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干涉女儿的婚姻,顺服神的主宰真轻松

        早晨清风徐徐,王瑶注视着手机屏幕里的小女儿,听她亲昵地诉说她与丈夫、公婆相处的点点滴滴,看着她甜美幸福的笑容,王瑶的心情也舒畅无比。小女儿彩云已远嫁韩国两年了,回想起当初,王瑶得知彩云找了一个与她的想象标准差十万八千里的男朋友,打心眼里一百个不同意这门婚事,还差点闹得跟女儿决裂……所幸有神话语的引导,是神的爱消融了她们母女间的摩擦。

因女儿的对象  母女间发生争执

        两年前的盛夏,空气仿佛热得都要膨胀到爆炸,从韩国读书回来的彩云又给王瑶丢下了一个重磅“炸弹”:“妈,我找对象了,说了你可不要生气,他是韩国人,家住农村,家庭条件一般,大我十三岁……”没等女儿把话说完,王瑶情绪激动大声嚷道:“什么?大十三岁?不行,绝对不行!我早就和你说过了,顶多大五岁,他都快赶上我们的年龄了!我不同意!”

        王瑶一口否定,彩云僵硬在那,有些不知所措。彩云的爸爸听到动静从卧室出来,打开冰箱从里面拿了一瓶冰镇的饮料,递给了王瑶,安抚地说:“孩子她妈,天气这么热,喝点饮料降降火,有什么事心平气和地说,咱彩儿可是懂事的孩子。”王瑶打开饮料,咕咚,咕咚连喝了几口,平静了许多,她拉着彩云的手,苦口婆心地说:“彩儿,你一个留学生,什么样的人不好找,非得找个外国人,年龄还这么大,那你说以后他叫我们爸妈,我们怎么应啊,这要是带回老家,村里的人怎么看我们,会不会说我们的彩儿找了一个老头,你叫爸妈的老脸往哪放啊。”彩云的爸爸接上话说:“是啊,彩儿,你妈说的没错,听你妈的话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做决定,免得到时候后悔,爸妈这也是为你好啊。”说完话看看彩云,又看看王瑶。此刻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只听见钟表滴哒滴哒的声音。片刻,彩云的爸爸又抬头看了看钟表说:“彩儿,时间不早了,你先回房休息。”

        躺在床上,王瑶的心乱如麻丝毫没有一点睡意。她想到自己对女儿们婚事的要求,只要门当户对,家庭条件比较不错就可以了,难道这样的要求都错了吗?!可事实上呢?大女儿云云长得漂亮,结果却找了一个长相丑陋、整天在海上工作,连个固定的家都没有的对象。那时她竭力反对,可云云像吃了秤砣一样,还非他不嫁。后来还是云云的几句心里话改变了王瑶的态度,云云说:“妈,他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他对我很好,他这人心眼好、心地善良,而且做事果断有拼劲,如果我放弃了他,恐怕以后找不到对我这么好、有主见的人。妈,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也是为我以后的幸福,但是我已经长大了,也会自己衡量好坏,你就相信女儿的眼光……”后来看着云云婚后的生活的确过得很幸福,女婿对她很好,王瑶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了。

        可这才没过多久,小女儿又来这一出。王瑶的心再也静不下来,翻江倒海:两个女儿就数在彩儿身上花费的心血最大,供她上学,供她出国留学,现在倒好,她找了一个外国人,如果真嫁过去了,以后想见她一面都难;万一我们要有个三长两短,她也照顾不了我们,更不用指望她养老了。不行!我不能答应这门婚事……王瑶越想越着急,眉头皱得显出了括号,她不甘心自己多年的心血就这样付之东流……此刻,她的心离神很远,一心只想着怎样做才能挽回女儿的心。她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的夜空,她突然有了主意……

