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煉中明白神心

          1987年我因身患疾病信了主耶穌,後來我的病慢慢地好了,我知道這是主的恩典,因此我立志要傳福音來還報主的愛,並天天盼望著主能早點來接我們進天國。1997年10月,我等到了主回來的消息,得知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神在末世作了潔淨拯救人的工作,人只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才能蒙拯救進天國。於是,我滿懷信心過上了教會生活,但還像以往信主一樣,覺得信神就是得恩典,為此而樂此不疲地信著我心中的這位神……海邊

不久的一天,我小兒子在船上給別人看魚網,突然刮起了颱風,伴著海浪的侵襲,我兒子在拚命收網的時候,被颱風捲入海裡,不見了蹤影。接到報信後,我找了很多人幫忙,在周圍的海域足足找了一天一夜,結果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失子之痛,心如刀絞!我面向大海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哭得沒有一絲力氣了才回到家。從此我茶不思,飯不想,一想起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兒子了,我就難受極了!難過得不想見人,不想說話。那些日子我也沒心思看神的話,沒心思向神禱告,竟忘記自己是個信神的人。

教會的姊妹們聽說了此事,就過來看望我,安慰我,說:「姊妹,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也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你一直這樣消沉下去就上撒但的當了,撒但就是專門藉著人臨到不好的事,讓人消極軟弱、遠離神,它才高興。神是造物的主,他創造了萬有,也主宰著萬有。不管咱們臨到什麼事情,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我們得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呀!」那時,姊妹說什麼我也聽不進去,我還是沉浸在失去兒子的痛苦中難以自拔。姊妹們給我看了一段全能神的話,神說:「當神造了人之後,將靈賜給人,便囑咐人,若不呼求神不能與神的靈接通,因而天上的『衛星電台』不能在地上被接收,在人的靈中沒有了神,便留下了空座給別物留著,這樣撒但就會乘機而入,而當人用心來接觸神的時候,撒但頓時慌作一團,在倉皇中逃走。神藉著人的呼求賜給人所需,但神並不是起初就『住在』其內,只是時時因著人的呼求而給予人資助,人因著內在力量的存在得以剛強,因此撒但不敢隨意到此處來『遊玩』,這樣人若與神的靈時時接通,因而撒但不敢來攪擾。若無撒但攪擾,人的一切生活就正常,神便有機會在人裡面作工,毫無攔阻,這樣神所要作的就能藉著人來達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七篇說話的揭示》)姊妹交通:「我們都是神造的,神將靈賜給人,讓我們人能與神有溝通的機會,如果我們不禱告神,不與神親近。這個時候我們的心裡沒有了神,撒但就會來攪擾我們的心,使我們不明白神的心意,並且誤解埋怨神,撒但就是要讓我們不得安生,活在痛苦中。如果我們能常常禱告神、親近神,神就會開啟我們明白臨到的這一切人事物中,神的心意是什麼,而且當我們親近神禱告神的時候撒但就會倉皇而逃,也不敢來攪擾我們,我們也得到了神的看顧保守。所以人越在軟弱的時候,越應該來到神前,這樣我們才能識破撒但的詭計,不被它俘虜。」看了神的話和聽了姊妹的交通之後,我才意識到這些日子自己遠離神了,每天活在惶惶不可終日裡,忘記把兒子這件事向神交託,尋求神的心意。只顧著傷心欲絕,甚至都不想活了,撒但就是想把我拉向地獄,我這不是上撒但的當了嗎?於是我答應姊妹好好看神的話,好好禱告依靠神。

這時,姊妹又拿起神的話讀給我聽:「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讀完神的話姊妹接著說:「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他能認識到我們人類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我們每個人赤身出自母胎,也必赤身歸回。他相信一切都是神的主宰,沒有發任何怨言,仍然稱頌耶和華的聖名,順服神的擺佈與安排,在他失去一切的時候還在讚美神,為神作了美好的見證。約伯用他對神的敬畏與順服打敗了撒但,為神站住見證。約伯是我們效法的榜樣呀!今天我們臨到試煉,咱也要為神作見證,絕不能當撒但的笑料呀!」在神話語的激勵下和姊妹的交通中,我才明白這是神給我擺上的功課,這裡面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一定在看著我,在期待著我的見證,我可不能當撒但的笑料,羞辱了神的名,我要向約伯學習為神站住見證。回想約伯滿山的牛羊和所有的財產、兒女一夜之間全部被撒但擄去,約伯能為神站住見證,並還能稱頌神的名: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看到約伯對神有真實的信心。而我臨到兒子被捲入海裡這事就哭得死去活來,連神的話也不看了,也不聚會禱告了。想到這裡,我不禁有些蒙羞慚愧。於是我趕緊起來向神禱告:「神啊!你是萬物的主宰,我相信你的權柄,更相信你作的一切都公義。兒子是神你賜給我的,如今他出事了,下落不明,但我不埋怨你,因為每個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無論神怎麼作都是公義的!我願永遠讚美你,求神保守我的心,不被撒但佔有,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讓你得著榮耀。」禱告後,我感到心裡好受些,沒有那麼傷痛了,也平靜了許多。姊妹們見我剛強起來了,都為我高興,臨走的時候還囑咐我別忘了聚會的日子。

