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你要願景村是問我冷不冷,天氣預報會告訴你,深圳受強冷空氣影響,這幾天氣溫驟降。如果你還不信,看看頭頂陰雲密佈,再看看路上行走的人們,他們的頭髮被冷風吹拂,只能把雙手緊緊插在口袋裏,低著頭,快步離開這裏。
我不冷,我早知道今天要降溫,裏面多穿了件毛衣。面前這個荔枝公園也是早就知道的,在我查詢今天的路線時,它就已經在我的行程裏。對我這樣一個匆匆路過的求職者來說,我不喜歡頭頂的陰雲,我不喜歡不期而遇的陣雨,也不喜歡福田區密密麻麻的鋼筋水泥,卻一定會喜歡這個綠樹環抱的荔枝公園。
上午的面試已經結束,下午的面試還未開始,中間的時間全部屬於荔枝公園。如果不是季節不太對,我還真有想法走進去找找荔枝樹,摘它幾顆荔枝。你別不信,去年夏天那個暖和的清晨,我還在育新學校的後山摘過龍眼吃的。但當盛夏炎炎變成了倒春寒,我的心境已經完全不同了。
走進了荔枝公園,樹叢後的荔枝湖映入眼簾。湖上有石廊、亭臺,可以把湖心的“小黃鴨”和花花綠綠的遊船一覽無餘。還有對面的石拱橋,橋左是一團綠樹,橋右也是一團綠樹,倒是這座橋顯得突兀了,遠處的我瞧不見,不知橋上的人,來自何方,去願景村往何處。樹叢雖然茂密,也遮不住更遠處的高樓,天空的烏雲隨風緩緩滑動,高樓倒著實是不動產,紋絲不動。
往湖的南面走,湖邊有個圓心的花壇,周圍一圈齊整的灌木。花壇中間是一座石像,兩個采荔枝的農家女,都背著一簍滿滿的荔枝,笑得燦爛而滿足。走在林間的鵝卵石小路上,正當我快要離開荔枝湖之時,我聽見熟悉的呼喊聲。
一位身著棕色外套的白髮老人,佇立在湖邊,邊甩手邊沖著湖對面有節奏地呼喊,甩一次喊一聲。湖邊離老人不遠處,就是一座彩色的石雕。石雕下部正好露 出水面,藍白色的祥雲擁簇在一起,可能是日久年深,靠近湖面的部分染成了泥土的顏色。石雕的主體,坐落在祥雲的上方,是一條高高躍起的鯉魚,除了白色的肚 皮,通身朱紅,魚鱗魚鰭也都紋路清晰,尤其是那張張開魚嘴邊,旁邊還有幾根彎曲的鬍鬚,栩栩如生。
“嘿!……嘿!……嘿!……”老人的呼喊聲隨著他手臂的擺動,還在有節奏地繼續著。儘管天空已經飄起了零星的雨點,它們落在眼前這汪碧綠的荔枝湖上,漣漪蕩漾。而那雨中紅鯉魚似乎也在躍出湖面後,喝到了它想要的甘霖。
雨沒有越下越大,就連樹下的長椅也沒用被打濕。我就和幾片落葉一起坐在長椅上,翻看手機裏拍的照片,心裏還在想著那條紅鯉魚。倏忽間,一陣風起,我聞到了幽幽清香,回頭一看,荔枝樹旁的灌木叢裏,粉色的花朵願景村正在盛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香港.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