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心話,真輕鬆

          我是一個心直口快的人,在與家人或朋友相處的時候,都是有什麼就說什麼。記得上高中的時候,一次班主任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表揚我和另一個同學,說我們是「陽光男孩」,家人和朋友對我的評價也是「沒有壞心眼」「說話直爽」,面對眾人的誇讚,我也有些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就是一個敢說真心話的誠實人。
說真心話真輕鬆

2011年底,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我知道了神用話語作了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就是要把人的敗壞性情潔淨、變化,使人活出一個誠實人的樣式,正如神的話說「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從神的話中看到神喜歡誠實人,只有誠實人才是神國度裡的人,我心想:我在世上就是一個什麼話都敢說的誠實人,我在誠實人這方面已經做得很好了,只要我再按著神的話去實行做誠實人,那我肯定能蒙神喜悅、最終進入神的國度。

由於我熱心追求,幾年後,教會裡提拔我到上層文字組盡本分。

一天晚上,我們幾個弟兄在一塊討論寫文章的思路,正當我談得起勁的時候,一個弟兄說:「你的這個思路我們先不用,先用別的思路吧,若不合適再用你的思路。」當時我的臉一下子就拉下來了,感到有些丟面子,心想:雖然我的這個思路可能不合適,但我也不能被你們瞧不起。想了一會兒我裝作很大方地說:「嗯,今天咱們身量都小,雖然我們都認為自己的思路對,但到底符不符合原則,咱們都看不透,這個問題先擱置吧,咱們求同存異。」弟兄們聽後面面相覷,沒再說什麼,我們又開始繼續討論,然而再討論的時候我們之間沒有了之前的和諧,最終這場聚會不歡而散。散會後我的心空落落的,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今天的這場聚會,雖然我給自己找了台階下,但為什麼心裡不是滋味呢?我向神禱告尋求,神今天擺設這樣的環境是為了讓我學哪些功課呢?藉著禱告尋求,神開啟我想到神的話說:「你的存心目的都是為了我嗎?你的言語舉動都是活在我面前嗎?你的心思意念我都鑒察。你裡面沒有責備嗎?你拿出一副假臉給人看,還坦然自若裝出一副自以為是的模樣給人看,這是為自己掩護,想把你的惡掩護起來,甚至想方設法推到別人身上,你的心何等詭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三篇說話》)從神的話語中看到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自己就是在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為了維護自己利益的詭詐人,就想把自己在暗中所作的惡掩護起來。神的話正扎中了我的心,點中了我的情形,今天聚會中我說的那句「高明」的話,不正是拿出一副假臉給人看,為的是維護自己的臉面嗎?當時感覺自己說的那句「求同存異」的話挺好,挺高明,現在想想感覺有些噁心了。自己的思路被別人否了,自己的臉面下不了台,就找了這麼個冠冕堂皇的藉口,這不是耍詭詐嗎?我想起神的話說:「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撒但向來就是說話拐彎抹角、欺騙、抵擋神,我今天說話耍詭詐不也是悖逆抵擋神嗎?

我又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做誠實人的難度主要在哪兒?什麼攔阻你做誠實人呢?(不願捨棄自己的利益,沒有看清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對正面事物喜好的心還不大。)……人有詭詐,人有存心,人總有活思想,人有私心,總為自己的臉面、虛榮、利益著想,說句誠實話,有時就兩個字就那麼費勁,憋半天說不出來。人被這些東西控制,人活在敗壞中,確實不是神所喜愛的、神所要的人。」(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從神話的揭示中看到做誠實人需要人受苦付代價,需要人單純敞開放下自己的利益。以往我認為自己是個實在人,什麼話都敢和弟兄姊妹敞開心說,但當涉及自己的臉面與地位的時候,我卻不能實行真理了,在事實的顯明中看到自己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誠實人,自己內心裡還有很多詭詐虛假的成分。經歷了這次審判刑罰,我對自己有了新的認識,只願在以後的盡本分中努力追求真理,按著神的話所要求的去實行做誠實人。

