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如此靜美

安靜的人,總是習慣在時光的打磨下,把心養的更加安穩。一支筆,一杯茶,守一簾風月,蘸一池墨香。靜靜的回首著風簾翠幕、煙柳畫橋、亭台水榭的西子湖畔。鋪箋覓韻,秉筆作賦,把日子過成如一首帶著清露的小詩。只有在清露中滋養過的靈魂,才讓人有清水滌心的純淨,心素如簡的恬淡。那粉牆黛瓦的清麗恬淡,荷蕊瓊珠的盈潤嬌嬈、旗亭樓閣的古樸靈秀、白雲飛雀的逍遙閑趣,如一幅靜謐幽深的工筆畫,曾無數次氤氳於我的筆下,婉約在唐風宋雨的平仄裏。

恍然如夢,過往已然,於紅塵深處,縱情歡歌,柔柔灑灑寫下念意,醉了神,也會迷了心。是否,還會再次跌入記憶的醉意裏?澀澀懷念,輕輕柔柔感慨,繁華話語;是否,還會隨風穿過思念的柵欄?任歲月翩蹴觥籌,仍期許著下一次的明媚,重逢。

期望深深,我守著彼岸的如花笑靨。原來,若細心地感受生活,只需要將蓮步輕移,用素箋素心寫意生活。星韻點點,隱隱約約住滿片片相思,幾多清雅,幾多愁緒。

他生莫作有情癡,人間無地著相思。一季花開,一季花的落敗,只為與素妝相映襯。流水般的歲月太過無情,帶走了年歲,也將你的倩影湮滅。依偎闌幹,盈樽對月,何處是夢的歸依?如紗似霧的月光下端詳,伴著紅箋輾轉到了天亮。

年光飛逝,舊歡如夢。有時,覺得自己已近遲暮之齡,對世間繁華無多熱愛。不喜遠遊,不喜喧鬧,除了偶爾去幾次近處的山水園林,算是足不出戶。靜坐,喝茶,養花,聽雨,我安享當下閑逸的時光,亦是對數年來寂寞耕耘文字的恩賜。

此刻,獨坐小窗,看夜色朦朧,庭院燈火闌珊。曾經可以任意揮霍的光陰,如今已經學會節儉淡然。年歲越大,時間愈見拮據羞澀,不過對外界紛擾的事物,亦無可相爭。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修為,人間多少必經之事,走過了,也就從容。

靜水流深,花開無音,花落無痕。時光的波影捉弄著誰的眸子?剔除浮華的棱角,把潦草的心事丟進風裏。人說“情堪雋永”,我說似夢非夢。心路恬恬,途徑了春的溫柔,夏日的不羈和熱烈,轉眼之間又感受了深秋的纏綿。悠哉悠哉,美了過客的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