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人生正道

          我從小受社會上所流傳的「掙錢才是硬道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思想觀點薰陶,認為人只要能吃苦付代價掙到錢,就能在當今社會立足成為被人高看的人,就能活得有尊嚴、有人格。在這種思想觀點的支配下,我一直鍥而不捨地為金錢和名利奮鬥拼搏著,加上我生性好強,不管做啥事從不服輸,因此,一路走來,著實受了不少苦。

結婚後,我家的經濟狀況本來就不好,有了兩個兒子後,更是負債累累,但我並沒有因此而灰心,而是和丈夫一起籌謀掙錢的渠道。剛開始,我們發現育紅薯苗能掙錢,我倆就買資料來學習,用科學技術培育紅薯苗。幾年下來,雖也賺了些錢,但我卻因此而落下了一身病。但為了做人上人,也為了使自己的家更美好,生性好強的我並沒有因此而退縮,當我們發現周圍有些人靠養豬發了財時,我倆就開始養豬。我們買來了養豬方面的各種資料,開始學習科學養豬法。第一批小豬仔買來後,我就按著資料上介紹的方法一絲不苟地觀察、飼喂、粉料、打掃衛生,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餵豬上,我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豬倌」。但幾年下來,我發現儘管我一直對飼養的豬精心地照顧,但是每一次豬出欄時都沒有人家的豬長勢好,也因著市場行情低迷,一直都沒有賺到多少錢,我們掙的錢只能維持日常的生活開支。漸漸地我覺得養豬也不是一個能賺錢的門路。可看到周圍的同行們卻一個個蓋起了新房,吃得好、穿得好、享受得好,我百思不得其解,同樣都是養豬,為什麼我們家的豬就沒有別人家的豬長勢好,同樣的市場行情,別人為什麼就能賺到錢,我卻不能呢?

飼料

一次,我去給快出欄的豬買飼料,和我一起買豬仔的一個同行的做法,解開了我的疑團,也使我找到了賺錢的門路。豬在成長的過程中,分前期、中期和後期,各個時期有各個時期喂的飼料,而前期料和後期料有毒物的殘留有很大的區別,所以,按規定,豬在生長後期絕對不允許飼喂前期料,以防飼料內的有毒物質被人體吸收進去。那時,按豬生長的時間與程度,就得給豬飼喂後期料了,但同行卻對賣飼料的人說:「我要前期料。」我感到不解,忙糾正說:「不對!不對!豬這個時候得喂後期料,你說錯了。」聽了我的話,同行笑了笑說:「看著你挺精明的一個人,咋這麼老實呢?豬吃了後期料沒有前期料長勢好,人家都喂前期料,這已是眾人皆知的事,只有給豬吃前期料才能長勢好、才能多掙錢。掙錢才是硬道理!」聽了他的話,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每次和別人一同養的豬,出欄時,人家的利潤卻總比我的高,原來,門道在這兒呢!可前期料藥物添加特別多,讓快出欄的豬吃了,肉裡不就有藥物殘留了嗎?這肉讓人吃了,不就危害到人的身體了嗎?這不是在作惡嗎?這種事怎麼敢做呢?可又轉念一想:人家喂前期料的利潤多好,我以前怎麼就不知道呢?如果我繼續喂後期料,這樣下去,我比人家賺的錢可就少多了……「喂!你要什麼料?」我心裡正在爭戰時,賣飼料的人的喊聲,打斷了我的思緒,看著同行裝上車的前期料,我的心裡感到不安,可想著人家豐厚的利潤,再想想自己這幾年按部就班地餵豬沒賺到錢,同樣和別人一起餵豬,卻做了人的陪襯,我心裡又有些不甘心,別人能做這樣的事,我為什麼還要那麼求真呢?我猶豫了一下,回答:「我要前期料!」就這樣,我第一次越過了道德的底線。

雖把前期料拉回了家,但我的心裡還是感到不安、害怕。每次餵豬時,我的內心都會有一種深深的譴責,感覺自己是在害人,這樣的做法很不道德。但看著長勢可觀的豬,我的心裡又由不安轉為高興。很快豬就到了出欄的時候,這次真的如我所願,豬出欄時的利潤真比以前好了許多。我就隨之更加認定了「掙錢才是硬道理」的生存法則,順應了這個市場的潛規則,不再買後期料來餵豬 了,成了一個黑心的養豬戶。至此,金錢淡化了我良心的譴責和不安。

