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沉甸甸的托付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结婚后生下两个残疾孩子,他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还得人照顾,丈夫没什么本事,靠出苦力挣点钱维持生活,家里真是一贫如洗,村里的人都看不起我们。娘家人亲戚朋友也瞧不起我,我无依无靠,活得特别痛苦、自卑,天天就像生活在地狱里一样,没有光明、没有希望,多少次我都想一死了之,但一想到两个可怜无助的孩子,我只有硬着头皮支撑着活下去。那时我做梦都想摆脱这种痛苦的生活,希望有一天我能抬起头来做人,活得让人瞧得起……

就在我痛苦无助之时,神的救恩临到了我,2013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当我看到神的话说:“自从你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人世间的时候,你就开始履行你的职责,为着神的计划、为着神的命定而扮演着你的角色,开始了你的人生之旅。无论你的背景怎么样,也无论你的前方旅途怎么样,总之,没有一个人能逃脱上天的摆布与安排,没有一个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只有那一位——主宰万物的能作这样的工作。从起始有了人类,神就一直这样作着他的工作,经营着这个宇宙,指挥着万物的变化规律与运行轨迹。人与万物一样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觉地接受着神的甘甜与雨露的滋养,与万物一样,人都不自觉地在神手的摆布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全能神就是创造、主宰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人类的命运、万物的命运都在他的安排命定之中,我的一生也是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下,我找到了依靠,心里充满了平安喜乐,也充满了对神的感激。来到全能神教会,弟兄姊妹主动帮助我,不管是交通真理上,还是日常生活中,都得到了弟兄姊妹的关心与照顾,使我感受到全能神教会与世界不一样,真实地体尝到神对人的爱,所以为了还报神的爱,我开始积极尽本分。

一个沉甸甸的托付

第二年教会弟兄姊妹推荐我暂时担任教会带领的本分,等熟悉一段时间再实行选举,自从我尽教会负责人的本分后,我走到哪里弟兄姊妹都刮目相看、嘘寒问暖的,这时我感到很自豪,在世上人都瞧不起我,没想到今天在教会里却被重用了,就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出头露脸的机会了!之后我尽本分的劲头就更大了,弟兄姊妹谁软弱消极了,或教会里出现什么事,我都是冲锋在前,积极主动地依靠神寻求真理解决问题……

2015年的一天,我们接到上层带领的来信,要求教会弟兄姊妹按原则投票选举带领。当我看到信后,心想:自己一开始就是暂定的,再说自己信神时间短,素质又差,虽然信神以来我热心追求、积极尽本分,但弟兄姊妹是否真的赞同我呢?这次选举会不会选我啊?如果我这次选不上,那我就没有出头露脸的机会了,弟兄姊妹还会高看我吗?为了保住带领的这个位置,享受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我开始想方设法表现自己。

一天上午聚小组会,因着聚会需要看哪方面神话语的事,我和一姊妹起了争执,我要求看这方面的,她愿意看那方面的,一时争执不下,姊妹就对付我太自是。我为了维护自己在弟兄姊妹心目中的好形象,最后我选择了放弃自己的意思,不与姊妹争辩了,就交通了她找的神话语。下午,我又去了另一个聚会点,聚会时,我和弟兄姊妹说:“有一个姊妹平时不爱交通,这次快选举了,她却在聚会中变得很积极……”之后,我又把上午和姊妹产生争执的事拿出来说了一遍,说姊妹是怎么对付我,我又是怎么放下自己不与她争执的,意思是:我是一个追求真理、接受真理的人,遇事能放下自己,而姊妹不如我。就这样在交通中我有意识地抬高自己、贬低对方,让弟兄姊妹误认为我适合再尽教会带领的本分,那个姊妹不适合。说完后我想:这几个弟兄姊妹肯定会再投我一票的。可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的,我的所作所行,存心目的是什么?早已让神厌憎至极,结果在聚会中我失去圣灵作工,看神的话得不到开启没有亮光,交通也干干巴巴的,再看看几个弟兄姊妹也听不进去,眼睛困得都睁不开了,最后一个弟兄说:“散会吧!”见此情景,我想:散会就散会吧,反正再聚下去也没有果效!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散了会。

