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ala小記 – 2017出走斯里蘭卡

本來以為2017年的第三次出走,是會在第四季才發生,只因一早計劃在復活節出走台北之後,需要「入廠」整修一下,為年前右腳的腳踝骨折,進行鋼片螺絲移除手術。但當某日友人計劃前往斯里蘭卡的點子一出,加上「一帶一路」的勢如破竹,難得大家能夠夾到假期,在下亦決定要走出去,趕及這國家未有重大改變之前,探索這個對港人相對陌生的國度。

以為術後需要攤抖一下,過著養尊處優的工作天,但原來一切都是自己「諗多左」,手術在5月下旬的一個星期一進行,術後當日已經獲准出院,拒絕了醫生建議的3星期病假,休息兩天後便復工,6星期後可以再次跑步,7星期後向斯里蘭卡出發!

Ayubowan! 行程從魚村城市尼甘布出發,以順時針方向遊走斯里蘭卡西南部一個,在第三天下午走到了品納維拉大象孤兒院,看大象嬉水和洗白白

出發日定於7月上旬,直飛選擇就只有國泰和斯里蘭卡航空,礙於班次時間和價格各有不同,我們選擇了價格較優惠的斯里蘭卡航空。旅程定為8天7夜,航程分別為6.5小時(去程途經曼谷)和5.5小時,首尾兩天幾乎都是花在飛行之上,但是連税價格只需三千多,比起另一家航空公司平足一半,因為兩家航空公司同是Oneworld成員,這個旅程更可賺取2,000多的Asia Miles,個人認為非常抵坐!

位於機場禁區外的Dialog櫃位,比起找換店更加熱鬧,只因「Sim Card傍身,世界通行」!

斯里蘭卡是位於印度洋上的一個海島,儼如香港人的後花園台灣一樣,四面環海,中部文化資源豐富,錫蘭紅茶聞名世界(台灣的阿薩姆紅茶也很有名),海島面積是台灣的1.8倍。由於斯里蘭卡還是個發展中國家,交通配套不算完善,全國只有首都科倫坡一個國際機場,要前往國內其他城市,最快捷的方法是乘搭Water Taxi(如馬爾代夫的水上飛機),或是取道陸路,可是公路更是少之有少(當時只有兩條,其中一條仍在興建中),所以每到一個地方,也得花時間在交通之上,對旅客而言,包車就是最理想的漫遊方法,所以幾乎每晚也得搬酒店。

透過當地旅行社安排的私人旅行團(包括酒店和行程),比起從on-line訂酒店更為化算,所以從當地Tour Operator的建議行程到落實行程,歷時足足兩個星期,E-mail對答不下十多個,酒店和行程都一改再改。從3星酒店提升至4、5星酒店,只因價格比想像中便宜,加上斯里蘭卡是個發展中國家,旅遊業都是主要外匯,旅程最終在出發前的兩個星期落實,機票也在6月底的最後Deadline前簽發。

是次旅程的7個晚上,共入住6間不同酒店,最愛這家位於西格利亞的Jungle Resort – The Sigiriya Jungle Resort,慶幸我們有兩晚在此

成功征服「天空之城」獅子岩,沒有想像中般困難,或許我們花了比正常人更多的時間去實行吧?!

除了新加坡、馬爾代夫和塞舌爾護照持有人,其他國際人士都需要辦理簽證進入斯里蘭卡,個人對這種收費視之為入場費。香港待區護照持有人可透過 www.eta.gov.lk 申請電子簽證,費用為USD35,可於簽發日起半年內兩次入境,綜合其他旅遊博客經驗,以Visa信用卡付費,通常都能夠一Take過,電子簽證在成功收費後透過E-mail發出。

港幣在斯里蘭卡可謂是無用武之地,最方便是以美金(USD)對換當地貨幣斯里蘭卡盧比(LKR),機場和各大城市的銀行找換店都能對換,手續有點繁複,需要一點時間和登記護照,回顧整個旅程,我們分別在科倫坡機場、丹布勒Dambulla的銀行和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的找換店換過錢,以科倫坡機場的匯率最好(當時匯率為USD1 = LKR150 / HKD1 = LKR18)。

成功對換了斯里蘭卡盧比(LKR),馬上可以消費,買一張能夠上網的Sim Card保持上網不離地是必須的!我們三人行共買入兩張Dialog電話卡,作價LKR1,300 / USD10 (以LKR購買比較化算),有效期1個月,包括4G Day Time和5G Night Time數據上網,100分鐘本地電話及LKR410國際電話。

