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死亡,起死回生

         2007年,我突然患上了慢性腎功能衰竭病。得知這個消息後,信主的母親、嫂子,還有天主教的朋友都來給我傳福音,他們說只要我歸向神,我的病就好了。但我根本不相信有神,我認為有病要靠科學治療,如果科學都治不了的病,那就是不治之症,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能比科學的力量大呢?神只是一個傳說,是人想像出來的,信神只不過是人的一種精神寄託,我一個堂堂的人民教師,是有知識、有文化的人,我怎麼可能相信神呢?於是我便一一回絕了他們,開始到處求醫問藥,幾年內我幾乎走遍了縣裡、省裡的各大知名醫院,但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可就是這樣,我仍然頑固地持守著自己的觀點,堅信科學能改變這一切,治癒是有個過程的。

2010年,全能神教會的一個姊妹來給我傳神的國度福音,說神來在人間拯救人了,但我心裡仍然不願意接受,不過因著這幾年求醫路上的挫折失敗,我的心沒有以前那麼剛硬了,就勉強地收下了姊妹給我的書,但我卻不相信這書中的話真是神發表的,仍舊相信科學能改變我的命運,所以依然把病情的好轉都寄託在藥物上。後來,我每天吃的藥比吃的飯還多,病情卻沒有一點好轉的跡象,姊妹也不知先後來了我家多少次,我還是不相信神,就這樣持續了將近一年。

由於我常年吃藥,突然有一天,我兩眼模糊看不清東西,兩腿發麻不能走路,後被診斷是藥物中毒。我先到縣醫院住院一週,後又轉到北京的一所部隊醫院治療了一個月,接著又轉院到了北京一家知名的中醫院,用中醫治療,但兩個月過去了,沒有一點效果。我的主治醫生請來了醫院退休的神經科主任給我看病,但病情還是絲毫沒有好轉。這時,聽我未過門的兒媳說,雲南有個治疑難雜症很有名氣的醫生,我就坐著輪椅費盡周折去了那裡。可是治療了將近一個月,病情不但沒有減輕,而且因著治眼睛和腿時吃藥過多,我的腎臟病也被藥物刺激得更加嚴重,我只好在痛苦無助中回家了。之後,為了保腎,我放棄了對眼睛和腿的治療,也沒再求醫吃藥。

那時,我感到特別絕望,想到自己把治病的希望完全寄託於科學,可此時科學顯得那麼渺小、蒼白無力。依賴科學治病的希望破滅後,我的精神狀態壞到了極點,心裡徹底垮了,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痛苦迷茫中我常常胡思亂想:為什麼我會得這麼多病呢?為什麼我得了病卻無藥可治呢?我憑自己的努力去治病卻怎麼也治不好,反而越來越嚴重,難道科學真的不能救我嗎?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人的命運真的在神的手中掌握?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後的日子裡,我每一天都活在煎熬中,只要一想到自己已經是一個廢人,我就會偷偷地哭,感覺自己拖累家人太多了,不想再當他們的包袱了。我曾幾度想尋死,但又害怕死亡,就這樣我抱著活一天算一天的態度,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back-to-life

一天,丈夫看到了姊妹給我留下的那本神的話語書,他打開看到一個題目《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一下就抓住了他的心,他便讀了起來:「神作的工作是你所不能理解的,你既看不透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又不知道神的作工是否能成功,那你何不試試你的運氣,看看這個普通的人對你是不是很有幫助,看看神是不是作了很大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當聽到他讀的這幾句話時,觸動了我的心。尤其是這段話中的「那你何不試試你的運氣」這句話,在我的腦海裡反覆地出現,好像一道曙光照亮了我死寂的心,我似乎看到了活著的希望。接下來,我急切地又讓丈夫讀了兩篇神的話,其中談的都是神用話語審判刑罰人、變化人的生命性情方面的真理。這些話都是我從未耳聞過的,雖然我不明白這些話的含義,但我從心裡覺得這道和以往給我傳主耶穌福音的人講的不一樣。他們給我傳道時多數是講怎麼得恩典,只要信神我的病就會好,我就有些不相信,全能神的話裡沒有說讓人信了就能病好,我聽著覺得很實際,越聽越想聽。

