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假期離澳一週年回顧(文長)

出走

2017年12月14日,是一個傷心的日子,我帶著不捨離開那個我居住了一整年的國家-澳洲。2016年的12月14日,卻是一個充滿興奮與盼望的日子,我帶住一百萬個未知,一千萬個期待,準備迎接為期一年的working holiday。澳洲有很多工作假期的熱門城市,像墨爾本、黃金海岸、悉尼等等,無一不是我早有聽聞,嚮往多時的好地方。但在眾多城市中,惟獨我卻選擇了珀斯這個說起來也許不是大家都認識,相對較冷門的地方去。挑選這個地方的原因,主要是因為聽朋友描述,這是一個悠閒的城市。沒有太多的生活節奏需要追趕,也相對樸素,與讓人煩躁的香港恰好相反。那年25,我決定了暫時放下手上所有;出走。

說起來為什麼決定要出走,原因是很簡單的。工作假期本來就是我原定的大學畢業後的首個人生目標。去見識一下世界吧,去陌生的國度挑戰生存吧,加上自己本來對英語系國家有一種鍾情,簡而言之是祟洋眉外就對了。另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疲憊。疲憊的,不只是肉體上,出來社會工作了數年,面對過不少的不公。自己本來是好勝心極強的人,一直身兼多職,為了在事業上闖出高峰而搏殺,衝著殺著,開始感到迷失了。命不好的話,我還有好多個年頭要拚,表面看來好像做得不錯的工作,其實可以苦撐多久?不服輸是優點嗎?我總覺得終有一天會被自己無盡的貪婪壓垮。終於,我也不想再爭什麼拚什麼,只是卑微的渴望給我一年半載的休息,讓我好好想一想剩下來的人生有什麼是真正想要得到的。

結果在女朋友的陪同下,經過了半年或一年的時間,考取了車牌,做好了體檢,在2016年12月14日的晚上,數位朋友的送別下,我們出發了。

抵達

從在吉隆坡機場帶住無限的期待但待著轉機,直至終於步出珀斯機場進入了澳洲的境內,那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我有理由相信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第一天來到伯斯機場

第一天總是難忘,初來到時以為自己已經做了足夠的功課,坐巴士到了第一家已經預訂了的share house的那個區。沒想到一下車,google地圖上說很短的距離,走了我們大半個小時,而且我們還拖著行李。在接近四十度的高溫下,真的讓人瘋狂。終於到了第一個「家」,一進去,兩個大鄉里都忍不住「嘩」了一聲,跟香港相比,這房子大得不像話。當然後來住久了,才發覺是我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香港廢青見識少,人家國家有的就是地大物博。這個家叫unit4,因為它地址的門牌是以unit4收尾,這個我們原本以為只是暫住一個月左右的地方,結果給住了差不多整整一年,而且還是因為房東要整租才被動要搬走。

後來這個被稱為「家」的地方

從家裡看出去的風景,身為香港人怎能不嚮往

初時打算是要先四圍遊歷一下,大概一個月後才正式找工作。很快我們便開通了澳洲銀行、電話卡,以及買了第一台汽車,沒想到在這短短的過程中也結交了不少好心的當地人,給了我們很多的幫助。2016年的年尾,我們就是沒什麼特定目的地到處走到處看,像去了kings park野餐呀,去了swan valley參觀巧克力及咖啡工場等等。

swan valley的巧克力工廠

Swan Valley的巧克力工場

澳洲超市的自助付款機,第一次看見時是覺得蠻有趣的,已經這麼少人還自助

困難

在澳洲遇到的第一個困難,應該就是撞車。路面經驗不足的我,意外撞上了一台澳洲人的Subaru。當時其實我才意識到自己沒有給車子買任何保險,心急如焚的外手足無措,也首次感受到自己真的可以很無助和懦弱,當時我什至有想過要是賠償金額太大的話倒不如早點潛逃回港算了。但運氣沒有離我而去,賣車給我的印度朋友一口答應替我claim他本來的汽車保險,解了我燃眉之急,那一刻是他拯救了我的工作假期之旅。

 

