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我是一個虛榮心、地位心很強的人,因著從小學習成績優異,同學把我當成了學習的榜樣;老師把我當成了得意門生,在同學面前表揚我,我很習以為常;數學老師不是要求我考第一,而是要求我考滿分;上高中的時候,我被一所學校「請」去上學,還得到了學校給的3000元獎學金,並且享受減免一切學雜費的待遇;父母因著我的優秀,也常常在眾人面前炫耀自己,對我也是寵著慣著,理所當然我在家中也特別有地位,弟、妹都是挨我訓的對象。因著享受到這些,我自覺身價不低,走到哪裡都成了人人高看、尊敬的對象,而自己卻看不起那些班裡成績差的同學,我常想:我要是把成績考像他們那樣,我就不活了。我把「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人活臉面樹活皮」當成了自己的座右銘,當成了我奮鬥的目標。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我把學習當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把成績好當成了我活著的價值。

但是一切並沒有如我的意願發展,到了高二的時候,我的成績就由第三名落到了三十名,當看到這樣的成績時,我覺得這是我一生的「奇恥大辱」,於是我下定決心下次一定要考好,但經過努力每次考試都是大失所望,最終也沒能如願地考上重點院校。想想以前是那麼風光,現在這樣名聲掃地,一落千丈,我實在沒有臉見人,「人往高出走,水往底處流」,考大學是我唯一出人頭地的途徑。於是,小小年紀的我沒有跟父母商量,就毫不遲疑地開始了復讀生涯,在第二年填報志願的時候,我只報了一本院校,二本院校都沒有填,並且不服從調配,心想:要是再考不上重點,我就再補習,要是上了一個普通院校,讓親戚、同學們怎麼看我,我的起點低,畢業後找不著好工作,那我的一生也就灰暗了,沒有活著的價值了。最後我如願考上一所重點院校,低下的頭又一次抬了起來,我覺得自己又揚眉吐氣了。活著的價值,大學,成績,名譽,真理,生存觀點,追求

高考結束後,母親就給我傳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當時被「無神論」思想充滿的我,不相信有神的存在,但又怕萬一要是真有神的話,我不信,豈不是得罪了神,於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就開始看神的話。姊妹們給我交通全能神的話:「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預定揀選了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們。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髮的顏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幹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況把你今天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四篇說話》)從神的話中讓我明白了原來人的一切都是神命定的,並不是靠著自己拼搏得來的,想想自己的學習成績好壞確實由不得自己說了算,有時好得讓我意想不到,有時壞得讓我琢磨不透。也感謝神的主宰安排讓我這次能考上大學,要不然憑著自己追求臉面地位和出人頭地的勁頭,如果再考不上,我肯定會熬得死去活來。姊妹們給我交通,人追求名譽地位就會活在痛苦之中,這是撒但敗壞人的結果。當時我還不懂,覺得人能往上追求那是有上進心的表現,難道這就是撒但在敗壞人?開學的時間很快就到了,在之後的經歷中,我漸漸地對撒但是如何利用人追求臉面地位來敗壞人的有了一些分辨。

到了這所高校後,我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無論是在考試成績上,還是在家庭出生上;無論是長相身材,還是人際關係,比我好的人太多太多了。我覺得我是那麼渺小,絲毫不起眼,想到這,我的臉上充滿了愁容,不知如何在這新的「領地」打下自己的一片「天空」,但馬上我又想到了神的話,每個人是什麼樣的出生、長相、素質都是神安排命定的,我得有一顆順服的心,這樣我即使攀比不過別人,心裡也就不那麼難過了。後來,我被學校所在地的教會接納了,就與我們學校的幾個學生一起聚會,我感到特別高興快樂。等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的時候,在教會裡我又盡上了帶新人的本分,我為能盡點受造之物的本分感到特別榮幸!

