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步走到今天

前幾天,我爹忽然跟我八卦說,小時候跟他一起玩過的一個大伯,他女兒跟我差不多年紀,現在在香港工作,年薪大概三百萬港幣。

我伸了伸舌頭,然後問他:“那個大伯是幹嘛的回禮禮物?”

我爹哈哈大笑,回答:“做過廳級幹部。”

我說:“那不就得了,人家起點比我高那麼多。如果你不是個老農民,說不定我也能有這樣的成就。你要跟那些起點跟我差不多的人去比,才會覺得欣慰。”

也是前段時間,一個老家的鄰居給我爹打電話說:“你女兒真是成器,能帶著你去新馬泰旅遊,而我連飛機都沒見過,我養的孩子,一個都沒出息痔瘡痊癒。”

我在一旁聽著,很想回復這個大伯:“為了能讓我們通過讀書改變命運,小時候我爹常年累月在外打工掙錢,而當年的你,天天在打麻將。我爹借錢也要讓我們去讀書,而你手頭有點余錢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建房子,第二件事情是讓孩子輟學,幫你建房子。”

然後,我忽然就回想起上初高中的時候,家裏窮得連弄窗戶的錢都沒有的那些日子心美力4號

當時,我家只有三間瓦房,中間是廚房,兩邊是臥室。三個房間都沒有窗戶,窗戶的位置只是用了幾根長木頭釘起來,為了透光,我爸媽在那些木頭上面釘上一大塊塑膠布。

一到夏天,塑膠布經太陽一曬,家裏熱得像蒸籠。到了冬天,北風呼呼吹,塑膠布迎風飛揚,嘩嘩作響,響到天亮。

我家真是沒有錢弄窗戶嗎?

不是的,是我父母把所有的錢拿來給我們上學了。

我就是在那樣一個破房子裏閱讀、做作業,一步步走到今天。

或許也正是因為有過這些經歷,我常常在想:不管這世界多麼不公平,它還是給勤奮、肯幹的人留了一條路的。

事實上,階層固化在絕大多數時代、國家都存在,所以,“人窮怪社會”這種思想才是最要不得的。

如果說,階層是平臺,那麼,你的努力便決定了你站在這個平臺上的高度。

就像是一棵樹,你沒法決定自己長在海拔為幾十米的平原上還是海拔為幾千米的高山上,但你完全可以決定自己在平原或高山上長一米高還是十幾米高。

何況,如果有大風吹來,你還可以讓你的果實順風起飛,飛到更高的地方去紮根。

不管階層固化有多嚴重,我們還是能看到的確有一些人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了自己乃至整個家族的命運。

還有很多人,是經過一代又一代的人的積累和努力,最終在某一代人那裏實現了階層的質的飛躍。

如果那些比你起點高、比你出身好、比你負擔輕的人依然比你努力,那麼,起點低、出身差的你如果再不努力,不就更無路可走了麼?

我們不能因為別人開著“超跑”和光腳的你賽跑,就散失信心、退出比賽。

勇敢跑出去,也許你還能贏得一雙鞋;堅持不懈跑下去,再過一陣可能會贏得一輛自行車;跑到終點,有可能會為你的下一代贏得一輛小汽車。

階層固化的問題固然存在,但拼搏、奮鬥不管在哪個時代、哪個國家都永遠有意義。

晏淩羊,2001年麗江市高考文科狀元,國內某提前錄取批院校法學本科畢業生,重點大學MBA碩士。她是雜誌專欄作者、暢銷書作者、作協會員、民革黨員、“原上草”草根助學活動發起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個人.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