雖說是渡過了難關,可我還是付出了一定的金額,霎時間找工作成為了當務之急。但我的確是一個頗幸運的人,在我想要找工作的時候,我很快便找到了我在澳洲的第一個工作:跟車送貨。這家送貨公司的老闆是一名香港人,叫明哥。印象中他是在澳洲除了我女友外第一個跟我講廣東話的人,而那時侯我已經有差不多整整一個月沒有聽過熟悉的廣東話了。很快我便開始了第一份的兼職工作,穿上了公司黃色的工衣,雖然明哥給我的班數不多,但當時還是解決了我眼下的生活所需。而且我還結識了司機Jack,他是一名中國人,在身邊人盡是各國方言圍繞的世界中,忽然間有人跟我以廣東話及普通話溝通,感覺還是很有趣的。

後來成為了強力夥伴的藍汪號

第一個送貨工作的制服

由於送貨工作所需的關系,我在早一點的時間算是重新拾回駕駛的信心,購入了我人生的第二台車,也是讓我真真正正開始了充滿驚喜的working holiday的一台三菱wagon款的lancer,藍汪號。也是因為有了新車的關系,我開始嘗試以接單的方式做一些點對點的運輸接送工作。也許本來就是一個做拍攝的freelancer,做起這種需要宣傳包裝,靠接單生活的外快本來就是得心應手。時間下來,已經輕鬆地重拾回駕駛的信心,而且也因利成便,多次接載客人去景點遊玩讓自己也發崛了不少有趣的去處。然後有一點還真的不配服一下自己,把整個接載工作包裝成一日遊的旅行團,賺得到的金錢便更多,也令自己偶爾不用思考女友工作時一整天要幹什麼。

Fremantle的歐式建築

漂亮的海灘

生活

兩,三個月下來,女朋友開始在市中心北部的Northbridge開始做起雜貨店的工作。而我也透過一些群組找到了在壽司店工作的機會,總算是開始了在珀斯的第一份「白工」,即是計稅和退休金,福利較好的一個工作。剛開始做壽司店的時候,是一個極大的挑戰,因為我平時在香港就是完全不會做飯的無飯男,切料備食材什麼的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比拍攝一條廣告更難的大挑戰。­初開始時因為我笨手笨腳,做起來是十分辛苦的,要記的東西也很多,而且因為還要把很多食材的組合重新用英文記起來,更是讓我吃力。但幸運的是,大約再過了一個月後,因為習慣成自然,我已經開始熟練了後台的工作,店鋪的經理逐漸讓我走上前台正式開始包壽司。就是在這刻苦的訓練下,我每天辛勤地煮飯、包卷、炸物、偷材料吃、清潔和偷材料吃,終於算是練成了一手好功夫。這個工作最大的好處除了它是白工,發薪很準時外,就是每天的午飯和晚飯只要我吃不膩,就會有無限的壽司和小吃供應,省下了不少買菜的錢。

每天回到公司就是包壽司

無限壽司供應的福利

與香港最大的分別是,雖然同時間做三份工作,我卻一點點也感覺不到壓力或疲累。壽司店的工作本來工時就很固定,而且薪水也不錯;跟明哥送貨可以說是我在伯斯最有在香港感覺的時候,而且日子下來我也跟他的一對可愛子女Jayden和Ivy熟絡了起來;接送工作變得很穩定,偶爾想多賺一點油錢時是不錯的選擇。在西澳,每個星期一的加油費會變得很便宜,於是我們都習慣在星期一的時侯就算沒事也到附近的油站入油,加上自己買了車保後有入油優惠,這更成為了每周一的指定動作。後來女友的小學同學Ada和她的男朋友Fred也搬進了unit4,家裡多了一些講廣東話的「家人」,感覺就變得吵吵鬧鬧起來。原來人在異鄉,更會想念和珍惜這些一大堆香港人聊天的日子。

 

