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命運誰做主?

        從小家庭條件不好,我就想通過學習來「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父母也常常嘮叨:「要好好讀書,只有讀好書,考上大學,將來才會有出息。」我為此勤學苦讀,可事與願違,平時考試成積名列前茅的我卻名落孫山。無奈,我只好找對象結婚了,有了女兒後,我又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孩子身上,希望她不要像我一樣平平淡淡地活著,將來能考上大學,掌握知識改變命運,能出人頭地,能給家裡帶來福氣,所以,不管我怎麼努力,女兒最終還是沒考上大學,我的夢想再次破滅了,不禁在想:知識能改變人的命運嗎?就在我心灰意冷之時,小女兒的誕生又使我有了新的希望。

人的命運誰做主?

        小女兒從小就聰明伶利,我便把所有的精力又投入到小女兒身上。我常常跟女兒說:「你一定要好好學習,考上一所好大學,這是你唯一的出路,因為咱家一沒錢,二沒權,要想將來過上好日子,只有靠多讀書考上大學才能改變你的命運。」女兒特別聽話,也很要強,在學校裡德知體樣樣都是最好的,老師都說:「你女兒素質好,各方面都不錯,是個好苗子。」同學的家長見了我也說:「你女兒可真優秀呀!」我心裡暗想:這下子終於能圓我的「大學夢」了。因此我對小女兒特別有信心,在她身上花費了我所有的心思,上初中時,因鄉下教學質量不好,我把女兒送到城裡上學。而且,在學習上我更是高標準,嚴要求,若女兒哪次考得不理想,我對她就是一頓嘮叨,女兒自尊心特別強,為了再次能考取好的成績,她每次在考試前都非常用功,就怕考不好。一次學校舉辦各種競賽,因著女兒各方面都比較優秀,因此參選的項目也比較多,另外,還要面臨期末考試。就這樣,所有的壓力一股腦地向她襲來,女兒病倒了,即使這樣,我怕耽誤學習仍然讓她帶病堅持上學。

         競賽的前幾天,女兒突然給我打電話說:「媽,我病了,臉上起了幾個水泡。」我一聽著急了,為了不耽誤考試和競賽,我趕緊開車帶她到醫院治療。經醫生檢查是「天皰瘡」,這種病主要是免疫力低,再加上學習壓力大上火得的病。看完病後,我怕耽誤孩子的考試,就直接把女兒送回學校,到了校門口,女兒說什麼也不去教室,非要回家休息幾天。我想:長這麼幾個痘痘就回家,耽誤了考試和競賽怎麼辦呀!再說了,連這點苦都受不了,將來怎麼考大學,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不行,堅絕不能讓她回家。就這樣,我與女兒僵持了整整一節課的時間,女兒見拗不過我,哭著進了教室。回家後,回想女兒一臉的委屈,我心裡不僅一陣酸楚,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可是,為了孩子的學習我只能這樣。

兩天後,女兒又打電話說她臉上的水泡增多了,我只好又帶著女兒到處求醫問藥,市裡的醫院幾乎都看遍了,也沒查出女兒得了什麼病。女兒臉上的水泡越來越多,幾乎滿臉都是,而且身上也開始起了,達到無法控制的地步,醫生說:「可能是『天皰瘡』,這種病市裡僅有一例,而且不長時間就死了,所以要慎重對待。」聽了這話我覺得天要塌下來了,想想女兒人生剛剛開始,就要面臨死亡的威脅,我的心都快碎了

        然後我就領女兒千里迢迢來到北京,結果在兩家最有名的皮膚病醫院也沒有查出女兒得的到底是什麼病。這時候,女兒身上的水泡越來越多,幾乎全身都是,連舌頭上、腳上都長滿了水泡,飯也不能吃,路也不敢走。晚上女兒疼得睡不著覺,成宿喊叫,醫生說:「只能用激素控制,而且要長期服用。」我聽了心裡非常難受,因為我知道激素對人體傷害太大了,長期服用,女兒就會成了一個激素小孩,會特別發胖走形的。不過還好,女兒用上激素不到一個月病就好了,我們都非常高興。於是,我和女兒商量減激素,結果減快了病又反彈了,而且病情比以前更嚴重,女兒滿臉滿身都是水泡。看著女兒痛苦的樣子,我真是無能為力,撕心裂肺般地痛苦真是讓我生不如死。心想:這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我如此的付出卻換來了這樣的結果?女兒不但沒有成就我的「大學夢」,卻落得一身的病。就在我痛苦、迷茫之時,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在全能神的話語裡,我找到了自己痛苦的根源,全能神說:「撒但以知識為誘餌,聽清楚了,只是一種誘餌,讓人『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讓人用知識作為武器來武裝自己,然後好用知識去開啟科學的大門,就是你學的知識多了你就會明白更多,這些都是撒但告訴給人的。撒但也告訴人,讓人學知識的同時也讓人樹立遠大的理想,有『抱負』,有『理想』。在人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撒但給人輸送了不少這樣的信息,讓人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覺得這些東西是對的,是對人有益處的,人就不知不覺走上了這樣的道路,不知不覺被自己的『理想』與『抱負』牽引著往前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通過全能神話語的揭示,我認識到知識是撒但敗壞人類的誘餌,它藉著知識把各種毒瘤灌輸到人的裡面,什麼「知識改變命運」、「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什麼「光宗耀祖,功成名就」等等,撒但就是用知識作幌子引誘人,讓人沿著一條錯誤的道路追求,為此活在它的網羅之中。感謝神話語的開啟與引導,讓我知道了女兒今天所遭受的這一切的痛苦都是撒但加給的,因著自己沒有分辨,從小就被「知識改變命運」這個毒素控制,為此苦苦掙扎,妄想藉著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改變女兒的命運,結果知識非但沒有改變我和女兒的命運,還導致差一點斷送了女兒的命。全能神的話語開啟了我的靈眼,讓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我願棄絕撒但歸向神。從此以後,我便正式加入教會生活。

