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士全書-欲海回狂-法戒錄(4)

財色名食睡,此五根沒一條好斷,但修行就是得要慢慢斷,才有實際之功效。以下為《安士全書》中的〈欲海回狂〉篇,希望大家多看看,逐漸修正自己!以下取自網路,每天花點小時間看,慢慢改變觀念、強化信心,真正斷惡吧!亦請多加流通,廣結善緣!(本系列文章經菩薩開示後流通)

 

文章總連節目錄:http://mouniassn.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3163381

 

  ※  ※  ※  ※  ※  ※

 

●羅文毅公(《羅狀元本傳》)

 

羅倫。赴會試。舟次姑蘇。夜夢范文正公訪。且曰。來年狀元屬子。羅遜謝。公曰。某年某樓事動太清矣。羅因憶昔年曾拒奔女於此樓。夢當不妄。及廷試。果然。暗室之中。神目如電。故君子必慎其獨。

 

 

白話翻譯如下:

 

★羅文毅公(《羅狀元本傳》)

 

羅倫到京城參加會試,中途船停靠在姑蘇。夜裡夢見范仲淹先生來看他,並說:「來年的狀元將會是你。「羅倫謙遜地表示自己不行。范先生說:「某年的某座樓中發生的事情,上天已經知道了。」羅倫醒後,回憶起當年曾在那座樓中拒絕與一名女子發生私情,這個夢看來是真的。等到了殿試的時候,他果然中了狀元。

 

[按]即使身在暗室之中,天神的眼睛也像閃電一樣明察秋毫。因此君子在一個人獨處時,更要小心謹慎。

 

 

●楊希仲(《科名勸戒錄》)

 

成都楊希仲。未第時。在外讀書。有豔婦就之。不納。其妻在鄉。是夕夢神曰。汝夫勵操客齋。當令魁多士。寤而莫解其故。及歲暮歸。乃知。明年舉蜀中第一。優填王經云。女人最為惡。難與為因緣。恩愛一縛著。牽人入罪門。楊公可謂牽之不動矣。

 

白話翻譯如下:

 

★楊希仲(《科名勸戒錄》)

 

成都人楊希仲,在科舉考試還未中第以前,曾在外地讀書,其間有一個美艷的婦人想與他發生私情,被他拒絕了。他在家鄉的妻子當晚就夢見一位神仙說:「你丈夫客居他鄉,也能夠操守嚴明,我會讓他在眾多考生中取得第一。」他妻子醒後感到很奇怪,不知是什麼意思。直到年底,楊希仲返回家中說起這件事,才弄明白。第二年的鄉試,楊希仲果然得了四川省第一名。

 

[按]《優填王經》說:「女人最為惡,難與為因緣。恩愛一縛著,牽人入罪門。「楊希仲先生可稱得上是牽之不動了。

 

 

 

 ●曹某(《不可不可錄》)

 

松江曹某。應試南都。寓中有婦奔之。曹趨出。行至中途。見燈火喝道。入古廟中。竊聽之。乃唱新科榜名。至第六。吏稟云。此人有短行。已削去。應何人補。神曰。曹某不婬寓婦。貞節可嘉。當補之。及揭曉。果第六。

 

[按]好色之人。有女相就。不啻惡燿臨門。積德之士。有女來奔。乃是福星光照。故曰。禍福無不自己求者。

 

白話翻譯如下:

 

★曹某(《不可不可錄》)

 

松江的曹某,到南京參加科舉考試,寓所中有一個婦人想與他發生私情,曹某趕緊避開,走出寓所到別處借宿。半路上見到有官員出行,一隊侍從舉著燈火,喝令行人迴避,走入古廟之中。曹某悄悄跟過去,聽到裡面正在念本年科舉考試即將中榜的名單。念到第六名時,一名官吏稟告說:「此人做了惡事,已被削去,應該由誰來代替?」神說:「曹某不與寓所中的婦人發生私情,貞節可嘉,就由他來代替。」等到考試結果揭曉,果然是第六名。

 

