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條狗(二十六)索食的藝術

 

狡猾及控制慾強的人類時常會利用狗狗喜愛的小食來控制或改變牠們的行為,這一點我是十分明白的。很多時我在取得小食前都會被命令做很多指定動作,由給手、俯伏至四腳朝天不等。但當面對這些美味的食品時,我只有兩個的選擇,要不就是服從主人指令而換取小食、要不就是拂袖而去,置美食於眼前不顧。但很多時我都基於貪吃的狗性弱點而選擇前者除非我對眼前的食物不感興趣。往往在飽嘗美食後我都會有一點點內疚,暗暗責罵自己沒有性格向那些牛肉條、芝士粒、沙魚骨、小魚乾⋯⋯低頭。但回想一下,那有一條狗在美食前不妥協,內心也覺好受一點。

為擺脫人類的控制,有時我會主動出擊,嘗試用不同的方法主動向他們索取小食,久而久之便發展出一套索食的藝術。總結經驗,其中一個很好的方法就是可憐兮兮地坐在他們面前,愁眉苦臉地用懇切及哀求的眼光望著他們,實行情感勒索,有時更會掛著一條長長的口水柱在嘴邊。主人若沒有反應,我會用手輕輕地抓他以提醒他們我的要求。他們見到我的可憐相,很多時都會於心不忍,所以使出這一招很多時都會得心應手。此外,在遛狗時我也把握每一個幾會獲取小食。不要誤會,我是不會隨便吃在街上的不潔食物,因為這些食品很易容令我生病。我所講的是一些帶狗外傭姐姐及狗主人,他們會在遛狗時往住帶有一些小食如雞肉乾等以應酬其他狗隻。我把這些人士的氣味牢牢記著,老遠見到他們時我便賴死不走,等待他們行近然後便努力搖動尾巴,如見到久別重逢的好友,這樣很多時都會如願已償。

其如人類所講「食色性也」,因我已被絕育,「色」已與我無緣,唯有集中研究索食的藝術,吃得多又吃得好才不枉此狗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貓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