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自學醫生的曲折故事

        一句妙言警句說得好:「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還有人常說的:「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這些話無疑代表著人對自己未來的憧憬與追求。我雖然生於50年代,也曾對自己的生活充滿嚮往,一心想著靠上大學來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是事與願違,我與大學擦肩而過。後來我自學成醫,想靠著自己的技術去踏踏實實地賺錢養家糊口。可是在中國,你想憑著自己的實力立足生存,也是難上加難的事,誰能經得起政府衙門相關部門的層層「剝削」呢?

        工作後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去了公社計劃生育小分隊,有幸接觸到衛生界,我心想:「雖然我沒能考上大學,但我不能這樣虛度光陰,得學點醫學知識,或許能從這撈個飯碗?」於是我借了一套醫學書籍開始自學,期間我有不明白的就向身邊的醫生詢問。經過幾年的努力,我順利通過各級考試獲得了資格證與職稱證書,成了一名鄉村全科醫生。當時在考證前衛生局的人說:「只要有這兩個證,就是一名合格的醫生,是政府許可的,在中國到哪兒都可以開診所。」

        1993年,我又通過熟人去縣醫院進修了一年,之後在離家不遠處開了一個小個體診所。診所開業後,病號還不少,但不久我開診所這事驚動了公社衛生院院長。他找到我說:「你不能在這裡開診所,你離我們太近,爭我們的病號,你趕緊走,不走就罰你一萬元錢。」想到要在這裡幹還得拿一萬元錢,我上哪裡湊這麼多錢呢?沒辦法,我只得回家幹。由於我村人口少,在家幹掙錢少,根本供養不了幾個孩子上學。一年後,我又出來開診所了,選了一個離衛生院遠的地方。這次開業病號也不少,可是開業沒多久,縣物價局的人就來了,來查我有沒有多收費。最終他們也沒查出我賣藥哪個地方高,就說:「我們到別的地方,他們都得拿錢,500元、1000元不等,這是政策規定,你挑哪個數字?」我說:「我還沒開業多長時間,不知掙夠500元沒有,你們能不能晚一段時間再過來拿錢?」其中一人不耐煩地說:「你拿錢不拿?」隨即從公文包裡拿出處罰單。無奈我只得去抽屜裡拿錢,把所有的不到五百元全給他們了,他們才拿錢走人。

        此後,我這一個不起眼的小診所,相關部門卻逐個來「光臨」。一天,縣藥檢所的幾個人來了,他們是來看有沒有賣假藥、劣藥。我說:「我要賣假藥、劣藥,不是自己砸自己的飯碗嗎?」他們檢查後沒有發現假藥,其中一人拿了一瓶藥說要回去檢驗一下,讓我拿檢驗費800元錢。見他態度很強硬,我只得多說好話:「我沒開業多久,就別檢驗藥了,我給你們幾百元錢中不中?」一個自學醫生的曲折故事他們見我拿錢就笑了,有一個人恬不知恥地說:「你剛才就該拿錢了。」他們拿了錢這才走了。又一天,鄉裡地稅局的兩個人來了,說我不是這兒的人就得交土地稅,之後我就去土管所交錢了。還有一天縣衛生局消殺(消毒、殺菌)科的三個人進了屋,一看就來者不善,他們到處查看,最後以我的消毒包內沒放標籤為由罰款1500元,把罰款單往桌上一扔幾個人就走了。後來,我託關係同學替我交了200元錢才了結此事。之後的幾年裡,藥檢所與物價局的人幾乎每年來兩次,每次都要給他們至少200至400元不等。還有縣衛生局的醫政科與縣防疫站的人也時不時地來,每次來都得給他們錢。這些部門名義上來做他們的工作,其實他們對這些根本不關心,而是拿錢就走。

        一次,不知什麼「風」把縣衛生局稽查大隊的幾個人「颳」來了,是因我輸液合格證(辦證只28元)晚辦幾天,他們進屋就讓我交罰款500元,我稍辯駁遲疑一下,他們人就走了。沒過幾天,縣法院的一行四人開著警車來找我,不由分說把我拉上警車,戴上手銬,拉著又去抓了另外幾個鄉三個開診所的,把我們送進了拘留所。三天後家人託關係找熟人交了1300元罰款,我才從拘留所出來。後來我聽說縣衛生局稽查大隊沒權抓人,他們就讓縣法院抓人,縣法院為他們抓一個人,他們給縣法院提800元。這真是官官相護,狼狽為奸啊!

        2003年5月的一天,我村的一個在鄉衛生院上班的醫生讓我躲躲,說縣衛生局要取締無證診所。事實上我有資格證與職稱證書,另外我每年都向鄉衛生院交開業執照的錢,但是他們不給發執照,交的錢也不給退。為了避免麻煩我就鎖上門出去了,可是當我回來後,只見診所的門大開著,屋裡的藥品、各種器械全都不見了,屋內一片狼藉,面目全非。看到這一切,此時我心如刀絞,大腦裡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心想:「為了能成為一名醫生,靠著自己的雙手掙點錢能使生活過得好一點,我不惜一切代價,辛辛苦苦地自學醫術,不知花了多少時間熬了多少個夜晚,這個診所是我唯一的依靠,現在卻被洗劫一空,我該怎麼辦呢?」我仰天長嘆,欲哭無淚。為什麼我靠自己的努力掙口飯吃都不行?這上哪兒講理去?我該怎麼生存下去呀?