[按]好色之人,若有女子投懷送抱,必定喪德敗行,因此削福減祿,無異於災星臨門。積德之士,若有女子前來私會,必定不為所動,因此蒙神嘉許,正是福星高照。所以說禍與福都是由自己造成的。

 

 

 ●劉堯舉(《廣仁錄》)

 

龍舒劉堯舉。僦舟應試。調舟人女。舟子防之密。既入試。舟人以重扃棘闈。必無慮。入市良久。而試題皆堯舉私課。出院甚早。遂與之通。劉父母夢黃衣人持榜至。報劉首薦。適欲視榜。忽一人掣去。曰。劉某近作欺心事。殿一舉矣。覺言其夢而憂。俄拆卷。劉以雜犯見黜。主司皆歎惜其文。既歸。父母以夢詰之。匿不敢言。次舉乃獲薦。然竟以不第終。

 

[按]舟次倉猝之歡。竟以一省元博之。何如彼其愚也。

 

 

白話翻譯如下:

 

★劉堯舉(《廣仁錄》)

 

龍舒有一個人叫劉堯舉,租了一條船前往省城參加鄉試,路上總想調戲船夫的女兒,船夫隨時都提防著他。劉堯舉進入考場後,船夫認為考場裡重門緊閉,棘枝插墻,完成答卷前考生不得離開,因此不再擔心,到街上去了很久。誰知試題都是劉堯舉曾經練習過的,很快就考完出來,乘機與船夫的女兒私通。劉堯舉的父母在家中,夢到一個黃衣人拿著考中的名單,向他們報喜說劉堯舉考了第一名。他們正要看名單時,忽然被一個人奪去,說:「劉某最近作了一件欺心事,已經被取消考試資格了。」劉堯舉的父母醒後,說起這個夢都很擔憂。不久在考場閱卷時,劉堯舉因為考試違規被取消資格,主考人員都為他的文章感到惋惜。回家後,父母把夢到的情形向他詢問,劉堯舉隱瞞實情不敢告訴父母。他在下一次的鄉試中才考中舉人,但終其一生都沒能中進士。

 

[按]為了船上一次匆匆的歡娛,竟然用一個「省元「(鄉試考取全省第一)來換,還有誰像他這樣愚蠢呢!

 

  ※  ※  ※  ※  ※  ※

 來訪出家法師開示問答篇3.4_170717_0011.jpg 

安士全書-欲海回狂-法戒錄(3)

 財色名食睡,此五根沒一條好斷,但修行就是得要慢慢斷,才有實際之功效。以下為《安士全書》中的〈欲海回狂〉篇,希望大家多看看,逐漸修正自己!以下取自網路,每天花點小時間看,慢慢改變觀念、強化信心,真正斷惡吧!亦請多加流通,廣結善緣!(本系列文章經菩薩開示後流通)

 

文章總連節目錄:http://mouniassn.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3163381

 

  ※  ※  ※  ※  ※  ※

 

●支某(《現果隨錄》)

    嘉善諸生支某,康熙己酉春,語友人顧某曰:「吾神魂恍惚,似有怨譴相隨。」及病,顧偕僧西蓮問之。忽腹中作鬼語,曰:「吾於明初為副將,姓洪名洙。主將姚君,見吾妻江氏美,起貪婪心。會某處叛,以殘兵七百,命余征討,余力不能支,全軍覆沒。姚收吾妻,妻遂縊死。銜此深仇,累世圖報。奈姚君末路修行,次世為高僧,再世為大詞林(*大文人),三世為戒行僧,四世為大富人。好施與,皆不能報。今第五世,當戌酉連捷,以某年舞弄刀筆,害鬻茶客四人,削去祿籍,故來相報。」西蓮聞其言有序,勸之,許其誦經、禮懺,以解怨仇。鬼唯諾。遂請西蓮作佛事,支病頓愈。後數日,復作鬼語,西蓮責之。鬼曰:「吾承佛力超生,斷無反復。今來索命者,乃鬻茶客四人,非吾也。恐師疑吾負信,故特相報。」言畢遂去。俄支某病發,不信宿而亡(*信宿:兩三晚上)。

