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悲歌 – 北海道口罩篇

其實我不算缺口罩

(多得奶奶喺疫情漫延前已分了兩盒給我們加上自己有一盒儲備)

但由於身邊同事或者朋友都有缺

自自然然今次旅行都會去留意

幸運的是第一日喺千歲Outlet百元店見到貨架上有大約十包

二話不說拿起兩包(這店沒限購告示)再加上一大堆雜貨去結帳

(其實我一開始便怕人以為我刻意去掃貨)

(made in China)

頭兩天住宿在室蘭 不算什麼遊客區 附近也有激安和百元店

但可惜兩間都沒有收獲

反而酒店樓下的便利店掛著6包口罩(一包4個)

這次我拿了一包去結帳

老大隨後也拿起了一包 店員告知我們一家族只限購一包

或許我們沒有看清限購告示 以為是一人限購一包

但店員的確不屑地看著我們

心底裡真怕日本人歧視

(尤其當時鑽石公主號在當地電視每天都指出確診香港人坐過之後…)

正如我們討厭大陸人 帶來病毒又把我們的東西海量買走

(398日元 made in japan)

之後幾天我們住宿在札幌市區附近是狸小路和薄野

到處都是藥妝店 沒有刻意去找 只是路過進去看

當然這樣佛系是完全沒有收獲

看人分享買口罩是要早上10點前去排隊等開門才可以買到

在香港等Watsons 萬寧 莎莎 卓悅開門還沒夠

在外地也要去排…..香港人真的有夠悲哀

 

最後一日行程去三井Outlet作最後衝刺

前一晚收到朋友whatsapp她幾經辛苦買來的印尼口罩

好像有片段指有跳蚤(雖然不是同一牌子 但也大打折扣)

自然地在Outlet第一間走進的就是藥妝店

轉了一圈 看到只剩花粉口罩 買個蒸氣mask(買來送人 鼻敏感有用)就徹退

在門外有個女人說: Can u help me buy the face mask?

心有點酸 因為一聽就知香港人

心情就像你在百佳惠康門口有姨姨走來問你拿印花一樣

我看著她拿起電話說要買那一種

然後說明因為每人只可買一包

我冷冷地吐出”OK”兩個字

我不想跟她相認 或許會尷尬又或許會感同身受

但那一種我都不想

然而不知趣的老大看我一眼:佢要我地幫佢買口罩?花粉口罩嚟架!冇用既

對方:香港人?冇辦法啊~我朋友真係一個都冇佢話呢種都照要~頂得幾多得幾多!

我沒理他們的對話直接拿去付款

店員指著我的蒸氣mask說不可以再買(花粉口罩)

因為蒸氣那種也屬於口罩……

她知道後有點失望 我們亦只好無奈地繼續逛街

心有夠酸…

忽然想到叫老大除口罩穿外套回去試試幫她買一包

可惜她已經不在了

 

我目測她應該是70/80後

(她說她跟團 沒太多時間去到處找)

膽粗粗的自己一個人站著叫陌生人幫忙買一包沒防菌的花粉口罩

那刻心裡憤怒又難過

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才換來這個國際金融中心連最基本的防疫都沒有

年年交稅養一班連穩定供應堵塞源頭都不做(/做不到)的官員

或許撲奶粉撲口罩和排隊是我們這一代的最佳寫照

(想起小豬出生前一年香港還鬧過奶粉荒)

現在香港是口罩 廁紙 米都要搶

到底之後既日子還可以有幾荒誕?!

(純發洩 不喜勿插)

另記 兒童口罩不算難買到

百元店跟藥妝店偶爾都看到

不過小豬有兩盒儲備我沒有怎麼買

剛好逛百元店見到

另一包是新千歲機場的藥妝店買到到

質料不錯 cp值高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日本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