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基督徒的成长历程

        我是中国基督徒中偏小的一个,今年我十岁半了,但我信神已有8年的历史了,厉害吧!为什么我信神的时间会有这么长呢?可能你们不会相信吧!那就把我这个小基督徒的经历跟大家说说吧!

        在我不满三岁那年,妈妈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看妈妈去厨房了,我很调皮地站在凳子上,把妈妈刚烧好的一大壶茶水,被我一下子拉倒了,茶壶盖仍盖着,茶没有倒出来。妈妈听到响声出来一看都吓呆了,就一个劲儿地感谢神……一会儿妈妈说:“如果茶水真的流出来,你不被烫死也得被烫成重伤,后果不堪设想,这都是神的看顾保守。”从此,妈妈就天天教我:“全-能-神!感-谢-神!我-爱-全-能-神!”妈妈一字一句的教,我就知道跟妈妈学,虽然我咬字不太清,但妈妈一听是那个音就很高兴,就激动地抱着夸我:“真乖!真棒!”

        渐渐地我到了5、6岁,妈妈开始给我读神的话:“他是人类从未目睹过的那一位,是人类从来就不曾相识的那一位,是人类从来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却是吹给人类祖先气息、给人类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给、滋养人类生存的那一位,是带领人类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类唯一赖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着万物,主宰着天宇中的万物生灵;他掌管着四季,调节着风霜雪雨的转换;他赐给人类阳光,也为人类带来夜幕的降临;他铺张天地,为人类带来了山河湖泊与其中的活物。他的作为无处不在,他的能力无处不在,他的智慧无处不在,他的权柄无处不在。”(摘自《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妈妈又给我交通说:“人的这口气息不但是神给的,而且空气、阳光也是神造的,我们的一切都来源于神。后来我还看了神造亚当、夏娃的视频,看到神的能力太大了。妈妈让我记住,神只有一位,是神创造了天地万物,除此以外别无他神。”我问妈妈:“神就一位,那好多人都到咱村的庙里去拜,那庙里面的和我们信的神哪里不一样啊?”妈妈说:“庙里的那些不是神,是人造的泥像,它不是神造的,是死的没生命的。而我们信的神不是人可以造出来的,而是自有永有的,我们信的是活神,他能造天地万物也能造人,但是这些偶像作不了。其实在神造人类之前先造了百万天使,神从众天使中挑选一个天使长率领所有天使来敬拜神,就像你们上学选班长一样,可后来,狂妄的天使长领一部分天使背叛了神,被神打到半空中成了邪灵,又来到地上败坏人类,让人去拜它,它就是背叛神的天使,到地上成了邪灵就冒充神让人拜它……”听着妈妈的话,我明白了,原来它们起先是神造的天使,后来背叛了神,成为了邪灵,所以它大不过神,我可不信那些邪灵,我要信真神。

"</p

        我5、6岁时妈妈经常出去聚会、传福音,我就得一个人被关在家,有时我很不乐意,不能和别的小伙伴去玩,我可难受了,就向妈妈提出抗议。妈妈说:“你这么小出去玩,跑丢了,被坏人偷走了怎么办?神造了你,给你生命,你得听话、乖,才能成为神家的孩子。你的生命是神给的,你的本分就是乖乖地听话神才喜悦,妈妈出去有事,就像一个家的孩子长大了,就得帮爸爸妈妈干点活,妈妈出去就是挽救灵魂,把信神的人带到神面前,这叫尽本分。”我想也是,神是造物的主,应该做神喜悦的事,但总的来说,我还算听话,没拖妈妈后腿。

        有一次,妈妈又要走,可我还发烧,喉咙还疼,耳朵也痛,我撅着嘴说:“要不,妈妈你别去了,我病了很不舒服,你陪我行吗?”妈妈也很为难。我心里和神祷告:神啊!咋办呢?我生病了,不想让妈妈走,拖妈妈后腿就不是神家的乖孩子。在我左右为难时,神开启我:“关键时刻不能光顾自己,得考虑神家利益。”于是我对妈妈说:“妈妈你去吧!挽救灵魂要紧,等你回来再陪我。”妈妈走后,我额头很烫,喉咙、耳朵也痛得厉害,我只有跪下来向神祷告:“神啊!我病了,你给我医治吧,我的病好了,妈妈就不用担心了,就可以安心地尽本分了。”不知过了多大会儿,我真的好了,脑门凉了,喉咙、耳朵也不疼了。等妈妈尽本分回来,我激动地对妈妈说:“妈妈!我额头不烫了,你快摸摸,还有耳朵也不疼了,喉咙也不疼了。”说着我又张开嘴巴让妈妈看,妈妈也特别开心地说:“你站住见证了,神把病也给你挪去了,神真得很爱你,看见没有,神喜欢听话的孩子。”感谢神!我体尝到了神的爱,神真是无所不能的神,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后来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看到了神的保守与全能。