〔按〕佛言: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償二三百年前之債,猶其近焉者。

 

白話翻譯如下:

★支某(《現果隨錄》)

嘉善有一位書生支某,康熙己酉年(1669)春天,對朋友顧某說:「我這些天神情恍惚,好像有怨鬼跟著我。「他發病後,顧某請到僧人西蓮法師,來他家中詢問情況。忽然聽到支某的腹中有鬼說話道:「我在明朝初年當副將,姓洪名洙。主將姓姚,他見我的妻子江氏長得漂亮,起了貪心。遇到有一個地方出現叛亂,他讓我帶領七百名殘兵前去征討,兵力太弱,結果全軍覆沒。姚某想霸占我的妻子,致使她也上吊自殺身亡。我懷著深仇大恨,等了好幾世想要報復他。怎奈姚某晚年修行,次世成為一名高僧,第二世入翰林院成為一位大學士,第三世成為戒行僧,第四世成為大富人,樂於施捨,我都沒有機會報仇。如今是第五世,本來應當在今明兩年的科舉考試中接連中榜,但因為他在某一年舞弄訟詞,害死四位賣茶商人,被上天從官祿名冊中削去,我才得以報仇。「西蓮法師聽他說得很有條理,就慈心加以勸解,承諾為他誦經禮懺以消解怨仇。鬼答應了,於是請西蓮法師作佛事,支某的病立刻就好了。可是沒過幾天,支某腹中又聽到這個鬼在說話。西蓮法師責備他為什麼又來?鬼說:「我已靠著佛力超生,決不會反覆無常。現在來向支某索命的,是那四位賣茶商人,不是我。我怕法師以為我不守信用,所以特來告訴你。」說完就走了。不久支某病發,不出兩天就死了。

[按]佛說:「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像這樣償還二、三百年前的業債,還要算是近的。

 

 ●勸求功名者(共八則四法二戒二法戒)

美色人之所欲也,科第亦人之所欲也。二者若能兼致,何異腰纏十萬,更跨揚州之鶴乎(*飛升成仙)?無如世間最易惑人者,莫過於欲;而與功名為水火者,亦莫過於欲。古今來慧業才人,為愛水大河之所漂沒者,何可勝道?彼或作或輟,平日無志於科名,則亦已矣。向使雪夜寒窗,殘燈獨坐。劬勞之父母,瞻玉兔而神傷;重義之佳人,聽金雞而淚墮。一旦朱衣擯斥,黃榜除名,香閨之屬望徒虛,罔極之深恩未報,此際何以為情乎?男兒欲遂青雲志,須信人間紅粉空。

 

白話翻譯如下:

★勸求功名者(共八則四法二戒二法戒)

美色是世間人想得到的,科舉功名也是世間人想得到的。然而若想二者同時擁有,就像有人又想發財腰纏萬貫,又想做官當揚州刺史,還想成仙騎鶴升天,無異於痴心妄想。無奈世間最容易使人迷惑的莫過於色慾,而與求取功名水火難容的也莫過於色慾。古往今來有多少才華出眾的讀書人,最終被愛慾的大浪所淹沒,可以說數不勝數。若是那些得過且過,平日對求取功名不肯努力的人,倒也罷了。若是雪夜寒窗,殘燈獨坐,慈愛的父母望明月而神傷,賢良的妻子聽雞鳴而墮淚。一旦該得到的朱衣官服被剝奪,在科舉中式的黃榜上被除名,妻子多年的期望成為泡影,父母的養育深恩無法報答,此時自己的心中該是多麼悔恨!男兒若想實現青雲之志, 就須把人間的女色看空。

 

●林茂先(《文昌化書》)

信州林茂先,閉戶讀書。得鄉薦後,有富鄰婦,厭夫不學,慕茂先才名,奔之。茂先曰:「男女有別,禮法不容。天地鬼神,羅列森布。奈何汙吾?」婦慚而退。茂先次舉登第,三子皆登第。

