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白雪公主十六

「魔女後母,你要的東西我拿來了。」她興高采烈地跑進牢房,說。
「終於拿來了嗎?嘿嘿嘿!」希曼妮說,奸笑。
「你真的是個邪惡的魔女嗎?你笑得很可怕啊!」她退後了數步,握緊那一袋東西,說。
「呀,沒事的,我只是跟你開玩笑,白雪,來,把東西給我吧。」希曼妮再度裝出慈祥的笑容,說。
「是。」公主把一大袋東西交給希曼妮。
希曼妮打開它,問公主:「我需要的,真的全部有齊了嗎?」
「是的。」公主答道。她不敢說出少了一滴天鵝眼淚的事,一來是怕希曼妮會生氣,不肯表演魔法給她看;二來,她怕希曼妮會要她再去拿天鵝眼淚,要硬把天鵝弄哭,牠會很可憐的。

「很好。」希曼妮笑了,把袋子裡的東西全部倒在地上,用手指在地上圍著那些東西畫了一個圈,接著,口中唸唸有詞。過了一會,那堆東西被一團紫光包圍,紫光消失後,那堆東西不見了,只餘下一支紫色的,十四吋長的像木棒。

「這就是魔杖嗎?」公主問道。
「是的,成功了。」希曼妮拿起它,嘴角泛起陰險的微笑。
「魔女後母,請你快些表演魔法吧,我等了很久了。」公主興奮地說。
「我等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希曼妮用魔杖指著她。
「你想把我變成什麼?」公主天真地問道。
「你很快便會知道了。」對於公主的問題,希曼妮心中的答案是「鬼」。

在她向公主施咒的同一時間,侍衛很用力地敲門,大叫:「白雪公主,快天亮了,您該回去了。」那聲音把希曼妮唸咒的聲音都蓋過了,令她的魔法失靈。

「呀!是的,再不回去,給麗雅阿姨發現就不好了。」公主說完,轉身開門便走。
「不要走!」希曼妮喝道,口中唸唸有詞,再度施法。
「我下次再來看你表演吧,魔女後母。」公主急著把門關上;希曼妮的魔法打在門上,造出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的,被燒焦的印記,但那扇門卻沒有破。

「可惡!」希曼妮氣得七孔生煙。

她想用別的咒語把門弄破,但失敗,也沒有傷害到白雪公主。

「怎會這樣的?」她很驚訝。  

她知道,有這種情況出現,代表這支魔杖的能量不足。

能量不足的魔杖,施展不出能取人性命的魔法。

「那丫頭不是說所有材料都集齊了嗎?而且,剛才我施展『魔杖合成咒』時,也不發覺有問題,是什麼東西缺少了呢?」

她想了想,製造魔杖的材料,在制作過程中的確有,而即使份量少了,她也不會輕易發覺的,只有三滴天鵝眼淚。

「可惡的丫頭!難道她看穿了我的計劃,在戲弄我?不過,她有那麼聰明嗎?」希曼妮心想:「今天只有暫時放過她了,她若再來,我一定會……」公主回到自己的房間時,發現麗雅在等她。

「麗雅姨姨……」
「公主,你終於回來了嗎?你上哪兒去了?」
「我上洗手間去了……」
「公主,你的被窩是冷的,你的肚子很不舒服嗎?我想,你是去了比洗手間更遠的地方吧。」
「麗雅姨姨,我……」
「總之,回來了便好,以後你還是別在深夜外出了。」
「好的……」公主無奈答應,心想:「唉!看來,這陣子我暫時不能去看魔女後母的表演了。」

希曼妮一直在公主再到牢房看她,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但公主沒有來;她等不及了,決定改變計劃。

一天晚上,當負責看守她的其中一個侍衛送飯給她時,她在他身上施了一個「聽命咒」。那個侍衛的手被她的魔杖碰到後,全身不能動。

「你怎麼了?」他的拍檔見他把飯菜遞入牢房後,一動也不動,問道。
「我沒事……」他不由自主地,以木頭人一般的聲音答道。
「你怎麼還不把手縮回來?」
「嗯……」
.
希曼妮把別人聽不見的命令傳給他:「把白雪公主帶走,殺死,然後把她的心帶回來給我。」

那個侍衛點頭,把手從小窗中縮回來。

「你在發什麼呆呀?」他的同伴見他神情呆滯,問道。
「白 雪 公 主 何 時 會 來?」他以沒有語調的聲音問他的同伴。
「我怎會知道呀?其實,公主不來更好,我們不會有麻煩。」
「她 不 來,我 去 找 她。」
「你說什麼?」

那個中了魔法的侍衛沒有回答,把他的同伴打暈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興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