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脫——絕望中的曙光(上)

        我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原本擁有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家。可因兒子17歲時開始沉迷於玩網絡遊戲,為了把兒子從網絡遊戲的泥潭中拔出來,我和丈夫操碎了心,我們的家再也沒有了以往的歡聲笑語……

        一開始兒子是用零花錢玩,後來竟賒賬去玩,甚至還對我撒謊騙我的錢去玩。他每騙我一次我就傷心一次,可我還是一次次地相信他,因為我巴望著他哪一天能醒悟回頭,可每次等待都讓我更加失望!兒子就像被幽魂纏著似的,沒日沒夜地玩,學習成績也直線下降。看著兒子變成這樣,我心裡特別痛苦。

        正當我無路可行之時,我聽到了主耶穌福音,主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主的話給了我莫大的安慰,我深深地感覺到主是我唯一的依靠。隨後,我們全家都信了主。我把兒子交託在主的手中,不久,兒子的情況也有了些好轉,我特別感謝主的恩待和憐憫。後來兒子參加工作了,因他所在的工廠倒閉,他失業在家便再次陷入了網絡遊戲的泥潭中不能自拔。為了玩遊戲,他竟開始偷家裡的錢。我和丈夫常常為此事向主懇切禱告,或禁食禱告,求主改變他,教會裡的弟兄姊妹也都為他禱告,但都無濟於事。後來,我們只好用人為的辦法,給兒子找對象,心想這樣或許可以救他。但他總是走到半路就把女孩扔下,要不就問人家去不去遊戲廳,把女孩都氣跑了。後來他為了上網竟然去偷別人家的鋼筋,被公安局抓了起來,我萬萬沒想到兒子會淪落到這個地步。看著無知的兒子被遊戲苦害走上犯罪的道路,我身心倍受折磨,卻又無能為力,只好在心裡常常呼求主:「主啊,求你救救我兒子吧!」

        為了挽救兒子,我常常拿著手電筒穿梭於各個遊戲廳找兒子,每次都是找到手電筒都沒電了還沒有找到。多少個夜晚,我痛苦難入眠,回想自己的生活,白天工作,晚上找兒子,我感覺自己活得特別累,但又走投無路,向主哭訴、祈求也沒有回應,真是度日如年!一解脫,絕望,曙光,全能神,遊戲,福音,見證天夜裡,天下著大雨,我去找兒子,在路上摔了一跤,沙子都進到了肉裡,我瘸著腿繼續往前走,終於在一個遊戲廳找到了他。我拉著他出來,他竟然把外套脫掉了想掙脫,我死死地拽住他,雙手緊扣將他抱住不讓他走,他哭著說:「媽,你放過我吧。」我流著淚說:「我不能放過你,你是我的兒子!」兒子不再掙扎,聲嘶力竭地哭喊:「媽,你救救我吧,我也不想這樣活著,但是我沒辦法……」,看著痛苦的兒子我特別想保護他,但卻發現自己沒有這樣的能力,我也在心裡吶喊:「誰來救救我兒子吧。」但我是那樣的無力。我和兒子一直在風雨中抱著,馬路上的車呼嘯而過,雨水、泥水濺在了我們的臉上、衣服上,我們的哭聲和風聲、雨聲交織在一起,漆黑的夜更顯得淒涼。

        那晚,我終於把兒子帶回了家,我牽著他的手,他聽話地跟著我走……但我感覺兒子像個死人,根本不是小時候我牽著他走的感覺。回到家,兒子一頭栽倒在床上像死了一樣。接下來的幾天裡,他不吃不喝,他姑姑提議把他送到戒網癮的地方,我不想讓兒子受那樣的苦,而且也沒錢送他去那裡。無奈,丈夫說:「要不咱給他買電腦吧,這樣他就不出去了。」我覺得這個辦法也挺好,沒想到這個錯誤的決定更害了兒子。從此,兒子每天呆在家裡上網,丈夫和親戚都幫他找工作,但不管在哪都幹不了幾天,因他沉迷於網絡和社會脫節,都不會與人相處了。