〔按〕《中庸》發端,便說戒慎恐懼,及推論小人,則曰「無所忌憚」。可見修身要圖,實唯敬畏。男女有別,禮法不容,敬也;天地鬼神,羅列森布,畏也。知其夙養深矣。

 

白話翻譯如下:

★林茂先(《文昌化書》)

信州的林茂先,每天閉門讀書,非常用功。中了舉人後,鄰居有一個富戶的妻子,嫌棄自己的丈夫不肯讀書上進,欽慕林茂先的才華,就自己跑來想和他親近。林茂先說:「男女有別,這樣的事情為禮法所不容。況且天地鬼神,羅列森布,無處不在,看得清清楚楚。你怎能玷污我的品行呢?「鄰婦慚愧地走了。林茂先在其後的考試中,中了進士。後來他的三個兒子也都中了進士。

[按]《中庸》開篇第一章,就說君子在獨處時,對於各種誘惑要有戒慎和恐懼之心。而在評論小人時,則說他們「無所忌憚」。可見修身最為重要的就是要有敬畏之心。林茂先所說的「男女有別,禮法不容「就是敬,「天地鬼神,羅列森布」就是畏。從這裡也可以知道,他平日的個人修養的確很深。

 

  ※  ※  ※  ※  ※  ※

牟尼精舍 蔡師兄_170717_0011.jpg 

 

安士全書-欲海回狂-法戒錄(2)

財色名食睡,此五根沒一條好斷,但修行就是得要慢慢斷,才有實際之功效。以下為《安士全書》中的〈欲海回狂〉篇,希望大家多看看,逐漸修正自己!以下取自網路,每天花點小時間看,慢慢改變觀念、強化信心,真正斷惡吧!亦請多加流通,廣結善緣!(本系列文章經菩薩開示後流通)

 

文章總連節目錄:http://mouniassn.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3163381

 

  ※  ※  ※  ※  ※  ※

 

 

安士全書-欲海回狂-法戒錄(2)

 

●王克敬(《不可不可錄》)

    王克敬為兩浙鹽運使。時溫州解鹽犯,以一婦人至。王大怒曰:「豈有逮婦人,行千百里外,與吏卒雜處者?汙教甚矣!自今以後,凡係婦人,永不許逮。」

〔按〕官長拘人,往往逮及婦女,此最損德事也。蓋婦人愧恥之心,百倍於男子。無論訶辱窘迫,致彼輕生。即使婉容詢究,而一經見官,彼且膽落魂飛,為終身之玷。嗟乎!自妻與他妻,不過貴賤稍殊耳。假令己之妻女,跪於堂下,官府赫赫臨之,萬目耽耽視之,此時何以為情乎?若王公者,可以高大其門矣。

 

白話翻譯如下:

★王克敬(《不可不可錄》)

王克敬是兩浙鹽運使,當時溫州押送的鹽犯中有一位婦女,王克敬見到後大怒,說:「豈能抓捕婦女,押送千里之外,一路上與吏卒混雜在一起?這真是太有辱於禮教了!從今以後,凡是婦女,再也不許逮捕。」

[按]官吏拘捕犯人,往往會將婦女一同逮捕,這樣做最損陰德。因為婦女的羞愧心比男子重得多。不要說辱罵逼迫往往會使她們輕生,即使是和顏悅色地詢問,當她們一進到審訊案件的公堂,早已嚇得魂飛魄散,成為終身的恥辱。自己之妻與他人之妻,不過貴賤略有差別。假如讓自己的妻女跪在堂下,官吏威風凜凜地面對著她們,千萬隻眼睛注視著她們,她們的感受又會是怎樣呢?像王克敬這樣的官員,由於廣積陰德,可以提前將家裡院墻的大門修得高大寬敞,以備子孫顯貴時供駟馬 高車通過了。

 

●顧提控(《懿行錄》)