後來,我每天都讓丈夫給我讀神的話,書中說的宗教人信神卻不認識神,還抵擋神的話,以及他們常常白天犯罪、晚上認罪,這些話更令我心服口服。因我母親、嫂子、弟媳都信主,但她們的活出和神的話中揭示的一模一樣,確實是犯完罪後又去認罪。這時我靈裡有所醒悟,莫非這真是神的聲音?如果不是神,誰能知道宗教界信神的光景呢,外邦人不懂,名人、偉人更不懂,就連宗教人自己也不知道他們是信神卻抵擋神的人。想到這兒,我更覺得這話不是人能說出來的,這可能真是神道成肉身來在人間發表的話語。

當我有了這樣的感覺時,給我傳神的國度福音的姊妹聽說我出院回來了,又帶著一個姊妹來給我傳福音,這時我的良心才有所知覺,心想:我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廢人,姊妹們不但不嫌棄我,還來給我傳福音,這是常人根本達不到的,若換作其他人,早就不理我了。可這些姊妹們還對我不離不棄,這讓我清楚地意識到這種愛一定是從神來的,要不人間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愛。人常說:「患難見真情」,今天我才對這句話深有體會。家人對我不離不棄是迫於無奈,而一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能沒有任何圖謀、任何利益、條件地給我傳一年多的福音,在我這樣一個廢人的身上花費這樣的代價,得需要多大的信心與忍耐啊!我被神的這種愛感動,再也沒有理由拒絕神的福音了,於是我和丈夫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2011年6月,我和丈夫正式過上了教會生活,因我的眼睛看不清字,聚會時弟兄姊妹就給我讀神的話,平時是丈夫給我讀神的話,我自己有時就聽聽詩歌。之後,我從兩段神話語詩歌中找到了我得病和痛苦的根源。其中一段是這樣說的:「撒但將人敗壞後,人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也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越來越加重,越來越覺人間的空虛、越覺人間的悲慘、越覺人間的不可生存,越來越沒有希望,這痛苦都是撒但加給人的。」(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受盡痛苦換回人類美好歸宿》)還有一段說:「所以說,你有病痛、有煩惱,還有尋死上吊的可能,你還感覺人間的淒涼,還感覺活著沒有意思,就是說人這些痛苦還在撒但掌握之下,這是人的致命處,這是人的致命處。」(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代替人受痛苦的意義》)神說的話一點不差,我真是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簡直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但神說病痛和痛苦都是撒但的苦害,當時我還不太明白為什麼神會這樣說,後來藉著讀神的話,我才漸漸明白了這些真理,心裡感覺越來越亮堂。

那是一天下午,丈夫像往常一樣給我讀神的話聽,我聽到神的話說:「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佔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沒有足夠的空間去敬拜神,沒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沒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沒有期盼的,是虛空的。……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慾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虛空的感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聽到這些神的話,我才明白,神為什麼說人的病痛和痛苦都來源於撒但,原來是因為撒但藉著知識與科學來敗壞人,像知識灌輸的謬論「人是猿猴進化而來的」「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知識能改變人的命運」「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科學救人」「人定勝天」等等,都先入為主地佔據了人的心靈,讓人一味地迷信知識、崇拜科學,妄想用知識改變命運,用科學解決一切難處,結果上了撒但的當,否認從神來的一切,遠離神對人的看顧保守,被撒但玩弄於股掌之中。我就是千千萬萬受害者中的一個,當身體有病時,我就依靠科學去治病,神不忍心看著我受撒但的迷惑、苦害,一次次地興起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我卻被撒但的謊言蒙了心竅,一味地相信科學、崇尚科學,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人的命運在神手中掌握,多次將神的救恩推開。本以為知名醫院的專家、發達的科學技術和先進的醫療設備能治好我的病,可到最後不但沒有治好我的病,反而疾病纏身,為了保命我只能放棄治療,科學給我帶來的是無法挽回的傷痛,撒但利用科學將我一步步推向死亡,而神在這時候又興起丈夫讀神的話來喚醒我那剛硬的心,讓我這個瀕臨死亡的人最終得著神的救恩。

後來我天天聽丈夫讀神的話,有一天,我又聽到神的話說:「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脫神手的安排。……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從中我認識到,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神是人生命的源頭,人只有來到神面前,跟隨神、敬拜神才能有好的命運。人如果背離神、抵擋神、棄絕神,而去投靠撒但,就只能給自己帶來不盡的災難和無窮的痛苦。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願意像聖經記載的尼尼微人一樣,俯伏在神面前向神認罪悔改,接受神對我的帶領和供應,做一個跟隨神、敬拜神的人。於是我主動要求盡上接待弟兄姊妹的本分,與弟兄姊妹們在一起時,他們誰也沒有因著我是個病殘之人就小瞧我、貶低我,而是給了我極大的扶持和幫助,我從心靈深處感受到:這種真誠,這種愛的流露,是知識和科學永遠都教育不出來的,只有全能神的話語才能變化人,只有全能神才能作成這樣的一班人。

