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給收縮還是需求下滑?

近期,隨著汾渭平原環保行動的全麵開展,煤焦走勢被市場普遍看好,價格也持續走高。對比有色金屬價格,如何投資煤焦等黑色係產品,市場關註度極高。在昨日“中國國際鐵礦石及焦煤焦炭產業大會”上,各方對此展開熱烈討論。

有機構預測,從需求端看,固定資產投資下滑加上整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可能對鋼鐵和原材料市場有負麵影響;但從供給端看,因為環保因素影響,成本的推升對價格有正麵影響。在這兩個因素的相互作用下,黑色係行情走勢是有反復的,但是仍短期振蕩、中期偏空。不過,焦煤將比鐵礦更悲觀一些,因為焦煤的價格浮動在成本之上的空間更大。

煤焦鋼產量還要縮減“如果中國達到美國、歐盟的環保標準,我國煤焦鋼的產量甚至還要減到70%到80%。這麽大的幅度,對我國煤焦鋼的發展影響非常大。”中國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節能環保中心主任劉濤在昨日“2018中國國際鐵礦石及焦煤焦炭產業大會”上表示。

按照國家PM2.5的標準,未來國內煤焦鋼的產量還要削減一半。怎麽實現削減,是目前很多煤焦企業的焦慮,也是近期焦煤、焦炭價格持續上漲的重要原因。

劉濤介紹,超低排放是鋼鐵行業最熱門的話題,黨中央國務院文件裏麵首次把鋼鐵超低排放寫在國務院文件裏。超低排放不僅是汙染治理的手段,更是要通過超低排放來倒推產業升級,倒推供給側改革。但是,現在的超低排放,離國家的二級標準還差一大截。

“鋼鐵將長期處於階段性、結構性供大於求矛盾的狀態。此時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或者產能置換包括布局調整,不會對產業造成打擊。而且事實上,這幾年國內焦炭的產量逐步上升,占世界焦炭產量的比例從53.3%提高到68.6%,焦炭產量處於高位。”劉濤認為。

“2018年計劃完成退出1.5億噸煤炭產能,預計2018年底產能退出將達到7億噸以上。”中國煤炭運銷協會理事長楊顯峰認為,從利潤分布看,利潤主要集中在行業前20家企業,大多數企業盈利水平比較低,少數企業還在虧損狀態,可見煤炭行業整體實現脫困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行業上下要繼續堅持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動搖,進一步強化自律意識,構建社會誠信體係。

楊顯峰表示,煤炭企業將按照國家發改委的要求,繼續做好煤炭中長期合同工作,一個是繼續擴大煤炭中長協(中長期協議)的比重。二是繼續推動簽訂3~5年的中長協。三是繼續擴大中長協的範圍,包括煤鋼企業長協、煤與水泥建材企業長協以及與其他工業用煤企業簽訂長協。四是探索地銷煤中長協方案。

供求兩端矛盾突出“煤礦產能受到限製的情況下,煤炭供應可能偏緊。”中國煤炭經濟研究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梁敦仕表示,受安全生產檢查以及生態環境部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汾渭平原的環保督查力度加大的影響,部分煤礦產能可能受到一定限製,煤炭價格將高位企穩。

中國鐵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李華表示,國內煤炭調出省份越來越集中到山西、陜西和內蒙古西部地區,而其他傳統的貴州、黑龍江、河南調出量越來越少,且已變成凈調入區。在全國3000多個貨運站,煤炭發送量集中在山西、陜西和內蒙古西部的300多個車站,而到達地點也同樣集中在沿海和東部區域。從煤炭生產增量看,90%將集中在山西、陜西和內蒙古西部地區,這限製了煤炭向外運輸總量的擴張速度。

相對於國內政策研究機構側重在供應端分析,市場研究機構更側重於對需求端下滑的擔憂。最典型的觀點來自於花旗銀行大宗商品策略師廖忺。她表示,今年以來黑色商品供給受到國內環保政策影響,表現強勢,而有色商品價格更多受到需求端影響,大多沖高回落。隨著後期貿易摩擦在需求端的影響向國內黑色產業鏈傳導,黑色係商品價格尤其是原料端的價格將麵臨挑戰。

廖忺認為,其他一些跟中國相關的商品,比如說有色,今年銅價已經從7000美元/噸以上跌到最新的6000美元/噸上下,基本麵較好的鎳也從每噸1.5萬餘元跌到1.3萬餘元。“但是黑色的價格完全跟這個趨勢相反。這就讓我們反思,鋼鐵行業什麽時候才能(反映)需求下滑的預期。”

作者:魏書光

原文地址:http://www.sohu.com/a/249489979_115433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