        我7岁时,一天下午放学,天气很冷,我走在路上,见邻居阿姨慌慌张张地走过来,紧张地对我说:“你妈妈因为信神被抓了,现在公安局正抄你的家,你妈妈怕吓着你,让我赶紧把你送到你奶奶家。”我心里“咯登”一下,害怕极了,心突突地直跳。平时妈妈经常对我说:“有一天妈妈要是被抓走了,你不要害怕,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学会坚强,学会依靠神。”但这一天来的还是有点突然,我心里跳个不停,静不下来。到了奶奶家,奶奶吓得直打哆嗦,爸爸又不在家,我很担心妈妈,不知妈妈被警察带走没有,就想去看看,奶奶只好牵着我的手去看看。还没到家,在远处就能看见一辆白色警车,不一会儿奶奶带着我来到了车前,车里车外好几个警察。妈妈平时告诉我,警察好比一张纸老虎没啥可怕的,神用它效完力就把它灭了,不用怕它。此时我看着真正的警察,长相凶巴巴的,冷面无情,一点儿也不像老师说的可亲的“警察叔叔”,也不像妈妈说的纸老虎,要是纸老虎的话,为啥我还那么害怕呀?我吓得一声也不敢吭,紧偎着奶奶,我踮起脚尖也看不到妈妈,妈妈被押到了车后座,我只能看到妈妈的帽子,却看不到妈妈的脸,我也不敢喊妈妈,心里痛苦极了,要是他们把妈妈带走,我不就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了吗?天又这么冷,他们会不会打我妈妈?我的心跳得很厉害,就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喊神:神啊!我害怕,神啊!我害怕。我心里喊着神就不那么害怕了。一会儿奶奶战战兢兢地对其中一个警察说:“孩子小没离开过他妈妈,你们让她溜一圈就回来吧。”那个警察“嗯”了一声想起妈妈说过:“警察最会说谎欺骗人。”觉得奶奶太天真了,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妈妈的,临走时,警察问妈妈:“你还有啥要说的?”妈妈把头伸出窗外,只对奶奶说了一句话:“谁都不要管我。”我看到了妈妈的刚强,妈妈被警车带走了,是他们害的我们母子分离,我攥紧拳头,仇视着远去的警车,我恨透了这些警察。此时,街上的邻居七嘴八舌:“成天跑去传福音,不过日子,这下不跑了吧!”“就是,不好好地过日子信啥神呀?”“嘿!还是个教书的呢,怎么会去信神呢……”听他们说妈妈的坏话我气得泪都想流出来。心想:我妈妈信神是天经地义的,我妈没有干啥坏事,虽然出去,但都是为了传福音挽救人。说我妈不干活,我家的活都是我妈干的,你们说的都是颠倒黑白的话。妈妈还经常交代我:“凡事让着别人,不许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不许说谎,一是一、二是二,因为神喜欢诚实的孩子。”我妈没做坏事,我妈没错。我怒视着看了他们一眼,忍着泪气冲冲地回家了,我拿起奥特曼玩具狠狠地砸警察玩具。妈妈被抓走了,我天天都活在痛苦中,我想妈妈,想得没法说,天气又冷,我担心妈妈会不会受冷,有时夜里梦见妈妈我就喊着被惊醒,我目光呆呆的,奶奶小声地问我:“是不是又想妈妈了?”我忍住眼泪不吭声,想起妈妈给我唱的经历诗歌:“把最甜的献给神哟,把最苦的留自己,坚决站住神见证,不向撒但再屈服……有泪在心里流,宁可忍受极大屈辱,不让神心再担忧。”(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又想起妈妈说:“心里有委屈的话就跟神说,有泪往肚子里咽,信神要有信神的样。”我当着人的面没哭过,实在受不了了,就在被窝里哭。

