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Nov
3:20 pm

動物世界沒有「隨時」

旅行看動物和去泰國去日本是兩回事。除了旅程上的舒適度常常會有很大差異之外,最需要考慮的是時間;或者應該說是「季節」吧。這中間的原因大概不必我來贅述了:動物有些會冬眠、有些會遷徙;也有些會不明不白地消失幾個月,連科學家也搞不清什麼緣故。

就拿我的最愛鯨鯊做例子吧。若果你去菲律賓的 Donsol 看鯨鯊,要選每年的12月到5月這段時間出發。其他時候牠們去了那裡,到現在還未弄清楚。可是,你千萬別要自作聰明,以為天下間的鯨鯊都是同樣地遷徙。在差不多相同緯度、相同氣候、連外號也叫做「小呂宋」的墨西哥 Cancun,那裡的鯨鯊就偏偏要6月至10月才出現;就算同是墨西哥,太平洋那邊的 Baja California 卻又竟然是12月至4月才是鯨鯊季節!

你又不要從人類的角度去猜度動物們的遷徙規律。當然,大部份候鳥會在夏天到北方覓食,冬天回到南方交配產卵;但南美洲的麥哲倫企鵝卻反其道而行。夏天牠們在和暖的北方(南半球的夏天是11月至3月左右,而且北方較接近接近赤道比較暖)產卵,冬天卻游到嚴寒的南極附近覓食。

在我多次尋找動物之旅中,有兩次就因為看動物出了點「時效」上的問題。

計算要最精準的是往哈薩克看 Saiga Antelope 的一次。原來,Saiga antelope 每年五月初至五月中(那是中亞大草原上的春天)產子;但奇怪的就是所有 Saiga 媽媽的產期都集中在幾天之內:可能因為小 Saiga 沒有自衛能力,草原上又毫無藏身之所,加上 Saiga 媽媽也沒法保護幼兒,所以 Saiga 們唯有 mass production(大量生產),希望草原上的掠食動物沒法吃得下這麼多小 Saiga,而讓大部份得以存活。所以那次哈薩克之旅,我雖然定了出發和回港的機票,但在哈薩克的十一天行程怎樣安排,就要等我到達哈薩克之後才知道:因為,研究 Saiga 的科學家們要到 Saiga 媽媽產子前幾天才能確定「生產線」那一天啟動。

另一次是在 Costa Rica 看海龜 arribada。所謂“arribada”是 Olive Ridley 海龜特有的產卵方式:一大群龜媽媽,動輒幾千乃至幾十萬隻,一起上岸生蛋。根據經驗,arribada 一般發生在雨季的下弦月,亦即是一個月裡面月色最暗淡的幾晚。但是除此之外,天氣和一些到現在還未了解的因素也會影響 arribada。下弦月本身長達一個星期,加上其他變數,我早就預留了整整八天待在海邊等這 arribada 出現。結果,我等了十天!害得我去不成另一個 Costa Rica 的目的地。

總之,如果你像我一樣喜歡看動物,就要:(1)安排行程時先做好功課,搜查好資料;(2)旅程要有彈性;(3)做好思想準備:看不到的話就下次再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