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后的驀然回首

菩提樹下,夢斷腸,奈何橋上,飲下孟婆湯,天涯舊狠轉眼間成了過眼雲煙,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是否住在深山?捧杯飲盡風雪傷了幾滴濁淚?前世三生石上我親手刻下你的名字,在茫茫人世裏為你擦去眼角朱紅的淚,一盞殘燈度過了三生流年,那一縷清風驚擾了屋簷下的銅鈴,如來佛前一盞燈芯化為月老的紅繩,千回百轉的思念淺吟著流年,牧童騎上黃牛將牧笛橫吹,馬蹄踏過的老樹根,在滾滾紅塵裏又多了一圈年輪,歲月蹉跎了曾經懵懂的心,夢醒來,窗外縈繞著淡淡的惆悵,那是刻骨的相思?還是心中的落寞?

回憶在重重疊疊的綠葉紅花中找到你,荷塘沉醉了千年的時光,一對酣睡的鴛鴦醉情於山水之中,歲月如刀斬斷了千縷離愁,寧靜淡泊的歲月也曾有一份勢不可擋的銳氣,她枯坐一夜,等待天涯外離人的歸來。我失手打碎了琉璃盞,流年卻送來了幾縷星輝,未經秋霜的青春畫出夢的畫卷,騷人墨客一筆重重的落下,一首驚天地、泣鬼神的詩驚起了無數過客,一輪明月讓思緒逆流成河。

浮屠塔裏的舍利是否是前世花的精魂?浪跡江湖,無牽無掛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境界。今生紅塵夙願惹得回憶成殤。在風雪裏初心依舊,雪月風花洗淨了紅塵喧囂,如血殘陽染紅了一片晚霞,黃昏的星星點點惹人留戀。

她回眸一笑,六宮粉黛無色,年少輕狂都有囂張歲月,滿天的記憶呼嘯而來,曉風殘月、月華清冷、風中蒹葭……舊時年華漂泊在無盡的歲月裏,夢生若夢,夢裏只留下了一個身影翩翩的人。撐一把油紙傘與與紅顏邂逅在江南的斷橋邊,哀怨與彷徨化為一縷幽香沉浸在清風明月之中,把盞對月高奏一曲細水長流,錦瑟年華,誰對你傾訴衷腸?茫茫紅塵,一壺濁酒苦等一世輪回,追名逐利倒不如一場酣暢淋漓的沉醉,一身戎裝染盡鮮血,人依舊風骨淩然,問浮生事,不過一場繁華迷離,幾世醞釀的玉露瓊漿如淚般咽下。夙世因緣也有小橋流水、閑聽花落。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一笑泯恩仇。曾經孤高絕傲的背影悄然走遠,一場梨花雨洗滌了前世回憶,一位牽著瘦馬的江湖過客暫留在紅塵客棧,塵埃裏絕望掙紮的人只留下半句呻吟,思念凋零在記憶的幽靜之中,偶爾與閑僧參禪論文,醉臥在琴棋詩酒花之中。

紅顏指尖纏繞的紅線又癡纏了誰?情神身披蓑笠停留在斜風細雨之中,琴聲緲緲,手入紅塵惹盡塵埃,繁華撐的船漸漸靠在離別的岸邊,驀然回首間,一盞燈籠渡過了無數流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個人,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