想改变女儿的婚姻,却伤了女儿,伤了自己

        一天,彩云在客厅里看电视,王瑶从卧室出来,拿着一盒巧克力,坐到彩云身边拉着她的手说:“彩儿,妈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巧克力,你尝尝。”彩云吃了一口说了一声:“谢谢妈,妈妈真好!”王瑶觉得是时候了,她迫不及待地问:“彩儿,前几天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彩云听出了王瑶的意思,她拉着王瑶的双手,诚恳地说:“妈,你就放心吧!他虽然年龄大了一点,但是他对我很好,你就答应了吧。”王瑶听了女儿的话很生气,但她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用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说:“彩儿,你们三姐弟你书读得多,你明白的道理也多,爸妈在你身上花的钱也最多,爸妈从小把你养大,花钱供你读大学,你说爸妈容易吗?你就好好地听妈的话在国内找一个,以你的条件在国内随便找一个也比他强。以后你有什么难处,爸妈还能给你帮上忙,你这要是嫁到国外身边没个亲人,爸妈也放心不下,你说是不是?”彩云听后笑着说:“妈,你就放心吧,他们一家人对我都很好,我在韩国也有了自己的工作,生活上也没有什么难处,而且我也习惯了韩国的生活,妈你就别为我担心了。再说了,现在乘飞机很方便的,来回就三四个小时,我会常回来看你们的。”听了彩云的话,王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冲着彩云吼道:“彩云啊彩云,你现在翅膀硬了,我好说歹说,你还是一意孤行不听我的话,我不管你了,你爱嫁谁嫁谁!”说完就气冲冲地上楼了。

        回到房间,王瑶一头栽倒在了床上:这彩儿咋就这么死心眼,两人年龄相差这么大,老夫少妻的,这可咋生活呀?他以后要是死了,彩儿不得守活寡吗,那日子还咋过呀?王瑶完全陷入了风暴中,她想安静下来,但想到这是女儿的未来啊,怎么能不慎重呢?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感到心里黑暗、痛苦。这时,她忽然才想到自己是信神的人,若有神的同在,她应该是平安喜乐,有方向有目标的,可是现在她内心争战、痛苦,还对女儿发那么大火,这是中撒但诡计了,她意识到自己的心已经离神很远,感觉不到神的同在了。她赶紧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的心很乱,灵里感觉黑暗没有路途。女儿找了一个韩国人,不合我意,我想尽办法拦阻她,我不愿意让她嫁到韩国去,我这都是为她好,她怎么就不明白呢?神啊!我现在感觉很痛苦,不知道该怎么办?求你带领我。”

基督徒在家里为女儿的婚姻祷告神

神话语的开启引导

        祷告后,王瑶的心平静了许多,她回想这些天在临到女儿婚姻的事上,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个基督徒该有的样式,说了很多没有理智的话。她觉得自己错了,但又不知以后该怎么对待女儿的婚姻,就在她迷茫、无路之时,她想到了神的话:“人一生中要遇到很多人,但谁也不知究竟谁是自己婚姻中的另一半。尽管人都在婚姻这件事上有自己的主张、自己的想法,但是最终能真正成为自己另一半的那一个人究竟是谁,人不能预知,人自己说了不算。……无论婚姻本身给一个人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痛苦,然而,造物主命定好的每个人在婚姻中的使命是不会改变的,是人必须要完成的,而在婚姻背后的每一个人的命运是不会改变的,是造物主早已命定好的。

        “当一个人独立的时候,他便开始走上自己的人生之路,而他的人生之路在一步一步地通向与他婚姻相关的人、事、物,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即将在他婚姻中出现的人也在一步一步地靠近这些人、事、物。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两个不相关的人因着相关的命运而逐渐地走入了同一个婚姻之中,奇迹般地成了一家人,奇迹般地成了‘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

        神的话让王瑶心里豁然开朗,她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人的一切,包括人的婚姻都是神早已安排好的,一个人要嫁给谁或娶谁,对方家庭条件怎么样、长相如何、年纪大小都是人不能选择的。王瑶不由地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却嫁给了另一个人,外表上看自己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冥冥之中是神在主宰着一切。自己也曾为喜欢的人做出了一番努力,用绝食逼父母答应她的要求,但终究没能改变了。又想起在大女儿云云的婚姻上,她偏偏就找了一个长相丑陋、家无居所的人,即使自己百般地劝说女儿让她放弃,也是枉然。今天彩云找了一个韩国人,家庭条件一般,年纪又大,这也是神命定好的,而我信神多年,明知道神主宰一切,却不能在实际生活中顺服神的主宰,还想要掌管女儿的婚姻做出这么多愚昧的事。每个人的命运都是神手的精心安排,谁能与神较量、抗衡呢?自己真的是太不自量力了!在婚姻面前人人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但每个人所选择的能不能成为自己人生中的另一半,这不是哪个人能说了算了,而是神的命定安排。认识到这些,王瑶懊悔不已,发现自己真的错了!又想起发生在身边的很多因不同意儿女婚事,儿女与父母闹翻的例子,有的儿女离家出走;有的与父母断绝关系;还有的选择了私奔;更甚至有的人因着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而自寻短见。这些悲剧的发生都是因着人对神的主宰不认识导致的后果,想到这些王瑶感到后怕,她庆幸自己蒙了神的保守,是神的话及时的引导、开启,让她有了方向。