有一年,豬肉市場價格可觀,我就養了二十多頭小豬準備在今年大賺一筆,當豬長勢正好時,一場瘟疫來襲,而且來勢凶猛,讓人猝不及防,幾天之內,幾頭豬就相繼死掉了,其他的豬也病怏怏的。看著死去的豬,再看看其他的病豬,我感到惶恐,這次恐怕要連本帶利都賠進去了。我的心裡難過極了,不禁仰天長嘆:「老天爺呀!這是為什麼?我養豬多年,難得今年有個好行情,豬咋又得了這麼嚴重的病呢?我咋這麼倒霉呢?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呢?」無奈,我只能將幾頭死豬處理掉。這時,我已像霜打的茄子,沒有一點力氣,怎麼也振作不起來。一個同行知道後,給我介紹了一個專門買死豬和病豬的人。這人來買豬,給的價錢少的可憐,可總比讓豬白白地死掉要強些,我就把剩下的病豬賣給了他。當我問那人買這些豬做什麼時,那人含糊其辭地應付了一下,為此,我心裡有種不好的感覺,一直想得到答案。後來,我就問同行,他告訴我:「這些豬被做成肉末,賣給了做肉夾饃和肉餡生意的人。」這消息,對我無疑是當頭一棒,這不是在明目張膽地害人嗎?豬都病成那樣了,能吃嗎?為了那一點點錢,不知要害多少人呢?這不是缺德嗎?不是在做孽嗎?我越想越害怕,並下決心:再不賣病豬害人了。幾天後,又有一頭豬病得不行了,我想:這次怎麼也不能給買豬的人打電話了,死就死了吧!可看著白白胖胖的豬,想著自己在豬身上的投資和花費的代價,我的心又開始動搖了,若讓豬就這麼死了,我不就虧大了嗎?兩個兒子上學的費用從哪來呢?我賣給他也沒賺錢,就是少虧點而已,可他買了我的豬也是在害人,怎麼辦?我思前想後,猶豫不決,這時,忽然一個念頭閃過:反正又不是我把肉賣給那些做肉餡生意的人,我沒賺錢,他愛幹啥那就是他的事了,與我無關。想到這,我拿起電話,給收病豬、死豬的人打了電話。那人很快就來把豬拉走了,我雖感到心裡不安,但我還是為自己找藉口開脫:為了生存,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啊!

就這樣,我一直在為自己的美好生活奮鬥著,努力著,但多年下來,我還是起初的我,家裡的生活水平並沒有多大改觀,做人上人的願望始終沒能實現,讓人高看的慾望也一天天破滅了。一直不服輸的我,感到前途一片迷茫:為什麼這麼多年想盡辦法打拼,卻沒能如願以償?甚至感覺這樣的生活太苦、太累了……就在我痛苦絕望時,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臨到了我。

2012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全能神的話中我找到了這麼多年讓我一直痛苦掙扎的答案。全能神說:「人花費畢生的精力都在與命運抗爭,一生都忙碌於養家糊口、穿梭於功名利祿之間。人寶愛的是親情、金錢與名利,人把親情、金錢與名利看為一生中最有價值的東西,儘管人都埋怨命運多舛,但人還是把『人為什麼活著,人當怎樣活著,人活著的價值與意義』這些人最該明白與探求的問題置於腦後,一生無論多少年只為追求名利而奔波,直到人的青春不再,直到兩鬢斑白,直到容顏老去,直到人意識到名利不能阻擋人衰老的步伐,金錢填補不了人心靈的空虛,直到人明白誰都不能逃脫生老病死的規律,直到明白誰都不能擺脫命運的安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看了神的話,我不住地點頭,神的話說的太對了!這就是人生活的實情啊!想想自己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名利之間徘徊,為此我樹立了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覺得有錢就有了一切,並一直為之奮鬥著。但是最終我得到的是什麼呢?除了無盡的痛苦就是身心的疲憊。現在我才知道我的這些痛苦不是神命定的,也不是自己的命不好,而是自己選擇的道路決定了我一直活在痛苦之中。自己一直對於造物主的安排沒有順服的態度,總是想憑藉著多掙錢來改變自己的命運,過上人上人的生活,因著錯謬的人生觀導致了自己必然活在無盡的痛苦中。現在想想自己身邊的那些人,一個個都是在比吃、比穿、比享受,但是到最終得到的是什麼呢?人人都喊著生活太苦太累。神的話揭示的就是人生活的真實寫照,於是我又接著往下看。

