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一)

        我是一名90后,从小就在家人的呵护下长大,父母除了在学习上对我要求严格一点,其它什么事都顺着我,我过着“衣来伸手丶饭来张口”的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变得狂妄自是、娇生惯养。在家里从来沒有一个人敢说我个不字,就连妹妹也要让着我,若是家里哪个人不听我的或是惹怒了我,我就会大吵大闹,导致整个家都会被我搅得不安宁。父母也拿我沒办法,常说我:“你就是挨不得碰不得,要是哪一天你这坏脾气能变了,那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2007年,父母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之后常有叔叔阿姨们来我家里聚会,他们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在一起相处都沒有隔阂,活得很轻松丶很释放,他们很友善、很亲切,我对他们也越来越有好感。后来,我也开始和他们一起读神的话,通过一段时间读神的话和聚会交通,我从心里认定了全能神就是独一真神,是主宰万物的那一位。一次我看到神的话说:“未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是顺服神的,本是听神话就顺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当人经撒但败坏之后,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坏了,这样人对神的顺服、对神的爱也都失去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人一直活在黑暗权势的笼罩之下,被撒但的权势捆绑不得释放,而且人的性情经过撒但的加工越来越败坏,可以说,人一直活在撒但的败坏性情里,不能真实爱神。那么,人若想爱神,必须脱去自是、自高、狂妄、自大等等一切属于撒但的性情。”(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不能代表神》)神的话使我明白了,未经撒但败坏的人,是能听神的话、对神有顺服、有良心理智的人。但是人经撒但败坏之后,人就有了撒但的败坏性情,随之人越来越堕落,变得狂妄、自是自高、自私自利,人与人之间不能和睦相处,而是互相防备、互相猜疑,充满了争斗厮杀……。而我从小就狂妄自是,总要别人都听我的,这正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今天全能神就是发表话语来审判人、洁净人、变化人的败坏性情。明白了这些,我便向神祷告:“神啊!我的狂妄性情实在是太严重,今天只有你能够变化我,我愿依靠你,愿你作工变化我……。”90后,呵护,坏脾气,娇生惯养,衣来伸手,转变,饭来张口

一次,妹妹放学回家正在写作业,当遇到几个不会做的题时,她就叫我教她,我拿起作业本一看,觉得这几个题很简单,便脱口而出:“这么简单的你都不会啊!你真是完了,你上课是不是睡觉去了?”妹妹听后不高兴地望了我一眼,但没说什么。接着我一个题一个题地讲给她听,当我讲到一个代数题时,妹妹对我的解答提出了质疑。我心想:你不会做,什么也不懂,还说我的不对,你知道啥呀!于是我说:“就是这样做的,我说的是对的!”她反驳道:“昨天我做了一个类似这样的题,就是按你这种答法写的,最后老师给我划了个大叉,你这样答肯定不对,我不听你的。”听到她说不听我的,我气愤地说:“我说的明明是对的,你竟然不听,那你干嘛叫我教你,有本事就自己写啊!”妹妹见我说话咄咄逼人,也不甘示弱地说:“自己写就自己写,你以为我稀罕你教啊!”听到这话,我的火气来了,吼道:“行!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下次你求我我都不会再教你了。”接着只听妹妹说:“哼!求你?我才不会求你,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话音刚落,我当即就给了她一巴掌,我们两人就这样打起来了。这时,正在厨房做饭的妈妈听见我们的打闹声,赶紧跑了出来,训斥道:“你们两姐妹是在干啥呀?不好好地做作业,怎么为一点小事又斗起来了?当姐姐的也不知道让让妹妹!”听到这话,我大声嚷道:“难道我大,我就得让吗?要是这样让下去,那每次吃亏的都是我!”说着我就冲到自己房间去了。

        回到房间,我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觉得妈妈不该这样说我,我趴在床上委屈地大哭起来。这时我突然想到我是信神的人,怎么临到事不祷告神呢?于是我赶紧擦了眼泪,跪下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今天我和妹妹吵起来了,我还动手打了她,我知道我这样是不对的,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今天临到这事我心里很难受,愿你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吧!”祷告后,我打开神的话看到全能神说:“别以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万丈,你并不比别人聪明,甚至可以说,你比任何一个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爱,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从没有自卑感……”(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神的话让我感到很扎心,回想妹妹说我的话:“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哎!现在我才承认妹妹说的对啊!我的确把自己看得比别人都高。我压根没把妹妹放在眼里,也没问问她的观点、想法是什么,而是认为我的答案一定是对的,我说出来的她就必须得听,当她不听我的话时,我就动手想以武力制服她;甚至当妈妈责怪我时,我也认为她是在偏袒妹妹。从自己的表现中看到我做什么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认为自己比别人高,所以与人难以相处,甚至与家里人都处不来。神知道我的败坏,为了变化我,就借着这样的环境让我反省认识自己。这时我感受到这次的事情是神对我的爱,如果不借着与妹妹争吵,我就看不到自己败坏的一面,还会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神作的实在太好了。这时我想到自己对妹妹说的那些狂妄的话和扇在她脸上的那一巴掌,感觉自己真的是太没有人性,太狂妄了。我想跟她道歉,但觉得我是姐姐,要我低头跟她认错,我还说不出口,于是我又跟神祷告,求神加给我勇气。祷告后我想到神说:“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是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没有那么高贵,我得实行真理放下自己。

