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那無病呻吟的憂傷

所以,當我們喜歡把自己的環境打掃幹淨的時候,也應該想想我們的城市,想想我們的街道了吧。說遠一點,如果再認真的一點,就多想想那些在黑水中喪命的生靈吧。它們也需要透明幹淨,它們也需要舒適,它們也需要生存。我們不要只因為自己而沒有想到其他的關於我們身邊的所有所有。

開始迷戀溫暖的被單,戀上清晨的那一種懶床的時光,開始了和被單一起耳鬢私磨,無所顧及的糾纏的日子,這樣都覺得自己有一種異樣的思想變態。

一個大男人,怎麼可以有這種戀上被窩被單的小女人思想呢,想起來都覺得是那麼庸俗可笑,但是這樣的思想終究還是存在,一樣是我們不可否認的事實。

我們長期在被窩裏成長,也許它比我們都要了解我們肌膚的分毫,我們只有在它和戀人面前才會一覽無餘。它,除了能夠當我們的戀人,還可以給我們溫暖,就像我們在寒冷疼痛憂傷的雨夜裏給戀人一個溫暖安全的擁抱,幸福就是這樣言不由衷的降臨我們身邊,只是,我們已經不再留戀那太熟悉的東西,所以,我們現在都不能鐘情於太過熟悉的戀人,太過於熟悉了的戀人,慢慢的就沒有了初戀的誘惑,相戀的幸福,熱戀的激情。

也就這樣,我們談戀愛也就象換衣服換被單一樣,成為了一種新鮮一種潮流一種時尚席卷於每個城市的青年之中並開始蔓延。我們的愛情也開始有了套餐,漢堡等方程式,而且越來越追求了速度化,快餐式的愛情也慢慢的演變為一種普遍。我們太過於認真的感情都已成為一種悲傷的浪費,付出的也是流向太平洋的滄浪之水,情何以堪。

我們從此不能在去追求那海誓山盟的愛情,只把愛情作為一種滿足需要,告別寂寞、孤單、憂傷的套餐,快餐,來溫飽我們的脆弱的身驅,而愛情,也慢慢的沒有了營養,失去了最原始的真實和價值,更是把我們的感情歸咎於一種浪費的失去意義的眼淚。;

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愛你愛得深沉。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沒有對你付出真心。如果一切還有開始,我願陪葬自己卑劣而腐爛的靈魂,一輩子孤單孤獨的老去,以補償我虧欠的那不真實的感情。

憂傷,是戒不掉的煙隱,在我們手指之間剝落,只是,那餘留的殘煙在騰雲間彌漫於周遭。

在整個憂傷的季節,落寞的黑夜延伸著一種難忘的隱痛,我們只有用一輩子來守望。

命運,是否能夠把我從憂傷中驚醒,用快樂來默數逝去的悲和傷。在愛還在繼續飛翔的天空,我們在睡夢中期待大家過得快樂,幸福。

那遙遠的香樟樹下,紫陽西下,我們的背影依然健在,只是我們已經慢慢老去,不在年輕。

有一次,和一個在超市上班的朋友開玩笑,說要過來和她們一起上班,看了她們專櫃旁的招聘啟事,才說我們已經上了年紀,老了,年齡不對,雖然只是一句簡單的玩笑,但那是事實。在遙遠的陌生的天空下,我祝願大家過得快樂,幸福。以另一種身份出現,那時候應該沒人能在認識當初的我了,因為沒人能記得當初我狼狽的樣子。只會看到我現有的輝煌!

想起我們在風雨飄搖中孤獨的過流浪的日子,我們的青春還是和從前一樣意氣奮發嗎?那些激情澎湃的歲月,我們還能找的回來嗎?慢慢的我們學會了無病呻吟,慢慢的我們就染上了憂傷的毒隱,,也慢慢的變成一種痛楚蔓延於我們脆弱堅強的生命,成長,成熟,默默的綻放開來,讓我們沒有了疼痛。

我們微笑的臉在寂寞的夜祭祀著自己破碎的靈魂,那些彌漫在周圍的黑色夢想,早已隨莫名的心碎和疼痛一起彌散在漫無邊際的黑夜,我們都是被夢想拋棄被憂傷照顧掩護的孩子,我們從一開始就走上了放縱的沒有方向的無法回頭的路,我們只有借助城市的霓虹來遮湮我們我們憂鬱悲傷的雙眼。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