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願此生都允志

人生永遠沒有最晚的開始,真正晚的是你從未開始。夜靜如水,坐在湖北商貿學院15棟116的宿舍裏,風透過窗簾,掀開了桌上的筆記,上面清晰地寫著:甘願此生都允志,一尺青山埋我骨[出自本人《淩志集三十首》(一)]。

不經意間,我都已經大二了。回首,駐足以前的那些時光,才發現年輕的我正在慢慢老去。陳舊的老照片擱置在衣櫃上已支起了許多蜘蛛網,青春的筆記本早已落滿塵埃。翻開一看,青春的字跡模糊不清,然而時光卻扔下我轟轟烈烈的向前奔去。

人生就像一本書,有些章節是悲傷的,有些是開心的,有些是令人興奮的,但如果你從不翻開新的一頁,你永遠也不會知曉,有怎樣的章節等著你。我想飛,帶著我的青春,飛到那個可仰望的角度。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很好的記錄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歡回首自己來時的路。每一次的回首,我都會有新的觀點,從而不斷地改變自己,不斷地朝著自己心中的地方一步一步往上爬。或許這一生我都無法爬到自己所想到達的那個地方,但至少曾經我曾拼命過那么一回。

在青春的路上,要么前進,要么後退,要么成為珍珠,要么就還是沙粒,所以我總是把經曆的每一件事都當作是一種曆練,把每一次改變都當作一次成長。因為我相信,只要一直堅持,終有一天會到達心中那遙遠的地方。

曆史從來都是勝利者書寫的,而且命運也從來不會同情弱者。其實生命很簡單,要么成為富貴者,要么成為貧窮者。世界上沒有跨不過的河,沒有翻過不過的山,有的只是失敗了無法接受。

敢於向黑暗宣戰的人,必定是心裏充滿了光明。在我決定將此生都傾其所有付與志的時候,我就明白我選擇了寂寞,眼淚,而唯一的期待便是一尺青山埋我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