有一次我們要進行期中測驗,面對考卷的時候,我傻眼了,發現有些題我都沒見過,蒙都不知道怎麼蒙,一會兒就把會做的做完了,回過頭算算成績,頂多考二三十分,一時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以後怎麼有臉面對同學呀,我咋活呀。交了卷,我走出了考場,抬頭看看學校新蓋的二十多層的教學樓,都有爬上去跳下來的想法,但想到學校怕學生跳樓已經封死了,我只好慢慢地向宿舍走去,一路上,欲哭無淚,神在裡面開啟我:「你活著的價值是什麼?」我知道神在為我擔憂,在靈裡引導我,回到宿舍之後,我拿起神的話,翻開看到:「你們跟隨我這麼多年來並未對我有一絲一毫的『忠於』,而是圍著你們所喜愛的人、喜愛的東西團團轉,甚至無論何時何地都牢牢掛在心上,而且從未丟棄。你們熱衷於你們所喜愛的任何一樣東西,熱愛任何一樣你們所愛的東西都是在跟隨我的同時,甚至都是在聽我話的同時,所以我說,你們都是在利用我要求你們的忠心而忠心於你們的寵物,珍惜你們的寵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到底是忠於誰的人呢?》)神的話一下刺痛了我的心,我不就是一直把學習成績,把自己的地位臉面看為是自己的生命,自己所寶愛的「寵物」嗎?撒但用「人活臉面樹活皮」在捆綁束縛著我,得不到這些東西我就不想活了,就能背叛神,撒但的這些話真是毒素啊,我不能中撒但詭計,我心中不知不覺有了力量,後來成績出來了,我考了三十三分,因著有神話語的帶領,我心裡不再難過,也沒覺得沒臉面抬不起頭,感謝神,使我擺脫了撒但的一次苦害。

可是到了期末考試的時候,撒但的試探又臨到了我,老師對我說:「XX,你要加油啊!」我心裡有些著慌,老師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在他眼中是一個什麼樣的學生呢?考不好是不是會被老師小瞧呢?但想到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的心就平靜下來了,同學們都因著不知道能考出個什麼樣的成績而發愁,而我有時間就聽神話詩歌和讀神的話,不再受撒但捉弄、驅使,心裡特別得釋放,最後那一學期的考試都順利通過了。而我們學校的一個大四學生,以第三名的成績考上了一個有名導師的研究生,這樣的成績讓很多人都刮目相看,但令人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女生竟然自殺了,死前給父母留了一份遺書,說:「我覺得我不夠優秀。」還有一個女研究生在考試的時候作弊,結果被發現了,女研究生過不了臉面這一關,她還是千方百計穿過了被學校封住的樓頂,從我們學校那座二十多層的樓上跳下去了,結束了年輕的生命,人為了虛浮的臉面名譽就這樣被撒但擄去了。後來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踏得破爛不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一)》)通過神的話揭示我明白了撒但的陰險、卑鄙、惡毒,撒但把「人往高處走」、「做人上人」等生存法則灌輸給了人,讓人追求出人頭地,高居人上做首做大,讓人高看仰望,最後人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痛苦不堪。撒但在殘害人,但人卻不知曉,認為追求做人上人,追求在人群中為首是正面的,作為一個人就應該有鬥志,爭第一,活得有尊嚴、有臉面,但不知撒但給人灌輸了這樣的思想後,人為著這個目標去追求,將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得到這些的時候,人變得狂妄,瞧不起別人,為了保住自己的臉面地位,仍要不懈努力;得不到的時候,人就痛苦難受,不服命運的安排,有的不擇手段去奪取,有的就覺得沒有勇氣活下去自尋短路。所以人心中沒有神,沒有神的話,憑著撒但哲學活著只會越來越痛苦,越來越虛空,最後被撒但吞吃。想想自己被這些撒但的生存法則毒害至深,時常為自己的名譽臉面患得患失,而這次期末考試我完全向神交託仰望,不再受虛榮臉面名譽的轄制,自己的心裡壓力也沒有了,有神話語的帶領能以從容淡定的心態去面對,這比考個好成績更寶貴,感謝神!通過經歷看清了撒但對人的苦害,人不信神,只能落在撒但的網羅中,被撒但捉弄致死,只有全能神能幫助人脫離撒但的捆綁,帶給人光明人生,我跟隨神的信心更大了,堅定地走這條人生正道。