刪減後重新加入的康堤皇家植物園,種植了很多不同植物,蘭花館和園區內的大草地,至今印象仍然難忘,也是在康堤很值得參觀的一個景點

位於斯里蘭卡第二大城市康堤Bogambara Lake,雖然是前往酒店的必經之路,但是大部分時間都是乘車路過

出走斯里蘭卡的行程從尼甘布Negombo展開,以順時針方向,遊走西格利亞Sigiriya,征服「天空之城」獅子岩,參觀世界遺產丹布勒石窟寺和位於康堤Kandy的宗教勝地佛牙寺,了解當地歷史文化,繼而走到中部山區城市努沃勒埃利耶,感受一點英倫氣息,然後一路向南,走到海邊城市阿洪加達Ahungalla,享受陽光與海灘,最後當然少不了拜訪首都科倫坡Colombo

在尼甘布睡醒一覺,走出露台看見海灘的無敵風景,美得令人精神為之一振!自7月初得到了「復跑令」,雙腳已經重生,坐著享受倒不如跑著享受,跑步(復康)運動,繼2016 HEA遊華欣曼谷後,再次成為斯里蘭卡旅程中的一個重要橫節。

旅程上的酒店已包括了早餐和晚餐,午餐都是在比較有規模的餐廳和酒店自費享用,普遍是印度式的自助餐,價格從幾美元到十美元不等,食物談不上美味,目的只為填肚,衛生程度不錯,至少我們3人也沒有腸胃不適,只是部分食物過於辛辣,在下有點吃得不慣,回港後得到一個喉嚨發炎。

從康堤走到努沃勒埃利耶,先到著名的Grand Hotel參觀和用膳

在努沃勒埃利耶市內觀光時,也不忘走進市場看一看

要前往努沃勒埃利耶的路途雖然漫長,加上山路又斜又多彎,難免出現暈車浪,但是沿途經過的風景,都是值得再三回味!

走過斯里蘭卡6個不同城市,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特色,喜愛路上的自然風景,更嚮往路途上無憂時光。出發前得知充主要景點獅子岩需要攀上過千級樓梯,在手術過後已經積極進行運動去鍛鍊自己。位於康堤的皇家植物園,是刪減了重新加入的行程,慶幸還是到了,也成為了我最喜歡的景點之一。

斯里蘭卡和香港的共通點,是大家都曾為英國的殖民地吧?中部山區城市努沃勒埃利耶,位於海拔1889米的群山之中,全年氣溫徘徊在攝氏6-16度,是斯里蘭卡的避暑勝地,也是種茶的好地方。由於在殖民地時代,有很多英國人聚居於此,至今仍然保留了不少的英式建築,鄰近設有不少茶園和工廠,參觀茶廠亦成為旅客的大會指定項目,世界聞名的錫蘭紅茶,就是由此生產。

上完山便下海,經過大半天的車程,我們來到了南部沿海城市阿洪加勒,為旅程完結前來一點Refresh!

其實是次出走,最初是掛著生態旅遊方向而行,可是走到旅程完結前一天,我們才走到第一個跟生態旅遊相關的景點,參加了馬渡河生態船河去看紅樹林

由於季節不對,未能在這次旅旅觀鯨,故計劃要去看一下海龜,這隻沒有左前腳的海龜,是2004年南亞大海嘯的倖存龜

“Ayubowan”再加雙手合十,就是斯里蘭卡人的Hello,人民主要為僧伽羅人和泰米人兩個民族,外貌跟印度人相像,但膚色比較黝黑,官方語言僧伽羅語,也稱為辛哈拉語Sinhala和泰米爾語Tamil,文字都是由圈圈組成的僧伽羅,很多旅遊博客都喜歡稱之為「圈圈字」,由於當地人很多都會英文,我們也懶得理會這些看不明白的文字,反正英文也能暢通無阻。

在過去的幾十個年頭,斯里蘭卡可謂吃過不少苦頭,長達25年的內戰最終在2009年結束,成為亞洲史上最長內戰,期間經歷的2004年南亞大海嘯,令斯里蘭卡再次重創。雨過總會天清,近年由中國牽動的一帶一路,會否真的可以令斯里蘭卡走進國際?還是歷史再次重演,強勢國家入侵發展中國家?一切事情,有待時間定斷。

再見,斯里蘭卡!這是一次難得的旅程和經歷,在下決定要好好對我這個遊記,在執筆之際,還是在努力尋找資料和核實,為免誤人子弟,有緣的話,希望我們好快會再相見!

這次旅程過後,年假又再所餘無幾,下半年的日子變得很難挨啊…

 

在2017年,斯里蘭卡共錄得186,101宗例疑似登革熱個案,包括320人死亡,截至6月,2018年已錄得超過20,000多宗,所以斯里蘭卡這名字於衛生署的旅遊情報再度上榜,蚊貼和蚊怕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斯里蘭卡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