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四點半

淩晨四點半,似剛冒出青澀的小骨朵,一點點娩出亮度,直到開成大花園言語治療;淩晨四點半,似一只孤單的鳥在試音,漸漸地同伴多了起來,鳴啼連成小型音樂會;淩晨四點半,似一灣含苞的荷,當水面響起鈴時,荷花們紛紛伸肢晨練,頓時波光潋滟。
打開窗簾,光束們在一株株分蘖,慢慢長成晨莊稼;打開窗口,一畦畦的空氣長成時令小鮮。我的心碧藍著,愉悅得像棵伸須的豌豆。
淩晨四點半,慢慢織了匹帛絹;淩晨四點半,從指尖洇開淙淙晨曲;淩晨四點半,准備好了一天的農具;淩晨四點半,裂變出衆多美麗構想。我不言不語,相信傍晚來時,這一天會有顆粒歸倉的幸福與輕松。
我把淩晨四點半,視爲花托,托起今天的綻放和金燦燦笑意;我把淩晨四點半,自家製,視爲扉頁,接下來的翻閱才有心靈風光和靈魂莊重;我把淩晨四點半,視作毛線團,一針針勾織出镂空毛衣;我把淩晨四點半,當成了剛開頭的故事,娓娓道出情節的血脈和筋骨。
一拐出淩晨四點半的坳口,就看見沃野千裏;一走出淩晨四點半的巷口,就是車水馬龍;一邁出淩晨四點半的柴扉,就是林立高樓。哦,這四點半是令萬物喧豗的起點呢。一開口的淩晨四點半,就聽見潺湲,一擡手的淩晨四點半,就萬紫千紅;一起身的淩晨四點半,就是萬千華麗。哦,這四點半是令萬物起身的過渡句。
走出淩晨四點半的世界,循著韻腳吐芳菲,事與物情投意合,杯與茶養尊處優。我遇見了一片雛菊,坐下來聽蕊的心跳,陽光癢酥酥地照著,我在這高雅的風俗裏,學會了美好的生命舉止。
今天,是本裝幀精美的書,沈密雅潤端莊婉暢,我必須讀到心情安靜精神遼闊,必須把世界讀成左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個人.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