        幾天後,我去縣衛生局想問問我的器械的下落,剛好碰見我一個同學的妻子,通過交談我得知她是衛生局工會主席,我說起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同學的妻子聽後誘勸我說:「你別自己再幹了,你看現在這形勢,我給你說說,你到衛生院上班吧。雖然這沒有你個人開診所掙錢多,但如果你能來衛生院上班,給你弄個合同制工人指標,到時候一退休咋說一個月也能開個一兩千元,這是多好的機會呀!」聽她這樣說後,我也感到開診所風險太大,如果去衛生院上班,就不用應接不暇地面對那些像餓狼一樣的各部門時不時地來要錢了,並且幹上七八年退休了還能有退休工資,思前想後,我就同意接受了這次的招聘,看到招聘書上蓋著縣衛生局的人事科和醫政科與鄉衛生院的大印,我感覺很保險,萬無一失了。就這樣,我辛辛苦苦在衛生院幹了七年。這時衛生報上不斷傳出好消息,說2010年國家要給衛生系統發工資。我心想:這下可算盼到好時候了,來衛生院時是支付盈虧,領的工資是掙錢利息的70%。現在國家要發工資了,雖然我是合同工,但待遇和正式工是一樣的。可誰知,一聽說發工資了,以前在醫院以外十多年的醫生都陸續回來了,這時的鄉衛生院又成了香餑餑。而我們這些被聘用的人都得被攆走,讓哪兒來回哪兒去。面對這不公平的待遇我拿著聘書去找院長,可院長說:「那聘書是縣衛生局辦的,沒通過縣委人事局,現在縣人事局不同意,我們也沒辦法。」第二天我拿著聘書又去找衛生局長,局長看了看我的聘書,面無表情,沒有說一句話,最終還是於事無補。

        後來聽衛生院的一個老醫生說,當時去縣衛生局申訴的人數有327人,都無果而終,實際上被騙的還不止這些人,有的因害怕衛生局的勢力,說現在還在他權下活著,怕到時候事辦不成,再讓他們倒打一耙,招來更大的禍患,許多人都忍氣吞聲了。

        回想我這二十年來開診所從醫的遭遇,至今還歷歷在目,在這殘酷的現實面前,我的內心充滿了糾結與傷痛。我不禁一次次地發問:開診所被各單位層層剝削,生存都成了問題,後來招聘進了衛生院上班,轉眼就要退休了,卻遭到解僱,他們為什麼那麼猖狂,肆無忌憚地招這麼多人,又敢把這麼多人一下都攆走,單一個小小的縣衛生局長能有這麼大的權力嗎?這背後的支持者究竟是誰呢?為什麼這個世界如此不公平,讓人一次次地遭受打擊與欺騙,我憤恨不已,我不止一次在心中吶喊:我的人生路在何方?誰能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呢?

        後來,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神的話讓我心靈得到了安慰,神的話說:「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人類拒絕他的看顧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鑒察,寧願與那仇敵一起嘗盡那深海中的苦澀滋味。……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摘自《全能者的嘆息》)神的話撫慰了我痛苦憂傷的心,原來我一路走來遭受的挫折磨難及所受的痛苦與無奈全能神都看在眼中,他在等待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能來到神面前,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可我遠離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一心想憑著自己的實力立足生存,沒想到對生活充滿希望的我,如今卻落得如此狼狽。回想自己的坎坷經歷使我心酸掉淚,我憑著自己的雙手努力拼搏,沒想到換來的都是挫折、痛苦與無助,但全能神卻默默地守候在我的身旁,等待著我回轉,最終把我帶到了他的面前,我如同流浪多年的孩子回到了母親的懷抱,體嘗到神對我真實的愛。神的話語溫暖了我的心,我被神的愛深深感動,在神話語的餵養澆灌之下,我經常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語,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

一個自學醫生的曲折故事

        通過讀神的話,使我看清了中國政府行政機構裡的黑暗,在這個邪黨統治下,根本沒有人權自由,他們各自為政,盡搞欺騙、敲詐勒索百姓的錢財,讓人無法生存下去。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摘自《 作工與進入(八)》)「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摘自《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全能神的話讓我認識了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人都經撒但敗壞了,敗壞人類掌權就是撒但掌權,敗壞人類掌權導致世界越來越黑暗,越來越混亂。中共魔黨它們打著為人民為務的幌子用各種花招與手段來欺騙人、蒙蔽人、玩弄人,人民根本得不到真正的自由與合法的權益,法律根本不是用來保護人民的,而是它們用來掩蓋罪惡的花招的。殘酷的現實一次次地挫敗了我謬妄的觀點:「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因在中共邪惡政黨的統治下生存,處處都是攔截、掠奪,老百姓只有被欺壓、被踐踏、被宰割的份。多少和我一樣遭遇的人想喊冤叫屈,卻找不到說理的地方,在中共掌權的國家裡,根本沒有公平公義,更沒有伸張正義為民伸冤的地方,都是撒但掌權,魔鬼掌權。神的話讓我認識了只有神是人唯一的依靠與寄託,只有基督能發表真理拯救人脫離黑暗,使人活在光明中。

        我現年60歲了,坎坎坷坷經歷了太多的人間不平,體嘗到了有冤無處訴,有理無處講,暗無天日的痛苦滋味。通過讀神的話我明白了,我這一生所受的苦都是撒但掌權帶來的,人間沒有公平公義,只有神是公義的,是神拯救了我。現在我跟隨神已經六年多了,在這幾年裡我得的太多了,體嘗到了神對我真實的愛與拯救,我願永遠跟隨神,把自己的餘生全部獻給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筆者:王俊

摘自《中文聖經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