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台中 之 細雨下聽台灣故事

瀏覽人數: 1005

我們到達姐妹潭的時候,天空下起雨來,而且愈下愈大。遊人都紛紛離開,讓我們有一半時間也幾乎是獨享湖景。就可惜潭中央的涼亭被遊人佔著避雨了,害我們無法到潭中心拍照留念。

姐妹潭是阿里山森林區裡兩個距離很近,一大一小的潭。關於這兩個潭的由來,有個兩個傳說我和Mr. B沿著小徑走,一個撐傘,一個故事,走走停停,很快便從妹潭走到姐潭。

這是妹潭。

這是姐潭。

傳說很久以前,阿里山裡面住著北鄒克木社長。他有兩個很漂亮的女兒,大的叫阿娃娜,小的叫阿娃嘉,大家都叫她們做阿里山公主。

有一天,她們和其他少女一起在森林裡跳舞,卻遇上生性凶殘的烏木社長之子 - 莫古魯。他一來,所有少女都嚇得走了。但她們和姐妹沒有走,還叫莫古魯不要騷擾他們跳舞。

過幾天,莫古魯派人叫她們的爸爸獻出五十個人來祭山神,不然山神就會用天火燒火他們的村子。兩姐妹走到森林的空地誠心向天禱告,說她們願意以自己的性命來保護其他子民。

兩姐妹的眼淚化作一大一小的潭水,擋住了莫古魯進攻的去路。但莫古魯還不死心,想派人捉走站在潭中的兩姐妹。刹那間風雲變色,水潭捲起大浪,把莫古魯和兩姐妹一併捲入潭底。

後來阿里山的村民為了紀念這兩姐妹,便把這個潭喚作姐妹潭。

至於另一個傳說呢,是個愛情故事。

據說很久以前有兩個原住民姐妹愛上同一個男子。她們不忍為了一個男人而傷害姐妹感情,但又放不下對那個男人的感情,於是分別跳入這兩個潭恂情。

這兩個是我出發前找到的,回來整理資料時,發現還有一個:

傳說有兩個日本來的女生和一對來自員林的兄弟情投意合。姐姐喜歡和哥哥到大池那邊談情,妹妹和弟弟則喜歡去小的那邊。後來兩姐妹的爸爸迫她們回日本,她們一個在大池旁哭,一個在小池旁哭,淚水都流從兩個水池裡

她們走後,兩兄弟因為太過思念她們而投潭自盡。後來那兩個女生回阿里山,發現他們都已經不在,便又投進潭裡恂情。兩對情侶就這樣結束了他們的生命,然而自此之後,姐妹潭附近便長出了許多檜木幼苗。人們為了紀念他們,便把這兩個潭叫做姐妹潭。

這幾個故事都十分傷悲。儘管悽美,為了愛情而自殺絕不可取。因為這樣結束生命,會成為家人和朋友眼中無法磨滅的痛。

好,說完故事,我們又可以繼續欣賞姐妹潭的雨景啦!

很堅韌的蜘蛛絲啊!!!


之前看了一整天的樹木依舊很吸引我。

別過充滿傳奇色彩的姐妹潭,我們跟著人群走到木蘭園去。

這不是木蘭盛放的時節,但透過濃霧看青草綠葉爬滿花園,依然優美,感覺像走過樹林,發現世外桃源那樣。

可惜為免堵塞唯一較為乾爽的石路,我們只好匆匆拍幾張照片便走。


我們的下一站是受鎮宮。由於前後都有許多遊人,我們基本上不用看地圖或指示牌便以走過去。
受鎮宮是阿里山最大的寺廟,附近有香燭店和小食店。我們到達之時附近聚習了不少信眾。那時我們已衣衫盡濕,我愈來愈不舒服,所以沒有拍照便去我們昨天走過的神木車站坐車回去。
同樣的橋,同樣的車站,在不同的天氣裡竟然有如此不同的景色。
一次旅行看遍了兩種景色,算幸運吧。
回到阿里山站,時間尚早,我想想那間又寸步難行又有蟲子的破舊房間,決定還是去早上去過的茶館喝茶。
上一篇的遊記當中,我沒有描述過這間茶館,然而它卻是我一個我在阿里山很喜歡的地方。
就是它,阿里山烏龍茶。
它是阿里山唯一的茶館。館內裝修清雅,到處都是老闆和木雕、關於阿里山的鉛筆畫和其他藝術品。而且吸一口氣,滿滿的都是咖啡香,所以我一進去就很喜歡。
我們早上來的時候沒有別的客人,點了菓子、阿里山咖啡和阿里山花茶之後,就坐著發呆(早上的時候剛看完日出,睏得不得了)

