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y
8:36 pm

水中飛俠

如果這宇宙裡真的有個造物之神,祂一定是個幽默的傢伙:祂造了一隻鳥,卻不讓牠在天空裡飛;那還罷了,畢竟只能在地面上走來走去不會飛的鳥兒也不算少。但我說的這種鳥兒並不是不會飛,而是在水裡面「飛」!聰明的你,一定知道我說的是企鵝!

 

這世界上也許有人不喜歡企鵝,只不過我活了幾十年還未遇過一個罷了。在陸地上,企鵝們左搖右擺地步行的模樣實在傻得太可愛,看見牠很難不笑。為了好好地笑個痛快,我不遠千里來到阿根廷的 Ushuaia。

 

首先,讓我考考大家:為什麼北極熊不吃企鵝?

 

答案很簡單:因為北極熊住在北極,而企鵝住在南半球。全世界有17種企鵝,住得最接近赤道的是達爾文群島的 Humbolt penguin。由於達爾文島太近赤道了,我不敢說 Humbolt penguin 們絕不會錯手「踩過界」去到北半球,只不過就算有幾隻不小心游了過赤道以北,那邊也不是牠們的家,辦完牠們的事很快就回到南半球來。所以,想看企鵝就一定要向南走。既然向南走,我就索性走到世界盡頭:Ushuaia。

 

Ushuaia 自封為「世界盡頭」(End of the World),因為它是南美洲最南端的城市,同時也是世界上緯度最南的城市。不過,“End of the World”也可解作「世界末日」的意思,不吉利。所以我建議 Ushuaia 改稱自己為「世界的起點」(Beginning of the World),豈不更有噱頭?

 

Ushuaia 世界的盡頭

 

我來 Ushuaia 是2018年1月,正值南美洲的盛夏。然而,這裡畢竟靠近南極(距離南極洲的 Antartic 半島北端只一千多公里),所以氣溫還是頗「涼快」— 貼切點說,我在這裡的幾天,除了在旅店內,幾乎沒有脫下過身上的羽絨夾克。不過,這種天氣其實最適合登山遠足這類戶外運動。

 

全世界17種企鵝之中,在 Ushuaia 這裡可以見到兩種:一是在阿根廷頗常見的麥哲倫企鵝(Magellanic penguins),二是巴布亞企鵝(Gentoo penguins)。但在 Ushuaia 市對開的海峽 Beagel Channel 裡面、離 Ushuaia 大概個多小時船程的一個小島上,近年卻有一對顏色美麗的皇帝企鵝(King penguins)每年來產卵;也就是說,是這兒出現的第三種企鵝。所以我說什麼也要去看牠們!

 

這個小島叫做 Martillo Island,面積不大,長約一千米、闊只有300米左右,是私人地方,不對公眾開放。但島的主人也知道吃旅遊飯的好處,所以他特許一家叫做 Pira Tour 的公司帶團登上 Martillo Island 參觀;其他旅行社的遊客只能從船上眺望企鵝,不准上岸。但由於 King penguin 只得一對,遠望未必看得見,我既然花這麼多錢來 Ushuaia,也就不吝嗇200塊美元,唯有參加 Pira Tour。

 

Ushuaia 在南美 Patagonia 的範圍內,而 Patagonia 出名天氣變幻無常。這天早晨,Ushuaia 烏雲蔽日,我還在擔心 Beagel Channel 裡別要刮起風浪、甚至掃興地下大雨,搗亂我看企鵝的大計。誰知,船離開碼頭才十分鐘,剛來到 Beagel Channel 裡第一個景點 Les Eclaireurs 燈塔,烏雲已散去,太陽露面,給甲板上的遊客帶來點暖意。

 

Les Eclaireurs 燈塔

 

這燈塔雖說是 Ushuaia 必遊的景點之一,但老實說,老子行走江湖數十年,燈塔難道見得少了?還不是那個「標準」模樣?所以我就不給它描述了。離開燈塔,沿著 Beagel Channel 一直往東行,約摸一個小時後就來到目的地 Martillo Island。但這島沒有碼頭給人上岸,而且我們一船不下四、五十人,如果同時登島會嚇怕小企鵝們;所以遊船先開到附近一個海灣,灣裡面就是島主的大宅和農場。這「農場」或者應該叫做「莊園」較恰當吧?因為這裡沒有農作物;除了幾十隻貓之外,也不見有牲畜。我們在這裡登陸,然後導遊把遊客分成兩批,一批先乘小艇回去 Martillo Island 看企鵝;而我被編配到第二批,在農場觀光、玩貓、吃午飯、上廁所、等等。說起來,這島主還算有良心:要知道我們被送到他這裡,除了他莊園的餐廳,根本沒其他吃午飯的選擇,他絕對可以予取予攜。但他這餐廳,雖然菜式不多而且廚藝只是一般,起碼讓你吃飽,收費也很剋制,甚至比市內的高檔餐廳還便宜。