        半年后,在县人民法院开庭,那天爸爸、舅舅、舅妈、舅妈的亲戚,还有我家花钱请的几个下岗警察,他们都去了,都让妈妈投降否认神,奶奶还给我穿了一身脏一点的衣服,想让妈妈看着难受,好向警察服软早点回来。他们煞费苦心最终诡计没能得逞。我知道这是灵界的争战,我是神家的孩子,绝对不会拖妈妈的后腿,我没对妈妈说一句羞辱神的话,我也没当着妈妈的面哭。妈妈一只手被拷着,这只手抱着我,在我耳边坚定地说:“听妈妈的话,至死忠心、信神到底!咱就走信神这条路,记住没有?”我坚定地点点头说:“记住了!”回到家,爸爸、大舅他们大发雷霆,说妈妈鬼迷心窍,吃迷药了。爸爸又哄我说:“你妈不在家,数老爸最亲了,告诉爸爸,你妈妈小声给你说啥了?”我说:“妈妈说,至死忠心、信神到底!”爸爸彻底绝望了,生气地叫道:“信迷了,改不了了,改不了了。”

        不久,妈妈就释放了,这是在我意料之外的事,因为听说他们判了妈妈四年劳教,咋回来的这么快呢?这让我不由得想到了妈妈常给我读的神话语:“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一篇说话》)“世间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中,在全能者的眼目之下瞬息万变……”(摘自《全能者的叹息》)我看到了神的奇妙大能,真是在神无所不能,虽然他们判了妈妈四年刑,最终还是神说了算。妈妈回来了,我欣喜若狂,看上去妈妈又增加了不少信心。

        转眼我也十岁了,上了小学五年级。有一次,老师讲人是猿猴进化来的。我心里说:我可是神造的,我的肉体、灵魂都来源于神,猿猴根本就变不成人。但这话我只能在心里说。在教会我也能干点活了,给本村的弟兄姊妹送信、送教会资料,我也会用智慧,挺机灵的。我们班也有信神的孩子,有时让我们互相传递教会的东西,因为我们是孩子不太引人注意。我同学的父母总盼望自己的儿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每到假期有的请家教,有的送补习班学习,他们压力特别大,活得很烦恼。但我很高兴、很轻松。虽然,爸爸妈妈没有给我请家教,也没有让我进补习班,但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却名列前茅,同学们都很羡慕我,老师也常常表扬我,感谢神赐给我的聪明。

小基督徒,成长,历程,感谢神,高兴,喜悦,快乐

        一次,我们学校举行歌咏大赛,我被选上了,我天天练嗓子用心唱,比赛日期快到了,我把歌词拿回家让妈妈再教教我把音唱准,妈妈高兴地说:“好样的,有出息!”当妈妈教我时,脸上的笑容却突然僵住了,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孩子,歌唱比赛别参加了。”我有点失望,着急地问妈妈:“为什么呀?我练了好多天了,后天就比赛了。”妈妈说:“这是赞美中共邪党的歌,说它给人指引方向,给人带来繁荣富强,这不是鬼话吗?本来太阳、空气、水都是神造的,明明是神养育着全人类,这不是颠倒黑白吗,还让人用歌声赞美它,真是不知羞耻。”妈妈的交通让我豁然开朗、爱憎分明,我才不去赞美它呢!但又一想,要不参加的话,咋跟老师说呢?同学咋看我呢?我还想藉此机会闪亮登场呢!妈妈看我不吭声,又说:“你长大了,这是灵界争战,妈妈尊重你的选择。”我心烦意乱,心里不停地问神咋办?突然想起妈妈被抓时,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的场面,以及我思念妈妈的那个痛苦、心如刀绞的滋味儿,还有酷刑视频里,那些叔叔、阿姨们被打的惨景。我坚定地对妈妈说:“妈妈!我想好了,不参加了。”妈妈听到我的回答,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心里祷告神:神啊!我恨透它了,不愿意赞美它,求你加给我智慧。当我把那张歌词交给班主任时,班主任气得脸通红,训斥我说:“这多好的机会!多大的荣耀!几分钟就唱完了,你为什么不参加了?”我说:“我也想参加,因为这几天我发高烧,咳嗽得厉害,医生说我如果再用嗓子唱歌的话就有可能转成肺炎。”班主任听后就不再说什么了。这件事我靠着神加给我的智慧,站住了见证,我心里非常高兴。不久,教会安排我和小石头与本村的另外两个小朋友在一起聚会,并选我做了他们的小组长呢,我们在一起聚会心里可高兴啦!

—— 小华

摘自《追逐晨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