        開始,教會的姊妹們每天都抽空來看望我和女兒,有時還幫忙幹這幹那。一天,教會的姊妹怕我因女兒的病熬倒身體,就給我讀全能神的話語,全能神說:「人所面臨的現實永遠都與人的夢想有距離,永遠不能像人想像的一樣如意,人在這樣的現實中不能得到滿意,不能得到滿足,甚至有的人一再嘗試想各種辦法,找各種途徑為自己的飯碗、自己的前途,也為改變自己的命運作出各種努力與犧牲,但最終的結果是人即便可以憑藉人的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與願望,但人永遠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無論人怎麼折騰都不能越過人自己的宿命。無論人的能力大小、智商高低、有無心志,然而在命運面前人人平等,不分大小、高低、貴賤。人的一生從事哪種職業,靠什麼維持生計,擁有多少財富,不取決於人的父母,也不取決於人的才能與人的努力或野心,而是取決於造物主的命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看到人能幹什麼工作,擁有多少錢財,神都給人預備好了,只是人不順服神的主宰,老是活在自己的想像觀念中,憑著自己的野心慾望去追求,即使人想盡各種辦法也是無濟於事,所以人才活在痛苦中。全能神的話讓我的心稍得安慰,我的心平靜了許多,不再那麼痛苦了。

人的命運誰做主,姊妹

        她說:「姊妹,人在命運面前就是『順天命,盡人事』,把你女兒的病向神交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再配合給你女兒治病,病能不能好都在神手裡。」我聽了點點頭,之後我每天向神禱告,把女兒的病交在神手裡,或好或壞我都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當我把女兒交託給神的時候,同時我找了一些偏方給女兒治病,結果女兒的病不知不覺就好了,真是感謝神!見女兒的病退去,雖然道理上知道人的命運掌握在神的手中,但是,因著自己被撒但敗壞得根深蒂固,撒但的野心慾望又在我心裡蠢蠢欲動。因著女兒的病,我給她請假一年,看到她的病已經好了,我便開始著急了,心想:這要是在家呆一年那心還不散了嗎?明年去上學還能跟上嗎?要是考不上個好大學將來能幹什麼?越想心裡越覺得不踏實。正好,班主任打電話叫女兒到教室旁聽,我高興地答應了,心想:女兒這下有救了。當我跟女兒說的時候,女兒很不情願,但是因著強不過我,只好去了,結果不到一個星期,女兒又病了,頭暈得都不敢動。我趕快開車過去,看見女兒蜷縮著躺在床上,臉色蒼白,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見此情景,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懊悔得真想打自己兩個嘴巴。我趕緊把女兒背上車,一路上,我不停地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逼女兒?這到底是為什麼?我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神啊,我這是怎麼了?求你開啟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後來,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了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人類生存了一代又一代,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黑暗,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讀完神的話,我恍然大悟,原來撒但用名利來捆綁人、控制人,讓人一生都為名利追求,藉此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看顧與保守,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中,最後,為了名利爭奪,失去人的模樣,最後與撒但同歸於盡。回想自己為什麼能滅絕人性地逼女兒,女兒的病剛剛好,我就讓女兒去上學,不都是因著名利導致的嗎?為了將來女兒能有出息,過上人上人的生活,我竟然喪失了人性,不顧及女兒的感受,一次次地逼得女兒差一點要了命。感謝神及時地拯救,讓我看到了撒但的險惡用心,陰謀詭計,妄想利用知識、名利來捆綁人、控制人、吞吃人,我願堅決棄絕撒但,不再受知識、名利捆綁,將心歸給神。我只願把女兒的命運交託在神的手中,相信神的主宰,順服神的命定。從此以後,我再也不逼女兒去上學了,自己也覺得活得很輕鬆,我與女兒的關係也越來越好了。