到了3月31日,是我和女友的周年紀念日。本來就說好了要在road trip中渡過,於是我們便租了一台車往目的地Margret River去。這是我們在澳洲的第一個road trip,我們只是安排了簡單的兩日一夜行程。兩天下來我們到訪了一些以往沒有機會看到的風景及景點,例如像Pemberton 53米高的樹梯、 Mammoth Cave的鐘乳石洞、Leeuwin全澳最西南的燈塔(而且看到了鯨魚)、Margret River有趣的巨大迷宮花園及Busselton 有名的Jetty長堤等。這次簡單又愉快的公路旅行為我們將來數次的旅行做了預演,也讓我們因此而更響往這種自由自在的旅遊體驗。公路旅行與所有一般旅行最大的分別是,因為我們當中沒有乘坐飛機的過程,想到什麼地方去全靠是自己一手一腳駕車而至。而當中途需要休息或汽車要加油的時侯,都要全憑自己安排位置停下,什至晚上吃什麼睡那裡,都要事先想清楚以免路線及路程上不能抵達,可以說是自主度達100%的自由行。

Pemberton的53米高大樹梯

樹梯頂上的景觀

road trip途中都到處加油

南邊road trip

接下來的日子基本上是「故事平淡,但當中有你」的實在而平凡的快樂。在working holiday的途中雖然不乏快樂但偶然也有些意外會讓我們都飽受考驗。可以說是該熬的都熬過來了,成長路上或苦或甜的跌跌碰碰,總會讓我們好好長大,何況是在遙遠的外國所經歷過的。

 

在西澳的頭半年,我會總結為悠閒而豐足,我們雖沒有像一些其他working holiday的朋友一樣天天都party打牌的,但也過得知足常樂。沒什麼事時去Fremantle逛逛市集看日落,或跟室友去鼠島踩單車玩quokka。有時又會到市中心去,日子久了很愛到北橋散步買菜,其實在家煮飯也是一種幸福。而且因為收入穩定了,有時也會到一些餐廳吃飯。Working holiday過了一半,才感覺到自己也算是達到了最初要休養的目標,至少是睡得很好,早睡早起很健康。在這裡學懂了一個道理:在香港老是晚睡,除了工作很忙之外,多少是因為壓力很大,煩惱也多,常常需要借助打機,看劇等去分散注意,賺取一點點屬於自己的私人空間。但在Perth這個也沒什麼可追可求的地方,其實完成每天的工作後做個飯,看看電視,跟身邊的人聊聊天,一天下來可以過得很簡單也沒有晚睡的理由。

家的後園

好鄰居Kittly

台灣朋友說樹熊就是「考拉」

週末活動market hunt!

週末活動market hunt!

到了7 月中左右,壽司店的工作因為澳洲政府有對工作假期白工限做半年的規定,也必須離開了。接下來有兩個月的時間,我經歷了一個過渡期,在包裝工廠和韓國餐廳裡做兼職,也算是在伯斯嘗試了更多不同的工種,令我的工作假期變得更充實。老實說做了餐廳侍應一會,我便很確定這工作不適合我,因為這種工作的性質是很重複的,而我本來是一個很懶得去招呼客人的人。在壽司店,同樣重複的工作但因為我有很大的自主權(工作最後的二至近乎三個月都基乎是我自己決定要做什麼的)所以也沒有覺得很麻煩,但畢竟餐廳又是另一回事。幸好我在這餐廳有個很好的台灣朋友,十分照顧我,加上有一些客人多來了幾次認得我,也許是因為大家都講廣東話,自然三分親的關係吧,感覺還不錯的。最記得有一次跟室友們因為多次改期和天氣不配合,好不容易安排了早上去跳降傘,但晚上還要上班,跳完傘的我心情根本還沒平復下來晚上又要工作,而且能和同事們聊起我早上跳傘的事情,感覺還是很複雜的。