        後來,兒子結婚後照樣被網絡遊戲苦害,絲毫不擔當家裡的負擔。

        一天,兒媳婦哭著來找我,說兒子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來,已經幾天了。我急著去兒子家,見了兒子,我又不由得責備他。誰知他竟說:「我用不著你管,你滾!你不是我媽,你就當沒生我,有一天我活不下去了,我就跳樓自殺,我不會埋怨你。」聽到這話,我對兒子徹底失望了。看著他發紅的眼睛,我感覺他不是我兒子了,像是個魔鬼。我絕望地說:「從此以後,我不會再踏進你家一步,我就當是做了一場惡夢。」從兒子家出來,我雙腿如同灌了鉛,感覺筋疲力盡,我低著頭目光呆滯地橫穿馬路,路上的司機一個個都罵我:「你會不會過馬路啊,壓死你!」「找死啊!」……我心想:你們誰想壓就壓死我吧。後來,我好像聽不見他們的聲音似的,橫穿著過了馬路。這時,我的兩隻眼睛突然就看不見了,我感覺特別害怕,在心裡不住地呼求主。過了一會兒,我的視線稍稍能看見點路,但還是比較模糊,那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跌跌撞撞回到家的。

        最讓我痛心的是,在媳婦生孩子的時候,因難產讓兒子快點來簽字,他接起電話竟然說:「等我打完這一局再來。」此時,我感到兒子真是走火入魔,完全沒有一點人性了,我只好默默地呼求主:「主啊,求你救救我媳婦……」感謝主的保守,孩子順產。看到兒子現在完全成了「廢人」,我欲哭無淚,只感覺揪心般地難受,我對兒子徹底絕望了。

        2008年,有人給我們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說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並且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我和丈夫欣喜萬分,想不到我們苦盼已久的主耶穌已經重返肉身了,我內心激動不已,和丈夫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我才明白之前我呼求主為什麼沒有得到回應,是因為主已經作了新的工作,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能獲得聖靈的帶領,才能有路可行。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後,為了將更多的人帶到神的面前,我很快就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雖然在外傳福音,但我一想到兒子,內心還是充滿了牽掛和擔心。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有誰真能做到完全為我花費、完全為我獻上呢?都是三心二意、思前想後、考慮家庭、考慮外界、考慮吃穿,別看你現在為我在我前做事,可心裡還想著家裡的妻子、兒女、父母,難道這些都是你的產業嗎?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摘自《第五十九篇說話》)讀著神的話,我特別受感動,感覺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針對我的情形這樣面對面地和我說話,讓我把兒子交託在神的手中,對神要有真實的信靠與順服。神的心意是讓我在盡本分上把心交給神,好好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得著神的拯救。此時,我蒙羞不已,回想以往信主時,向神的禱告都是要求和索取,把兒子當作自己的私有財產,讓神賜恩典,絲毫不認識神的主宰。當得不到祝福時就自己想盡辦法改變,結果還是徒勞一場。此時,我默默向神獻上感謝,感謝神的帶領開啟,我不想再憑著自己的能力去改變兒子,只願把兒子完完全全交託在神的手中任神擺佈,我只管把傳福音的本分盡好。從那以後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福音工作中。

重獲新生

        兩年後,我從外地傳福音回到了家,聽到屋裡有一個小弟兄和兒子在聚會交通,此時,我心裡激動萬分,兒子能信神真是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看到人的心、人的靈都在神的手中掌管,依靠神沒有難成的事。接下來,丈夫給我談了給兒子傳福音的過程。他說:「那天,我去兒子家給他傳福音,推開門看到家裡狼藉遍地和猶如機器人般的兒子時,我內心一陣酸楚,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對兒子說:『兒子,信神吧,只有全能神能救你!』兒子搖著頭說:『爸,神是不會要我這樣的人的。』我對他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馬太福音9:12)當初主耶穌沒有嫌棄稅吏和妓女,如今主耶穌又重返肉身發表話語,他就是末世基督全能神,是來作拯救人的工作的,而且神是大有能力者,只要你真心向神悔改,神就可以改變你,拯救你!』沒想到兒子什麼也沒有說,居然含著淚點頭答應了。」聽完丈夫的一番話,我心裡特別受感動。看到神是信實的,只要人真心呼求、依靠神,就能看見神的作為。

