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巴黎’

巴黎平民的Best Kept Secret – 聖馬丁運河

約旦之行期間出版的U Magazine,多謝好友keep起。(第286期,《U Magazine》U Traveller)

因為一句「聖馬丁運河是巴黎平民的Best kept secret」,於是我就決心尋訪這個「秘密」。讓我先介紹一個虛構的巴黎人 — 《天使愛美麗》的Amelie。電影裡頭,她最喜愛的活動就是到聖馬丁運河「片石仔」。「愛美麗」是最先讓我認識這個秘密的人… …

巴黎的塞納河無人不曉,但同樣位於市中心的聖馬丁運河Canel de Saint-Martin,就不是每個旅客都知。翻查歷史,這條運河已有近200年歷史,是拿破侖就改善當時巴黎的航運及淡水供應,而下令興建的。

今時今日,運河上的水閘,仍會像百多年前一樣,每當有船經過時,都能調節河面高度。運河的寬度有時僅容一隻小艇,有時如整個籃球場般闊,兩旁就成了巴黎平民避開遊客的休閒地,有民居、球場、公園,也有很多茶座、咖啡館、小商店,充滿生活氣息。運河還有一個特色,就是有很多座藍綠色的鐵拱橋,使休閒的畫面加添幾分懷舊的電影感。

[資訊]
1. 運河與多個地鐵站相鄰,遊客可由République 站出發,向Quai de Valmy方向走,沿路亦有路牌指示,步行約10分鐘可達。
2. 遊客亦可參加每天兩班的2.5小時運河遊船之旅。

鐵拱橋前、大樹旁,都聚了悠閒的人

運河上有多座大大小小的水閘

寬闊的河道兩旁就是公園、餐廳和小商店

蔡瀾三遊金字塔

埃及的開羅金字塔是我一直沒有寫的,因為我覺得它已經是一個布景板,沒什麼可值一提。偶爾在facebook上見朋友轉載了蔡瀾在生果日報的專欄,題目為《出埃及記》;見是蔡瀾 (他是唯一一個我認為有料的電視飲食節目主持),又是遊記 (蔡先生的舊書《老瀾遊記》我也有買有看的),就即管一讀。

蔡先生閱歷豐富,文章寫得很有趣又有點子,雖是老調再彈,總也有一點新得著。他寫三遊埃及金字塔的心情,由背包客到考察遊,再到最近的順心遊,說的是物是人非,心境的變遷。

當金字塔在我眼前時,我的確覺得它很大很宏偉,有一種不應由地球人建造的感覺,也覺得,原來它離市區也不是太遠 … 踏上金字塔向塔頂望,那種好像沒有峰頂的感覺,我開始相信有神的存在 (外星人?!) … 還有那條通往金字塔中心的秘道,空洞無物,除了尿味就是迴音。我不知將來會否因為其他原因再來一次,但令我再三旅遊的地方,我倒想到巴黎。

人愈大,愈想懷緬過去,一個再三遊覽的地方就給了我這樣的感覺,不能逃避的。一個因許多理由你不會常常踏足的地方,沒有因為公事而遊,於是,心中就會不斷想起幾年前的故事,這幾年自身的變化,這時候我真的認老了。

下次再到巴黎,我一樣會到羅浮宮附近的日本拉麵店,一樣會看巴黎鐵塔。

… 這篇是講旅遊麼?!

Hostel in Paris

開Blog大吉,講墳場!

作為第一篇在 Travel USB發表的 blog文,要大路得來不失風格,熱門得來又要點偏門,優雅得來骨子裡卻是Hippies;希望在這個新地盤,找到臭味相投的怪人。

Cimetiere du Pere Lachaise 拉雪茲神父墓園入口

巴黎,夠大路吧?!
老實講,巴黎「人人要去」的大路景點,到我第三次重遊時仍覺得吸引,鐵塔、白教堂、塞納河岸依然可觀。再跑到一些沒太多遊客的地方,那行程豐富點之餘,也可把這個大都會看清一點。

法國人浪漫,死後也浪漫。華人的墳場總給我陰森可怕的感覺 (可能係自己看得多港產鬼片 …),在法國,墳場就如一個休憩公園。巴黎的Cimetiere du Pere Lachaise拉雪茲神父墓園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多人「遊覽」的墳場。遊人到此除了憑弔之外,也有很多手拖手的情侶來談心,來看書和冥想的人也不少,偶爾你還可以在電影裡,看到墓園作背景呢。

在這裡長眠的名人眾多,才疏學淺的我認識的有:音樂家蕭邦Chopin, 「法國玫瑰」歌后Edith Piaf, 王爾德 Oscar Wilde, 和 Band友 Jim Morrison,遊客都愛逐一「探訪」,造成似在玩野外定向的有趣景象。幾位名人的墓冢當中,印象最深的是英國劇作家 Oscar Wilde王爾德。

出發前看LP,大概知道王爾德愛得轟烈,於是人們視他的墓碑塑像如「愛神紀念碑」一樣,在上面處處吻,日日如是,令任何時候,墓碑四面都有數以百計的唇印。對於二十世紀仍未能出櫃的同志來說,他就顯得更為神聖。剛才提到「愛得轟烈」,講的是他一生跟兩個男人的愛情和感情。一個係 Robert Ross,一個係Alfred Douglas。前者雖不是王的「一生摯愛」,但其守候王一生的感情,實在令人動容。「男人唔壞,女人唔愛」原來套到男男關係上,都有某程度上的真確,Oscar Wilde跟Alfred Douglas離離合合,兩家族有糾纏不清的瓜葛,Alfred對Oscar的若即若離又實在太戲劇了。

現時在墓園所見到的王爾德墓碑,是Robert Ross委託一位雕塑家設計的。那個塑像,其實是以現代手法呈現的一個天使造像。天使塑像原本擁有男性生殖器的,但之後被一遊客弄斷了,傳聞「天使根」繼而流落到墓園的管理員手上,成為一個紙鎮,但現在這條流落的「天使根」身在何方,已經無從稽考了。

通常我們拜山,都不會跟「死鬼」亞爺亞婆「合照」,但西方人好像沒有甚麼禁忌,大大方方,你替我拍,我替你拍。今次我也隨波逐流,跟天使合照。

王爾德Oscar Wilde 之墓

大方而恭敬的合照,正是參觀墓園和拍照的應有態度