人生必試的跳傘

被推出機艙前的事

挑戰

講回跳傘,這是我人生中一個極大的嘗試。本來有畏高的我實在不敢玩這種刺激的活動,但有兩個原因讓我大大改變的:一來是之前在西南澳爬上了有名的樹梯,連近乎20層樓高度的大樹我也爬得了上去,可以說讓我對畏高克服了一大半;另外就是家裡有兩個快要到期回香港的室友,想要完成跳傘的「壯舉」,在有人陪同下膽量更大,於是終於放手一試。別人說跳傘恐怖,這點我不完全認同。我認為跳傘對我來說最恐怖的時刻有兩個,第一個是飛機剛離開地面的時候,因為在那一刻我便知道已經不能回頭,除非我真的到了18000尺的高空還是堅持不跳。第二個時刻我相信很多人都會認同,就是在機艙門口剛打開,教練剛把我推到飛機邊緣準備跳下去的時候。當自己坐在飛機艙邊,我便明白了自己即將要做一件人生中其中一件最大膽的事,而這個事情如果不是來了工作假期是絕對不可能實踐,什至以我的性格,很有可能結果只會光想而不做。在自由落體、開傘直至緩緩下降的7分鐘裡,老實說我有不下數十次想過我會不會真的死在這次冒險當中,原因我是真的很怕高。但這種害怕的感覺伴隨著海拔一直的下降,亦隨之而下降了,漸漸地,這變成了一種喝醉了酒以後逐漸變得興奮的體會。我的人生中有很多個作抉擇階段都是壓抑的,有時是為了別人的感受,有時是為了大局著想,從來都沒有赤裸地面對自己真正的慾望。在一萬多尺的高空之上,生和死成為了最簡單的事情,我可以選擇繼續畏懼而錯失7分鐘once-in-a-lifetime的風景,或者豁達地承認自己愛上了這種無拘無束的自由。我選擇了後者,而且我感覺自己喜歡上了這種感覺,這種感覺在將來也會成為我面對難關事該如何應對的一個參考和動力。

最美好的時光

大概在9月初的時候,在(又是)一位很要好的台灣朋友的幫助下,我找到了一份在鋼鐵工場打工的工作。老實說,我認為這個工作可以說是我working holiday中最重要的一筆。關於這個工場的故事,我可以獨立成篇的說很久,但重要的是這裡讓我這個不善(或說不好)交際的人認識了很多重要的好友。在這個工場裡,香港人、台灣人、中國人、印度人、英國人、德國人、愛沙尼亞人、俄羅斯人、紐西蘭人、越南人也好,都跟我成為了好友。讓我懷念的,是跟朋友們不停把零件亂裝亂砌直至搞壞的「蝦餃(瞎搞)」;是跟朋友們上班也要見面下班也要去玩的每個晚上或周末;上班的時候我們會一直教越南的工頭說一些白痴說話和髒話;下班的時侯作為曼聯球迷的洋人同事會為了搭順風車回到市區被迫對我說「Chelsea is the best」之類的說話;在放break的時候一大堆工友會堆在一起分享食物和笑話;不用上班的時候大家會一起研究接下來要去哪裡road trip旅行。我在這個工廠的時間很短,大概還不足三個月,可是對我而言這是我在澳洲過得最快活的三個月,在香港我沒有太多全職工作的經驗畢業我是自僱人士,但難得的在數千公里外的伯斯,我居然真的有期待去上班的感覺,我不敢說這感覺以後還會不會有,但肯定的是直至我目前二十七歲我是沒有感受過。

工場裡的好兄弟們

周末的時候與好友去賭場看球賽

因為在這個工廠的時間是快樂的,也認識了一些要好的朋友,我在短短3個月內經歷了比開首八至九個月更多的玩樂時間。跟他們一起去Royal Show,去拍照,去水上樂園,去road trip,種種種種都是快樂而難忘的。記得去波浪岩的旅行,在那個接受不到手機訊號的住宿,明明第二天早上有行程要去玩,我們還是聊天聊到凌晨四點。在北部公路旅行中,明明差一點要撞死袋鼠但僥倖躲過,但還是堅持遊玩,餵了海豚去了國中國。也許這樣的working holiday正正是我出發前所盼待的,沒有太多的考慮,追求的只是當下的快樂。若我從來沒有來這個城市這些地方,這會是我一輩子無可修補的遺憾。

國中國的國皇以及不知為什麼他會有一面這麼大的香港抽氣扇旗

當然我也成為了國中國的香港大使

road trip途中住到的小屋

有名的粉紅湖

 

一望無際的油菜花田

西澳Kalamunda小鎮一年一度的伐木節

一年的時間過得很快,我們的簽證馬上要剩下最後一個月,終於到了我們原定要出發往東澳漫遊的時候。還記得當初我離開香港的時候,只有一位朋友在香港機場送機,就說了我不是一個朋友多的人。沒想到在我們離開伯斯時,整整有八個人來送機,跟我們吃farewell飯,套用台灣朋友的一句話就是:年輕的流浪是生命的養份,這一刻我也終於感受得到了。

