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殘樹熊復康記 – 西醫真係唔洗戒口?

西醫真係唔洗戒口?對於有過兩次開刀手術的在下,還是有一點半信半疑,首次手術過後,確實非常認真地戒口40天,這一次有過上年經驗,雖然決心要戒牛戒蛋戒海鮮酸辣一個月,可是在手術後當日,已經從沒有太多合適選擇的醫院Menu中,點了個相對比較低風險的蕃茄蟹肉意粉。

DSC_9532

蕃茄蟹肉意粉,成為在下鋼片螺絲移除手術後吃的東西(說好的開刀後要戒牛戒蛋戒海鮮酸辣?)

DSC_9583

喜愛記常餐和茶餐的Koala,外出用餐時經常中蛋… 

DSC_9584

喇沙湯雞翼米粉,中了個「辣」伏!

DSC_9576

牛筋湯米是用來進補的,算是中了牛戒嗎?

由於早午餐都是外出用膳,有時候也會在點餐後才記得戒口這回事,通多都是失守在雞蛋身上,期間也吃了不該吃的牛肉和酸辣食物,其餘時間都很安分守己,早餐都以芝腿治和菜肉包為主,吃漢堡也捨棄平時喜愛的牛肉而改為香草雞,以往常點的蜆肉意粉,已經在午餐List上消失了整整一個月。

手術後的第34天,戒口令亦告解除,隨即就來個大解放,早餐先來一個兩星期前已想吃的和牛漢堡扒餐,午餐在Pepper Lunch吃了期間限定的香辣蟹膏帶子雞肉飯,晚餐一般都在家裡吃,多菜少肉少飯已成習慣,飯後橙更是少不了!

DSC_0003

術後的第34天,以和牛漢堡扒早餐展開停止戒食的序幕…

DSC_0009

同日下午走到Pepper Lunch,吃了期間限定的香辣蟹膏帶子雞肉飯,唔通真係「唔毒唔食?」

DSC_9900

海防道臨時街市的德發牛丸牛筋,都是術後進補之選!

或許戒口這事兒,跟鬼神之說一樣 – 信則有,不信則無,在下對之的態度都是盡力以為,結果也許都是在日後才出現的,所謂「日後」,也沒有一個既定的時間表,可以是一年之後,也可以是多年之後。

對於這方面,中西醫的確有很大的差異,還記得上年手術後3-4個月,在朋友引薦下看了一次跌打,醫師建議戒口至少半年,也得每天敷藥,由於藥味強烈,回到Office定必收到投訴,最後只用過藥一次,發現去瘀效果顯著,相比起骨科醫生和物理治療師的說法,瘀血(傷口旁的啡色部分)需要經歷年多才會減退。

 

天殘樹熊復康記  #5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個人, 健康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