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白雪公主》十五

「你怎麼突然會想到那裡去呢?白雪。」國王問道。

公主只在紙上寫了:「求求你,父王。」,沒有寫出原因。

「好吧,不過,還是過數天,待你舌頭上的傷完全好了才去吧。」國王說。

公主點頭;雖然她很心急想拿孔雀的羽毛,但她想不出一定要國王馬上陪她去牧場的理由,所以只好等一下了。數天後,公主舌頭上的傷完全好了,國王陪她到牧場去;一到步,她馬上跑去看孔雀。由於國王一向喜歡孔雀,故此牧場中養了很多,什麼顏色的也有,可是,就是沒有全隻也是白色的。公主很失望。

「怎麼了?白雪。」國王問道。
「父王,這兒為什麼會沒有白色孔雀的?」
「那有什麼要緊?其他顏色的孔雀這兒都有,而你一向也不是特別喜歡白色的。」
「可是,父王,什麼顏色的孔雀都有,卻沒有白色的,你不覺得有點美中不足嗎?」
「說的也是,不過,一時間也沒辦法啊!我知道,今天會有小孔雀出生,我們去看看吧。」
「好的。」

公主看著幾隻小孔雀破殼而出。
.
「如果日後有白色的孔雀出生,盡快來稟告。」國王向牧場的管理員說。
「知道。」

接著,公主要去看天鵝,她找到了兩、三隻純白色的;可是,天鵝要怎樣才會流眼淚呢?此時,一隻白天鵝游近公主身邊。

「牠真漂亮。」公主說著,蹲下,摸了牠幾下;牠突然煩燥地拍著翼,叫起來:
「咕咕咕!」
牠拍翼時所濺起的水花,濺到公主身上。

「哇!」公主跌坐在地上。
「白雪,你沒事吧?」國王問道。
「父王,我沒事。」
「哼,這隻可惡的傢伙!來人,把牠抓去宰掉,當我們今天的晚餐!」
「是,陛下。」國王的近衛抓起牠。
「咕咕咕!」牠驚慌地大叫。  
「父王,不要!牠是天鵝,不是感恩節時要吃的鵝啊!而且,牠有可能是不好吃的。」公主走近牠,看到牠流淚了;於是,拿出預先準備好的小瓶子,偷偷盛著牠的眼淚。可是,她只盛到兩滴淚。

「魔女後母需要三滴天鵝淚,現在只得兩滴,怎麼辦呢?算了吧,兩滴和三滴的效果應該不會有很大分別的。」她心想。

公主不知道,缺少了一滴天鵝淚,將來會救回她一命。

過了一段日子,牧場的管理員來報,說早陣子出生的那隻小孔雀,原來是藍色的,而且是雄性;公主很高興。  

「太好了!待那小孔雀長大後,我便可以拿三根牠的屏羽毛了。」

接著,她去取比較易拿的「目標物」–橡樹的樹枝。

「這次應該很容易拿到了吧?」她心想,跑去問麗雅,王宮附近哪兒有橡樹,誰知,麗雅給她的答案是,最近王宮的橡樹森林,是前往鄰國的必經之地,離王宮八十公里。 

另一方面,在牢房內……

「給我看看白雪!」希曼妮對威廉說。

從鏡子中,她看到白雪正在因為要替她找造魔杖的材料而苦惱。

「這個大傻瓜!竟然不知道愈快找到材料,自己便會愈快死!」希曼妮說。
「母后……」威廉說。
「如果你不想我把你打破的話,最好少說話!」
威廉的影像消失。

在王宮中……

「要癈一點工夫才拿到像樹的樹枝,還是先擱下吧。」公主心想,偷偷地去了「草藥房」,取了一點苦艾草汁。

數天後,王宮中發生了一椿意外,「議事廳」中的一盞水晶燈掉了下來,幸好,國王的手只是受了輕傷,公主前往探望。

「父王,你怎麼了?沒事嗎?」
「只是小意思,不必擔心。」

這時,侍從把破了的水晶燈拿進來,問:「陛下,這盞燈要丟掉嗎?」

「不,這是先王『安德魯一世』留下來的東西,不可以丟,把它放進倉庫內就是了。」
「遵命。」侍從想把它拿走時,公主看見它上面原來有一些僥倖地沒有摔破的紫色的水晶。
「慢著。」
「公主有什麼吩咐?」
「對呀,怎麼啦?白雪。」國王問道。
「父王,你說這盞燈是曾祖父留下來的東西,我想再看一下。」公主說著,走近那個侍從。
「小心,不要被割傷。」
「知道。」她戴上手套,在燈上拿下一顆紫水晶,說:「父王,這個可以給我嗎?」
「嗯……那麼不小心的你,可能又會受傷的,還是……」國王猶豫,因為希曼妮的詛咒,公主接觸漂亮名貴的東西時,很容易會受傷。
「父王,我會把它好好地收在盒子裡,不會時常拿出來的;謝謝父王。」公主沒等國王說完,便把水晶收進口袋裡。

接著,國王的秘書泰迪安走進來,問國王是否還打算出席鄰國查德國王的壽宴。 公主一聽,眼中閃出光芒。前往鄰國,一定要經過那個橡樹森林,那麼……

「當然,這一點點傷,很快便會好的了,我會如期前去。」國王說。
「父王,你要去鄰國嗎?可不可以……」
「不行。」國王以為公主想一同前往,於是佢絕了。

如果她跟隨父王去鄰國,查德國王一定會一如禮待其他國家的公主一樣禮待她,那麼,她身上的詛咒……

「你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乖乖留在宮中吧。」國王繼續說。
「父王,不是呀,我只是想你帶一樣東西回來給我吧了。」
「你又想要什麼?」
「一支橡樹的樹枝。」
「你要那種東西來幹什麼?」
「這是秘密,父王你不要問了,嘻嘻。」公主俏皮地一笑。
「為什麼別的樹枝你不要,偏偏要橡樹的?」
「叫你不要問嘛,父王。」
「真不知道你在搞什麼。」
「父王啊!」
「唉,好吧。」
「謝謝你,嘖!」公主吻了國王一下。

後來,國王拿了橡樹枝回來給她;過了一段日子,那隻藍色的孔雀也長齊羽毛了,管理員來稟告時,國王剛巧不在,她便吩咐管理員回去,拔下三根藍孔雀尾屏的羽毛,然後暗中找人送來。
「這時我給父王的驚喜,你要保守秘密。」
「是,公主。」

在她差不多集齊希曼妮需要的東西,只欠一滴天鵝淚的那天深夜,她再悄悄地跑到高塔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興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