 

海灣裡的莊園

 

飯後不久,輪到我們第二批上島看企鵝。我們坐的是艘頗巨型的橡皮艇,可以容得下廿多人。從島主的農場開過去 Martillo Island 不用十分鐘,我們就在碎石灘上岸;灘上早就有幾百甚至過千隻企鵝在守候 — 或者說,我們也沒有給牠們帶些什麼手信,所以牠們並不是在“守候”我們,這石灘本就是牠們的地盤。只不過,牠們在這灘上行行企企無所事事,直覺上以為牠們在等什麼,就像初次約會女孩的小伙子,雖然站得很體面,其實心裡並不平靜,不知道上島來的遊人搗什麼鬼。

 

Martillo Island 上的碎石灘上站滿企鵝

 

石灘上的企鵝大部份是阿根廷數量最多的麥哲倫企鵝,但也有好幾十隻 Gentoo penguin,中文好像是譯做「巴布亞企鵝」。然後,我看見「牠」了:皇帝企鵝!在灘後的一片草地上,站著一群企鵝,其中一隻比其他的高出一個企鵝頭,就是皇帝企鵝(King penguin)。據說這兒有一對皇帝企鵝每年回來這島產卵,但今天我只見到一隻孤伶伶的,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可能,做得「皇帝」就要擺足架子吧?

 

中間這隻就是皇帝企鵝

 

大家或者聽過在南極產卵的「帝皇」企鵝(Emperor penguin)。「帝皇」和「皇帝」模樣有點相似,兩種脖子上都有一抹美麗的橙黃色。帝皇企鵝是企鵝家族中體型最大的,比皇帝企鵝高一截,重量甚至是皇帝企鵝的三倍!但,如果只得一隻站在你眼前,沒有另一種比高矮,就不大好分辨了。我後來翻查資料,才知道原來皇帝企鵝的橙黃色較深。在 Martillo Island 這天,我其實並不懂得怎樣分辨,只知道這裡有一對皇帝企鵝,但就沒有帝皇企鵝。所以站在我面前不遠的那隻肯定是皇帝企鵝。

 

我們在島上逗留了一個小時左右:這是島主規定下來的,據說是根據專家們的意見,減少遊客對企鵝的影響。無論如何,一個小時其實已很足夠,一方面是因為這島面積小,而企鵝聚集的範圍更小。島上的導賞徑全長不到300米,若不是導遊沿路解說,不消十分鐘就能走完;另一方面,企鵝們雖然偶爾會露出一副好奇的模樣,卻沒幾隻會主動接近人類。況且,已經有不少企鵝站在導賞徑旁邊,我們可以近距離觀察牠們。當然,眼看手勿動:企鵝的嘴巴很尖、反應很快,給牠啄一下可不是玩的。

 

導賞徑旁有很多企鵝站崗 (我旁邊這隻就是麥哲倫企鵝,頭兩側各有一抹白色)

 

在島中間部份的企鵝全部都是麥哲倫企鵝。這種企鵝在 Patagonia 的海岸很常見,每年十二月至四月從南極附近水域游到阿根廷產卵。其實這段時間是南半球的夏天,就算像南極這麼冷的極地,氣溫也會升至攝氏零度左右,不明白為什麼企鵝們選這時候跑來這麼暖的地方。要知道,企鵝的體質是適應寒冷天氣的,而 Patagonia 夏天氣溫常常高達攝氏30度,企鵝「穿」著這麼厚的脂肪肯定熱個半死。我後來去到 Patagonia 較北部的 Peninsula Valdes,就看見不少企鵝在樹蔭下閉著雙眼大口透氣,看樣子熱得很辛苦。

 

Peninsula Valdes 天氣比 Ushuaia 熱得多,這天便高達30!這隻不知是柱男抑或柱女甚至躲在一條木的影子裡「乘涼」

 

但論可愛程度,卻不是所有企鵝都相同。也許各有所愛吧?我個人覺得這裡三種企鵝之中,皇帝企鵝比較高貴,而麥哲倫企鵝就比較像平民階層,反而是巴布亞企鵝樣子最趣怪,身型較胖,是我認為 Martillo Island 島上三種企鵝中最可愛的一種。

 

Gentoo Penguin 我覺得牠們圓嘟嘟的身軀最可愛

 

Isla Martillo 的企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DpK-1fn8I8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阿根廷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