看書

神的話說:「關於社會潮流所帶給人的思想,帶給人的處世方式,帶給人的生存目標與人生觀,這些是很重要的,這些能左右、影響人的心思。……但是不知不覺當中,在人對金錢的要求不斷增長的情況下,人越來越愛錢,越來越愛利,越來越愛享受,那麼人把錢是不是看得更重了?人把錢看得更重的時候,人不知不覺就看淡了名譽,看淡了名聲、信譽、人格,看淡了這些。當你做生意的時候,你看人家用不同的手段,用各種欺詐的手段總發大財,雖然掙來的是不義之財,但是人家手裡錢越來越多了,人家一家老小跟你做同樣的生意,人家享受得比你好,你心裡就不是滋味,你說『我怎麼就不能有那個本事呢?我怎麼就掙不來跟他一樣多的錢呢?我得想辦法讓我手裡的錢越來越多,讓我的生意興旺起來,』然後你就琢磨『道』了。……但是在利益的驅使之下,你的思想在逐漸地轉變,在轉變的過程當中,你做事的原則也開始發生了變化。當你第一次搞欺騙的時候,搞詐騙的時候,你有所保留,你說:『我騙完這一次我再也不騙了,不能騙人哪,騙人遭報應,騙人遭禍患哪!我騙完這一次再也不騙了。』第一次行騙的時候你心裡有所顧忌,這是人的良心起到的作用——有所顧忌,也有所責備,所以你做得很不自然。但是當你行騙成功之後,你看到自己手裡拿到的錢比原來多了,你就覺得這個方式對你來說很有利;心裡雖然隱隱作痛,但是你還是為自己這次的『成功』而感到慶賀,感到一點沾沾自喜——第一次你認可了自己的行為,認可了自己的行騙。從此以後,這個『騙』在人身上一旦被人沾染了,就像一個人沾上了賭博一樣成了一個賭徒。在不知不覺當中,他認可了欺騙的行為,也接受了欺騙的行為;不知不覺當中,他把欺騙當成一種正當的商業行為,也把欺騙當成了自己生存、生活最有用的一種手段,他認為這樣來錢快。在這個過程中,從一開始人不能接受這種行為,人藐視這樣的行為,藐視這樣的作法,到人以自己的方式親手、親身試驗、嘗試這樣的行為的時候,他的心在逐漸地轉變。這個轉變是什麼呢?是對這個潮流的一個認可與接納,是對社會潮流所灌輸給你的這種思想的接納與認可。……這個變化讓你離神越來越遠,讓你與撒但越來越相合,越來越相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神話的揭示讓我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想想自己這些年憑藉著「掙錢才是硬道理」的撒但哲學活著,為之不惜付出一切的代價。現在才知道原來撒但藉著這條謬論引誘人崇尚金錢,讓人誤以為掙的錢越多就能享受得越好,掙的錢越多就越能高居人上。人在這個思想的灌輸下,漸漸地認為掙錢的方式、手段已經不重要了,只有能掙到錢、能讓人高看、讓人擁護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人便開始隨從世界的潮流,昧著良心、不擇手段地掙錢。人不但不會覺得這樣的生活可恥,反而覺得那種規規矩矩掙錢的人,根本無法在這個世界生存,這樣的人就是沒本事的人。漸漸地,人順應了這個邪惡的潮流。「掙錢才是硬道理」的撒但生存法則,讓人的思想發生了質的變化,讓人失去了良心,失去了人性,沒有了道德,越來越自私卑鄙,越來越貪婪,越來越惡毒,讓人陷入金錢的圈套中越陷越深。想想自己不也是這樣嗎?就是為了錢,為了利沒有了良心標準,沒有了道德底線,給將要出欄的豬喂前期飼料,牟取暴利,坑害消費者。也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失,將病豬賣出去坑害別人。我在撒但給人設計的圈套中一步步地墮落,想想現在的人都被撒但的這個邪惡潮流引誘迷惑,人都為了錢財泯滅了良心、沒有人性,為了錢財不顧別人的死活,用各種欺騙的手段在摧殘著人的身心,人都在互相坑害著。如:人們為了獲取高的利潤,就在人吃的食品裡加各種添加劑和有毒的東西,養豬、養雞、養魚等都是用的那些科學研製出來的飼料,可是這些東西吃了對人的身體都有嚴重的危害;還有蔬菜、水果都是用的各種膨大劑、增色劑。還有人吃的米、面、油、奶粉、各種食品都加了有毒的東西進去。現在的人吃了這些東西都得了各種各樣的怪病、癌症,使人的身心都受到嚴重的摧殘。雖然人都昧著良心用各種手段掙到了錢,吃得好、享受得好、被人高看、腰板也硬了、說話也硬了,但是人的心都變成了黑心,失去人性,互相欺騙坑害,活出的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完全成了鬼樣。人現在已經不能自拔,如此發展下去,人只會互相殘害、互相殘殺、自取滅亡。我越想越害怕,就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今天對我的拯救,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這樣一個邪惡的世界中,我不願意再受撒但的捉弄,在罪惡的泥潭中越陷越深。願意接受你的拯救,做一個真正的人」。