過了一段時間,我看到自己的病還是沒有好,就對神有了要求,想讓神給我治病,姊妹們就給我交通說:「神是造物的主,我們是受造之物,造物的主不管怎樣對待我們,我們都應該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如果我們對神有要求,這是沒理智的表現。並且醫病趕鬼、行異能那是神在恩典時代的工作,現在是國度時代,神作的工作主要是用話語成就一切,用話語來潔淨人、變化人的敗壞性情,把我們作成順服神、忠於神、認識神、愛神的人,最終將這樣的一班人帶入下一個時代。神要的是人認識神以後對神自發的愛與順服,不是先把人的病治好了,讓人出於感激而來信神、跟隨神。神的話說:『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著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爭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決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於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所以,我們應該背叛自己裡面的得福存心,相信只要我們多讀神的話、實行神的話,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我們的敗壞性情有了變化,神的祝福自然就會臨到我們的。」

瀕臨死亡,起死回生

通過姊妹們的交通,我明白了只享受神的恩典並不能變化人的撒但性情,只有接受神末世審判刑罰的工作,才能脫去自己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恢復神造人時的良心理智,最終蒙神拯救。想想那些信主卻沒有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雖然得著了主賜給的豐豐富富的恩典,但還常常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裡,就是因為他們身上的敗壞性情沒得到潔淨,跑路、花費都是為得福、得恩典,是在與神搞交易,還不能被神帶入美好的歸宿中。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不想再為自己的病得醫治而要求神了,而是立下心志:不管我的病是好是壞,我都信神敬拜神,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神的心意。當我這樣實行時,我心裡感覺特別釋放,也不再受病痛的捆綁和轄制,對死亡也不那麼恐懼了,只願把自己完全交託給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之後,我常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唱詩歌讚美神,心靈感覺充實了許多,痛苦也隨之減輕了許多。更奇妙的是,不知不覺中,我雙腿的麻木程度也越來越輕,漸漸地我能下地走路了,直至後來我徹底擺脫了輪椅。更讓我沒想到的是,有一天我的眼睛突然能看見神話書上的字了,我居然親眼看見神的話了!我簡直不敢相信,但奇蹟就這樣發生在我的身上,我心裡的那種喜悅之情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唯有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當我迫不及待地把這個消息告訴丈夫時,丈夫激動得熱淚盈眶,嘴裡不住地說:「感謝神!感謝神!」是啊!我才對神有了那麼一點順服,神就給了我這麼大的祝福,我深深地感受到神的末世作工雖然不顯神蹟奇事,但話語的權柄遠遠勝過神蹟奇事的權柄。神真是全能的神、愛人的神!

一次,丈夫在縣醫院碰到曾給我治病的那個主治醫生,醫生問到我的腎臟病治得怎麼樣了,透析了沒有,丈夫說:「沒有透析,但病情已經有好轉了。並且她的腿能走路,眼睛也能看見了!」那個醫生很驚訝地說道:「這真是奇蹟啊!我以為她早透析上了。」

現在我已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親戚、朋友、鄰居都驚嘆:「真沒想到你的病會好得這麼快,看到你的精神面貌和正常人一樣!」我聽到這些話時,心裡就對神充滿了感激,多次向神禱告:「神哪,我終生難忘你對我的愛,對我的拯救,我雖不能為你做什麼,但我願一生跟隨你、敬拜你,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還報你的愛。」雖然現在我的病痛還沒有痊癒,但我知道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敗壞性情還有很多,還需要神更多的審判刑罰來變化我的敗壞性情。對於我這樣一個敗壞至深,原本並不承認有神,一次次地拒絕神救恩的人,神不但不記念我的過犯,還對我施行最大限度的拯救,我真是蒙了神極大的憐憫,神這樣的恩待我自感不配。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使我看到科學、知識並不能拯救人,只能帶給人不盡的苦惱、恐懼和死亡,只有創造天地萬物、主宰萬物的神才能作人的生命,供應人的所需,神是人唯一的生存之本,是人類唯一的救贖和希望,人只有敬拜神才能有好的命運。我感謝全能神讓我絕處逢生,更感謝神將我這個被撒但蒙蔽至深、瀕臨死亡的人,從黑暗的「地獄」拯救回來,讓我「起死回生」,認識了造物的主,走上了人生的光明路。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全篇完)

筆者:楊梅

摘自《中文聖經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