    太倉吏顧某,凡迎送官府,主城外江賣餅家。後江以盜誣入獄,顧白其冤。江感之,以十七歲女進焉,使備灑掃。顧弗納,具禮送歸,如是者三。後江益窘,鬻女於商。又數年,顧考滿赴京,撥韓侍郎門下辦事。一日,侍郎出,顧偶坐門首,聞夫人至,旋跪庭中,不敢仰視。夫人曰:「請起。君非太倉顧提控乎?我即江氏女也。賴某商以女畜之,嫁為相公側室,尋繼正房。今日富貴,皆君賜也。第恨無由報惠,幸得相逢,當為相公言之。」侍郎歸,備陳始末,侍郎曰:「仁人也。」竟上其事。孝宗稱歎,命查何部缺官,得除刑部主事。

〔按〕恩不受報,顧提控之仁;報必償恩,江夫人之義。薦賢為國,韓侍郎之忠;立賢無方,聖天子之斷。

 

白話翻譯如下:

★顧提控(《懿行錄》)

江蘇太倉縣的官吏顧某,凡是迎送官員,都要借住在城外的江賣餅家裡。後來江賣餅因為被誣陷與盜賊有牽連而被捕入獄,顧某為他申明冤屈。江賣餅非常感激,就把自己十七歲的女兒送給他作妾。顧某婉言謝絕,禮節周全地把她送回,這樣往復了三次。後來江賣餅家更加窘迫,就把女兒賣給一個商人。幾年後,顧某任職期滿,調往京城,在韓侍郎府中辦理公務。一天,韓侍郎外出。顧某正坐在門前,聽到韓侍的夫人到了,立即跪在庭院中,不敢仰視。夫人說:「請起!您不是太倉縣的提控顧先生嗎?我是江家的女兒。父親把我賣給商人後,他把我當作女兒,嫁給了韓侍作妾,不久又繼為正房。我今天的富貴,都是您的恩賜。我正發愁不知該怎樣報答您,沒想到有幸在這裡相遇。我要把你的事告訴我的丈夫。「韓侍郎回來後,夫人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了他。韓侍郎說:「真是一位仁德的君子!」竟上奏給孝宗皇帝。皇上也很讚嘆,讓人查哪個部門有空缺的官職,委派他擔任了刑部主事。

[按]施恩不受報,是顧提控的仁德。受恩必報,是江夫人的情義。為國舉薦賢才,是韓侍郎的忠心。不拘一格任用賢良,是聖天子的明斷。

 

●劉差某(其兄向王姓者說)

順治壬辰,江甯役劉某,往江北拘人,拘至收禁,須十餘金可贖。囚云:「我有一女,汝囑我家賣之。」劉諾,過江與其妻商議。賣得二十金,盡付焉,劉竟自取。囚知之,一慟而卒。旬日劉病,自言囚在東嶽訴我,我舌將為鐵鉤鉤矣。須臾舌出數寸,七竅流血而死。

〔按〕公門正好修德,若劉差者,會見其入三途矣。

 

白話翻譯如下:

★劉差某(其兄向王姓者說)

清朝順治壬辰年(1652),江寧的衙役劉某,到江北拘捕人犯,押回後關入獄中,需要十多兩銀子才可以贖出。囚犯說:「我有一個女兒,請你通知我家裡把她賣掉來贖我。」劉某答應了,過江與囚犯的妻子商議,把他家女兒賣了二十兩銀子,都交給了劉某,但劉某竟然全部侵吞,據為己有。囚犯知道後,因悲傷過度而死去。過了十多天,劉某病倒了,自己說:「那位囚犯在東岳大帝那裡告我,我的舌頭快要被鐵鉤鉤掉了。」不一會兒,他的舌頭伸出幾寸長,七竅流血而死。

[按]在衙門當差,正是修善積德的好機會。但像劉某這樣的人,卻要墮入畜生、餓鬼、地獄三惡道中去了。

 

●勸將士(共二則一法戒一戒)

