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路漫漫,人生苦短

這是一條被野草塵封的路,花的顏色被空的煙雨所遮掩,風沒有停止他的腳步,依然匆匆地掠過了靜水,歲月泛起了漣漪,一聲花落凋零了春秋。

小小的路,綠草茸茸的路,樹影灑在了落葉的臉上,還懷念著那些時光,回不去的終是路上的雲煙,轉眼而逝;林子深處的路,記憶猶新的路,在朦朧的歲月裏藏進了遠方,花帶不走枝葉,路望不盡旅途,風在走,月在走,腳下的路似乎變得匆匆,等不了花開,等不了日出,錯過了太多風景。

這條窄窄的路,沒有一縷人煙的漂泊,足跡在風雨中漸漸淡忘,只有光影的浮動,塵埃泛舟在夜色裏,路邊的樹,依然青蔥,路上的人,依然輕匆,深林裏縹緲的鳴叫,是誰在為我唱歌?夕陽裏舞動的身影,在花葉繁茂處隱去,我的腳步驚飛了路上逗留的鳥,只留下了一地空白的羽毛,我的影子在斑駁樹影中淡入淡出,還是融入了黑夜。
這條深深淺淺的路,靜默在雨中,時光無聲地流逝,我還在漫步,淋著細細蒙蒙的雨,吹著清清朗朗的風,什么都忘了,什么都淡了,啐一口清茶,行一程山水,我的腳步踏在了遠方,高歌,昂首,路,在我手中的掌紋裏蔓延,無論多曲折,都被我掌握著。

這是一條坎坷的路,被迷了眼的花遮擋了本色,時光腐蝕了青蔥的歲月,路漫漫,人躊躇,我徘徊著,迷惘著,因愛而舍不得,因恨而放不下,世事太繁雜,我在人山人海中行渡過,也曾跨過山海之巔,或許彷徨,或許迷茫,看過雲起就期待著雲落,聽過水聲就夢到了海洋;逃避紅塵,隱居在山林中,你認為這是看淡人間,其實這是懦弱,開打心扉,有人來了你就張開雙臂,你認為這是坦率,其實這是獨孤。

夢裏不知身是客,方覺落花為來者。這條慢慢長路,我還在走著,日子很累,但回首處有偶然的花開,就夠了,我還在守望著,時光很快,但目及處有正好的風水,就夠了,我想人的一生,就是來來往往的走,擦肩而過,走走停停,一生風雨我看淡,一世悲歡我傾聽,我愛著風雨,愛著繁花,愛著不輕不淡的閑雲,愛著忙忙碌碌的人間,也愛著這一條慢慢的長路,苦短的人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