後來我就開始在一家工廠打工掙錢來維持家裡的生活,不再一味地追求掙大錢了。當我不去追求這些,踏踏實實地工作的時候,反而輕鬆了,心靈裡的那份痛苦消失了。而且因著常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使我對神的拯救工作有了認識,對世界的邪惡越來越有分辨了,對於生活中的很多事也知道怎麼對待實行了。覺得這樣的生活才是人該有的生活,若是沒有全能神的話,沒有人能夠做到放下這些名利與金錢的誘惑,只有神有權柄有能力讓人活得自由,讓人不再受撒但權勢的捆綁。

年終我領工資時,老闆給了我工資清單,讓我看看有無差錯。我看了又看,仔細核對之後發現老闆多給我結算了400塊錢,看到這多算的400塊錢,我的心裡翻騰不止,心想:這400塊錢不是我應該得的,可兩個兒子上學正需要錢呢;既然老闆算給了我,那我不拿白不拿,就是拿了老闆也不知道;可又一想這樣做不合神的心意,不僅沒有了一個信神的人該有的樣式,而且也沒有為神站住見證。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人的本性並未改變,心裡所存並不合我意,不是我所需,我最厭憎的就是人的『舊性不改』『老病重犯』,但不知是什麼力量促使人總是不認識我,總是遠離我,不在我前做合我意之事,而是在我後干抵擋我之事。這難道是人的忠心嗎?是人對我的愛嗎?為什麼人不能悔過自新、重新做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七篇說話》)神審判的話語扎在我的心上,讓我頓感蒙羞慚愧,神彷彿就在我的身邊正鑒察著我的言語舉動,想想我曾向神禱告立志重新做人,現在面對錢財的試探我又老病重犯。不行,我不能再為肉體的利益充當撒但的工具、扮演金錢的奴隸了,我不能再做悖逆神、羞辱神的事了,神賜給我多少,我就享受多少。雖然這僅是四百元錢,但在靈界看是撒但對我的引誘與試探。於是,我向老闆說明情況、退回他多給我的錢。拿了我該得的那份錢,就輕鬆地離開了。

今天我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這都是神話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是神話的帶領才讓自己能夠坦坦蕩蕩地做人,更讓我看到無論在什麼環境裡,神都在人的身邊,神會用他的說話與作工讓人一步一步地從撒但的陣營裡走出來,脫離撒但的捆綁,成為一個自由人。就如神說:「經歷到有一天,一個人的人生觀、生存的意義、生存的根基整個都變了,就是一個人都脫胎換骨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了,這不得了哇!這是大的變化,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對世界上的名利、地位、錢財、享受、榮華富貴覺得有沒有都行了,這些事很輕鬆地就能放下,這才是有人樣的人。最終作成的就是這樣一班人,為真理活著,為神而活著,為著正義的事而活著,這就是人的樣式。」(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要認識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區別》)(全篇完)

摘自《誰在見證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