    茫茫宇宙,皆天地之蒼生,君王之赤子也。不幸當兵戈擾攘之日,夫婦分散,母子流離。此時所恃稍開生路,不至速填溝壑者,惟有將帥耳。一遇無紀律之師,竭其膏,破其節,戕其命,則白雪加霜,紅爐添炭矣。吾今代千百年後之窮民,拜禱千百年後之將士,無屠城郭,無劫鄉村,無焚民房,無掠婦女。見人之父母竄匿逃亡,當作我之父母彷徨莫措想;見人之妻女顛連失所,當作我之妻女恩情難割想。古人云:「富貴豈一家物哉!」當權若不行方便,如入寶山空手回。為將士者,縱不為天地之蒼生計,君王之赤子計,獨不為後世之子孫計乎?早自覺悟,福報無疆。

 

 白話翻譯如下:

★勸將士(共二則一法戒一戒)

茫茫宇宙之中,一切人民都是由天地所生養的蒼生,都是為君王所護育的赤子。不幸遭遇兵荒馬亂的年代,夫妻分散,母子別離。此時能夠有條活路,不至於立即死在亂軍之中,全靠軍中將帥的保護。一旦遇上紀律松弛的軍隊,搶劫錢財,姦淫妻女,殘殺性命,則無異於雪上加霜,火中澆油。我現在為千百年以後無路可逃的人們,拜求千百年以後的將士:請你們不要屠城,不要搶劫鄉村,不要焚燒民房,不要掠奪婦女。見別人的父母逃竄躲避,要當成自己的父母彷徨無奈一樣。見別人的妻女流離失所,要當成自己的妻女難分難捨一樣。古人說:「財富權勢絕非一家所專有。」當手中握有兵權卻不能行善積德,就如進入寶山又空手而歸。身為將士者,縱然不為這些天地生養的蒼生考慮,不為這些君王護育的赤子考慮,難道不為自己的子孫後代考慮嗎?願君早自覺悟,自然福報無邊。

 

●二曹將軍(《宋史》)

宋將曹彬,慈和謙讓,未曾妄殺。初破遂州,諸將皆欲屠城,公不可。有獲婦女者,悉閉一室,密令衛之。事平,咸訪其家還之。無親者,備禮嫁之。及伐金陵,先焚香約誓:城下之日,不戮一人!後彬子瑋、琮、璨,繼領旄鉞(*鉞:古代將領領兵時由帝王賜給的一種象徵權威的兵器);少子恺追封王爵。實生光獻太后,子孫榮盛無比。時同姓將軍翰,忿江州不下,屠其城,縱兵淫掠,死未三十年,子孫有乞丐於海上者。

〔按〕不染固佳,何如禁軍不掠之為愈乎?蓋彬所密衛之婦女,皆係諸將所掠者,決非曹公自取之而自還之,且自嫁之也。曹公可謂萬世仁將之師矣。

 

 白話翻譯如下:

★二曹將軍(《宋史》)

宋朝大將軍曹彬,為人慈和謙讓,從來不妄殺無辜。攻克遂州時,將領們都要屠城,曹彬不允許。他下令把軍中虜掠的婦女都集中在一間房子,並派兵守衛。戰事平息後,一一尋訪她們的家人送還。失去親人的,就備好彩禮把她們嫁出。攻打金陵時,曹彬在戰前與眾將領焚香立誓,攻下城池後決不亂殺一人。後來他的兒子曹瑋、曹琮、曹璨,都當了將軍。小兒子還被追封為王,其女兒就是光獻太后。後世子孫榮盛無比。當時還有一個將軍叫曹翰,攻打江州時,由於久攻不下,非常憤恨,下令屠城,放縱士兵姦淫擄掠。他死後不到三十年,家道衰敗,子孫中有在海邊當乞丐的。

[按]作為領兵的將領,能夠自己持身不染,固然很好。如果還能嚴禁軍兵擄掠,豈不是更加可貴?曹彬下令保護的婦女,都是其他將領劫掠來的,決非曹彬自己所搶,又自己送還、自己嫁出。曹公可以說是千秋萬代仁將的榜樣。

 

 

  ※  ※  ※  ※  ※  ※

牟尼精舍 蔡師兄_170717_00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