        到吃晚饭时,在饭桌上我自责地问妹妹:“刚刚打你那巴掌还痛吗?”她瞪我一眼,说:“你说呢!要我这样打你一巴掌你痛不痛?”我笑着说:“咦!这是个好办法,那你打我试试看,打了我我就知道痛不痛了。”我这话一出,让妹妹有点哭笑不得,接着我便说:“妹,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动手打你,刚刚通过看神的话,我知道是我太狂妄了,平时我把自己看得很高,要你们都听我的,你们不听我的、不依着我,我就哭、就闹,甚至还摔门,我这样的举动,这种狂妄自是、唯我独尊的撒但败坏性情给你们都带来了伤害。尤其是今天这件事,确实伤害到了你,对不起。下次你们要再看见我流露狂妄,就直接给我提,这样我才能有变化。”听到我这样说,妹妹也说:“其实,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当时我脾气也不好,你好心好意教我,我却不领情,这方面也是我不对。”爸妈在一旁高兴地笑了,爸爸说:“这样多好,咱们一家人信神,有神的话带领我们,我们流露败坏都能互相认识自己、相互理解、相互沟通。”妈妈也对我说:“是啊!本来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又会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来吃饭了,真没想到你还能主动出来跟你妹妹道歉,全能神真能改变人呀!”从那以后,我们家虽然还有些小争吵,但我们会在一起读神的话,根据神的话来认识自己,彼此有了沟通、交流,看见谁流露了败坏性情都会互相帮助指出来,爸妈也不站在父母的位置来要求我们了,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耍小姐脾气,我们一家人在神话语的带领下生活得很幸福,是全能神改变了我们!(未完待续)

转变(二)

        随着信神时间越来越长,我明白了神末世来作工就是为了拯救人,神的急切心意是希望人能早日来到他的面前,活在他的看顾保守之中,不再受撒但的残害。明白这些后,我就想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还报神的爱,于是我便加入到传福音的队伍中。

        一天,我和一个姊妹一起去传福音。因福音对象是知识分子,当我们给她见证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时,她的观念、问题比较多,刚开始的我还能耐心地和她谈,可到后来,她的问题越来越多,有些问题还稀奇古怪,我就有想法了,心想: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们都谈得这么清楚了,你咋还听不懂呢?还说你是知识分子,接受新东西竟然这么慢。可是看到姊妹仍然在耐心地给她谈,我只好在旁“安静地”坐着。又过了十多分钟,姊妹交通过后,便问福音对象是否还有什么问题或者是难处,愿不愿意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没想到对方竟然说还要再想想。一听这话我的火气马上就上来了。心想:我们跟你交通了一下午,换来的竟是一句“还要再想想”,你这人反应也太慢了,我们谈了这么多,你还领受不上来,看来你也不是神要拯救的对象,再跟你谈也没用,还不如走算了!也省得在这耽误我们的时间。我便对姊妹使了个眼色,暗示她走,可姊妹不听我的,还继续心平气和地给福音对象交通。看到姊妹不听我的,我心里更来气了。心想: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和她交通,这不是浪费时间吗?她不信,到时后悔的是她自己。越这样想我心中的无名火越大,心烦气躁地安静不下来,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了。这时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就在心里不停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使我能够把心安静下来,有爱心和耐心与福音对象交通。祷告后我的心渐渐地平静一些,不那么烦躁了。

