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漸豐盈的惆悵

輕倚著季節的餘韻。

撐一把繡花傘,在細密的雨線裏輕移碎步。

漫步在那條風景獨好的河畔。一株株溫柔的柳,著一襲翠綠的衣,與風共舞。那些輕淺低語,緋紅了岸邊茶花的顏,胭脂般嫵媚。

是誰輕起歌喉,便落了季節滿懷的清愁。

無法攏起一袖輕舞飛揚的離情,只能任其點點滴滴碎成一地的雨珠。

空氣裏,劃滿了濕潤的痕。真想,掬一縷故鄉的陽光,別在衣袂。

淌過這個季節無法躲避的潮濕,懷念陽光溫暖的味道,更多的是懷念故鄉的情思。

是時光在眼尾處開成一朵雛菊的姿勢,還是流離的思念憔悴了容顏?

終於明了,是離人漸行漸遠的步履,是日複一日的牽念,釀成一杯故鄉的酒。

擎在掌心裏,就著一顆心的虔誠,細細飲下。

懷念故鄉,念到深處,唯有在字裏裁一片純白的棉,聽一曲理查德的鄉愁,溺在那抹柔美而又恬淡的憂傷裏。

空氣裏盈滿了草香與花香的氣息,泥土也散發著一種清新的味道。

一樹一樹的花開,和著微潤的風,和著明亮亮的陽光,舞成故鄉最美的四月天。

如此,如何不念?念著的歡喜啊,始終都在。

終究是江南,煙雨綿綿。

結著一懷化不開的心事,繞成指間一朵青澀的蓮。

宛若臨水而立的一位韶華女子,低眉婉轉輕歌。歌裏歌外,是一曲訴不盡的離殤。

斜陽小橋,流水亭臺。似乎都沾染了淒美的底蘊,迷離著一抹漾不開的情緒。兮沙玨,終是薄命如斯,一曲離音,一陣霖雨,醒了這淒涼浮夢,碎了這悠悠荒城。

聲聲慢裏,聽盡夜雨敲窗的綿柔。如水的夜曲,終不能消去眉宇間

如此,方知曉,再怎樣美麗婉約的江南,始終是懸在夢裏的那禎水墨。

而故鄉,是鋪滿心底所有空間的柔情,是那片紅豔豔的錦緞上繡著的相思。

溫一壺鄉愁,拈幾縷故鄉的回憶,就著濃鬱的思念,在音樂裏慢慢獨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