        不一會兒,兒子聚完會了,送走小弟兄後,他笑著對我說:「老媽!你難得回家一趟,今天我給你炒個蛋炒飯。」當我看到他臉上的那種喜悅,眼睛裡的那種光亮時,意識到我的兒子終於活過來了,我的淚水奪眶而出,心裡對解脫,新生,全能神,潮流,陷阱,拯救,遊戲神的感激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我既看到了神的信實,又感受到神太全能了,只要人能悔改、順服在神前面,神的的確確能改變、拯救每一個人!隨後,兒子給我講起了神拯救他的過程。他說:「剛信神時,我的網癮還是特別大,身不由己地還是上網玩遊戲。後來我檢查出得了糖尿病,而且已到了晚期,這個消息給我的打擊特別大。我渾身沒有一點力氣,看電腦時眼睛也模糊了,有時玩遊戲渾身就會哆嗦,因家裡沒錢,也無法打針醫治,我覺得這都是自己造成的,我沒有活著的希望了,幾次我都想到了死,但神開啟我想到神的話說:「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看著神的話語,我才明白臨到這個病不是偶然的,有神的心意在其中,不管這個病有多嚴重,我會不會死,都要對神有信心、要依靠神。後來,弟兄姊妹給我交通了各方面的真理,並給我讀了很多神的話,從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中我明白,玩遊戲也是一種邪惡潮流,撒但就是藉著遊戲引誘人、敗壞人,讓人的心思意念完全被它佔有,整天沉迷在這虛擬的網絡中,沒有了正常人的生活,沒有了人生的正確追求與人生的目標,把人變得人不人、鬼不鬼,最後將人吞吃,這是撒但的詭計、撒但的險惡用心啊!今天藉著生病了,我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沒有心思打遊戲,這是神藉著病痛幫助我遠離遊戲的苦害,遠離邪惡的社會潮流啊。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對撒但的詭計、撒但的邪惡實質有了分辨,認識了神對我實際的拯救,我也相信我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禱告神,求神幫助我戒掉網癮,漸漸地,我開始有意識地克制自己,逐漸減少玩遊戲的時間,身體也好些了。我給自己規定一天只能玩五六個小時,但一進入遊戲中,我的心就再次被吸引,而無力自拔,我就竭力地禱告神,求神幫助我,加給我信心勝過網絡遊戲的引誘。後來,我的電腦也不斷地出故障,不能正常打遊戲,修好後,還是不管用。一次次地修,始終修不好,總是出問題。後來我去網吧玩,卻與人發生爭執,被逼無奈我只好不去了。之後,我還是忍不住上網,我也恨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對神的信心太小,很想掙脫卻總也勝不過去!一次,我正在打遊戲,兒子不小心按下了插座上的按鈕,把電源關掉了,兒子特別害怕,因為他知道以往誰要是動了我的電腦,我就會大發雷霆。妻子寬慰孩子說:『咱們告訴爸爸,是因為停電了……』但孩子說:『神喜歡誠實人,媽媽是在撒謊,我不撒謊。』兒子主動向我承認錯誤,聽了兒子的話,我特別受感動,又覺得很蒙羞,感覺自己給孩子造成了很多傷害,同時也看到自己一次次悖逆神,神還藉著兒子來感化我冰冷剛硬的心,我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墮落下去了,我開始堅持看神的話,禱告神,求神加給我信心、力量,拯救我、變化我。藉著一次次與神配合,實際地實行真理背叛肉體,我漸漸擺脫了網癮,並且現在還和妻子在教會裡盡上了本分,真是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聽兒子訴說著神在他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和神的奇妙作為,我對神不只是剛開始的感激,而是從內心體會到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有神能將人從撒但的權下奪回來,使人擺脫撒但的捉弄和踐踏,看到人只有歸回到神面前,拿起神話作利器才能打敗撒但。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我們只想說關於社會潮流所帶給人的思想,帶給人的處世方式,帶給人的生存目標與人生觀,這些是很重要的,這些能左右、影響人的心思。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一到無聊的時候,或者呆著的時候,或者幹正事的時候,上班啦,學習啦,他就想用玩遊戲來代替,玩遊戲慢慢就成他生活的全部了。玩遊戲這個事就像一種毒品一樣,人一旦玩上了、一旦進去了就不容易出來,不好戒;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年老的人,一旦染上這個惡習就不好改掉。……你說玩遊戲這是正常人性該做的嗎?如果遊戲是正常人性的需要,是正道的話,人怎麼就戒不了它呢?人怎麼能被它迷惑到這個程度呢?這就證實了一個事:那不是好道。上網瀏覽這個,瀏覽那個,還有玩遊戲,這都不是好道,不是正道。遊戲那些東西都是怎麼來的?是不是來自撒但呢?」(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細細地揣摩著神的話,回想著兒子之前墮落的一幕幕,我才看到撒但就是利用網絡遊戲這樣的社會邪惡潮流來引誘、迷惑人,佔有人的生活,消磨人的意志,侵害人的身心,讓人把這些邪惡黑暗的東西當作正面事物去追求,從而讓人陷入它的詭計之中,一步步被他俘虜、控制、佔有。撒但正是利用人的肉體喜好、野心慾望去控制人,讓人不斷地去滿足肉體,不斷地墮落,去嘗試各種新鮮刺激的東西,從而被撒但牽著鼻子走,陷入撒但給人設置的一個個陷阱當中,失去了人生該有的方向和目標,不僅給自己造成傷害,也給所有的家人都帶來苦害。回想這一路走來,我想盡一切的辦法想讓兒子脫離網絡遊戲的捆綁,最終都失敗了,母子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遠,我也陷入了無邊的痛苦中,這一切都是源於我看不透網絡遊戲的實質和它背後所隱藏的撒但詭計,如今神的話語把人類敗壞的根源和撒但殘害人的方式和詭計揭示了出來,讓人一點點地醒悟,再藉著神在兒子身上作的工作,使我從中認識了神公義、聖潔的實質,對神生發了敬畏和愛慕之心。

