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諾撒培德書院「植物導賞員計劃」

記者及文章:聰@HKFYG

特別鳴謝:嘉諾撒培德書院陳立宜老師

希望之

嘉諾撒培德書院「植物導賞員計劃」

《 序言》

走進這所校園,四周碧綠青翠及花團錦簇的壯觀植物景象的確奪目,但真正讓你神搖意奪的,是經過了解後每棵植物背後的小故事。它們的成長,扶起了一顆因經歷生死而失落的心;亦為知識尋求者賦上了新的指引;而更重要的,是讓校園蛻變成一個懂得互相欣賞的大家庭:這裡,你是學生,同時也可以是老師,一同學習互勉。

「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其實『學習』除了可以是老師走入課室講課外,還可以由校園其他職員教授同學。我們社會的每一位長輩,就好像我們的植物導賞員麥SIR(麥恩光校工), 他擅長種植,有關經驗一定比同學豐富,我深信同學通過與他相處交流,在其身上必有所得著。」

原來,這裡所栽種的,其實就是一種叫「希望」的東西。杜鵑、薰衣草、驅蚊草、小麥草及香蕉樹等,如黃少玲校長所言,它們都並非價值連城的蒼松翠柏,但師生工友共濟齊心對種植的堅持,把花圃由零轉盛,實在地建立到一個完全屬於師生們所想的校園,這個才是最珍貴的「收成」。

嘉諾撒培德書院「植物導賞員計劃」,告訴您什麼是萬物有情、生命無價。

※上圖:嘉諾撒培德書院一眾師生喜悅合照,看看我們的努力栽種成果!

《內文》

該校「植物導賞員計劃」,在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支持下,於去年全力啟動,對象主要為校內中一至中三同學而設,由十一月至一月期間,於科學堂內配調一至兩課進行。黃校長表示,計劃前本身校園已由工友種植了許多植物,生態基礎條件良好,於是便萌生計劃理念,由擅長種植的工友擔任「植物老師」,向同學灌輸不同的栽種常識,同時亦希望學生透過親力親為的種植活動,了解校園多一些,增加對校園的歸屬感。

最真實的學習

「坦白說,只在課堂純粹向學生口述種植概念,其實功效成疑。所以我們校方事前準備功夫會做得較多,例如由實驗室同事、科學科老師及麥生一起構思課程小冊子,以照片記載了校園內每種植物花朵,並附上有關它們的資料及習性。同學之後會親身到花圃裡,依照著小冊子的指引去照料植物,有時候會請教麥生栽種心得,她們的體會將會更為真實。」

※上圖:在該校工作了十八年的麥恩光校工,人稱麥SIR,擅長植物栽種

黃校長口中提到兩次的「麥生」,就是在嘉諾撒培德書院工作了十八年的麥恩光校工(麥SIR),亦是整個種植計劃中的靈魂人物。本身是漁民家庭出身的麥SIR,兒時結識過一位家族從事務農的同學,並常常到他家中學習種植收割,一身栽種能耐,就是靠這樣歷練琢磨而來的。

黃校長的心意

麥SIR感概道,在校首十五年,只當一般工友恆常的工作,一直苦無機會在校園發揮自己種植天份,到退休後更遇到喪子之痛,情緒跌至谷底。幸好,就是新任黃校長這對關愛的雙手,帶麥SIR 走出了內心的陰霾,經過一連串手續申請,鼓勵麥SIR回校繼續工作,並在「植物導賞員計劃」內擔任「植物老師」,教授同學各種栽種的知識。

「退休了又回來,這兩年,其實心裡十分感激校長,自己因為有家庭問題,兒子過身了,校長為了讓我得到生活上的心靈寄託,特意申請我回校再工作,並讓我參與自己擅長的種植計劃活動。」

生命。得來不易

麥SIR說,去世兒子是一個積極的人,對任何難事都不屈不撓,每次自己與植物相處時,感覺就好像是與兒子在一起一樣。「這個計劃的重點,是要培育同學對植物生命延續的重視,我希望可以感染到同學對萬物的尊重珍惜,畢竟人也好、植物亦好,成長生命也得來不易。」

※上圖:黃少玲校長(右)與同學分享栽種的經驗點滴

由校工兼任為「植物老師」,工作量何止以幾何級數增加,但麥SIR卻笑稱「越忙越快樂」,即使工種增多,有時甚至假期也需特意回校照料植物,但看到參與計劃的同學對生命看法變得積極尊重,一切也是值得的。「成為了『植物老師』,在準備工作上,與自己一人種植是完全不同的。做老師,我要清楚準確知悉每種植物的資料、包括它們生長的過程、天氣因素、還有就是泥土的質量選擇需要。若植物放在不適合的泥土,就等於人類在不擅長領域發展一樣,結果也最後也會失敗收場。」

同心打造心中的「校園」

黃校長補充,「植物導賞員計劃」雖規定由每年十一月至一月內推行,但於其他月份時段,同學工友們還是會自發性地繼續照料有關植物,她深信給予大家空間,每位師生也可以自由去想一想,或親力親為去塑造一個怎樣的校園環境,例如考慮為校園點綴什麼、又或是需要種植什麼植物。

但理想雖美,放於現實世界上執行又可能是另一回事。黃校長表示,學校選擇種植的地方部份會是斜坡,若同學們希望在那裡種植,但水土質素上做得不好,便會很容易失敗,而解決的方法,就是由麥SIR及一眾科學科老師採用成效較佳的自動灑水方法,或種植一些根部可以有效抓緊泥土的植物。

「當然我們也試過很多失敗,唯有就是不停去嘗試不同植物,看看那些植物可以抓緊泥土多一些。說實話,要每位師生對校園建立歸屬感,有些東西,是要他們受過挫折,最後實在地克服才可行的,例如最近我會鼓勵他們去嘗試種植小麥草。單靠種植,不代表百分百就能美化原本寸草不生的山坡,但看到大家彼此同心去不斷商討嘗試,這才是最重要、亦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人生價值。」

後記:眼淚,我們一同分擔

談到與逝世的兒子昔日憶記,外表剛悍的麥SIR,禁不住紅眼落淚。

這是我首次進行訪問工作遇到的情況,在凝重的訪問氛圍下,首先我看到是陳立宜老師及兩位被訪女同學為麥SIR送上關切的眼神,然後黃少玲校長沒說什麼,就是輕輕拍拍麥SIR的肩膀。一切,盡在不言中。

人如植物,經歷生死在所難免,但關鍵是過程中你是如何去活。若有人在你身旁,你歡笑時會把你的笑容帶著;到你哭泣時會連你的眼淚也一同擁抱,那麼,我相信難關就算再大再痛,也可以熬得過去。

離開時,我再細賞一次這裡的花圃,實在很美,除了是觀景,還有心景。

相關鏈接:

※ 嘉諾撒培德書院網站

※ 更多文章、影片及活動介紹

原文轉載:http://schoolike.hk/activity38.ht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校園進修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