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大學城】南亭渡口

我爸告訴我, 家裡養的第二只貓,在寂寞的時候總愛望街。

中間的綠洲叫“鯉魚崗”

今天我站在珠江邊,竟想起這件事,然後就代入那隻剛剛離開1個半月的她(貓是女娃), 痴痴地看來往珠江的貨船,渡船。

這裡叫南亭渡口,估計你100%都不會到訪的一個小地方,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昔日情懷。

大學城裡盡是新鮮事物,新大樓,新馬路,新設施,新社區,在接受新事物的同時,卻特別希望找到時光倒流的背景來平衡一下由新帶來的衝擊。

哈,誤打誤撞來到了,雨天留人,所以也就趁下雨的時間認真駐足,好好逛了南亭渡口邊上的兩座祠堂。

一座姓關,

另一家姓黃

以世俗的眼光看呢,關氏宗祠整體裝潢,建築修繕都比較講究,也精細,處處彰顯與關雲長係出同族。

祠堂內有幾張桌子在娛樂,我旨在看祠堂內部,倒沒八卦那些男人在打紙牌還是麻將。

僅口音聽見是純正粵語無雜質,因為廣州近郊有的口音還是有鄉音的。所以有此解釋。

相對來說,黃氏宗祠比較小規模,建築較新,不好以此標準來評判是否黃氏比較窮?

比較祠堂外停滿了小汽車,(關氏只有共享單車和一群老人),再往前的珠江邊,黃氏子孫正操練龍舟,都是盛年。

#表象不能全部說明本質。

 

大陸的共享單車氾濫已成事實,沒曾想可以如決堤江水,擱淺江邊。

江邊一景:玉虛宮?怎麼不是天後廟作為河運主幹道的珠江,從來沒想過會有清澈見底的一天,於是“沒有臭哄哄”已是理想標準,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想象不出竟然珠江邊的居民會以江水洗澡。彷彿回到從前制水的日子。

前段日子看過一套香港劇集,裡面有講到女人不得入宗祠。當天呢,見當時祠堂都是男人,不管是出於禮貌還是劇集的影響,我還真的問了外面的人可否參觀才入內的。

回到從前嘛,當然是也跟隨封建社會的風俗 (笑)

渡輪,宗祠,古榕,渾濁的珠江,屬於一個雨天在江邊發呆的人,尋找的昔日時光。

 

如果喜歡我的文字,照片,請like & follow

Facebook @yoyoiufoto

Instagram @yoyoiufoto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國, 其他, 觀光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