送走姊妹們後,我就趕緊過來安慰老伴,把我明白的真理告訴他:「對臨到的這事,從神領受得看開些,對神千萬別埋怨,相信神是公義的……」在我的安慰勸勉下老伴也點點頭。就在我們完全順服下來時,奇蹟出現了……

一週後,小兒子被一位江蘇人開車送回家中,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兒子還能活著回來!那一刻我悲喜交加,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細問才知道,兒子被海水沖到江蘇海域,被一家養蟹的好心人搭救了。他們精心照顧我兒子直到他的身體完全恢復後,才親自開車把我兒子送回來。我聽後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不停地滾落,止不住地點頭謝恩,我感謝神的大恩典,我激動得無以言表,只會一個勁地感謝神,感謝神……

面對失而復得的兒子,我對神真是感激不盡,弟兄姊妹也都替我高興。聚會中,教會帶領楊姊妹針對我在試煉中的情形與表現讀了兩段神的話:「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麼認識?》)書籍「在熬煉之中怎樣愛神?藉著愛神的心志去接受神的熬煉,在熬煉之中,裡面雖然受痛苦,心如刀絞,但是你願意以愛神的心來滿足神,不願意體貼肉體,這叫實行愛神。……你信神就得將心交在神面前,你將你的心獻上擺在神的面前,那你在熬煉中定能不否認神、不離開神,這樣你與神的關係就越來越近,與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與神的交通也就越來越頻繁。你總這樣行就會在更多的時候活在神的光中,在更多的時候活在神話的引導之中,你的性情也越來越有變化,你的認識也就與日俱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讀完神的話,楊姊妹接著交通:「從全能神的話語中,我們明白了末世神作的工作就是話語的試煉熬煉、審判刑罰的工作,藉著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讓我們產生對神真實的認識,審判的工作主要是審判我們被撒但敗壞的真相,審判我們裡面的撒但本性,審判我們信神的摻雜和所有與神不相合的東西。因為我們每個人起初信神都有自己的存心目的,都是為得福、得恩典而信神,當得到恩典時,我們就感謝神,當得不到恩典時,我們就埋怨神,甚至會離神而去。所以神用審判刑罰、試煉熬煉來潔淨人,使我們人能與神有一個正常的關係,受造之物敬拜神天經地義,無論得福受禍對神仍不失去真實的信靠,能永遠稱頌神的聖名,這才是為神站住了見證。當我們真正認識神的時候,無論神作的合不合人的觀念,我們人對神都能沒有任何抵擋與悖逆了,都能順從神的擺佈安排,都能盡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那時,我們在神面前就有良心理智了,能活出人的樣式了,認識到神的審判刑罰的確能拯救人,能變化人,對神審判刑罰的工作能接受了,並承認神話語都是真理。同時認識到神的試煉熬煉最能顯明人,能讓我們看見自己的缺少,看到自己對神並沒有一點真實的信,信神完全就是為了得福。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我們才能認識自己的醜相,認識到審判刑罰的確是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都是為了潔淨我們信神的摻雜,審判刑罰實在是神對我們的高抬。」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很羞愧,無地自容,不好意思地說:「通過交通,我今天才認識到自己信神就是為得福。當試煉臨到的時候我心裡完全沒有神了,活在了撒但的試探中,不禱告神,不看神的話也不過教會生活了,遠離神,甚至想到了死。對神沒有真實的信心,一旦失去神的恩典、祝福,背叛的本性就出來了,這樣才能讓我看到自己信神的觀點不對,信神不是為了認識神,追求性情變化,而是為了得福。看到我對神審判刑罰的作工方式一點也不認識。感謝神!這次試煉就是為了扭轉我不對的信神觀點,讓我對自己的撒但本性也有些認識,對神的作工也有些認識。原來神作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拯救我……」說到這兒,我的眼淚止不住地落下來,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經歷神的作工我才明白,人信神得憑著神的話語活著,會分辨撒但詭計,能背叛肉體,為神站住見證,最終達到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成為性情變化的人,認識神的人,這樣經歷就能夠滿足神的心意了。看到自己在宗教裡追求的就是恩典祝福,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真實的信神,離神的要求標準相差太遠,還不會經歷神的作工,不會尋求神心意,不會依靠神。從今以後,我願努力往神的要求上夠,無論神怎麼作,我都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神。感謝神!把一切榮耀歸給神!

陳醒

摘自《誰在見證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