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回公道的過程中,注定是你輸我贏嗎?

受到傷害的一種共通反應就是討回公道:「他們不能這樣對我。他們自以為是誰?我要提出告訴!」

我們在正義和公平上都有利害關係,當某人傷害我們時,我們自然會期望他有所彌補。這便是為何我們會有律師、法官和法院的原因。

可是,別忘了,如果我們擁有綜效的心態,便不會僅僅滿足於公平,而是會尋找比公平還要更好的事物。我們會想要更堅實的關係。我們對和解的興趣會高於懲罰。

相較於只是要討回公道,我們會尋找一個更好的解答、一個對所有當事人都好的解決方案。

除此之外,身為綜效主義者的我們,對於妥協並沒有太大興趣。妥協是一項過度使用的法律工具,它意謂著:所有當事人都必須放棄某些東西;在我們探索第3選擇之前,有必要就先彼此妥協嗎?

妥協,也有可能造成道德上的危險,因為妥協通常表示:從我們所珍惜的原則退縮。奈及利亞偉大作家奇諾亞.阿奇貝(Chinua Achebe)提出深刻洞見:「對於誠信而言,最真實的一項考驗之一,就是直截了當地拒絕接受妥協。」

捲入一場衝突時,我們並不想要「以牙還牙」的報復行為,也不想要勉強接受某些治標不治本、臨時性的妥協方案。我們希望自己會比那些做法更有想像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個人.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