        一天,我們全家人在一起讀神的話,唱詩讚美神,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喜悅的笑容,看到我們的生活是這樣地釋放自由,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把纏繞我十多年的心結解開了,使我兒子重獲新生,使我們這個支離破碎的家又充滿了生機。神賜給我的最大祝福不僅是使我們家重現歡樂,更是藉著經歷神末世審判刑罰的實際作工,在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下我們分清了善與惡、真理與謬理,對撒但在人身上所施行的詭計也有了真實地恨惡,看見了神對人實際的愛與拯救,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神的公義性情,神的智慧奇妙。正如神的話說:「說得確切點,就是按著與撒但爭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敗撒但,顯明我的智慧、全能,也是為了將撒但的詭計都揭露出來,從而拯救活在撒但權下的全人類,是為了顯明我的智慧與全能,也是為了顯露撒但的醜陋不堪,更是為了讓受造之物有善惡之分,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看清撒但是人類的仇敵、敗類、惡者,能夠把善與惡、真理與謬理、聖潔與污穢、偉大與卑鄙分得一清二楚。讓這些無知的人類都能夠為我作見證:不是『我』敗壞人類,只有我自己——造物的主將人類拯救,賜給人可享受之物,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而撒但僅僅是一個被造的後來又背叛的受造之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此時,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自己對神的感激和讚美,只願在餘下的光陰中竭力傳福音見證神,將神的作為與神拯救人的心意見證出去,讓更多活在撒但權下、受撒但愚弄、踐踏、殘害的人都來到神的面前,得著神的救恩。(全文完)

摘自《跟隨耶穌腳蹤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