那時,我們組的韋姊妹在本分上配合起來比較吃力,我教了她一段時間也不見姊妹有什麼長進,時間長了,我漸漸地對韋姊妹產生了反感、嫌棄,而我們組的楊姊妹幹起活來特別快,我能從她那得一些益處,因此我很願意跟她在一起盡本分。當韋姊妹被調換本分後,我心裡立馬就盤算著這次可得找一個好的,對我能順利完成這個本分有利。後來,鄭姊妹和陸姊妹來我們組一起配合本分,兩個小姊妹反應都挺快,有什麼問題說一遍就記住了,我就喜歡頭腦靈活有素質的來我們組一起配合工作,我心裡很高興。可是,楊姊妹被這兩個小姊妹比下去了,心裡受轄制,不能正常發揮,我們交通的時候,她不吭聲,我心裡的嫌棄就出來了,我就經常跟鄭姊妹和陸姊妹有說有笑,而把楊姊妹冷落在一邊。一天,楊姊妹對我說:「小敏,我覺得你不能公平對待人,我現在體會到韋姊妹的感受了,原先你跟我處得好,現在兩個小姊妹來了,合你的意,你就喜歡她們,你這樣對待人不合乎真理,我們在這環境中都有該進入的功課,看自己裡面有哪些思想觀點跟神不相合。」楊姊妹的這一番話點醒了我,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對待人好與不好都有自己的存心,誰表現突出,能積極配合,對自己工作有利,能給自己的臉面名譽帶來好處,我就喜歡誰,誰表現得差對我的工作不利的,我就輕視、小瞧,有了問題也不幫助解決,我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形象。活著的價值,大學,成績,名譽,真理,生存觀點,追求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但我深知每個受造之物的內心的雜質,我未曾造你們以先,就已知道人內心深處所存留的不義,就知道人心中所有的彎曲詭詐。所以,儘管人的不義行出之時毫無蛛絲馬跡,但我還是知道你們心中存留的不義勝過我創造萬物的豐富。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有沒有說『一個敗壞的人類怎麼對待他都行,隨便對待他就差不多了,不用給他安排那麼好』,神有沒有這樣的想法?(沒有。)那神是不是這樣作了呢?(沒有。)反而是什麼?神對待每一個人都很認真,都很負責,比你自己對自己還要負責,是不是這樣?神不是說空話,也不是站著地位擺資格,也不是應付糊弄人,而是實實在在地,默默無聞地在作著他自己要作的事。這些事給人帶來的是福,是平安,是喜樂,是人現在平平安安地、快快樂樂地在神的眼前,在神的家中,人理智正常,思維正常,判斷正常,心思正常,在神的面前來接受神的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從神的話中看到神對人的心意,神對待每個人都是真誠的,比自己對自己都負責任,在神眼中,沒有把人劃分等級,神也不嫌棄人難拯救,無論人多麼麻木神一直作工在人的身上,實際地擺佈環境,實際的話語引導都一點不差地落實到人的身上。而撒但用地位來劃分人的等級,在人中間有了三六九等,地位高的、排到首位的就能得到好的待遇;地位低的就被冷落,成為不被重視的對象。我憑著撒但的看事觀點來追求名譽地位,當自己有了地位後也是這樣對待人,對自己的名譽地位有利的我就喜歡,對自己的名譽地位不利的我就嫌棄、排斥,我的行事為人沒有真理原則,就是在彰顯撒但,羞辱神名。當認識到這些的時候,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感謝你的帶領,讓我能看到你美善的實質,看到撒但的卑鄙醜陋。神啊!我願意有一個真實的悔改,不再憑著撒但毒素活著,不管弟兄姊妹的情形好壞,我不再站著地位瞧不起人了,都要憑著一顆愛心去幫助扶持。」後來,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我和楊姊妹進行了交心,相互之間也多了一層關愛,誰有難處了,能夠憑著愛心幫助,我不再小瞧貶低人了,不追求出人頭地,顯露自己,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了,而是能踏踏實實地盡好本分。

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真理』也就是最實際的而且是人類最高的人生格言,因為是神對人提出的要求,而且是神自己親自作的工作,所以,稱之為『人生格言』。這格言不是總結出來的,也不是偉人的名言,而是天地萬物的主宰者向人類的發聲,不是人如何總結而有的語言,而是神原有的生命。所以說稱為『最高的人生格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與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滿意的人》)「經歷到有一天,一個人的人生觀、生存的意義、生存的根基整個都變了,就是一個人都脫胎換骨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了,這不得了哇!這是大的變化,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對世界上的名利、地位、錢財、享受、榮華富貴覺得有沒有都行了,這些事很輕鬆地就能放下,這才是有人樣的人。最終作成的就是這樣一班人,為真理活著,為神而活著,為著正義的事而活著,這就是人的樣式。」(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要認識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區別》)人本是神造的,只有神說的話對人才是最有益處的,是人最應該遵守實行的,只有神的話能幫我們勝過撒但的黑暗權勢,使我們不再受撒但的愚弄,社會上流行的任何至理名言都是代表撒但的看事觀點,都是撒但毒素,人憑著這些撒但毒素活著只能越來越痛苦,被撒但殘害吞吃。在我的經歷中真實體會到了神的聖潔、美麗、善良,看見神要求人追求真理,脫去撒但毒素,的確是神對人的拯救,人放棄撒但的處世哲學,生存觀點,追求真理憑著真理活著,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活出真正的人生。(全文完)

小敏

 摘自《跟隨耶穌腳蹤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