        此时姊妹正在与福音对象交通神当初造人时的心意与神对人的爱,姊妹谈到神造了人将人放在伊甸园后,就亲自嘱咐人,告诉人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不能吃的食物人吃了的后果是什么。但当神亲自嘱咐人之后,神又尊重人,给了人自由选择的意志,神不强迫人非得按着神的意思来,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得到,神对人的爱与神的圣洁、卑微……。姊妹交通的话触动了我的心,是啊!神那么至高无上,神不仅创造了天地万物,为人预备了各样人所需的生存条件,像人的父母亲一样亲自嘱咐人,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而且神并不勉强人一定要听神的,而是让人自由选择。此时我不禁低下了狂妄的头,感到很蒙羞,我给福音对象传福音,就要求对方一定要接受,当我们给福音对象谈了一下午,对方说还要再想想时,我就定规她领受太慢,不是神要拯救的人;当我要姊妹走,姊妹不听我的,还继续凭着爱心和耐心与福音对象交通时,我就对姊妹有了想法,现在想想我真是太狂妄了,什么事只要不按着我的意思来,我就有火气,对人没有好脸,这哪有一点人性理智呢?想到这,我心里很受责备,就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太狂妄了!我愿意变化,放下自己,愿意尽上我的本分,继续与福音对象交通,使对方能够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后我与姊妹一同凭着爱心与福音对象交通,也耐心地倾听福音对象的困惑与观念,针对她提出的问题,我和姊妹同心合意地找神的话解决,最后福音对象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基督徒,顺服神

        回到家后,回想着今天传福音的经历,我一遍遍地问自己:为什么姊妹对福音对象能那么有爱心耐心呢?为什么我就做不到呢?这原因究竟在哪儿?我带着这些疑问向神祷告寻求,祷告后我翻开神的话,看到神的话说:“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神的话使我找着了问题的根源,我对人没有爱心没耐心是因我太狂妄的缘故,我感受到人有狂妄自大的本性的严重后果。如果人的狂妄性情不解决,就会失去理智,会身不由己地抵挡神、藐视神,就会把自己的意思放在首位,当作真理来持守,今天我的表现不正是这样吗?当看见福音对象问题比较多时,我就认为别人领受慢,就狂妄瞧不起人,对她不仅没有爱心,还定规她不是神拯救的对象,因我的狂妄本性差点使她不能来到神面前,失去神的救恩,说严重点,我这不就是在扼杀灵魂,不就是在作恶吗?难怪神说人有狂妄自大的本性想不抵挡神都不行,如果我不借着追求真理来解决狂妄自大的本性,就会与撒但同流合污,一起抵挡神,最终与它一同遭到毁灭,这真是太可怕了!想到这,我倍感神的可亲可爱,神知道我这样狂妄下去的后果,所以为了拯救我、变化我,就精心给我摆布安排了这样的一个环境,让我认识自己的败坏,这是神对我极大的拯救啊!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找到了解决狂妄本性的路途,全能神说:“当你对神有认识了,你看见人的败坏了,认识了狂妄自大的卑鄙、丑陋了,你就感觉恶心肉麻心里难受,你就能有意识地做点满足神的事,感觉心灵踏实;有意识地来见证见证神,感觉心里享受;有意识地来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丑相,觉得心里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在这次的环境中,我除了认识自己,还得认识神,只有认识神了,我狂妄自大的性情才能发生变化。这时我想到神的卑微隐藏,神那么高大,但他却从天来在地,降卑为人,默默无闻地作工带领人,就如主耶稣当初来作工,他从不高举自己见证自己是神,他不在乎人对他的称呼,只是来作他钉十字架救赎人的工作。如今全能神来作工也是如此,神默默地关心着人、呵护着人,人类被撒但败坏至深,没有了真正人的样式,在整个人类中间,相信有神的人少之又少,相信进化论的人越来越多,但即使是这样,神还是没放弃对人的拯救,从没因着人类不听他的话而站在至高的位置上教训人、向人发怒,而是以极大的忍耐、极大的宽容和爱来作工洁净人、拯救人。越想到神的卑微我越觉得自己太狂妄了,我没有一颗爱神、爱人的心,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姊妹对福音对象能有爱心耐心,就是因为她明白神爱人、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她知道体贴神的心、还报神的爱。认识到这些后,我狂不起来了,心中更多的是恨自己身上的撒但狂妄性情太严重,让我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要背叛肉体、要追求性情变化,做一个真正的人来满足神。

        虽然在这些环境中我的狂妄本性被显明了,但借此让我对自己有了认识,我知道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人,不再把自己看得那么高了,我也对神的卑微隐藏、神的圣洁和神对人的爱有了一点点实际的认识,更明白人要想达到变化、洁净,就需要神的审判刑罚,需要神实实际际地给我们摆上身边这些人事物来让我们进入真理、学功课,虽然这些事很小,但就是在这些生活中的小事上,人才能得着更多的真理。虽然我的狂妄本性严重,但通过神的作工和拯救,慢慢地,我有了一些变化,在之后的传福音中,面对福音对象,我能凭爱心耐心与其交通了;与弟兄姊妹相处时,我也能渐渐学会否认自己,学会倾听、尊重别人的看法和意见。今天我能达到这一点点的变化,这都是全能神审判刑罚的作工达到的果效,就如全能神的话所说:“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我愿在今后的光阴中,更好地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做一个能让神满意、让神放心的小小的受造之物。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全篇完)

摘自《追逐晨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