阿里山咖啡果味濃,略帶酸澀,口感有點淡薄,但咽下去之後那陣香氣會久久停留在舌尖上,讓人自自然然地放慢腳步享受眼前一刻。
阿里山青茶屬輕發酵茶,但茶味清香,入口順得似乎可以直接滑進喉嚨裡。
這兩種飲品都可以買走,然而價錢並不便宜,所以我們這兩個慳家旅客就在茶館嘗過便算。哈。
嗯,我們和老闆娘的話盒子是怎樣打開的呢?好像是,我拍了好幾張的松子盆栽的照片也不滿意,她好意對我們說我們可以坐到其他的位置上拍。我說這棵植物很好看。她說這個盆栽,還有店裡很多不同的木雕和盆栽都是她爸爸和她多年搜集回來的,所以說這是跨越兩代(還是三代?)的老店。
不過現在樓下的地方都改成紀念品店了,由老闆不喜歡經營茶館的子女負責。我聽了之後暗覺可惜,心想這可是疲倦的遊人休息的好地方。然而我明白經營茶館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我問她可會覺得辛苦,她說能夠天天跟不同的人接觸,聊天,她很快樂。
這可不是客套話。因為她給我們看她的本子,裡面全都是她多年留下的,客人的名字和聯絡方法。她說,他日客人再來的時候,她可不想對他們完全沒印象,把他們當作新客人那樣看待。誠然,曾寫下的東西她不可能記得住,但那也是點小心意,而我們亦樂於把我們的名字留在她用了幾十年的本子裡。那本看起來簡簡單單的本子,可是她歷年來用心待客的證明。
說著說著,我們說起阿里山的遊人。我說現在的阿里山太多人了,而且他們很吵,把本來寧靜,也應該寧靜的森林變成鬧巿。她說以前的阿里山不是這樣的。是後來帶團的多了,不守常規的人也多了。
這時碰巧來了幾個客人 - 一個早幾年來過的青年帶帶著他的爸爸媽媽進來。老闆和他們寒喧幾句,做做事兒,又返回我們的桌子聊天。
在她身上,我感受到台灣人出名了熱情好客和直率。知道我們是香港人之後,她便說她的妹妹現在也在香港生活。她的妹妹很久以前在火車裡當服務員,有一年,她遇上從香港來阿里山旅遊的青年。那個年代資訊並不發達,別說是電郵,連電話也不普遍。可是那個青年每星期都發兩個電報給她。第一次收到電報的時候,他們家還以為收到壞消息(以前會發電報的大多是緊要事,固此壞消息的多),結果卻是青年的情話。
她妹妹當時覺得這段感情太不真實,而且對方也住得太遠了,所以不為所動。可是之後的六年,她每一天都收到電報和情信。終於,她答應嫁給他。青年親自來台灣一趟,見過她的家人之後便把她帶到香港,組織一個幸福的家。
老闆說,他們家和火車很有緣。在她們三姐弟小時候,她爸爸是開火車的,那時候是蒸汽火車,全人手駕駛。他的弟弟最愛跟爸爸一起工作,和爸爸一起坐在車頭畫畫,時而畫風景,時而畫火車。
有一天,他跟他的爸爸說他要當畫家。然後漸漸地,他真的成為一個出色的畫家,到處開畫展。而他最擅長的,就是畫火車。老闆說店裡面的畫就是她弟弟的作品。每一次她向客人介紹這些作品的時候,她都會覺得很自豪。
我從背包掏出我昨天買的名信片,問:就是這些嗎?
她又驚又喜地點頭,還送了一些給我們做紀念。
我說,真可惜現在都換成普通火車了。她說好像還有些班次是蒸氣火車的,然後認真的在店裡左找右找,結論就是,蒸汽火車只在特別節日或星期六才有。而且要特定班次。
也許下次吧,下次找個陽光普遍的時節來,順道探望她。
臨走之前,她介紹我們去她朋友開的餐廳。她說不知道合不合我們口味,可是蠻有特色,而且衛生,就造了我們在阿里山最美味豐盛的一餐。

一個火鍋加一碟高山菜加一碟炸香蕉,兩個人吃得下那麼多嗎?
er…  菜是因為熟人介紹所送的。火鍋是寒冷天氣必吃之選,至於炸香蕉…… 我真的很喜歡吃啦,而且它是這家店的其中一味鎮店之寶。
吃飽喝醉之後,我們撐開傘子回去。台前小姐/落單姐姐/收銀員問我們炸香蕉好不好吃。原先覺得這家食店的職員態度普通的我這才發覺原來他們對顧客很上心,只是可能太忙,而且家庭生意,人手不足又安排有點亂,所以才給人趕趕忙忙的感覺。
老實說我不太想回去。不是因為太喜歡阿里山,而是想到房間裡可能有蟲子,我們又要因為天雨關係而把餘下半天的行程從台中改回台北而有些心煩。
哎,這次旅程可真頻撲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台灣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2013 台中 之 細雨下聽台灣故事

  1. mint says:

    上堂學過, 呢種為愛而死嘅傅說同故事, 唔多唔少都有d人類想以死亡距離永恆保存愛情嘅意味

    • 小木 says:

      但我次次聽到都會諗之後會發生既事 – 死左之後真係可以一齊? 天堂? 地獄? 輪迴? 無論答案指向邊一度, 都意味住犧牲除卻愛情今生已經擁有既野. 而犧牲左之後真係得到既機會其實好微, 得到而又快樂既機會更微.

      我覺得, 佢地唔係真係因為想"得到"而選擇死亡, 而係想逃避"失去". 為左逃避"失去"而選擇"放棄", 好不智.

  2. manini says:

    真係未試過炸香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