幾個月後,我和幾個弟兄在一起盡本分。其中一個弟兄年齡比較小,才20歲多一點,剛開始我們在一起相處還沒有什麼摩擦,但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我發現這個弟兄由於年齡小,玩心還比較重,在本分上總是不能用心,不緊不慢的,沒有多少負擔。我幾次想提出來,但為了維護自己在弟兄面前的好形象,又不好意思給弟兄提。我一直把對弟兄的看法埋藏在心裡,心裡感覺很難受。

一次上層帶領要求我們三天之內要把一份資料整理完成。面臨這個本分,我和弟兄們說:「這次我們得抓緊時間,多受點苦、付點代價爭取儘早把這項本分完成。」我說這話其實就想說給小弟兄聽,看到小弟兄也點頭,我也稍微放心了一些。之後我們開始忙碌起來……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小弟兄時不時地和接待家的大叔聊聊天,寫寫毛筆字等,在本分上又沒有多少負擔了,眼看三天的時間快到了,資料還沒有整理完,我心裡有些著急了,對弟兄的懶散感到不滿。甚至心裡對弟兄已經有成見了,覺得應該做誠實人敞開亮相把弟兄身上存在的問題指出來。但我又受虛榮臉面的轄制不好意思提出來,當時我心裡憋得好難受,只好到另一個房間去了。來到另一個房間,我坐立不安,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可以先選擇比較知近的人說,這樣慢慢就能敞開心了。可是我轉念一想我若是和弟兄們說了,他們會不會笑話我、說我事多呢?這會不會影響之前我在他們面前樹立的好形象呢?一時間我又是癩蛤蟆喝膠水—-張不開嘴了。我的內心備受煎熬,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啊!我想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可我張不開嘴。神啊,我該怎麼辦,求你開啟帶領我!」

就在我心裡倍受煎熬、苦苦掙扎之際,小弟兄看到我很久沒有回去,就主動來找我談心了。看到弟兄向我走來,我一時有些不知所措,趕緊強裝鎮定地在沙發上坐好,裝出一副幹活勞累,在這裡放鬆的樣子。小弟兄笑著問我:「怎麼了?坐在這裡這麼久沒進屋?」我心虛地說:「喔……沒事,就是剛才幹活累了,在這邊休息一下。」說話間我的眼神有些慌亂,不敢正視弟兄。我這細微的舉動被小弟兄發現了,他微笑著說:「是不是我又做錯什麼事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直接告訴我,我願意改正。」被弟兄點破情形的我滿臉通紅,吱吱嗚嗚地說不出話來了,弟兄看著我接著說:「咱們幾個弟兄一塊相處盡本分,這都是神特別的安排,神把我們安排到一起就是讓咱們互相學功課、取長補短的。盡本分中有磕磕碰碰這都正常,關鍵是我們得尋求真理,從神話裡找到實行路途,做一個誠實人與弟兄姊妹敞開亮相,互相交心。就拿我和劉弟兄來說吧,上次劉弟兄寫了一份資料讓我看看是否合適,因著我的狂妄本性我連看都沒看就直接說寫得不合適。後來劉弟兄很生氣,雖然當時我也放下自己和劉弟兄共同整理了資料,但我們兩人之間產生了一些隔閡,我也不想和他說話了。我意識到這種情形不對,並不合神的心意,想到神的話說:『彼此順服,彼此包容,彼此生命有聯結,彼此有相愛,都會取長補短,會配搭事奉,這樣,教會必得建造,撒但必無機可乘,我的經營計劃才不致落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一篇說話》)『能正常地盡自己的功用和本分,不是一朝一夕,要持久,要以我心為心,以我意為念,顧全整體,能流露基督,會配搭事奉,隨著聖靈工作的步伐,投入聖靈拯救的方式裡,倒空自己,做一個單純敞開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八篇說話》)從神的話中看到神要求我們要學會配搭事奉,學會彼此順服、彼此包容,降卑自己,這樣神的國度才能達到被建造,這就需要咱們倒空自己,做一個誠實人,做一個單純敞開的人,有什麼問題、難處或者是成見,都能及時敞開交流,這樣才不會給撒但作工的機會,才能達到同心合意滿足神。後來當我放下臉面地位和弟兄敞開心道歉時,弟兄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在神的帶領下,我們兩人重歸於好,所以咱們都得按著神的心意與要求去做,若是我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合適,咱們就單純敞開地談出來,這樣才能更好地在一起配合工作,使工作暢通無阻,這樣做才能合神的心意。」