人生中最多人送我機的一次

 

東澳

說回東澳遊,這次可算是我暫時人生中在有限時間內(十五天)遊覽最多地方和城市的一次旅行。由第一站黃金海岸開始,別人都愛享受陽光海灘,而我們卻都喜愛陸上的活動,數天下來去得最多的便是主題樂團。有說到黃金海岸必須到Movie World一看,結果果然不負其名,在園區裡看到了蝙蝠俠和超人等,雖說我們都不是DC Movie的死忠,卻也看得不易樂乎;第二站的悉尼可以算是滿雞肋的一個點。來了澳洲,不朝拜一下歌劇院,感覺有點說不過去,但老實說大城市從來都不是我的菜,這也是我當初選擇了去伯斯工作假期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反而在悉尼讓我最難忘的,是乘坐火車參觀了壯麗的藍山公園美景,乘坐了那四條各有特色的纜車,總覺得像這種遠離煩囂的好山好水才是我們最感興趣的;第三站塔斯曼尼亞,是一個讓我畢生難忘,務求將來再臨的一個好地方。一斷有趣的小插曲:在機場的時候租車的妹子一直看著我的香港駕照,考慮了好久到底要不要把車租給我,結果鄰窗的外國人打算租某個型號的車輛時我跟他搭上了嘴聊得正開心,於是櫃台的經理便立馬一口氣把兩台車分別租給我們二人,就這樣,又用嘴遁騙來了一台車。在塔斯的四天,是東澳遊中最有在伯斯的感覺而有有其獨特特色的時光。不論是歷史遺跡的Port Arthur,浪漫動人的Lavender Garden,還是自然風光的棋盤道等等,因為都可以自駕遊覽,時間都在自己手中;最後是墨爾本,老實說最後數天在墨爾本,因為之前由伯斯road trip到前三個城市的東澳遊,我們二人都玩得有點筋疲力盡了,加上我本人的回港前抑鬱症,讓我感覺其實不太想跑太多景點,基本上都只是悠閒地渡過。墨爾本的感覺跟香港還是接近的,它有自己繁華和人口密集的地方,交通也很方便,亦有其鄉野,在都市以外的小村莊小風光。

黃金海岸movie world的蝙蝠俠

塔斯曼尼亞的薰衣草花田

墨爾本的金礦山

悉尼藍山的穿洞纜車

塔斯曼尼亞棋盤道

塔斯曼尼亞的Port Arthur

墨爾本小屋的看門(狗?)阿福

在東澳短短逗留15後,終於都到了最難捨的一天,我們要離開澳洲了。總括而言,澳洲的工作假期之旅是甘多於苦的,慶幸認識了一班好友、一起看過了很多美景,在被我盡用的365天內經歷了很多前述Once-in-a-lifetime的故事。出發前,我所求的只是休息,讓自己從工作及身邊總總事情中抽身放空的一個假期。沒想到,一年過去,我所得到的是一生的朋友,一世的回憶。所謂萬般帶不走,至少在我人生路中,有過這麼一段無憾的旅程,汲收了這麼寶貴的養份,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為這一年感到後悔。

 

後記

 

回港後一年又過去了, 很多的煩惱、壓力,或是工作的或是生活的,都漸漸一一回來我的身邊。香港就是這麼一個不鼓勵夢想的地方,它讓人無法喘息,生活必須的民生所求的,政府都鐵定不會幫助你們這些蟻民,目光清澈的,都知道這個城市最終難逃死亡。然而,我總算能依賴著一年來汲取的養份,在低潮的時候找到一點安慰。陶傑說過:我們不是祟洋,而是祟優,現在的我總算有多點體會。 家人說如果這一年我不是去了澳洲事業一定會更上一層樓,可是人生中太多事情不由我們去選擇,但怎樣去體驗生命,是我們能決定的事。千字文,說不盡的,盡是情懷,都是回憶。

 

royal show的煙火秀

 

天鵝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工作假期, 澳洲, 自駕遊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