        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女兒再去上學時,學習還是那麼優秀。初四下半年學校分流,就是學習不好的,老師都勸他們去高職上學。女兒聽說上高中得搭上半條命,因自己的體質不好,也想上高職。當我去學校給女兒報名時,老師們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說:「教學這麼多年還沒遇見過你這樣的家長,人家的孩子在班裡考試成績倒數幾名,家長都不讓孩子上高職。你女兒在班裡前幾名,你卻讓孩子上高職,真不知你是怎麼想的?你知不知道?這個選擇意味著你女兒的前途都沒了,孩子小不懂事。你還不知道嗎?」我笑著說:「這是孩子的選擇,我尊重她的選擇。再說人的命運好壞人定規不了,現在有多少研究生,博士生還不如沒上大學的有出息,我看人的命運那都是天命定。」在場的老師聽了都不吱聲了,其中一個老師欽佩地說:「哎,你看事跟別人不一樣,你一定不是一般的人,你是幹什麼工作的?」聽到她的話,我感到非常自豪。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呀,傻乎乎的不知道,就知道兒女進入高等學府那就出息了,那就光宗耀祖了,到有一天兒女回來了,你跟他講信神的事,他反感,你跟他講真理的事他聽了說你傻,就笑話你,藐視你所說的話,那時候你就覺得:哎呀,把兒女送到那種學校接受那些教育走錯路、選錯路了,但是後悔也晚了……我就沒看到一個人說:兒女上學的時候就是讓他簡單地認識一些字,能讀下來神話,明白什麼意思,之後就讓他好好信神,再學個有用的專業,自己如果能有個好工作,能顧著自己,要是他素質好,人性又好,神家要選用他做帶領,或者在神家盡本分,那就更好了,如果神家沒用他,他自己在外頭也能有個飯碗養家糊口就完事了,其餘就是讓他在神家接受從神來的,不讓他在社會上被污染、薰陶,人沒有這個信心、沒有這個膽量能把兒女帶到神面前。」(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要認識自己裡面根深蒂固的思想觀點》)全能神的話說得太好了,知識越多,撒但的毒素越多,將來就不容易接受正面事物、接受神的話語,人類就會走上一條錯誤的道路,沿著撒但引誘的錯誤道路追求,最後與撒但一同被毀滅,那時候,後悔也晚了。現在唯一就是把自己的子女帶到神的面前,讓她接受神話語的拯救,這才是人生的正道。感謝神的開啟,我願把女兒交託給神,把她帶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親自帶領與拯救。從此以後,我就經常給女兒讀全能神的話,而且還講自己的經歷,在我的帶動之下,女兒也學會禱告依靠神了。

        女兒放假回來,晚上,我們述說著別後之情,女兒高興地對我說:「媽,有神的日子真好!上次,我在回學校的路上忘記拿入學通知書了,回來拿吧,離家幾百里地,不回來拿吧,怕沒有通知書報不上名,這可怎麼辦?我心裡特別著急,就在這時候,我急忙呼求神,這時候,我心裡特別地平靜。在神的帶領下,我心裡有了路途:先打一個電話給學校老師問一下再說。結果一問,你猜怎麼著,老師竟說這次不拿以後再拿也行。看到有神做我的後盾,我心裡不慌了,我學會冷靜了。更看到神真是全能主宰一切超過人的所思所想。」聽著女兒會依靠神了,我心裡很高興。接著女兒又說:「我剛到學校的第一節課,老師就問我們各自的理想是什麼?有的說當班長,有的說當學習委員……眾說紛紜,我覺得他們的回答很庸俗,你猜我怎麼回答的?我說:『順其自然,隨遇而安。』當我說完的時候,所有的學生把目光全都轉向了我,他們的眼神中透露著欽佩,彷彿在說:『你真了不起。』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神在帶領我,感謝全能神!」此時,我們兩個人都開心地笑了。

        感謝神的作工拯救了我,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脫離了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與轄制,不再受「知識改變命運」的捆綁,看清了知識不僅不能改變人的命運,反而還能敗壞人、捆綁人,讓人遠離神、背叛神,最後被它吞吃。看到只有全能神是人類唯一的拯救,人只有接受全能神發表的真理作生命,順服造物主的擺佈、安排,我們才會有真正好的命運、前途!人才活得輕鬆、自由、釋放。正如全能神說:「如果一個人對待神主宰人命運一事的態度是積極的,當他回顧自己走過的路,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主宰的時候,他便有了更真實的願望要順服神所安排的一切,也更有決心有信心讓神擺佈他的命運,不再悖逆神。因為他看到當人不知道命運是怎麼回事、不明白神主宰的時候,人自己任著自己的性子在迷霧中摸爬滾打、跌跌撞撞,那段路程走得太艱辛,也太心酸。所以當人認識到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聰明人便選擇認識、接受神的主宰,告別『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美好人生』的痛苦的日子,而不是繼續與命運抗爭,也不是繼續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所謂的人生目標。沒有神的日子,看不到神的日子,人不能真切地認識神主宰的日子,每一天都過得沒有意義,毫無價值,苦不堪言。無論一個人身處何方,身兼何職,人的生存方式與人的追求目標給人帶來的都是無盡的心酸與難以釋然的痛苦,讓人不堪回首。人只有接受了造物主的主宰,順服造物主的擺佈與安排,追求得著真正的人生,人才能逐步擺脫所有的心酸與痛苦,擺脫人生的一切虛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全篇完)

摘自《探討東方閃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