顺服神的主宰

        之后,王瑶又看到神的话说:“解决人的这种情形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告别以前的生存方式,告别以前的人生目标,对自己以前的生存方式,以前的人生观,以前的追求、愿望与理想作一个总结,作一个解剖,然后再对照神对人的心意与要求,看看自己的生存方式与人生观等等有没有一样是与神的心意相合的,有没有一样是合乎神要求的,有没有一样能给人带来正确的人生价值,有没有一样让人活得越来越明白真理,活得有人性、有人样。……当你认识到这些的时候,接下来你该做的就是放下旧的人生观,远离各种陷阱,你的人生让神为你做主、为你安排,只求顺服神的摆布、神的引导,没有自己的选择,成为敬拜神的人。

        王瑶静下心来从神的话中反省自己痛苦的根源。原来撒但的毒素“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已成为自己的生存法则,受着撒但毒素的支配总想与命运对抗、摆脱神的主宰,妄想靠着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和两个女儿的命运,但是越对抗越感到痛苦。王瑶想起自己不同意彩儿结婚时的顾虑,她觉得女儿嫁给一个大女儿十三岁的人,丢了她的脸,怕村里人会说她;还有她辛苦供女儿上学,出国留学,就指望女儿以后能多照顾自己和丈夫,好老有所依……这些哪是为女儿考虑,分明是处处为自己考虑,为了自己的利益、脸面、虚荣,她才这样反对女儿的婚姻,自己真是太自私了!她的举动不但伤害了女儿,更伤了神的心。神用话语浇灌喂养她,摆设各种人事物让她经历,让她得着神赐给的真理生命,而她却不知还报神的爱,不追求真理,到现在看事观点还是和世人一样,处处为自己考虑,不但没能荣耀神,还羞辱了神。想到这些,王瑶恨恶撒但,是它引诱人让人与神对抗,使人都活在痛苦之中,更痛恨自己愚昧无知,不追求真理,不根据神的话中看事。王瑶清醒了,她要凭神的话活着,放下自己的意思,放下自己的利益,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把自己的命运,女儿的婚姻、命运都交托给神。当王瑶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心灵里感到特别得释放,她爽快地答应了女儿的婚事。

        不久,彩云嫁到了韩国,彩云的丈夫对她很关心,在生活上也很照顾她;她的公婆、家人也没有因着国籍的不同,为难她,对她很关照;虽然她不能天天在身边,但经常回来看望王瑶……王瑶发现自己以前所担心的,现在一看都不是那么回事。

经此一役,收获小感

         从痛苦挣扎中走出来,王瑶从心底里感谢神摆设的环境,让她从中学到了功课,对神的主宰有了认识。回想着自己的婚姻,到大女儿的婚姻,再到小女儿的婚姻,还有身边形形色色的人的婚姻,王瑶真实地感受到了神话语的权柄,每个人的婚姻都是神命定好的。不管神给哪个人安排的,再不合人的观念,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的一生都在神的主宰之中,不管你愿意,或者不愿意,都无法摆脱神的主宰。而人的观念都来自撒但,撒但将合乎人肉体的毒素灌输给人,就像“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我的婚姻我做主”或“我是你妈妈(爸爸),我有权干涉你的婚姻,我是为你好!”等等,当自己的、或是儿女的婚姻不合自己观念想象的时候,就身不由己地反对、较劲,深陷撒但的漩涡中。王瑶从对待自己和女儿的婚姻上也体会到了这一层,同时也深深地感受到只有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才能摆脱撒但的愚弄,活得轻松快乐。

        一路走来,王瑶看到了神的爱,神给安排的都是最好的,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都是人生的一笔财富,都是她认识造物主的机会;也感受到只有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才有好的命运,活得才会自由释放!她要继续在生活中追求顺服神,认识神,一切荣耀归于神!

——  周玲

摘自《追逐晨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