該怎麼感謝神。雖然這些年因著信神盡本分,我少過了一些所謂的光鮮亮麗的生活,失去了一些物質的享受,但我從沒有後悔走這條路,因為我實實在在地看見了神在我身上的作為,看見了神一步步喚醒我、帶領我、拯救我,讓我認識到了這些處世哲學、生存法則都是撒但敗壞人的方式與手段,人憑這些毒素活著只能越來越敗壞,越來越沒人樣。人只有接受神的拯救,憑神的話活著,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人與人之間才會沒有欺騙、偽裝,人才會有真正的幸福生活。雖然現在我還沒有變化到神所要求的程度,但我已經看見了人生的方向,那就是追求做誠實人,成為有真理、有人性的人,成為神、人都喜歡的人(全篇完)

筆者:中國  童欣

摘自《探討東方閃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