在回家的路上,我老觉得心里不踏实,就在心里寻求神的心意:神啊,今天聚这个会,是我哪个地方不对了?为什么我灵里这么黑暗下沉?愿神开启让我能认识到!我愿学到这个功课。回到家我就拿出神话语书,看到神说:“你总凭私欲活着,总满足自己的私欲,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没有见证,在撒但面前没有见证,这是羞辱神的记号,处处羞辱神。你说:‘我也没做什么,怎么羞辱神了?’你的心思意念、你做事的存心、你做事的目的、你做事的动机、你做出事的后果处处都在满足撒但,让撒但当笑料,也让撒但抓把柄,没有一点儿作为一个基督徒该作的见证。……一涉及到地位、脸面、名誉,每一个人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当大腕,总想当‘星’,总想出名,总想露脸,不想让,总想争。”(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看着神的话语我开始反省自己,在选举负责人的这件事上,我所流露的是什么?存心是什么?寻求中才发现自己还是想尽教会带领的本分,想保住这个带领的位置。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竟然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对姊妹的看法,有意识地抬高自己、贬低姊妹,存心就是怕弟兄姊妹选上那个姊妹,我没有机会尽这个带领的本分了。虽然我没有明显地攻击姊妹,可是我所做的都是在为自己得到地位说话,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心存恶念这不是羞辱神的记号?让撒但抓把柄,哪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式。此时,我才看见自己的存心是多么得丑陋、卑鄙、低贱。

一个沉甸甸的托付

我为什么这么宝爱这个教会带领的本分呢?我祷告寻求后,又看到神话语说:“你们的名声败亡,你们的举止下贱,你们的谈吐低下,你们的生活卑鄙,甚至你们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为人小肚鸡肠,对事总是斤斤计较,为自己的名誉、地位争争吵吵,甚至情愿下地狱、进火湖。就你们今天的言行,足可让我定你们为罪的,你们对我的工作的态度足可让我定你们为不义之人的,你们的所有性情足可说是满了可憎之物的肮脏的灵魂……”(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在神话语的揭示中我才认识到自己注重的是名誉地位。想想自己以前在世上就特别受人歧视,抬不起头来,自从来到教会尽上本分以后,弟兄姊妹都挺高看我,自己在弟兄姊妹中间享受着地位之福,我出人头地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尤其现在面临教会要实行的民主选举,我怕失去带领这个地位,就再也享受不到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了,所以我就想在聚会中积极表现,想让弟兄姊妹看到我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所以当看到另一姊妹聚会中有独到的领受,提出与我不同的观点时,我怕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会降低,于是我就与姊妹争执。当时我并没有从神的话语中反省认识自己,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不得已放弃自己的观点。另外我与其他弟兄姊妹聚会时,我又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继续享受弟兄姊妹的高看,而在背后论断、贬低姊妹……我实在是太恶毒了,我简直是被名誉地位冲昏头脑了,一点人的良心理智都没有了,就如神所揭示的“你们的所有性情足可说是满了可憎之物的肮脏的灵魂……”

之后,我又看到神说:“这些东西怎么摆脱,你们有没有路途?你总抓这些东西,总争这些东西,心里被这些东西占满了,你总想抓着不放,你就被这些东西控制着、捆绑着,就成它的奴隶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别争,别抢,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让,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人看不着、不在乎在人前尽本分显露的人。你越舍、越放,心里就越平安,心里空间就越来越大,你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你要想扭转这样的情形,要想不被这样的东西控制,你必须得先放,先舍!”(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语给我指出了准确的实行路,我不愿意再为名誉地位活着了,那样活得太累、太痛苦,人如果不能凭神的话活着,总凭撒但的生存法则活着,追求出人头地,甚至为了达到自己的野心欲望而不择手段,永远都会是撒但的奴隶,被撒但牵着鼻子走,那样活着没有人格、没有尊严。神要求我们学会舍、学会放,这样才活得有人性。想想神是造物的主,能够降卑为人穿上肉身来到地上作拯救人的工作,神从来都没有拿自己的身份与地位来让人高看仰望,而是一直以普通信徒的身份生活在我们中间,发声说话带领我们,默默无闻地尽自己在肉身中的职分,看到神卑微隐藏圣洁的实质。而人不具备神的身份实质,就是一个受造之物,就算再有带领的位置,再被人高看被人仰望,在造物主的眼中也只不过是个渺小的受造之物,人的实质也不会改变,还是属于被撒但败坏的人类。若真有理智,即使当上了带领,接受的只是神的托付,而不是地位,而自己这么愿意当带领,追求的是带领这个地位,自己真是太没有良心理智,处处羞辱神的名,让撒但抓把柄。认识到这些后,我愿意赶紧扭转自己不对的追求,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只追求尽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用我实际的活出来见证神!来还报神的爱!

选举的那天,我主动敞开心向弟兄姊妹交通了我的真实流露,并向那个姊妹赔礼道歉。以为弟兄姊妹知道我这么败坏都会讨厌我,厌憎我的,可没想到弟兄姊妹不但没厌憎我,反而都说我很单纯,说我是在实行真理做诚实人,反而得到了弟兄姊妹的尊重,更喜欢我了。蒙神破例的高抬,弟兄姊妹投票选我作教会带领,当我看到选举结果的一刹那,感到神对我的爱太大了,我根本不配尽这个本分,是神高抬又给了我一次悔改变化的机会,今天再面对这个本分时,我没有了对名誉地位的贪恋与享受,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沉甸甸的托付,我不能再掉以轻心,愿意尽上自己的微薄之力安慰神心!

孙红

摘自《追逐晨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