弟兄交通的經歷正是我的情形,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想:是啊,我就是為了維護臉面不願意做誠實人,今天神擺設這樣的環境也正是我操練進入做誠實人這方面真理的時候,我得把握住機會,實行真理。於是我就把我心裡的想法和小弟兄說了,小弟兄聽後高興地說:「這不就行了嗎?你不說我也認識不到自己玩心重,沒有負擔啊,現在咱們趕緊投入工作吧!」之後我們趕緊投入工作,在神的帶領下,我們齊心協力將要整理的資料都完成了。

事後,我向神禱告尋求,為什麼我追求做誠實人說句心裡話就那麼難呢?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生活人的辦事,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人成功的座右銘,行事的手段,每個人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人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裡都流著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見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都被撒但的哲學充滿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如能這樣解剖一下人的本性都會認識的。」(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什麼叫敗壞性情?敗壞性情就是撒但,就是活撒但!說話總拐彎,就不直說,你們都犯這毛病。你們多數人都是寧可得罪神,寧可欺騙神也要維護與人之間的關係,維護自己在人中間的地位、名譽,這是喜愛真理嗎?這是愛神的表現嗎……臨到實事就不實話實說,就讓你說句兩個字的實話都那麼費勁。你為了逃避這兩個字多說多少廢話,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維護自己的臉面多繞多少彎?……騙上加騙,錯上加錯,這人多麻煩,這就是撒但的騙術!」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只有追求生命進入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看完神的話,我才找到自己總是受虛榮臉面的轄制不能說實話的真正原因。原來自己是受著撒但的毒素「沉默是金,說話是銀,」「耿直討人嫌」「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等撒但哲學的捆綁,不能把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說出來,怕別人低看我,想藉此讓人都說我不錯、都誇讚我。我用這些「良方」維護了自己的臉面、名譽,還把它當作不得罪人、讓人誇獎的一條實行路。回想自己在世上時,別人之所以都誇我是個實在人,與人相處沒有壞心眼,那是因為沒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所以我敢說、敢做,其實只要涉及到自己虛榮臉面的事,自己也是包裝、偽裝,從未跟別人說過心裡話,所以別人只是看到我外表光鮮、華麗的一面,卻不知我心靈深處的東西,他們都誇獎我時,更助長了我包裝自己,隱藏內心骯髒污穢的存心與舉動的野心,這一切都是在撒但本性的支配下做的。若不是神的顯明,我還認識不到自己內心深處的這些東西,還認為自己是一個實在人、是個陽光男孩呢。感謝神的開啟與引導,讓我看到自己真實的一面,從中也讓我明白了神一次次擺設人、事、物環境來拯救我的良苦用心。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從一個人日常生活中的言行舉止就能看出這個人的前景怎麼樣,如果這個人總說真心話,說實話,說大白話,那他就有希望;如果這個人總包著、裹著,總裝,總端著架子,總給別人假象,不走好道,那他就危險,就很麻煩。……人總不敞開心,總掖著、藏著,總端著架子,總裝,總想讓別人高看,總不想讓別人看透自己的真實想法、真實情形和自己的本性,這樣的人愚蠢不愚蠢?他走的是什麼道路?(假冒為善法利賽人的道路。)法利賽人走的道路危險不危險?這是一條滅亡之路!」(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你不能變成一個真正的小孩子的樣式,活潑、可愛、天真、單純、真實、純潔地來到神面前,你就很難得著真理。」(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深刻揭示了我的本性實質與所走的危險道路。若自己什麼話都包裹著,不能敞開心做誠實人,那就和抵擋神的法利賽人一樣,神讓我們變成小孩子的樣式,單純,誠實,放下自己的臉面、利益、私慾,要以神家利益為重,以真理為重,除去自己裡面的摻雜,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才合神的心意。此時我才有一個心志要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把臉面摔在地上,實行真理,按著神的要求去做誠實人,不為自己的臉面地位考慮。之後的一段時間,我努力背叛自己的虛榮臉面,解剖亮相自己,操練做誠實人,也享受到了實行真理的釋放與自由,我感到盡本分輕鬆多了,和弟兄們的相處也融洽了許多,我們也得到了神的祝福,工作果效越來越好。

半年後,我們收到上層負責人的信件,說我們要配合的這項本分暫停了,這樣一來我們就得和其他組合併。合併的過程中,我信心滿滿,自認為我肯定會被選為組長,但最後選了一位信神時間長,比較有經歷的弟兄來擔任組長的本分。剛開始我對於這樣的安排也有些埋怨誤解,認為明明我對這方面工作比較有經驗,為什麼不選我呢?這樣一來讓我多難看啊。這時負責人問我怎麼想的,我本能地又想偽裝,想掩蓋自己的真實想法,但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做事流露自私了,為自己臉面著想,這事怎麼解決?先得放下自己的臉面,『我想那麼說維護自己的臉面,但馬上意識到了,那麼說是自私卑鄙,那麼說有存心,那是敗壞性情,我不能按照那個說,我得按照這個說,揭露自己,亮自己的相,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說出來,寧可把自己的臉面扔到地上,不維護它,不滿足自己的虛榮心』。這樣通過背叛自己,把自己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說出來,一方面做了誠實人,另一方面,沒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沒維護自己的臉面,達到了實行真理,達到了更好的盡本分,對自己的本分盡到了責任。損失的是自己的臉面,但是維護的是神家的利益,維護的是真理,這樣活著是不是光彩呀?光明正大,能拿到人前,也能拿到神前,這多好啊!」(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生命進入最關鍵得從盡本分入手》)神的話讓我豁然開朗了,讓我看到自己為了維護自己的虛榮臉面又想耍詭詐,偽裝自己,為了一分錢不值的虛榮臉面,卻將真理放在一邊,我真是世上最愚蠢、最自私的人。神是藉著這個環境來變化我,潔淨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願實行真理背叛肉體,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出來。

我撓了撓頭,說:「說實話,剛才你這麼一問,我本能地又想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說謊,說出一些道貌岸然的話,以顯示自己並不受影響,但在神話的開啟下意識到這樣又是在說謊欺騙神,其實,剛開始我聽到劉弟兄當選小組長的時候我的心裡是有些難受的,感覺到臉面上有些過不去,明明是我在這個本分上比較有經驗,怎麼就要選劉弟兄不選我呢?後來想到劉弟兄信神時間比我長,生命經歷比我深,而且在各項業務上也相對比較熟悉,他是盡組長本分最適合的人選,我願與他共同配合盡好這個本分。」說完這話後,我感到心裡釋放自由,輕鬆了許多。其他幾位弟兄也都笑了,我感覺和弟兄們相處時,心裡沒有了距離。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越和弟兄姊妹說心裡話,越感覺心裡透亮、踏實,這一次次的經歷讓我體會到:做誠實人真好,不再偽裝好輕鬆!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對我一次次的愛和拯救。神的話說只有誠實人才能蒙神拯救,雖然我離誠實人的標準還差很遠,但我願意繼續與神配合,活出一個真正的誠實人的樣式。(全篇完)

方毅

摘自《探討東方閃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